误入星途之男神你别跑

第212章 以身相许

在北城的那些事儿,沐歌也都告诉他们了。

得知沐歌曾那样对待女儿,气的陆友生差点没打死他,把他从家里赶了出去。

尽管不受欢迎,沐歌还是会经常到访,投其所好,对陆父的刻意刁难唯命是从。

慢慢的,他了解到叔叔阿姨一生节俭,不舍得乱花钱,他就按时让人送水果生鲜及衣物上门,还带他们一年一次全身体检。

上半年,陆友生查出肝脏出现问题,沐歌同意帮他们瞒着国外的大女儿和即将高三的小女儿,独自把他们带到北城,请最专业的医生给陆父问诊治疗,鞍前马后直到康复才送他们回去。

自那以后,陆友生对沐歌的态度渐渐改观…

陆漫漫听到这些,完全被震撼到了。

她那高高在上的沐boss,原来也会为了她,去做一些不符合自己身价的事情,而且一做,就是两年!

不感动是骗人的,就连爸爸都被他的诚心收服了,不是吗?

于是晚上,她又失眠了。

脑海里反复出现飞机上的经历,还有邹庆说的话。

“他为了能见你一面,是求我将他打晕扛上飞机的!”

“你还不明白吗?你才是他唯一的解药。”

“……”

没完没了,思绪混乱。

明明早就放下了,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我面前,出现在我家人的面前?

赎罪吗?还是…

手机适时响起,能在凌晨给她来电的,除了知夏,没别人了。

“我就知道你没睡!”电话刚接通,就传来知夏未卜先知的语气。

“烦。”她换了个姿势,侧躺在床上,抱着麦兜玩偶,闭眼答道。

知夏从华绍律所出来,往停车场里走着,北城刚飞了一场雪,地上白茫一片。

问:“有心事?”

陆漫漫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说:“你是不是也被沐歌收买了?”

“额!”知夏一惊,很快又不屑的反问:“莫名其妙,他为什么要收买我?”

“……?”

好像也是。

“傻丫头,别告诉我,你们有旧情复燃的苗头。”

被一言戳中,她重新躺下,裹紧了被子,“怎么可能?天底下除了他又不是没别人了。”

知夏不以为然:“但不是每个人,能与你心意相通。”

时间可真是妙趣横生呢,那些曾经认为她的喜欢天马行空的人们,在她走远之后,又开始有形无形的鼓励她回头看。

我把最重要的东西忘在后面了,我一直都知道。可我不敢回头,我怕,我回过头,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一大早,陈芬郁就迫不及待的敲开了陆漫漫的卧室,让她赶紧起床,说是台风马上要来了,要她开车载自己上集市囤点儿所需品。

她闭着眼睛哀嚎,“麻烦,您缺什么叫人送来不就完了了,何必亲自跑一趟!”

不管她还外面混的多好,回到家,都是父母的…差役!

“自己买跟叫人送能一样嘛?你麻利的起来,我在车上等你啊!”

陈芬郁说这话时心情可美了,毕竟囤粮是次要,坐自家豪车出去招摇过市,体会国际歌手给自个当司机的优越感才是主要。

陆漫漫脑壳贼疼,真是亲娘呀,时差还没倒过来呢,能不能让人多睡会儿!

这天,沐歌用过晚膳,在客厅逗着碰碰玩耍。

小东西恃宠而骄,越大越喜欢捣乱,经常惹刘妈恼火。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内容,讲到南方某地区因受12级台风影响导致山体滑坡,多处房屋倒塌受损,伤亡人数达两百余人。

听到熟悉的地名,沐歌的目光被新闻吸了去,看到画面中受灾的地方时,笑容顿时消失。

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传来不在服务区的声音。

再拨另一个,仍是如此。

他慌了,下一秒,从客厅疾跑出去。

刘妈被惊动,从厨房赶出来,只见沐歌连外套都没披,穿着棉施钻入车库,不一会儿,启动了汽车冲出马路。

这孩子,出什么事了急成这样?

沐歌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机场,心里一直在默念: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一场猝不及防的台风席卷石竹村,陆漫漫家园尽毁,谁都认为,这次台风都是从旁边经过,象征性参与其中便好,没有多加防范。

谁知,风向偏离了预测的轨道,不偏不倚,刚好从这个无名小村庄卷过,这下好了,国家终于注意到这个村旮旯了。

陆友生被铁架砸伤了腰,划了个大口,缝了十多针!

陆漫漫都心痛死了,想送爸爸去医院,可路被滑坡封住,根本出不去。

雨停了,她望着这个被台风光顾后面目全非的家园,悲从中来。

上空传来巨响,一辆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一个男孩从天而降,然后朝她跑来。

“漫漫,漫漫…你没事吧?受伤没有?啊?”

沐歌双手搭在她的肩膀,紧张的检查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陆漫漫眼泪喷涌而出,投入到他的怀抱里泣不成声。

“沐歌……都怪我,害爸爸受伤,家也没有了…”

“没事的,有我在呢。”沐歌安抚着她,直到她停止哭泣,搀扶着爸爸妈妈上了直升机,直奔医院。

伤口很长,又是在腰上,需要一直趴在床上。

万幸,没有伤到骨头,否则陆漫漫恨死自己了。

一连几天,陆漫漫都守在爸爸身边,不敢离开片刻,沐歌亦是,为他们鞍前马后,忙里忙外,不离不弃的陪伴着父女俩。

陆友生都烦了,连哄带骗的把女儿赶出病房,没用!

他苦苦哀求道:“丫头啊,你上别地儿玩的行不,爸爸没啥事,再说了不还有你妈在的嘛!”

她摇头:“我要照顾您!”

“你不懂事儿,你整天在我没自由!”

陆漫漫:“……?”

沐歌拉她到一边,轻声说:“叔叔是个男人,你老守着他,他会觉得没面儿,让阿姨照顾他吧。”

好像,觉得有理。

“爸爸,那你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回来。”

陆友生说:“都行,别着急回来,你俩多在外面逛逛。”

好吧…

出去了。

天还挺冷的,不知为啥爸爸还非要把她赶出来挨冻。

还好,身边有个大帅哥陪同,大帅哥还体贴的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她身上。

想起三天前,沐歌坐着直升机从天而降,脚上还穿着棉拖的场景,简直帅呆了。

如天使一般,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如约而至。

走在林径小道上,陆漫漫对他说:“这几天,谢谢有你…”

“嗯,还有呢?”沐歌听不够。

“我听我爸说了,其实你没必要……”

“是不是很感动?”沐歌走在她面前,退着向前,眨眨眼睛接过话茬儿:“感动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呃…”她看着沐歌,这人啥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开玩笑了,看把你紧张的。”沐歌摸着肚子,左右张望道:“好饿啊,请我吃你们这的特色美食吧?”

“好啊!”

陆漫漫答应着,一头扎进夜市。

小鹿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