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星途之男神你别跑

误入星途之男神你别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7章 心动的感觉

是她?她怎么会在这儿?

沐歌正犯嘀咕,随着观众席越来越动荡,一直逼她下台,她像是挣扎了一会儿,脸上爬满窘迫,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呵,沐歌冷笑,轻蔑地看着她转身退缩的背影,弱小,怯懦。

果然不适合舞台,这点质疑都扛不住,谈何梦想?

“先生,您的美式。”店员小姐的声音让沐歌收回批判性的目光,不再多想,接过美式付了钱准备择返。

忽然,随着吉他的节奏打响,一个空灵的女声钻入他的耳畔,在这乍暖还寒的四月天像是有一股暖流涌入心田,被点了穴位一样令他动弹不得。

那是……

他转身过来,舞台上的她瞬间跟变了个人似的,音符围绕在身边翩翩起舞,台下的观众也都安静看她歌唱,让人听着感到轻松的曲调,慵懒的嗓音,唱功说不上哪里好,但独特的音色就是有一种魔力,会吃透发挥失误的地方。

一曲语落,响起热烈的掌声,连沐歌都差点为她鼓起掌来。

咽了咽喉,仿佛刚刚看到的是假象。

随着民声高涨,她又接着演唱了一首。仍是他从没听过的曲目,这一次,她摒除了杂念,像是找到了信心,发挥的更好了。

那一刻,沐歌看到她身上居然迸出七彩的光茫,就连心率都在高低起伏,但她只是穿了件白色礼服而已。

这是错觉吗?他怔了几秒,再定神时,人已经在观众的呼声中离去,只看到一隅纤薄的背影。

返回工作室后,沐歌久久无法从她充满灵气的音色中抽离,她的歌声时刻萦绕在他心上,使他没办法静下心来为新专辑填曲。

好久了,他都没有为一个人或一件事心跳的这么厉害。

或许,墨熠灿是对的,他对她存在一点误会。

仔细想来,尽管多次见她背着吉他的样子,却好像从没听她唱过歌吧?

又或许,之前自己一直沉浸在上段感情中,忽略了她曾在照顾自己那段日子,每天早晨在阳台上的练习。

就连躺在床上,她的声音仍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是什么了?沐歌把自己埋入枕头中,捶打着床头不让自己继续去想!

我做到了,我居然做到了!陆漫漫从台上下来时,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一般,虚的要命。

不仅得到纪总的赞扬,还分别给了她与苟哥一千块的报酬与推荐费。纪总说以后有这种活动,还叫她。

今天,也是需要为沐歌打榜的一天,尽管他多看不起她,可喜欢他是她的坚持,就像吃饭一样。

只是,他再也不会在看到她转发他的动态后私信我了。

想到这里,内心布满失落。她想过,把沐光的账号交给阿凌打理,但阿凌只是骂她。

“我不拆穿你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你还要我假戏真做,陆漫漫你是猪脑子吗?”

“可至少,在我忙的时候,帮我为他打一下榜总可以吧?”

“你就是犯贱!”阿凌虽然嘴上这么说,却也没有拒绝她的苦苦请求。

暗恋一个不可能人,本身就是犯贱啊。他让你卑微到尘埃里,却还贪慕着他能施舍一点同情。

周末,墨熠灿称墨父想会见她,希望她能跟他回家一趟。

自从上次到医院去看望墨爷爷后,墨父墨母都对她充满了好奇。不管真假女友,都想再次见见,一来表示感谢,二来,为儿子刺探军情。

墨熠灿抵架不住,便同她商量。

其实他也没怎么为难她,她却真的更不想去。

那次在医院病房算是见过他的全部家人了,尤其是墨母,有过两面之交。

第一次,是年前她从家里逃出来,躲在墨熠灿的私人公寓里,墨母与温雨嫣突然闯入,把受了风寒的她赶了出去。

第二次,在医院,虽然没有交集,但梁美茹显然还认得她,碍于当时情况特殊,又是儿子亲自带过来的,她便没说什么。

陆漫漫不想去,不是因为她记仇,是实在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既不想被认为自己是个随便的人也不想被误会她真的有高攀墨熠灿的意思。

刚认识墨熠灿那会儿,她又不知道他的家庭状况。否定哪有这么不自量力!

可是,她又不想让墨熠灿没法与他爸妈交代,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下来,亲自上门向他们解释。

登门这天,她格外的紧张,唱歌得到的报酬全部用来买了礼品。墨熠灿一直劝阻她不让她买,他家什么都不缺。

她说:“缺不缺是你们家的事,买不买是我的事。”

空着手上你家吃饭合适吗?这是礼仪问题呀!

想当初她回家,他不也恨不得给她搬一车礼品回去?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墨熠灿只好由着她。

想到当初从她老家回来时,墨诚然还曾对他五天的秘密行踪起了疑心。

因为他既然在五天的时间里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刷了五十余万钱。

虽然这只是他万贯家财中的九牛一毛,沧海一栗,无足轻重。但谁的钱都不是刮大风吹来的,这笔钱用在哪里他总有知道的权力。

于是墨熠灿被墨诚然叫到书房,让他从实招来。

墨熠灿当时只是找了个幌子搪塞墨父,与几个同学以匿名方式为一个小村庄的孩子们搭建了个足球场,所以动用了财力以与人力资源,因为事发突然,没来的及说明而贸然行动。

有了合理的解释,墨诚然自然没再怀疑儿子什么,更不会闲的去调查事情的始末,毕竟自己儿子的秉性他是知道的,不会撒谎。那件事情才告一段落。

现在墨熠灿只祈祷等一下爸妈不要问到她家住址便好,不然就是引火自焚。

“叮咚…”门开了,是一个阿姨。

“小熠回来啦!”开门的阿姨冲屋里喊道:“太太,小熠回来啦!”

呃,陆漫漫心头一惊,果然富贵人家是一样的,不是说进门要换鞋,而是规矩。像进了皇宫一样循规蹈矩,不得有自己的小动作。

唉,难怪墨鱼要搬出来自己独居,不然这么大一座房子每天接受家规的审判这得过得有多压抑啊!

小鹿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