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口袋妖怪训练师的故事

一个口袋妖怪训练师的故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4章 最终章 两种结局

太阳下,蒙的头上满是汗水。

这灼热的天气让他无法呼吸,看着远处的泉水他想上前饮用;但他知道那只是海市蜃楼而已。

小时候我曾经是那么可爱……

彬彬有礼,满腹经纶。

那个时候自己最喜欢巴蒂爷爷,因为他就像家人;记得有一次自己逞强要离家不走,最后只是因为人家一句话就打消了念头。

那个时候他穿着短裤,看着栅栏外的世界,一切一切都那么美好;但实际上真正美好的其实是自己的无知。

“少爷,你这是……?”

看着气呼呼的蒙,他老人家操碎了心;虽然他和木槿只是合约关系;但竟然有了这层关系就必须要做到。

“抱歉,我对父亲的行为感到失望,竟然他不愿意见我……”

老人家皱着眉头。

虽然不明白,但蒙从小就有些特别;从小就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石头和邮票之类的,说来有些老成啊。

“少爷,你这是干嘛啊?”

“老爷不是不想见你,公司的事他放不下心,你懂的对吧?”

对于小孩子而言,钱只不过是纸;利益却连玩具都不如。

“又是这种敷衍……”

“作为大人就只会说这种话吗,明明教育我不要敷衍别人的,可自己说的话自己都做不到!”

看着生气的蒙。

老人反问到:“那少爷呢?”

“你难道就不是在敷衍我吗?”

“说说实在的不过是想见见家人了,少爷为什么不直接说,而是绕弯子呢?”

蒙无法回答。

他犯难的样子永远都这么有趣,不过啊其实也只是没想到对方敢反过来问自己而已,要是现在和蒙这么说话;蒙至少能找出一百种方法羞辱你。

小时候想着长大。

长大后能帮父亲分担,就算分担不了也能一起工作天天见面;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他现在都会是当初的模样。

当他被穿上拘束服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没想过关于父亲的事;相反的他满脑子都是大吾,因为最亲近人的死。

还记得那年圣诞节,本来只是普通的户外活动;当时栅栏外一个看上去乱糟糟的家伙紧紧的盯着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年纪小,怕不是会被当成变态啊;因为那家伙的扫兴他打算回室内,但结果那家伙却爬了进来。

踩着栅栏慢悠悠的爬进了院子。

当时蒙确实害怕,但大吾却没有发现;或许当时蒙是不想激怒对方,毕竟这可是安全课上讲过的。

“蒙,不要害怕。”

“我是你哥哥……”

当时的蒙与其说是好奇,实际上更多的是不可思议;虽然看上去有些糟糕,但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的话,那也就是说他在外面过得还不错。

“哥哥?”

大吾看着蒙,当时的蒙没有什么“魔法长发”更没有“在危难关头救自己的王子”,但他却有着冷静的头脑。

“对啊,你都没见过我的吧?”

当然没见过,自从大吾离家出走之后,木槿就把大吾的房间锁起来了;本来完整的全家福硬生生的被剪的乱七八糟。

“所以说你突然回来了,是因为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

大吾摸了摸蒙的脑袋。

干燥的手掌让蒙非常不舒服,他更不明白大吾在做什么。

“兄长请别这样。”

“究竟怎么了?”

当时的大吾多多少少有些好奇为什么蒙会相信自己,迟钝的他没有发现蒙一直注视着他的瞳孔和头发;这是他们兄弟最像的地方。

“话说回来咱们都没怎么见过面,我也没送给过你什么礼物,再过几年我就不需要再躲着父亲了。”

“我今年只是提前回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来了一个圣诞礼物。”

大吾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灵球,蒙认识这东西;因为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得文的产品”。

“精灵球?”

大吾把精灵球递给了蒙。

天空中阴云密布,寒冷的冬天让周围的景色变得阴郁。

“蒙一定很讨厌我吧?”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让你变得孤单,还害死了妈妈……”

还没等大吾说完,蒙抓住了大吾的手;明明还是个少年,可他的手就已经变得这么粗糙了。

“不要怪罪自己。”

“兄长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父亲一定会高兴的;说实话我也没有在乎过自己是不是孤单,但现在你回来了……”

天空中鹅毛般的雪花从乌云中落下,不知何时街道已经被染成了一片白茫茫的景色;就连院子里枯萎的蔷薇,它们的枝头上都长出了洁白的“白蔷薇”。

“兄长!”

“我有一个请求!”

蒙紧紧的抓住了大吾。

大吾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虽然是小孩子但蒙一定也想自己留下吧;这样他也就不用寂寞了。

“蒙……”

大吾看着已经低下头了蒙。

“能带我一起吗……?”

“麻烦带我去看看……”

“看看围栏外面的世界,看看哥哥你不忍心放手的世界,让我也去看看……”

蒙的手紧紧的握着。

大吾的鼻子酸酸的,他看着蒙的头发;他早就想到了,独自被关在深闺宅院里一定很寂寞吧。

“蒙,你想出去看看吗?”

大吾蹲了下来,他用另一只手抓住了蒙的肩膀;雪花落到他的眉毛上,然后融化。

“你放心吧……”

『再等五年,五年后我会尽我所能的打造一个让你喜欢的世界,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

“所以,再给我五年的时间好吗?”

蒙抬头看着大吾。

眼泪从他的脸颊上滑落,又是这种承诺;或许这又是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但这也是蒙最后一次相信这种承诺了。

“大少爷……”

“哗啦嚓!!!”

路过窗边的女仆看到了院子里的场景,她是家里资历最大的女仆;只是小时候照顾过大吾,她认出了院子里的少年。

“管家先生!大少爷回来了!”

女仆急忙跑向大厅,本来所有人都在准备“平安夜大餐”的;那是为蒙准备的,平安夜所有人都会放假,这个大房子里只会剩下蒙自己。

哭泣的蒙抓着大吾的手。

滚烫的泪水落到了已经积累的薄薄的雪地上,落地的瞬间……

“大少爷!”

巴蒂先生第一个从房门冲了出来,他是看着大吾长大的;除了木槿和米可利,老管家应该是最在意大吾的人了。

“糟糕,被发现了……”

大吾急忙把蒙的手甩开。

他快速的跑向了大门,他回头看着蒙。

“蒙,说好了!”

“五年后,我会回到这里接你!”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旅行啊!”

大吾最后的呼喊和回眸让他欣慰,因为这是真切的感情;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礼物,但却独一无二。

平安夜,蒙点亮了烛台。

他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照片,那是老管家私藏的全家福;是大吾小时候照的,那时他们的母亲都还建在。

蒙拿出了自己的照片,借助着微弱的烛光将自己的形象从照片里扣了下来;他打开了装全家福的相框,然后把自己放在了大吾身边。

摇曳的烛光下……

蒙将全家福放在了对面。

圣诞树下摆放着堆积的礼物,那是大家送给蒙的礼物;就当是弥补没人能在平安夜陪他了。

蒙看着桌子上满满的食物,他从盘子里拿出了一块姜饼;一口咬下去嘴里竟然是苦涩的味道,他看着那张“不存在的全家福”,泪水在肚子里打转。

圣诞树上的五角星折射着烛光,蒙拿出了大吾送给自己的精灵球;当时的他也不知道着圆润的东西要怎么用,只是放在了桌子上。

“唔~”

“拉鲁~”

精灵球突然打开,一个圆头圆脑的家伙从里面跳了出来;蒙被吓到了。

“这什么啊……”

蒙看着眼前的这家伙。

“拉鲁~”

小家伙伸出双手走向他,蒙用手将它抱了起来;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头上是一个大大的锅盖头,头上还长着红色的柔软犄角,身体也非常柔软。

『拉鲁拉斯』

[感知宝可梦]

『非常稀少的种族,基因拥有可变性质,但是因为是幼年体所以会非常弱小。』

“好可爱~”

蒙把拉鲁拉斯的头发掀了开。

两颗硕大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蒙,金色的烛光下;蒙的金色瞳孔给年幼的艾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真是太好了……”

蒙紧紧的抱住了当时的艾蕾,温柔的拥抱让它非常舒服;它头上的犄角微微发出淡粉色的光,它察觉到了蒙此刻心里的幸福感。

院子里,月光下一颗水晶一样的圆形冰体闪耀着;那是蒙落下的眼泪,当泪水落到地下的那一刻它就已经被冰封了。

寒冷的圣诞节。

黑服冲进了兹伏奇宅邸,女仆们给他们让路;他们径直的走向了二楼属于蒙的房间。

带头的黑服猛的踢开了房门。

睡梦中的蒙被剧烈的踹门声惊醒,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看见身穿黑色西装的陌生人,还有挂在他们胸前的“得文徽章”。

刺鼻的毛巾捂住了他的口鼻,他昏了过去;抱在怀里的精灵球落到了地上,拉鲁拉斯从里面跑了出来。

当蒙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地面是柔软的白色海绵,正前方是一个诡异的大屏幕。

而自己的身上,原本的睡衣变成了洁白的“布袋”,手臂被奇怪的带子捆住。

这都不是最坏……

他看着自己的肚子,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一根塑料软管插在他的肚子上,里面是恶心的物质。

那是连接着他的胃的喂食器,他的背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一个长方形的容器里装满了流食。

他想说话,但嘴上是一个奇怪的口罩;无论怎么呼喊,发出的声音就连自己的耳朵都听不到。

“拉鲁~”

就在他惊慌的时候,拉鲁拉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它看上去很累,它是突然出现在蒙的面前的。

[咳咳!]

大屏幕的方向传来了声音,蒙急忙转身看去;屏幕中的木槿出现在了他的眼里,木槿就像是在盯着他一样。

[我的儿子,我完美的作品。]

[你知道我有多么伟大,我曾经花了一大把的钱去援助灾区,也花了不少钱兴建学校。]

[在世人看来我是个大富豪,是成功者;更是个大好人。]

[我相信你也是怎么认为的吧?]

蒙不知道也不理解眼前的一切,他绝望的看着屏幕。

[但是我也不是万能的,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无人接手我的事业;你要明白我无法放手不管。]

[但我不可能一辈子扑在工作岗位上,我的寿命也是有限的;如果金钱可以增加寿命的话我绝对要进行那种交易,但那是不可能的……]

木槿,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也不是没有接班人。]

[但你也知道的,你的那个没出息的哥哥竟然临阵脱逃;竟然如此我只能靠你了,我需要你接手我的事业。]

[为此你必须接受我的教育,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把你变成一个精明的商人;为此我必须牺牲你的自由。]

[你也不要怪我无情,要怪就去怪你哥哥吧;谁叫他抛下你一个呢,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们的,因为你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好孩子”啊。]

[那么,经济教育开始吧……]

屏幕暗了下来。

蒙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简直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他看着屏幕,这个雪白的世界只有他和拉鲁拉斯。

畸形的教育课程洗脑着他。

无味的恶心食物刺激着他的胃。

每个月都要昏倒几次,那是外面的人来检查他的身体。

在这里蒙看不到未来。

有时候他害怕自己无法和大吾汇合,如果他真的来接自己了的话;那要怎么办,蒙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但随着时间的冲刷,蒙开始忘记一些事情;那是一些重要的事情,他对家人的想念、他的良知和天真、他的名字和说话方式,这些他花了三年时间全部忘记了。

三年后的一天他再次昏倒,但这一次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周围的环境“恢复了”色彩。

他呆滞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拉鲁~”

拉鲁拉斯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腿,这也才让他看清自己在一栋公寓里;他抱起了艾蕾。

“啊……”

他想张嘴说话,但声带震动的声音让他的脑袋里变得混乱。

他站了起来,他走向了正前方的房门;但当他走到镜子旁时,他被吓到了。

那是谁!?

一个陌生的人,身体洁白、指甲弯曲、洁白的长发和眉毛;这绝对不是自己,他走向镜子。

当他看向自己的手心时他再一次落泪,细长的睫毛被泪水浸湿;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上唯一的颜色是他的眼睛。

“嘎吱……”

门慢慢的打开。

“你醒了啊……”

“蒙,你还好吗?”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那是一个“漂亮”的男人,他的“盛世美颜”差点让蒙差点忘记自己所处的陌生环境;蒙急忙后退。

米可利径直的走向了他。

蒙被他逼到了墙角,这三年他做了各种噩梦;有的时候他都分不清梦和现实了,但他想象中的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蒙害怕的缩在墙角。

细腻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脑袋,并不是梦境中的殴打;米可利把蒙抱了起来,此刻蒙的身上是一股草药味。

他浑身赤裸的躺在米可利怀里,虽然想要反抗;但这个男人身上的吸引力让他无法做到,他们来到了浴室。

他把蒙放进了浴缸,然后脱下了浴巾一同坐了进去;蒙愣住了,他回头看向米可利。

米可利正在梳理着蒙的头发,发现蒙在观察自己;米可利对着蒙微微一笑,蒙没有任何反抗。

光滑的沐浴露涂抹在蒙的肩膀上,米可利尽心的照顾着蒙;当大吾把这个赤裸的小家伙送来的时候,其实米可利也吓了一跳。

但仔细观察了蒙一下之后,米可利又有些欣慰了;大吾的弟弟,从小就听大吾提起。

但他可没指望过大吾的语言组织能力,但今天自己终于见到了;和传闻中没有任何偏差,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啊。

米可利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蒙身上的味道洗掉,他知道那股味道是什么;那是一种清洗剂的味道,但实在是太呛人了。

米可利为蒙穿上了浴袍,蒙看着周围的环境最终视线落在了米可利的身上;因为实在是太让人过目不忘了。

“还没有自我介绍啊。”

“我叫米可利,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叫我哥哥吧。”

自那之后,蒙就成了米可利身边的一部分;虽然说已经退役,但每次上街他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久而久之蒙也进入了别人的视线。

就是一次饭后散步,他见到了那个怪老头。

“哈哈,这不是米可利吗!”

“好久不见啊!”

那个大胡子的老人,他也算是改变了蒙对全世界的看法;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蒙就已经对世人不抱任何期待了。

他没有在恩人的葬礼上出现,他没有在日后跑去献花;而是过了好久,久到人们忘记了他老人家的名字。

————————————————

空洞的世界,它站在巅峰。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做什么?

人类、宝可梦、基因产物……

天空中的雷云鼓动着,冰冷的雨水冲刷这世界的污秽;此刻的它获得了神谕。

看向破败不堪的『石英高原』,不知为何自己的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这是自己希望的逆袭,自己成功了吗?

超梦问心自问到。

地面上人们像蝼蚁一样逃窜着,这是身为宝可梦的自己想看到的吗?

这就不好说了,以自己的视角来看确实是这样;但如果按照宝可梦的视角来看,现在就是一个地狱。

宝可梦们哭泣着……

《圣经》的记载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宝可梦会哭泣,是记录有什么偏差吗?

超梦闭上了眼睛。

亿万年前我伴随着一个个体被创造了出来,那是一个神奇的生物;在经历世界的变迁中存活到了最后。

自己也在不知道何时在何处掉落,直到亿万年后的一天;它在电子之海中重新苏醒,这是作为自己的苏醒。

一个纯洁的智者给了自己认知……

『谢谢你的眼泪,一定要活下去啊,这一定会很有趣的~』

超梦飞向空中,那个记忆里的城镇。

它飞向了当初和伙伴们一起去的城镇,那个小爱曾经生活过的城镇;天空中它冲破了乌云。

『紫苑镇』的中心十字路口。

乌云之下,这里早就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记忆里的房屋被拆除了,看向周围。

它看向天空,『那是太阳公公,它给予了我们光和热~』

它向前伸出手臂,『这是风,时而猛烈时而温和,经常给予我们鼓励~』

它飞向前方,楼房之上。

它感受着悲伤,这是什么?

小火龙2号,杰尼龟2号,妙蛙种子2号,它们的形象浮现在它的眼里;这个场景在它脑内重放了无数次,但却没有任何启迪。

城市不像记忆中那样支离破碎,地面上满是恶臭的垃圾,巷子里蹲守着社会的败类,房子里躲避着软弱无能的废物。

(我是人类?)

因为我会说话,用人类的语言。

(我是宝可梦?)

因为我会使用技能,宝可梦的技能。

如果我是人类,那我是不是应该做人类的工作?比如成为训练师,收服宝可梦。

如果我是宝可梦,那我是不是应该像一只宝可梦?比如被收服,然后战斗。

但我都没有,我不是人类;因为我没有敏感的感情,没有家人更没有宿命。

我是宝可梦?

但我不能被装进精灵球,我爆发出的能量甚至需要束缚;因此也根本无人能够驾驭。

『所以说,像我这样不伦不类的存在究竟是什么?』

超梦如此说到。

(活下去,这一定会很有趣。)

(生命迟早会逝去,但你不会。)

(我不会,我不会死……)

超梦飞了出去,它飞向了月亮;冲破大气的那一刹那它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感觉,仿佛一百颗小行星在体内爆炸。

诡异的图腾浮现在它的周围,那是什么?

疑惑之时,它发现了自己的变化;头上长出了角和尾巴,身体变得脆弱但它仿佛参透了时间的流逝。

(这是……)

周围的时间流速开始变慢,不对,时间并没有变慢;而是自己已经超越了时间,巨大的力量让它的头变得有些痒。

它持续飞向太空,它的疑惑实在太多;或许就这样漂流在太空中它迟早会放弃思考。

飞过了月亮,飞过了海王星;飞出了银河系,它回身看向自己的“家”。

它对准了其中一颗星球释放了自己的能量,巨大的精神力此刻倾泻而出;那颗星球立刻被巨大的力量掀开了一层地皮。

它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如此强大的力量,现在自己甚至足矣撼动星球;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强大吧,但对于已经站在顶峰的自己,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就在超梦疑惑的时候,它都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出现了什么;一颗足足有一座山峰大小的陨石飞向了它。

超梦的眼睛里散发出了洁白的光,它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那是一个画面,它回头看向身后。

(是预知未来吗?)

超梦伸出右手,山峰大的陨石立刻变成了碎片;沉睡在陨石中的生命苏醒了过来,一只通体鲜红的家伙蜷缩在超梦面前。

蜷缩着的身体舒展开来,它的身上手臂的位置只长出了四只触手;而其他的地方就像人类一样。

『代欧奇希斯』

[DNA宝可梦]

『原本并不存在的宝可梦,是寄生在陨石中的宇宙病毒变异而来的宝可梦,如果不在特定环境中是无法获得生命形态的。』

是和超梦同类型的家伙,只不过一个是病毒而另一个是基因;代欧奇希斯扭了扭脖子。

它用自己那像面具一样的瞳孔看着超梦,眼前的生命散发着类似“星球”一般的力量;是它吸引了自己吗?

超梦看着代欧奇希斯,它的形象是刚刚“预知未来”时看到的;这家伙对自己抱有敌意。

代欧奇希斯的身体开始变形,身体变出了棱角;超梦察觉到了它能量的变化,这是代欧奇希斯的特殊能力『特性转换』,能够在三种数值里变化自己的外表,相应数值也会逐渐激增。

强袭代欧奇希斯冲向了超梦,触手变得尖锐;超梦握紧了拳头,陨石形态下的代欧奇希斯被超梦爆发的能量吸引,现在超梦还唤醒了它。

触手伸长了十米左右,虽然粗壮但也足够锋利;它的触手挥向了超梦,即使在真空中它的速度依然迅捷。

巨大的汤勺挡下了代欧奇希斯的攻击,超梦挥动着那“鬼东西”;话说竟然都直接精神力对决了,为什么不直接丢激光炮?

代欧奇希斯的眼睛锁定了超梦的动作,四根触手像橡皮筋一样伸缩自如;它们汇聚了起来,形成了双拳。

超梦的眼中再一次窥视未来,那双拳头可能会贯穿自己;现在超梦的防御力要比之前弱的多。

拳头迅速飞出,形状从握紧的拳头变成了尖锐的爪子;爪子在太空中穿行,行动轨迹毫无逻辑。

(烦死了!)

巨大的能量冲击直接当场引爆,宇宙中无形的锁链直接锁住代欧奇希斯;宇宙中的光线稍微有些弱,超梦爆发了全力飞向代欧奇希斯。

现在的腿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有力,但由于是在太空;忽略不计的引力和阻力都不会影响到它的攻击,精神力操使着它冲向被锁住的代欧奇希斯。

超梦的眼睛再次看到未来……

代欧奇希斯的触手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它冲过影子;攻击没有命中,但踌躇之间它看到了一丝光亮。

包裹在身上的装甲被收回身体里,身体变得轻盈了;神速型代欧奇希斯从角落里冲向了超梦,速度已经超越了超梦的预知速度。

时间仿佛定格住了一般,可实际上不过是代欧奇希斯无法行动了而已;散发着白色光辉的瞳孔缓缓的合上,力量在太空中消散。

红色的触手刺穿了它的胸膛,太空中那绿色的液体转眼间就变成了冰晶;代欧奇希斯看着一动不动的超梦,那家伙是怎么了?

代欧奇希斯不过是刚刚苏醒的“新生命”,它能够察觉到超梦的力量;明明足矣撼动星辰,现在却这么容易被自己反杀?

巨大的力量浮现在代欧奇希斯身后,它迅速转化成了“强袭形态”;触手猛的向背后袭去。

超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它的背后,胸口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巨大得能量直接对着代欧奇希斯的脑袋喷发。

(真是无聊啊!)

喷发的能量从太阳的边上划过,超梦蔑视的看着只剩下身体的代欧奇希斯;力量的碾压让它感觉到了无聊。

从无数个可能性之中它看到了好多,眼下的代欧奇希斯绝对无法和自己战斗;无数个未来之中能看到的只有自己将它抹杀。

蓝色的核心颤动着,超梦知道那家伙没有死亡;它拥有和原初之时的自己相似的力量,但那并不代表自己就一定比它强……

(呵呵,给你个机会吧。)

超梦冲向代欧奇希斯,一切都变回了过去的样子;超梦就像是自行解除了强化,这不是轻敌,而是傲慢。

超梦撞向逐渐恢复正常的代欧奇希斯,它带着代欧奇希斯冲向了最近的星球;那是刚刚被超梦物理超度的“冥王星”。

代欧奇希斯逐渐恢复样貌,但当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它唯一看到的就是超梦痛苦的表情;这是发生了什么?

真空中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它们撕扯到变形,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就出现在了“冥王星”的地表。

超梦和代欧奇希斯重新撕扯了起来,巨大的汤勺对准了代欧奇希斯的脑袋;虽然不是实物,但被打一下还是会非死即伤啊。

触手缠绕在超梦的腿上,代欧奇希斯想要将超梦扯倒然后终结它的性命;巨大的精神力让本就没有多大引力的“冥王星”上掀起了风暴。

代欧奇希斯在不同的形态下不断切换,但不知道为什么,超梦一直都没有处于下风;按道理来说这种情况下双方根本就不可能持平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

红色的勾爪飞向超梦,超梦手中的汤勺消失了;它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代欧奇希斯的胳膊,但就力量而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代欧奇希斯在强袭形态下竟然被超梦抓住了,代欧奇希斯看着超梦;那具身体究竟有什么秘密,它浑身上下的力量都在汇聚在双手上。

它的身体正在随着精神而改变,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生物可以到达的境界;代欧奇希斯的大脑不断向他传递危险的信号。

(好好陪我玩玩吧!)

超梦的胳膊上暴起了血管,代欧奇希斯被直接拽了过去;一发坚硬如铁的拳头直接捶在它的“核心”上。

代欧奇希斯捂住了胸口,超梦直接把它打飞出去数百米远;代欧奇希斯的大脑向它传递着最后的信息。

逃跑吧……

这家伙很不对头……

代欧奇希斯握紧了拳头。

这不是对方的问题,自己诞生于一场意外;适应了宇宙环境的自己注定是孤独的,可它没想到有一天它会被一个强大的生命唤醒,事已至此……

(对手,让我感受恐惧吧!)

代欧奇希斯那苍蓝色的面庞上,一条缝隙从脸中间裂开;那是它还未进化出来的嘴巴,太空中不需要语言交流,所以它本来就不应该长出嘴巴。

深绿色的液体从缝隙中流出,超梦没有理会它的变化;因为它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感觉,和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样的感觉。

(我亲爱的朋友。)

(我不知道你从何而来,更不知道你存在的意义,但……)

(你无法让我感到愉悦,所以抱歉了!)

三颗圆润的手指冲击向代欧奇希斯的头,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它击飞到天上;超梦闭上了眼睛,它感受着此刻来自这颗星球的悲痛。

结实的膝盖直接撞在代欧奇希斯圆润的身体上,高速运动的它们轻而易举的冲破了“冥王星”的大气。

真空之中它们的拳头颤动着,强者的执念让它们想要拼个你死我活;拳头在对方的脸上绽放,龙珠的战斗方式属实是……

(给我答案吧!)

(世界的创造者!)

猛烈的一拳再一次打在代欧奇希斯的“核心”上,蓝色的水晶稍微出现了一些裂缝;猛烈的一击让代欧奇希斯卡顿了起来。

超梦借势抓住了代欧奇希斯的肩膀,巨大的力量从超梦的背后释放出来;两道伤口被巨大的力量撑开,紫色的翅膀夹杂着超梦的鲜血喷发出来。

代欧奇希斯最后的感觉,那是巨大的压迫力;身体的感觉非常糟糕,感觉快要被……

还没等大脑将感觉传递到全身,巨大的力量就将它直接一分为二;真空之中那恶心的绿色液体回荡在超梦周身。

(aaaaaaaaar!)

代欧奇希斯的身体发出了悲鸣,以核心为中心;它的身体碎片迅速聚集。

此刻的它介于三种形态直接之间,这复杂而又扭曲的身体在太空之中;着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aaaaaaaaaaaaaaa!)

身体扭曲起来,巨大的能量波动从它的嘴里发射出来;这能量直接淹没了超梦的身体,认谁都不可能硬接一发自己托付了生命的一击。

强而有力的身体直接冲到了代欧奇希斯面前,超梦的手直接抓住了扭曲的代欧奇希斯;在巨大的能量冲击之中它看到了一些东西。

“想知道答案吗?”

“想的话就去这个世界上游荡吧,一个月后你会得到所有的答案。”

白色的强光之中,它听到了萨奇的低语;模糊的形象也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是借由外力达到的预知未来。

游荡……

在那已然败破不堪的世界。

超梦抓住了代欧奇希斯的脑袋,竟然如此那就借由你的生命来达成自己看到的那无数种“可能”之中的一种“奇迹”吧。

超梦直接抓爆了代欧奇希斯的头,巨大的力量彻底失去了束缚;代欧奇希斯那橡胶一样的身体彻底失去了意义。

强光之中,超梦闭上了眼睛。

太阳的光芒穿越了银河系照亮了它,代欧奇希斯的力量让超梦超越了“可能”;看看这个世界,和原来一模一样。

(那些已然发生过的事,必定会再次发生,但一万种可能之中;唯有他必定会更改一部分历史,竟然如此……)

超梦睁开了眼睛。

虽然已经无法随意驾驭时间了,但它已经成功的改变了一大部分历史;至于剩下的一小部分,那就要看看“他”的造化了。

视线逐渐飞向熟悉的地球。

先是宇宙,然后是银河,最后是地球……

视线直接跳过了『关东地区』,一座美丽的地区出现在我们眼前『金色与银色』的羽毛从天空中落下;命中注定的故事就要在这个有着『金色枫叶』的地区上演了。

随意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