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口袋妖怪训练师的故事

一个口袋妖怪训练师的故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狐狸

雷声轰鸣着。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小祖宗,好些了吗?”

蒙扶着格拉吉欧走出了卫生间,他就这样上吐下泻了一晚上。

“不舒服,胃好难受。”

蒙搀扶着格拉吉欧,漆黑的医院走廊里时不时的发出怪声,配合着今晚的暴雨;气氛已经诡异到了极点。

“外面的雨好大啊……”

路过走廊的窗户,路灯的微弱光亮下,雨水就像是沸腾了一样。

“就是啊,不知道埃克斯那边怎么样了,但愿不要也下这么大的雨。”

心心念念的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如果什么事都没有的话或许他还能打个电话给自己报个平安。

“很担心赏金猎人吧?”

走廊的灯忽闪着,格拉吉欧有气无力的质问着蒙;但这不是废话吗。

“你管那么多?”

“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养好病,你的身体现在比谁都重要啊。”

可能是雨水淋坏了电路,走廊的灯瞬间全部都暗了下来。

“兹伏奇氏,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医院的都市传说啊?”

蒙无趣的看向前方。

都市传说三大铁律『学校都是建在乱坟岗』、『医院太平间肯定有问题』、『废弃的大宅一定有人被杀全家』。

“喂喂喂,别开玩笑了。”

“这里可是新建的医院,阴气不重也没死过人,你何必在这种地方和我讲鬼故事。”

对于这种灵异事件,蒙稍微有些热衷,但不代表他就一定会相信所有。

格拉吉欧抓紧了蒙的胳膊,因为真正被吓到的其实是他自己。

“兹伏奇氏,其实我刚来的时候就听说过,据说这个医院的电梯里死了一个老人,因为电梯故障从六楼摔到了地下一楼,据说她的灵魂……”

蒙一巴掌掐住了他的嘴。

蒙看着旁边的电梯,电梯就正在往他们所在的楼层来,他们不就是六楼吗。

“这大半夜的还有人来住院部……”

电梯传来了铃声,电梯门缓缓的打开,青色的雷电划过天空伴随着剧烈的暴雷。

“轰隆隆!!!!!”

电梯里一个皮肤褶皱脸色铁青的老太太出现在两人面前,格拉吉欧的脸都被吓得变色了。

“兹伏奇氏!”

格拉吉欧一嗓子整个住院部都从梦里惊醒了,楼梯间里的声控灯都亮起来了。

“闭嘴,你要吓死人吗?”

蒙急忙捂住格拉吉欧的嘴,他急忙对老人道歉。

“抱歉夫人,我的朋友他有些精神疾病,希望您见谅……”

老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没事的孩子,反正就算你不叫我也会叫的……”

“救命啊,有人绑架老人了!!!”

这一次住院部算是彻底没人睡觉了,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那个半死的朋友,都因为这一声咆哮差点彻底离开人世。

不过也正因为这一声呼救,蒙才算彻底看清老人背后的东西,两个身高八尺的壮汉站在老人背后;又是一到惊雷,雷光映照出了他们手上黑洞洞的精灵球。

“兹伏奇蒙,我们是穿梭在臭氧层中的火箭队第六小队二人组,乖乖束手就擒我们就放过这个老人!”

格拉吉欧推开了蒙,他扶着走廊墙边的扶手。

“愚蠢的杂碎……”

“赏金猎人不在,不代表兹伏奇氏就没有人保护,现在跑过来找我们麻烦……”

格拉吉欧摸了摸自己的腰间。

只有一颗白色的精灵球,这是银伴战兽的精灵球。

“兹伏奇氏,帮我拖一下……”

“我回去拿精灵球。”

格拉吉欧彻底站了起来,虽然还不敢迈大步乱跑。

“你不要出来,这里交给我吧!”

蒙从口袋里拿出了精灵球,艾蕾现在在病房里休息,它的睡眠品质除非天亮;否则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哈哈哈,就你一个了。”

“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多余的人。”

龙套们拿出了精灵球,他们放开了老人;不知道是不是一瞬之间的错觉,蒙还觉得对方挺讲原则的,至少比亚玛多和小三郎强。

“好吧,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我还是要请你们去警局喝杯茶,出来吧,索罗亚奈。”

这真的不是低调做事的态度。

病房中的人们纷纷从房门看向电梯口,对方派出来的是臭臭泥和口呆花。

『臭臭泥』

[污泥宝可梦]

『其种族诞生于一场污染事故,是受到污染的泥巴经受了月光照耀后诞生的物种,其本身的生物结构非常复杂。』

『口呆花』

[捕蝇草宝可梦]

『身体接近植物,能够靠自身具有的叶绿体进行光合作用,偶尔也会利用自身产生的毒素狩猎小型宝可梦。』

两种非常奇妙的宝可梦。

“毒”对“妖精”的对战,还是二打一。

漆黑的走廊里,索罗亚奈身上携带的白色月光格外显眼;它四脚着地的趴在蒙的身前。

“好漂亮啊。”

“这不是当初要献给干部的贡品~”

索罗亚奈轻蔑的看着眼前的火箭队,就算是作为宝可梦的它也知道,火箭队的普通队员不过是乌合之众;不过对面两只的属性都克制自己,接下来就要看自己搭档的能力了。

“索罗亚奈,去践踏它们吧。”

白色的闪光冲了出去,粉色的爪子直接冲着臭臭泥的头抓去。

“臭臭泥,毒液冲击!”

迎面的毒素攻击,这对于普通“妖精宝可梦”真的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一击,但是对于突变个体而言这倒不算什么。

索罗亚奈被这一把烂泥逼退了回去,它用爪子将头上的烂泥刮掉了;但对于烂泥散发出的恶臭它就真的没办法了。

索罗亚奈连忙将身上的泥巴甩掉,虽然现在的场景这样诡异,但对战却这么的儿戏。

“干得好,搭档。”

“接下来轮到我给它贴状态了,口呆花使用麻痹粉!”

贴状态……

蒙的耳朵好像听到了这三个字,他看向索罗亚奈的头,它明明就没有中毒啊?

银白色的粉末从口呆花的叶片中飞射出去,微弱的灯光下那些细小的粉末无法用肉眼轻易捕捉到;索罗亚奈无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毕竟蒙这次的指挥仿佛并不像平常那样武断了。

“索罗亚奈,用魔法闪耀。”

索罗亚奈看着心事重重的蒙,虽然说自己也没有和蒙熟到什么地步;但即使这样自己也能察觉到他的心事。

粉色的鬃毛树立起来,虽然对于训练师的变化有些不适,但现在也不是疑惑的时候。

洁白的光芒冲向了对方,刺眼的光亮越来越强烈,属性的力量被提升到了极致;伴随着一声闷响,口呆花和臭臭泥被拍到了医院走廊的墙上。

“咔唔……”

索罗亚奈站立在原地,但它的身体也踉跄了一下;四肢开始变得虚弱,身体的行动也开始变得迟钝。

“真是不理智,平时的威风呢?”

索罗亚奈的光开始缓缓的虚弱了下来,它粉嫩的鼻子开始慢慢的散发出危险的紫色;前爪的指甲之间也徘徊着电流。

“喂喂喂~!”

“之前对付阿波罗大人时的气魄呢,怎么变得这么算是软弱了?”

对方开始嘲讽起了蒙。

不过看着得意洋洋的火箭队,本应该后怕的蒙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哈?”

“你们是在开玩笑嘛?”

“派炮灰出来给我贴状态,你们以为这样你们就能打败我了?”

面对来自弱势者的质问,给脸不要的反派毫无疑问会被对方教训一顿,就是不知道蒙还能玩出什么花招。

“准备好喽,接下来就不是宝可梦对战这么简单的事了……”

虚弱下来的索罗亚奈趴在地上,走廊里的时钟指针开始重合;伴随着一道金黄色的黄金闪电,乌云瞬间散去。

皎洁的月光从医院的窗户射进走廊,蒙走向窗口,他推开了窗户……

“雨后的空气……”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就像恢复野性的宝可梦一样。”

路边的水潭映照出满月的影子,路灯在午夜十二点准时关闭;现在普照大地的不是太阳,而是满月。

血红的眼睛弥漫着杀气,原本蓬松的毛发仿佛着了魔一样竖立起来;它的野性被真正的满月释放了。

“嗷呜————!!!”

索罗亚奈重新站了起来,相较于平常的状态;现在的它更像是和蒙初见时的它,强大且奸诈。

“原来还能站起来啊,看来是毒性还没有扩散到全身,鸭嘴焰龙给它最后一击!”

蒙呼吸着潮湿冰冷的空气。

『鸭嘴焰龙』

[爆炎宝可梦]

『群体具有社会性,只栖息在火山上的种族,种族拥有真社会性质。』

两条火炮似的手臂伸向索罗亚奈,滚烫如高温的火焰喷发而出;火焰喷射向妖孽一样的对手。

“没用的,根本没有抵抗的意义。”

夹杂着粉色属性能量的尾巴直面火焰袭去,它柔软的身体轻易的躲开了火焰的攻击;尾巴上的气流开始显现出形状。

“隆隆岩,落石!”

沉重的身体,以一种圆润的方式冲向准备猎杀对手的索罗亚奈,大块的碎石从它的头上落下。

“索罗亚奈,用尾巴弹开碎石。”

蒙的声音稍微让它回复了一些神智,它抓紧了地板的裂缝,尾巴像是变色龙的舌头一样伸了出去;尾巴上那没有固定形状的刀刃轻而易举的将石块切开。

它血红的双眸重新锁定了猎物……

“去死吧!”

猛烈的一拳直接将它击飞,是隆隆岩。

“难怪这么强,说到底不过是靠等级碾压,没了厉害的主力我看你能不能威风起来。”

隆隆岩的一拳把索罗亚奈打回了格拉吉欧的病房前,它摇了摇脑袋。

“哈哈,真是的。”

“我真的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说到底那些也不过是宝可梦罢了。”

蒙冷笑到。

重新站起来的索罗亚奈,它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

“如果没有了宝可梦,那无论是多么强大的训练师都会失去意义,不过那可不包括我……”

“轰隆!!!!!”

雷光再次从天空中闪过,乌云被冷风吹了回来;蒙缓缓的关上了窗户。

“抱歉了,两位。”

“我要赢了。”

黑暗重新回到了屋子里,但陷入狂暴的索罗亚奈却已经不再继续发光了。

“臭小子,别太得意!”

“鸭嘴焰龙,火焰拳!”

黑暗之中,獠牙早就已经埋伏多时。

强悍的肢干在黑暗中留下了火花,蒙站在战场中央。

“嗡嗡……”

走廊的灯光重新照亮了黑暗寂静的走廊,但当所有人都看清现状时;这是多么让人吃惊的场景。

以坚硬著称的“隆隆岩”已经被撕成了碎片,鸭嘴焰龙那装满了“熔岩”的肚子几乎已经被击穿。

“这是怎么回事?!”

蒙站在他们面前,脸上依旧是那诡异到爆的笑容。

“你们可能不知道。”

“这家医院曾经是一座墓地,这里是被黑暗眷顾的地方……”

冷色调的灯光下,蒙那精致标准的五官反倒是有些渗人;可能这就是都市传说的魅力吧,至少现在他们的心里是真的有些犯怵。

“你给我们等着!”

火箭队的家伙掏出了精灵球。

“下次再遇见我们,我保证你不可能再笑的出来!”

蒙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狼狈逃跑的火箭队,他也拿出了精灵球。

“回来吧,真是为难你了。”

索罗亚奈瘫倒在地上……

等等。。。。。。

索罗亚奈已经倒下了,那刚才是谁在黑暗中把对面的两只打趴下的呢?

“真过分……”

角落里,一个黑色的小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这真的是太过分也太危险了,玛夏多看着已经察觉到自己存在的蒙。

黑暗中蒙冲向了战场,他用自己的安全赌了一把;但好在他的赌运还算不错,如果再迟到一秒钟,玛夏多就要丢掉工作了。

“真厉害呀小伙子。”

蒙抚摸着索罗亚奈的毛发,他的手里还拿着精灵球。

“老夫人,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蒙回头看向妇人。

亚纪子看着疑惑的蒙,其实自己才是最不明白的那个,蒙这算是猜到自己的身份了?

“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亚纪子摆出了疑惑的神情,其实比起被猜到身份的不安,她更希望蒙能质疑自己。

“夫人,今晚的暴雨下的这么大。”

“您却能如此整洁的被火箭队带到这里,而且还是不偏不倚带到了我的面前,您觉得我会相信您是普通的人质身份吗?”

蒙微笑着质问到。

这样完整的逻辑,亚纪子属实是没有白期待。

“哈哈,小伙子。”

“那也要看情况啊,你难道就不能先猜猜我的身份吗?”

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随意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