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口袋妖怪训练师的故事

第271章 没想到吧!!!!

八月份的风真的是非常凉爽,特别是在芳缘这种四季如春的地方;平静的湖面上,轻盈的“溜溜糖球”漂浮在水面上。

但远处的丛林传来了喧嚣的声音,这份属于大自然的安静被打破了。

“饶了我吧!别追了!”

一个粗糙的声音传入感观,听上去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棕色的手提箱在他的腰间晃动着。

杂乱的草丛中,一个浑身树叶的白色大“肉球”跑了出来,这是一个穿着蓝色短袖和棕色短裤的男人;他身上和头上全都是树叶,看上去异常狼狈。

“饶了我吧!”

这个肥胖的男人二话不说爬到了湖边的一棵树上,从他钻出来那个的草丛中;一只灰黑色的犬型宝可梦追了出来。

“汪!汪!汪!”

这只犬型宝可梦跳了起来,爬树爬到一半的男人突然感觉自己的脚上多了一些负担,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脚。

“啊!!!!”

凄惨的呼叫传遍整片森林。

几分钟后这只犬型宝可梦叼着一支凉鞋走掉了,它对着已经爬到树干上的胖男人叫了叫,随后它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呼,吓死人了……”

胖男人擦了擦头上了汗水。

他缓缓挪动身体试图转换姿势下去,但当他转过脸的那一刻;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们。

“喔,训练师吗?”

“哎呀,真是厉害啊!”

胖男人对着我们伸出了手指,他看上去有些高兴。他拍了拍白大褂上的灰尘和树叶,他重新摆出了正坐的姿势。

“哈哈,让你见笑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小田卷。”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宝可梦博士。”

“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训练师。”

小田卷博士对着我们挥了挥手,不过就在他放松的对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原本夹在他手臂之间的手提箱直接掉了下来。

“啊,糟糕!”

“真是抱歉,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臃肿肥硕的身体慢慢的从树干上挪了下来,小田卷博士急忙跑到手提箱前;因为刚刚掉落下来的原因,手提箱被强行摔开了。

“啊,糟糕啊……!”

“没有摔坏吧?”

三颗精灵球被小田卷博士一个一个捡了起来,他查看着精灵球的状况;很快他便重振旗鼓。

用树叶和木头制作的简易草鞋踩在地面上,小田卷博士看着我们的样子;他好像想说些什么。

“我说训练师,你听说过拉鲁斯市吗?”

拉鲁斯市?

真是奇怪的名字呢,不过在芳缘试问谁不知道这个城市呢?

“噢!看来你知道啊!”

“哈哈,也对啊!”

“毕竟哪个年轻人会不知道那个城市呢,毕竟是芳缘产业“用钱砸出来”的大城市;不过你知道吗?”

小田卷博士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而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毕竟这里是货真价实的荒郊野外,只有我们在。

“其实最近『得文』和『Lucifer』貌似在那里搞大动作,得文就先不说了;到你不觉得这个Lucifer很奇怪吗?”

“这明明是一家娱乐企业,为什么他们要和得文在那里搞事?”

有一说一确实,不过更奇怪的是……

为什么小田卷博士会知道这些?

——————————————————

1997年X月XX日,地区联邦监狱

一架鱼鹰直升机降落在监狱的停机坪,直升机的大门缓缓落下;飞机上一个西装革履的墨镜男走了下来,他的背后还跟着好几个大人物。

他们每个人都印堂发黑,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不过看着在场的几位,除了两个联盟冠军,其次就是几位道馆馆主了。

典狱官还有监狱全体的工作官员,他们整齐的来到了停机坪并站成一排;典狱官笑眯眯的跑到了带头的墨镜男身边。

“嘿嘿,欢迎各位大驾光临。”

“我们已经把一切准备妥当,就等你们带她走了……”

没错,这些大人物凑到一起。

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专门保释一个重刑犯;不光是在场的几位大人物,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已经有超十亿人联名保释她。

只不过……

“真是辛苦了。”

“我集团非常感谢诸位的配合,只不过你们有好好照顾她对吧?”

墨镜男的脑袋微微偏移。

他墨镜下的视线停留在了监狱外墙的石像鬼装饰上,这座凌驾于合众地区南海的联邦监狱;可以说是所有超级恶棍的归宿。

这座监狱里随便挑出来一位,即使是被法律判处最轻刑罚的;也是那种终身监禁的大恶人……

“哈哈,您真会说笑~”

“我们合众人最明白什么叫『特事特办』了,哈哈哈~”

典狱官开朗的叉起了腰。

墨镜男看了看身后的几人,他们每个人都偷偷的叹了叹气。

“good~”

墨镜男仿佛也放松了很多。

联邦监狱的娱乐区,橙色囚服和手铐脚镣束缚着每一个重刑犯;娱乐区门口有五个守卫看守,并且每一个守卫都有配枪。

不过即使这样犯人们依旧我行我素,毕竟看守们能看的只有他们“可以看到的”;他们很清楚如何与这群罪恶滔天的恶人相处。

“喂,你把口气吐到的头上了!”

“你完蛋了臭小子!”

娱乐区的角落,几个肌肉猛男围住了一个金发的小矮子;但是即使他们大喊大叫的闹事,这里的狱警依旧不会出动,因为这是他们“看不到的”。

监狱里也有规矩,但竟然有规矩就会有盲区。

一大群肌肉猛男围在那一个墙角。

“真是恶心~”

“你们就不能回房发泄~?”

此时,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的绿发女人从这群壮汉的背后走过;她的手里拿着一瓶明显是违禁品的朗姆酒,听到她这么说一个大汉提上裤子就转过了身。

“怎么了,小贱人!?”

女人听到大汉的话后。

她转身看着被下体操控的无聊男人,这些家伙是真的敢口嗨;女人鄙视的对大汉竖起了中指。

“得了吧~”

“我羡慕他?”

“也不看看是老娘的室友是谁,比起只会说骚话的丑陋男人;很明显还是我的室友更有『性价比』啊~”

女人无情的嘲讽着。

这种混杂的监狱非常严格,如果男囚犯对女囚犯做了什么的话;那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化学阉割”了,所以即使她再怎么嘲讽也没人敢对她做什么。

大汉看着那个得意的女人,大汉气的额头涨红;不过想想也就算了,毕竟犯人们之间的小团体不能随便乱来。

女囚犯拿着朗姆酒走向了一小撮人,那是属于她的小团体;但同时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惹的小团体,本世纪最臭名远扬的『海盗』『毒贩』『邪教徒』就是他们。

“停!”

一张桌子前,一个造型犀利的男人看着一桌子的扑克;一共三十二张牌,这是十九世纪在“卡洛斯”和“伽勒尔”流行的一种纸牌玩法。

“我说炎山,你别玩了。”

“再输咱们的雪茄就没了,你不抽我还要抽呢。”

桌子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

他的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怀里还窝着一只伽勒尔的喵喵;这个男人已经四十多了,一脸的沧桑和无助。

“你别管!”

“今天爷必须来一个大满贯!”

炎山气愤的从牌堆里抓起一张牌,坐在他对面的少女看着气急败坏的的大哥;他坏笑着从牌堆了抽出一张牌,随后两人一起丢弃一张牌。

炎山直接把手里的牌摔了出去。

『黑桃Q』『梅花Q』『方片J』『红桃A』『黑桃A』

“哼,看我大满贯!”

“怎么样,我还差一点!”

“看到没黑兰度,这下咱们一个星期的烟都不用愁了!”

炎山兴奋的大吼着。

少女的背后,刚刚那个嘲讽别人的女人走了过来;她把自己的胸部放到了少女的头上,她大大咧咧的喝了一口酒。

“哇~”

“超级大满贯啊……”

“妹妹你运气不错……”

当女人仔细查看并说出这句话之后,炎山的劲头瞬间被浇灭了;少女邪魅的看着突然被打断庆祝的炎山。

“炎山哥,对不起啦。”

“和桥牌不同,比运气的埃卡泰的话小弟还没输过。”

五张牌直接拍在了炎山面前。

『黑桃K』『红桃K』『梅花K』『方片K』『红桃Q』

炎山直接被惊掉了下巴,难怪玩了四局自己一张『K』都没抽到;合着四张牌早就被对面抽到了。(埃卡泰的规则中『K』是最大的,这是在英法两国流行过的赌博游戏,本质上就是单纯比大小。)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

“老子输安逸了!”

炎山赖皮的洗牌了,黑兰度和他的喵喵若无其事的看着刚刚回来的女人;少女的鼻子抽搐了一下,他急忙转身看向给自己“洗发乳”的女人。

“达尤姐,你偷喝!”

“说好了晚饭后一起消遣的!”

达尤看着突然被激怒的少女,她大大咧咧的搂住了少女的脖子;一股难闻的酒精味直接呛到了他。

“哈哈,对不起嘛~”

“就原谅姐姐一次吗,姐姐好久没喝朗姆了,难得你能赢来一瓶~”

“况且想要快活,那还需要什么酒精啊~”

达尤挑逗的把嘴巴凑到少女耳边,一股暖流传入他的大脑;充满酒精的口水沾染到了少女的耳朵上。

“达尤姐,我的耳朵可不是下酒菜……”

“麻烦严肃一下啊!”

黑兰度先生从炎山的口袋里掏出雪茄,少女接过这根雪茄;打火机的火光点燃了炎山最后的念想。

“喂,尊重我一下!”

“老子接下来一星期没烟抽啦,黑兰度你给我想想办法啊!”

炎山激动的抓住了黑兰度先生的胳膊,他激动的神情只得到了黑兰度的臭脸;黑兰度先生无情的甩开了炎山的手。

“还想?”

“当初赌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没烟抽就忍着,大哥我当年落魄的时候别说烟了;吃个热狗都得和个搭档分一半,还要把热狗的面包留一半到第二天早上。”

黑兰度先生说一半就不说了。

少女收下了炎山面前的一盒雪茄。

“行了,大哥……”

“反正小弟我今天就要出去了,这个就当是提前给大哥准备的践行礼物吧。”

践行?这个炎山是死刑犯?

说着娱乐区的大铁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典狱官看了看混乱的囚犯们;一声哨响过后,所有囚犯都安静了下来。

“1138!”

“跟我过来,有人来保释你啦!”

典狱官对着囚犯们就是一声大吼,当听到“保释”二字时;所有的囚犯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来啦,来了~!”

“这么点小事,监狱长大人何苦大吼大叫啊~!”

及腰白色的波浪长发摆动着。

囚犯编号1138,两年前因组织违法犯罪以及恐怖主义活动;而被国际警探两位特别探员逮捕,他的名字不需要我说了吧?

原本还勉强有点男子气概的他,现在已经货真价实的变成了千娇百媚的少女;高贵的金色瞳孔下来烙印着金色的图腾,那是属于死刑犯的标记。

蒙还活着,两年前阿波罗把他推进了『巴古拉生命树』;即使这样他依旧活着走了出来,只不过……

“玉之恒,咱们走了!”

远处的角落,一个充满了速度与力量的蓝色身影冲向了蒙;这是个只有蒙才配与之争锋的魅力存在。

(是的,我的主人……)

是一只沙奈朵。

天蓝色的修长秀发下是洁白无暇的光滑皮肤,黑色的锁子甲和皮衣包裹着它的每一寸肌肤。

这是当初卡露乃送给蒙的临别礼物,它在蒙入狱的时候孵化了;因为囚犯可以带一样东西入狱,于是乎……

蒙走向大门。

他和玉之恒回头看向照顾自己的几位长辈,冰冷的足以杀死人的温柔目光看着他们;附带的还有一副恐怖渗人的微笑。

“几位,咱们……”

“过会儿见。”

霓虹灯闪烁的绚丽港口,无助的典狱官恐惧的看着要收割他灵魂的死神;漆黑的枪口此刻吐出了罪恶的火舌。

月光下,血溅到了黑蔷薇之上。

(主人,解决了……)

蒙扭头看向远处,他看到了凌晨三点的飞云市;当烟雾笼罩谎言时,人们的欲望就会化作梦魇折磨所有人。

洁白的皮靴将尸体踢进了大海,蒙看着手里经历过几次换代的领航员和手机;这感觉真是新鲜,但某种意义上这种感觉又似曾相识。

“小玉,咱们是什么?”

(人上人。)

“别人看不起我们,我们要怎么办?”

(铲除。)

“很好,咱们走吧。”

随意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