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族少女

第44章 冤家路窄

一栋位置隐秘的公寓楼,六层的复式结构,样式朴素简单,这是A·H集团专门为旗下艺人所建,为了避免私生饭和狗仔的骚扰,这栋建筑地处偏僻,被一群高楼大厦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黑色的保姆车缓缓停下,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二人都穿着米色的风衣,戴着黑色的墨镜,推着两个超大的行李箱,行色匆匆的上了楼。

“这是钥匙,你收好。”古铜色的房门前,沈承宇将一把钥匙交到嘉卉的手上。

嘉卉微微点头,打开了房门。时尚简约的欧式风格令人眼前一亮,宽敞明亮的客厅和餐厅相连着,前面是一个小型的吧台,接着是一整面落地窗,正对着一湾波光粼粼的湖面,使整个房间看起来静谧而美好。

“当初,就以你新人的身份而言,给你的待遇实在太好了些,”嘉卉不禁笑着感慨道。

沈承宇从背后环抱过嘉卉,脸颊轻轻ceng着她小巧的耳垂,语气温柔的调笑道,“老板住这儿了,这待遇就不算高了。”

“那我的房间在哪儿?”嘉卉笑着推开了他的手。

“当然是和我一个房间啊,”沈承宇玩笑着,一把抱起嘉卉,便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嘉卉惊呼一声,赶紧环过沈承宇的脖颈,“快放我下来,”她红着脸嘟囔道,双手不知所措的拍打着他,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

沈承宇将嘉卉轻轻放倒在床上,像对待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细心温柔,他轻抚着嘉卉通红的小脸,柔声道,“好了,我放你下来了。”

“那…那你…起开一点,我想坐起来…。”嘉卉羞红着脸,不敢直视沈承宇的眼睛。

沈承宇轻笑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嘉卉的脖颈上,“那你让我亲一下,亲一下我就放开你。”

“不要,”嘉卉佯装气恼的将他推了开,“逗我好玩儿吗?”

“哈哈,”沈承宇低笑着,放开了她,“你脸红的样子确实很可爱呀。”

“看来你最近闲得很,攸宁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嘉卉气呼呼的说道。

“你是我的助理,你应该最清楚呀,”沈承宇一脸嬉笑着,“唉,你真应该好好补补课,作为助理,起码要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协助安排我的工作日程,总归一句话,你得了解有关于我的一切。”沈承宇低头凑近嘉卉红透的小脸,笑的玩味。

“我怎么感觉被套路了......”嘉卉皱眉道,“当初真不应该答应你们的。”

沈承宇一脸得意,握着嘉卉的手也越发轻柔,“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喽~”

似想到了什么,嘉卉轻挑了挑眉头,“可你不止我一个助理呦,所以在我之前,你也是这么要求别人的吗?”

沈承宇脸上露出几分喜色,“怎么,你吃醋了?”

嘉卉一把将手遮在了沈承宇的脸上,“你想多了,我才没有呢,”她撑住床沿,想要站起身,却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了住。

“只有你一个,”沈承宇暗哑着声音说道,“我身边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嘉卉微愣了一下,一股暖流渐渐地在心中流淌,“我也是,”她轻声道,眼睛突然间有些酸涩起来。

“嘉卉...”沈承宇柔声道,墨色的眸子如黑夜般浓重,他微微低头,轻轻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紫色的帷幔轻舞着,呼吸一时间都变得甜蜜了起来,绵久的吻似饱含了前段日子的亏欠,又漾着对未来甜蜜生活的美好向往......幸福驱散了心中的阴霾,只留下了恒久的感动和温暖......

夜幕降临,沈承宇怀抱着自己的被褥,心神不宁的在客厅踱着步,只见他浓眉轻蹙,对着空气小声自言自语着,一会儿面露可怜之色,一会儿又佯装镇定,演练了几番,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重整了姿态,抖擞起精神,目光坚定,信心满满的向嘉卉的房门走了去。

屋内,嘉卉正斜倚在床边,她手中翻看着一本不知名的油画集,脑海中想到的却全是家乡那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最近不知怎么了,总是回想起在巫族的那些时光,人也变得伤感了许多......正想着,房门被轻声扣起。

“嘉卉,我能进去吗?”沈承宇小声的试探道。

嘉卉微愣了一下,看了看表,犹豫道,“有事吗?我准备休息了。”

“有些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你能先把房门打开吗?”

“这么晚了...”嘉卉皱眉嘀咕道,但还是走下床打开了房门,屋外,沈承宇抱着自己的被子一脸傻笑的站着。

“你这是干嘛?”嘉卉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想了半天,还是不放心你一人在屋里,你必须24小时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才能安心。”沈承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所以?”

“所以,我以后就睡那张沙发上,”沈承宇继续憨笑着,指了指窗户旁的长沙发。

“不用了,我现在挺好的呀,我保证如果有什么事儿会第一时间叫你的,”嘉卉慌忙地摆着手,内心默默的吐槽道,你在这儿我才睡不安稳呢吧!

“我不管,我就是要睡这儿,”沈承宇竟开始耍起赖来,好歹在娱乐圈混的,撒娇卖萌的本领多少还是了解一些,他憋着嘴,自顾自地走到沙发前,很自然的铺好了被褥,径直躺了上去,末了他还抬起头看了看呆愣在门口,满脸错愕的嘉卉,一脸无辜的问道,“你不睡吗?明天还要早起呢。”

嘉卉感觉自己冷汗直流,实在无法将眼前的他和平时的沈承宇联系在一起,刚刚还是一副欺负人的样子,现在就变成小白兔了,某人似乎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扮成什么都可以,嘉卉无奈的摇摇头。

翌日。

片场一如既往的忙碌着,沈承宇坐在一个伸缩椅上,不住的四下张望,一群造型师围在他身边不停的忙碌着。

“你看到嘉卉了吗?”沈承宇看向蹲在一旁收拾东西的喻骐,一脸担忧的问道。

“嘉卉姐啊,我刚看到她往保姆车那边去了。”

“奥。”沈承宇微蹙着眉,自从上次的事件后,他不敢再离开嘉卉半步,这次施咒使她的身体损耗极大,随时可能再次陷入危险之中,想到这里,沈承宇微微抿了抿唇,心里暗暗下着决心,等这次的拍摄结束后,是时候准备淡出了……

保姆车内,嘉卉并不知晓沈承宇的这一决定,她在车上翻找着暖贴,虽然天气转暖了,可她还是感觉很冷。下了车,门口一行西装革履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瑞琪银行的人,此时他们正和另外两个人热情的攀谈着,而那两个人……

“陆离?”嘉卉疑惑出声,他怎么来这儿了?旁边那个穿着牛仔短裙的应该就是他的妹妹了吧,难道是来看奚雅南的?嘉卉想着下意识的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她可不想惹麻烦。

“内景拍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就要去海外取景了,到时候还要麻烦安德鲁集团,给我们提供场地呀。”一个背梳头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

“安德鲁集团和瑞琪银行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这本就是互利共赢的事情,我们还要感谢瑞琪银行给了我们这个宣传推广的机会呢,”陆离微笑着答道。

“陆总客气了,这边请。”背梳头露着标准的八颗牙齿,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嘉卉悄悄的跟在他们一行人身后进了影棚,躲在幕帘的后面,寻思着怎么才能在不引起大家注意的前提下,让承宇发现自己,不然过会儿他一定会急着去四处寻找的。

“小雅姐,”进入片场的陆文心显得格外的开心,她不停的东张西望着,看到舞台上的奚雅南后更是抑制不住的叫了一声,引得众人纷纷回头。奚雅南往这个方向望来,艳丽的小脸上瞬间扬起了大大的微笑,“文心,你怎么来了?”她惊喜的说道,一边向着这边走来。

躲在幕帘后的嘉卉呼的松了一口气,阴影投射在她的脸上,模糊之间尚能看到那自嘲的嘴角,小雅?好熟悉的名字,那是另一个世界里的自己,现在却已变得陌生而遥远……

奚雅南握着陆文心的手,满脸的欣喜之色,“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我也好出去接你。”

“跟你说了就没惊喜了呀,再说了你不来接我,我也可以让我哥带我进来呀,”陆文心说着挎住陆离的胳膊左右摇晃起来。

陆离无奈的笑了笑,“拍得怎么样了?”

“今天还好,没有音乐的部分,只有一场感情戏。”

“感情戏?”陆文心一脸八卦的凑近她,“你和承宇哥哦。”

“拍戏而已,”奚雅南难得的红了脸。

“哈喽,承宇哥,”陆文心朝着沈承宇的方向使劲儿的挥着手。

沈承宇向这边望过来,微微蹙了蹙眉,喻骐见状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他眉头渐渐舒展开,起身向这边走来,“陆小姐,你好。”沈承宇微微欠了欠身。

“你就叫我文心吧,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陆文心说着朝奚雅南俏皮的眨了眨眼。

奚雅南害羞的笑了笑,艳丽的小脸上一片红晕。

“陆总今天怎么有兴致过来了?”沈承宇勾着嘴角,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哥是陪我过来的,是不是哥?”陆文心挽着陆离的胳膊撒娇道。

陆离笑了笑,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一来陪妹妹,二来看看你们的拍摄进度。”

“是吗,”沈承宇若有所思的笑道,墨黑的眼眸里一片了然。

“你就是喻骐吧?”陆文心看向一旁扎着丸子头的喻骐,趾高气扬的说道,“我听小雅姐说起过你,听说你和承宇哥是发小?”

喻骐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

“你也是自小衣食无忧长大的,怎么会来当助理呢?”陆文心一脸的不屑。

“奚小姐也问过我同样的话,我也跟她说过了,陆小姐如果实在好奇可以问问奚小姐。”喻骐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果真是和承宇哥关系不一般呀,说话都这么有底气,小雅姐以后可有你受的了。”陆文心上下打量着喻骐,不满的撇了撇嘴。

“文心,不要胡闹。”陆离出声打断道。

“我哪有胡闹,小雅姐以后和承宇哥合作,可不是要一直待在一起吗?”陆文心不满的反驳着。

阴暗中,嘉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有些酸涩,这一帘幕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多么像他们之间的写照呀,自己终究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已,面前鲜活着的情绪,嬉笑怒骂都是别人的演绎……

“嘉卉姐!”喻骐不知何时看到了这里,得意的白了陆文心一眼,便往嘉卉的方向走来。

“嘉卉姐,承宇哥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在这儿呢?”喻骐一边拉着嘉卉的手,一边开心的看着奚雅南和陆文心僵硬的脸。

“嘉卉,你去哪儿了?”沈承宇快走几步,一脸担忧的问道。

“不过是去保姆车拿了点东西,不用担心。”嘉卉讪笑着,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想着躲一躲的,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嘉卉?你怎么在这儿?”陆离一脸疑惑的问道。

“嘉卉姐现在是承宇哥的助理了,自然要在这儿。”喻骐抢先说道。

“助理?怎么会?”陆离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我也没想到,嘉卉竟然答应了我,”沈承宇说着轻轻勾了勾嘉卉的手,一脸的温柔宠溺。

陆文心左右看着陆离和奚雅南的表情,心中十分气恼,她冷哼一声,“早就听说嘉卉小姐容貌标志,今日一见,嘉卉小姐不仅长得漂亮,还很有能力,不知嘉卉小姐是凭什么本事留在承宇哥身边的呢?”

“你说话放尊重点!”

“闭嘴!”

沈承宇和陆离同时开口道。

陆文心气得满脸通红,“我说错了吗?干嘛帮助外人!”

“你给我安静些,”陆离冷着脸训斥道,“嘉卉,不好意思,我妹妹就这个脾气,她从小娇生惯养的,难免说话的时候有些不知分寸,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陆总客气了,怎么会呢,”嘉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陆总若要查看拍摄进度,悉听尊便,我们就不奉陪了,”沈承宇说完,转身拉过一旁的嘉卉就径直离开了。

“还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玩儿了!”陆文心气得直跺脚,她狠狠地白了陆离一眼,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不好意思啊,家妹实在有些任性,让大家见笑了,”陆离苍白着脸,勉强的笑着。

“你快去看看吧,”奚雅南僵着一张脸,轻声催促道。

“也好,那各位我就先行告辞了,至于海外拍摄的事咱们下次见面再行商议。”

陆离只感觉大脑一阵阵发蒙,几乎是机械般的说完了这番话。他没有再看嘉卉一眼,逃跑似的离开了那里,仿佛是一个诅咒般,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爱上了一个永远得不到的女人,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遇见呢?何必似风般搅乱了这一池的春水,又佛手而去……湖面可以再次恢复平静,可是心呢?从冰雪中融化的心该怎样再次面对这漫天的风雪?

夏洛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