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复新

第9章 王杰身死;众人感伤

清晨,下山的路上,王杰对着欧阳昊说道:“伯琦,你说的那个方法具体要怎么做啊?”欧阳昊摇了摇头,说道:“我对医学也不是很精通,只是偶然听过二长老讲过关于治疗失忆症的课。”王杰心想:“要我遇到危险,可我现在在谷内没有危险啊,难道要我自杀,啊!就是这个,我自己伤害自己,能够唤醒娘亲的记忆、化解爹的心结,就算不能完成先祖的遗愿,想必先祖也会看在我的孝心的份上,原谅我的,而且伯琦也会原谅我失约吧,他也是一个孝子啊。”

想着,王杰开口对着欧阳昊说道:“伯琦,明日清晨,你能随我一起恢复我娘的记忆吗?”欧阳昊很疑惑,问道:“王杰,你已经有办法了吗?”王杰笑了笑,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欧阳昊满头的雾水。然后说道:“好吧,明日我便随你前去。”然后二人又各自回家。

王杰回到屋内后,发现王艺已经没有在了房间,心想:‘爹,又去看娘了,身为人子,我一定要帮助爹和娘。爹如今不在,我正好趁此写下遗书。’然后在屋内奋笔疾书起来。

只见遗书上写道:“爹,当你看到这封书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死了吧,自从在谷内您遇见了娘亲,就陷入了心结,而娘亲丧失了记忆,不记得我们了,我深感痛心,想我们一家人,人在,却心不在,爹和娘都曾为了我受伤,孩儿无以为报。我偶然得知,当我遇到危险时,娘亲就会恢复记忆,我只好牺牲我自己,换来爹和娘的团聚,好全我至孝之心。而且啊,爹,你和娘在我死去之后,就再生两个大胖小子,一个继承先祖的遗愿,出山复大新,一个在你们膝下承欢。对了,爹,这个方法是鬼谷内一名名叫欧阳昊的孝子告诉我的,他的家族被刘焉灭了满门,在鬼谷内日夜以泪洗面,你能不能收他为义子啊?还有啊,本来我答应他要助他出谷的,可惜我要失约了,你能不能将《游龙枪法》传给他,如果不行,爹,你就找人帮他一把吧。明日卯时,我将在山顶最上方唤醒娘亲的记忆。孝子王杰绝笔。”写好之后,王杰将书信收了起来,等到晚上再放到王艺屋内。

第二日寅时,王杰先将书信偷偷的放入了王艺的屋内,然后出了屋内。出了屋内之后,王杰先去寻来了欧阳昊,此时是太阳要升起的时候,然后带着欧阳昊来到了娘亲的屋外,王杰往屋内一看,发现娘亲早起在看医书,王杰便推开门,走进去拉住那女子的手说道:“娘,你跟我来。”那女子被突然出现的王杰吓了一跳,可也没有反抗,冥冥之中感觉眼前的人很熟悉。

王杰便牵着女子和欧阳昊奔着山顶最上方而去。此时,王艺也已经睡醒了,起床之后,发现桌上有一封书信,打开了一看,看完之后,王艺心痛至极,连忙瘸着腿,往着山巅跑去,心想:“杰儿,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何要这样做啊!苍天啊!你要罚就罚我吧,何必牵连我的儿子啊!”出了门,在路上遇见了一名那送灵牌回谷的外门弟子,连忙拉住这名外门弟子,说道:“小兄弟,能否帮我一个忙,背着我上山顶最上方,我儿要自杀,时间紧迫,我一个瘸子怕是来不及去阻止啊!”那外门弟子大吃一惊,焦急的说道:“好的,上我背上,我速带你上山。”

外门弟子便背着王艺上山。这时,土长老在屋中日常卜卦,发现两颗流星隐隐有消逝之迹象,大叫一声:“不好,鬼谷血亲危险。”说着急匆匆的往后山而去,到了后山,土长老大喝道:“大长老,速速带上那两粒二长老所研制的雪参丸,鬼谷血亲二人危矣!”大长老一听,拿上雪参丸就跟着土长老急行而去。

在路上,大长老询问道:“鬼谷血亲怎么会突然危矣?”土长老答道:“今日早晨,我按照平时占卜,突然发现两颗星隐隐有消逝之像,此乃大凶之兆,然后掐指一算,算出二人今日有一劫,度过此难,就是龙飞九天,度不过,怕是再无鬼谷子了。”大长老点了点头,然后加速往山顶而去,土长老跟在身后也加速而行。

山顶之上,王杰和女子面对面,欧阳昊站在一边。王杰对着女子说道:“娘,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认识我,没关系,只要你能记起父亲的模样,我死而无憾。”然后远离了那女子,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匕首,对着自己的左胸猛的插去。女子看到这一幕突然脑海中的回忆一幕幕的划过,想起了如何与王艺认识,如何与王艺坠入爱河,如何生下儿子,并取名王杰,如何保护出生的儿子,如何跳崖,然后回过神来,突然大叫一声:“杰儿,不要啊!”

欧阳昊看着自残的王杰,目瞪口呆,没想到王杰的办法是自杀,就在这时,王艺也上来了,刚好看见匕首桶入了王杰的心中,连忙从背上下来,大声哭道:“杰儿,杰儿,你怎么那么傻?”

这时,王杰直直的倒了下去,王艺和那女子一起来到了王杰的身旁,跪了下来,欧阳昊也在后面,只不过是站着的。那女子在旁边大声哭道:“杰儿,我的儿啊,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呀,苍天啊,你为什么就是不让我们母子团聚啊!”说完就晕倒了,王艺看着死去的王杰和晕倒的女子,突然吐了一口鲜血,也直直的倒了下去,这时,王艺怀中掉出了一封书信,欧阳昊拿起来看了看,看完后悲痛万分,居然也倒了,外门弟子看着倒下去的四人,茫然无措,这时,大长老和土长老也来到了山顶。

土长老查看了女子和欧阳昊,说道:“小青是悲伤过度,虚弱晕倒了;欧阳昊是痛彻心扉,伤神晕倒的。”大长老查看了王艺,说道:“王艺乃心中气结,又大悲过度,伤了心神,幸好有这雪参丸”说着将雪参丸喂入了王艺的口中。又看了看王杰,说道:“王杰情况较为复杂,匕首离心脏毫厘,雪参丸只能让他现在不死,且不能苏醒,只有等到二长老回来再说了。”说着,也将雪参丸塞入了王杰口中,并取下了匕首。处理完之后,叫来几名弟子将几人扶回屋内。

欧阳昊率先醒来,醒来之后就自己出门,行尸走肉般的走着,谁叫也听不见。接着女子醒来,大呼:“我儿,我儿呢?”旁边站着一个丫鬟,说道:“夫人,公子还在睡着呢。”女子接着又睡了下去。

几天后,王艺醒来,旁边站着土长老,土长老看见王艺醒来,说道:“你醒了!”王艺回答道:“我儿呢?”土长老回道:“王杰还没死,虽没死,可现在也苏醒不过来,只有等到二长老回来后再看情况了。”王艺点了点头,挣扎着想起来,土长老连忙按下王艺说道:“你还虚弱,不可起来,好好休息吧。”王艺最后实在没办法,也就躺下了。

另一边,王杰安静的躺在床上,大长老看着闭眼的王杰,暗叹:“王杰,暂时只有委屈你躺在这了,等到二长老回来的时候,你应该就可以苏醒了。”

从这以后,王杰都是安静的躺在床上,欧阳昊来了,哭诉自己是凶手,然后继续行尸走肉;娘来了,哭诉老天,总不让母子团聚;王艺来了,哭诉自己保护不了妻子,也没保护好儿子。

而后,王艺和小青相认,等待着二长老云游归来。

贝洛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