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养权是我的

第42章 看望方玲

从潜江回到告口,已是下午四点,周小霞去了一趟告口中学。

她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正在上课。在学校晃悠了一圈,发现没地方可去,周小霞找了一处干净的水泥花坛坐下。

五月初的下午,气温已升到二十八九度,对于逛了一天街的她来说,热的有点喘不过气。她拿着某妇科医院的广告扇不停地扇着,脸上的汗珠还是如雨般顺着脸颊往下流。

她手边白色塑料袋里装着一件新买的绯红色雪纺连衣裙,这是她送给女儿的。女儿看了一定非常喜欢,她想。想着女儿开心的样子,周小霞会心地笑了。

虽说每个星期方玲都会回家,但方玲在家里就跟闷葫芦一样,学校里发生的什么事情她从来都不肯讲。

这时,她微信响了,是付玉堂发来的:“来了怎么都不上来坐会?”

周小霞抬头看向教学楼五楼,发现付玉堂站在护栏边正望向她,面带微笑,风度翩翩。周小霞给他回了一个笑脸,向他挥了挥手。

“上来吧,聊一下你孩子最近的情况!”付玉堂又发来一则消息。

本来周小霞不想联系付玉堂的,既然已经打算跟王俊华结婚,她不想节外生枝,传出去影响不好。可是,提到方玲,她还是要去会会付玉堂,从他这里侧面了解下孩子近况无可厚非。

周小霞小心翼翼推开付玉堂办公室房门,付玉堂迅速闪到周小霞身后将门锁好。

周小霞像做了小偷一般,心快要跳出嗓子眼。紧张、害怕!她坐立不安,怕学生看见,怕付玉堂对她动手动脚。

“来了都不提前通知一声,不够意思啊!”付玉堂这话像是责怪,但语调里又充满暧昧和调戏。

“我也是才到!”周小霞不好意思道,她明显感觉脸上像被泼了辣椒粉,火辣辣的。

“怎么最近发微信都很少回复我了啊?”付玉堂更肆无忌惮了。

“最近比较忙!”周小霞冷冷道。她低着头卷着衣角,不敢与付玉堂直视。

“忙什么啊?忙得都懒得理我啦?”付玉堂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支烟,抽烟的动作娴熟而优雅。

他故意深吸了一口,缓缓将烟雾吹向周小霞。

烟雾呛得周小霞泪眼婆娑。

“您误会了!”周小霞感觉快要窒息了,她猛咳了几声方才感觉嗓子舒服点。

“别紧张,我又不会把你吃了,放松!这是学校不是KTV,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了啊?”付玉堂见周小霞低头不语,无计可施,把话锋一转,道:“据曹老师说,你女儿在学校表现很反常,一直想告诉你,可你每次都不回消息,我也就没法说。”

周小霞的听到反常这个词,一种揪心的痛袭遍全身。

她一直担心女儿的状况,苦于最近一段时间没时间,都没来学校了解情况。女儿平时表现得是一副乖乖女模样,说话轻声细语。从表面上看没什么异样,但仔细一想,后背不觉一凉。

付玉堂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据曹老师反映,这孩子上课经常打瞌睡,成绩基本上处于全班倒数,我看考上最差的高中都很困难。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做母亲的不知道吗?”

周小霞摇了摇头。她对女儿在学校的一切是一无所知。

“我看,你要找曹老师和她本人好好聊聊,我都是听曹老师说的,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打扰别人,安安静静的,静得几乎都可以忽略她的存在了!”

周小霞听得入神,不知付玉堂已坐到她的身旁,突然,付玉堂捧住她的双手。很明显,两双手看起来不那么协调。

周小霞像触电一般把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不愿意和我好吗?我可以给你买车,给你买房,让你孩子进最好的高中,只要你提出来,我都可以满足你,因为,我喜欢你!”付玉堂显得有些激动,语气也充满了大男子主义的不容反驳。

“我要结婚了,我们不可能的,谢谢你喜欢我!”周小霞冷冷道。

“没关系啊!我不禁止你结婚啊!反正我是不会结婚的,所以,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付玉堂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完全不顾自己的校长形象。

周小霞既不答应,也不反对,还是那个模棱两可的态度,游走在暧昧的边缘。这让付玉堂很是难受,想要却又得不到,想要与之断绝来往却又舍不得,急得付玉堂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有了第一次失败的婚姻,周小霞现在处理男女关系,是游刃有余。她在付玉堂面前保持玉女般的矜持,有时又在微信里小鸟依人,俏皮可爱。

付玉堂对她已是欲罢不能,难受得要命。他只能从方玲身上下功夫,但又不能让曹诗齐看出一丝端倪。付玉堂每次询问方玲情况,总不忘加上一句,我侄女。

曹诗齐以为方玲是付玉堂的侄女,对她多长了一只眼睛,甚至很多次都是他主动给付玉堂报告情况。

付玉堂是老手,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他像动物世界里的猎豹,潜伏在猎物附近,静静地等着,等待时机的到来。一旦时机成熟,他会闪电出手,给猎物致命一击。

快要下课的时候,周小霞来到方玲的教室外,她透过教室最后的窗户向里窥视,找了半天才在三组第三排找到方玲的背影。

她听得很认真,也在认真做笔记。看到她努力的一幕,周小霞揪着的心宽慰了许多。

放学后,周小霞带她去了校门外的小餐馆,算是加餐。

“两位要吃点什么?”服务员说着递过一张过了膜的菜单,上面沾满油渍。

周小霞考虑了一会,点了份土鸡火锅。

“妈,明天就要放假了,您还过来干嘛呀!”

“我来看看你呀,看你在学校学习怎么样啊!看你在学校好不好啊!”

“有什么好看的啊,难道还怕我逃学不成?”

“妈怕你在学校搞不习惯啊!你从外地过来,对这边都不熟悉,妈最近一段时间也忙,也没怎么管你,就要靠你自觉了。”周小霞说着,顺手拿起水壶给方玲倒了杯冷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方玲喝了一口,缓缓道:“上课听不懂!”

“怎么回事呢?是不是之前落下太多课程了?”

“是落下一些,物理和数学衔接不上。”

“那能赶上来吗?”

“尽量吧!就是这边的话听不太懂,尽管老师是用普通话讲课,但方言味还是很浓,实在很难听懂。”

“那怎么办?长期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我也不知道,只能慢慢适应了。”方玲惆怅地看着餐馆外的马路。

服务员拿来一个火锅架子,往酒精槽里丢了个固体酒精,用打火机点燃,将做好的火锅放在架子上。

“拿点配菜来吧!白菜和粉丝就好。顺便弄点白米饭来。”周小霞吩咐道。

“好的,请稍等。”说完服务员转身去了厨房。

“这边的菜吃得习惯吗?”周小霞夹了一块鸡腿放到方玲碗里。

方玲夹起妈妈给的鸡腿,默默啃了起来。

“不习惯,吃不好食堂的东西。”

“那怎么办啊!长期下去可不得了!”周小霞听方玲这么一说,语气里尽是焦急。

方玲见米饭来了,先给妈妈盛了一碗,然后又给自己盛满。

“还能怎么办呢?读书又不是唯一出路。考不上高中就去学门手艺。那么多没上大学的,还不是一样活得很好!”方玲淡淡的说。

“那你户口和学籍还转不转来呢?”周小霞问。

“您自己看着办,我不懂。”

“好吧,哪天抽时间给你把户口和学籍都转回来。”

眼看日益下滑的成绩,方玲对上学开始有点恐惧,对考高中上大学不再抱有很大期望。

粗心的周小霞,没有发现女儿的一些变化,包括她日益消瘦的脸庞。相比来湖北之前的体重,方玲已整整瘦了十几斤。

饶为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