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就这几年

第39章 匆匆

昨夜刚拜读了朱自清先生的《匆匆》也算是有了一些感慨,今天没曾想也恰好张超回学校拿毕业证,这一次离别应该是在学校的诀别了,想要说终于离开,但无论怎样都说不出口,真到了现在,还是会留下许多感慨,只是当着离别面,我们依旧青涩,一如当初。

在之前我批斗过张超,但我无论也想不到他们的离开,还是让伤感涌上心头。

朱自清先生在《匆匆》里是这样开头的“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我没有清楚的算过大一到现在,他们究竟给了我多少日子,但大概一算,也有三年时光了,在人生长河里,三年何其短暂,但转念一想,四年大学时光,他们已经过半,尽管后面还有更多的人出现,又怎样会比他们更出色?但他们始终一去不复返,我更加的想要催促自己,赶紧完成这些回忆,然后再度和他们一起迎接新的生活,但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午的合川让人喘不过来气,校园里还在行走的人影也是屈指可数,作为外地人的我已经很少出门了,一如平常躲在寝室吹着空调,看着自己心仪的综艺,当手机开始做震动的时候我怎样也想不到,那是来自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电话,或许是心底的呼喊,也是彼此的牵挂,我还是接了这样一个没有备注的陌生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不难确定,在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张超。

直至这里,距离回忆与他大一的争吵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我关于他的回忆仍在两年之前,但在这里写一篇关于他的回忆,我觉得是那么恰到好处,因为再不写我将会遗忘这般感觉。

听得出来他很累,在快速的走路当中,大口的喘着粗气,隔着手机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我转头看见窗外,窗外的太阳还是依旧刺眼,当他说要离开再来寝室看看我们的时候,我心里闪过不舍,还有心疼。

从大一往后,张超已经很久没来过我们寝室了,久的都忘记了我们寝室具体的位置,这中间都是我们尘封的一些回忆,现在想想都是遗憾。

和张超约在银娃寝室,害怕他久等,其实我是有些想看见他吧,窗外真的热,即使楼道当中没有阳光,也闷的难受,可惜的是银娃没在寝室,我们还是到了康康寝室,是我记性不好吗?我似乎也忘了康康的寝室,但我好像给张超说的就是317,只不过将银娃放在了里面,有一些尴尬悄悄的生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很少再去康康寝室了,原本很熟悉的环境也有了一些陌生,这时候才发觉我们好似都朝着自己的路走了很远,如果不是这个机会,我依旧没有发现。康康已经上床准备午休,听说张超要来看他,他还是很麻溜的爬了起来,很庆幸,这动作反应居然跟两年前一模一样。

等待张超的时间是那么漫长,我和康康似乎没等多久呀,但是等的很着急了,以至于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第一时间感觉到他来了还是因为走到上传来的声音,声音依旧亲切,依旧那样洪亮。好似我们那时候坐在台下听着他给我们说过的所有道理,他走的很急,从满身的汗就可以看出来,满脸都是汗珠,白色的T恤上已经被汗打湿了,还没走到更前我们彼此的脸上已经充满了笑意,不难理解,久违的亲人。

进到康康寝室就开始找纸巾,他忙着擦去脸上的汗水,即使寝室里打着空调,也吹了很久才发觉到他身上的凉意,不然看着那样的他,没人能够视若无睹,我不能,康康也不能。

我们谁都没有坐下,就那样站着,不一会马超也来了,变成了一个小型的论坛会,张超给我们讲着毕业的种种,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毕业答辩,毕业工作各种,康康和马超还是那样站的笔直,只有我像个痞子斜靠在桌子上,就像一开始认识的那般,我还是没变。

有可能我是害怕的,不知道规规矩矩该怎样去面对这样的一种离别,虽然没人说得很伤感,但我知道伤感存在每个人的心底,只是都不愿意去提及,我不是也只有等离开他们才能够坐在电脑前将这些给说出来吗?这不是懦弱,是青春和友情,毕竟离开久了,难免不会忘却。

张超走了,因为赶时间,还去看了帅帅很多青协有关的人,我知道如果有时间他会一个个的走个遍,但是他没时间了,有了自己的事情和事业,总会身不由己。

走着走着又回到了我的寝室,我还是没有送他,跟每一次他到我寝室离去一般,只要他走出门口我铁定迅速关上门,只是这次不同,我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或许就没机会了,关上门才敢将离别的祝福通过手机发了过去。

“前程似锦吧,真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是的说些什么,我们都还在”

更多的祝福都留在了心里面,因为我们都害怕这是永别,但我们希望还有下一次的重逢,没说完的话就留给明天。

在这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只是留下了很多痕迹,在送别张超的时候,我也要开始回忆那段属于我自己的日子了,只是想想就很是滑稽,前一篇章再和大家分享吵架的种种,今天就转而诉说着离别的万般不舍,但青春就是这样,才不会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跟着造作就是了。

时间很公平,过完一天你就拥有了二十四个小时。

所以,超哥再见吧,从明天开始或许我们就都有了彼此新鲜的生活,我也在开始回忆我们大学的种种,直至有一天我身边的人也会如同今天我们送别你一样告诉我一句,前程似锦,各自安好,虽然到时候我还是会伤感,但我已经懂得了谁不是匆匆过客,又何必耿耿于怀。

(很抱歉在这里插入这样的一个插曲)

南国老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