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签到就能成为武林盟主

第39章 李连英有故事,小阁主有女儿红(2)

他第一次了解“钺”这种兵器是通过一本《童*传》的评书,里面的主人公“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用的便是“子午鸡爪鸳鸯钺”,为此还特意去网上了解过它的形状。

“我才知道李叔用钺…”温玉苦涩地笑了笑。

李连英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归于平静,淡然道:“无量佛前,莫谈这些杂物。”

“原来这叫无量佛啊,额…可是他穿道袍执拂尘,应该拜三清才对啊!”温玉实在想不通李连英为啥会做出这种骚操作。

李连英见温玉半晌不答话,便指了指左边的那个蒲团,简短的说了个“坐”字。

“多谢李叔。”温玉嘴上是毕恭毕敬,但心里却在疯狂吐槽,“盘腿这种坐姿,时间长了会变成O型腿,多难看啊!”

“等君来的女儿红?”

温玉总微微颔首,惜字如金。

因为觉得李连英有很多话要跟自己说,所以他一改往日话痨的本性,收了唐三藏的神通,乖乖地做一个倾听者。

“他们那里的酒向来不错,老夫先来第一嘴。”李连英说罢揭开酒坛子上的红布,颇为享受的用鼻子闻了闻,尔后举起坛底便往嘴里倒。

咕噜咕噜…

那一口下去少说也得有二两,温玉看了只能在心里怒说一句“卧槽,牛逼啊!”。

“哈哈,美酒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妙啊!”李连英用道袍抹了抹嘴巴,然后将酒坛子递给温玉。

“这特么间接性接吻啊,我特么初吻还在呢!”

但是。

为了听到李连英的酒后小故事,温玉也是豁了出去,一口下去,直接闷了三两。

前世平平无奇,也就只有“千杯不倒”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特长,好在派上了用场。

“噫!”李连英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难以置信地问:“小阁主,去年还是前年来着,我记得你是滴酒不沾的啊,现在怎么这么猛了?”

咳咳,人家一直就很猛啊…温玉收起自己的小骄傲,一脸谦逊地道:“毕竟是江湖阁的阁主,以后免不了要和形形色色的江湖人打交道,所以就偷偷练了练,不知不觉酒量就上来了…”

“看来烟雨楼没白去嘛…”

温玉一听,连忙摆好姿势,正襟危坐。

如果说自己的嘴上功夫是唐僧念经,那李连英的则是十个唐僧念经。

那场面,想想都觉得浑身发憷。

“只要是正经男人,多多少少都会去逛红楼,小阁主不必如此慌张,老夫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可是…”

看着温玉一脸懵逼的表情,李连英讪讪地笑了笑:“只要是人,就会有多副面孔,但是在佛祖面前,则一定要卸下自己所有的伪装,光明磊落的去做任何一件事情。”

“包括为爱鼓掌?”温玉下意识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因为佛祖眼中,没有不堪入目的东西。

更何况只是为爱情喝彩这种积极向上的想法?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温玉借着酒劲和前人的名句,感慨万千,豪气干云。

“小阁主年纪轻轻,竟能说出如此有层次的话,实在是令老夫汗颜。”李连英看温玉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欣赏,便又接着说,“老夫之所以反感瓦舍、红楼这种风月场所,不是因为我死板顽固,相反,以前年轻的时候,李某人也常常去红楼打茶围,碰见心仪的梳拢或红倌人也会有一掷千金的壮举,直到…”

原来李叔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啊…温玉并没有出言催促,因为他知道对方马上就会接着往下说。

李连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表情变得十分痛苦:“直到自以为遇到一个可以长相厮守的红倌人…老夫当年的长相和才华,虽然比不上小阁主你,但在那狎妓的红楼当中,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本以为那红倌人会铁了心跟着我,没想到…唉!”

看李连英的表情,温玉就几乎能够猜到后面的狗血剧情了,估计是想公车私用,但是被别人抢去了方向盘…不过他还是很配合地问了一句:“之后呢?那红倌人又不愿意了?”

“呵呵,自从对那红倌人动了心之后,老夫省吃俭用、呕心沥血的攒了两年,才凑够五百两银子给她赎身,谁知她却弃我而去,跟了另一位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李连英说到这里又端起酒坛,狠狠地往自己嘴里灌。

苦酒入喉心作痛,吨吨吨…

果然如此狗血…毕竟这是对方的伤心往事,所以温玉只是很小声的问道:“李叔,那个红倌人知道你要替她赎身的事情吗?”

言下之意:她想不想被你赎身呢?

“若不是她三番两次跟老夫说,红楼的日子一刻也不想再多待了,想与君长相厮守,过那远离世俗的田园生活,我又怎么会放弃眼下那进进出出的生活,苦苦地为她攒那赎身的钱。”

感情这个红倌人是个养了一群鱼的多面小能手啊,她难道不会累的吗…

“她这种两面三刀的女子,日后肯定会被人抛弃的。”温玉见李连英一副面如死灰的表情,怕其气得心梗塞,连忙诅咒了那红倌人一句,以此来安慰他受伤的“小心灵”。

毕竟都是到了花甲的老头子了,这在医学匮乏的古代,已然算超高龄了,能活这么久多多少少跟他练武的体质脱不开干系。

“嗯,小阁主猜得不错,那红倌人从良之后,过了没多久就被当贱婢使用,后来还被赶出了家门,最后沦落为一个人尽可夫的暗娼,睡她一晚也就是一碗粥的钱。”李连英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又补充了一句,“原来我本想过去奚落她一顿,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但是想到她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其实不过是别人买来消遣的玩具罢了,玩腻了自然也就弃之不用了,毕竟达官贵人迎娶的正妻多半也是达官贵人的掌上明珠,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公交车而得罪自己的正妻以及其背后庞大的家族,霸总爱上灰姑娘的桥段,嗯,想想就好…

世一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