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第89章 杀机凛冽1

比试在第二天如期举行,陆炳成了全场最引人注目的人物,而他的到来让整个比试突然多了一丝说不出清楚得意味。

然而白家对他却是欢迎之至,有陆炳前来观战,对于白家而言那简直就是荣幸之至,可他们并不知道陆炳的真正意图。

第一场比试是赵远对左玉明,这也是左玉明强烈要求的。

白莫凡也仔细思考过之后才答应的,原本来说让唐青云和赵远打斗一场的话他们更加喜闻乐见,然后无论那方赢了,在第二天比试的时候多少有些影响。

不过细细一想,若左玉明能将赵远淘汰的话也不失让众人少了一些担心,毕竟此人来历不明,功夫又带着几分神秘。

上了台之后,左玉明一拱手道:“早就对于杨兄之名如雷贯耳,今日能和杨兄一较高低,实乃鄙人荣幸!”

赵远还礼道:“左兄客气了,请!”

然而,他手中却无任何的兵刃。

左玉明疑惑道:“赵兄难道不用兵刃?”

情报之中此人擅长用剑,可他现在手中却并无任何的兵器。

赵远道:“我师父得意功夫是拈花指,鄙人也就先用拈花指和左兄过过招!”

左玉明笑道:“既然赵兄如此说,鄙人能领教一下逍遥子前辈拈花指也是不错,那小心了!”

说罢,身子一晃,一扇子打来。

左玉明成名兵器便是手中的扇子,这扇子扇骨乃是精铁所著,一般寻常的刀剑难损分毫,而扇面这用寒蚕丝所编制,水火不侵,异常坚韧,边缘更是锋利异常,胜过刀锋一般。

左玉明的内功便是家传的寒玉功,此功寒冷如冰,也只有寒蚕丝的扇面才能承受得了这种非同寻常的寒意。

因此当他一扇子打来,赵远顿觉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让人好像瞬间就身处寒冷冬天一般。

而且在看他扇子,扇面光滑如镜,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反光,却是扇表面上已经有一层薄冰,此刻扇子哪里还是用来扇风,附庸风雅的东西,而是一并明晃晃的冰刀一样。

扇子来势又快又急,赵远也没躲避,手臂一扭,屈指点向左玉明手上穴位。

“好!”

左玉明低声喝道,扇子一收,一掌拍出。

赵远随手一掌赢了上来。

“砰!”

两人双掌交击在一起,空气之中顿时传来一声闷响。

两人齐齐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为了试探,双方也都仅仅使了五成功力。

赵远顿觉一股寒意沿着经脉直接闯了进来,手臂仿佛瞬间就被冻僵了一般,连忙驱使内力驱除这股寒意。

另外一方面,左玉明也几乎也感觉一股磅礴的内力沿着自己经脉直流而上,而且不同于其他内力,这种内力隐隐约约带着一丝让人臣服的气息。

这一比拼,彼此内力居然不相上下。

左玉明没想到赵远居然内力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自己在江湖上也已经成名许久,而他也就是半年前才突然出现而已。

在这瞬间,左玉明心里争胜之心大盛,又是一掌朝着拍去,这一掌可是就没丝毫隐藏内力。

掌声之中隐隐约约居然带着丝丝的风雷之声。

赵远也没犹豫,同样一掌迎了上去。

“轰!”

两双掌相击,就如平地突然起了一个旱雷的一般。

一股气劲顷刻间随着两人双掌相交迸射出来,就如平地起刮起了一股旋风一样。

这一掌,两人可都用了全力。

两人腾腾后退了足足五六步这才停了下来,几乎在同时,两人脚朝地上一踩,地上厚厚的石砖顿时粉碎,碎石四处飞溅,当尘土散去,两人脚下赫然出现了一个坑。

两人即便用尽全力,内力居然也旗鼓相当。

左玉明有些意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杨开内力居然已经能和自己分庭抗礼,不相仲伯之间。

最主要的一点,自己此刻练功夫已经到了瓶颈,一时半会难以有突破,而对方那种霸道的内力却仿佛还有很长的成长空间,只需要假以时日,就可以完全凌驾自己之上。

他的那种内功自己也摸不透,更不知道来自何处。

左玉明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危机感,自己被誉为武林公子,武林之中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若今天被此人打败,那江湖之中哪里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那左家从此以后岂不是成了江湖人口中的笑话?

即便今天自己赢了,按照现在这个苗头,此人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轻易的超越自己,那以后若是和他交手?自己又有什么胜算?

左玉明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恐惧感,而随着恐惧感加深,心里涌起一阵阵杀机。

手里的扇子一挥,再次打了过去,这次他却没丝毫留情的意思,手里的扇子也直攻赵远的要害,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台上的唐青云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手轻轻一动,一枚暗器已经扣在了手指之间。

白莫凡和白祺云两人也看出了左玉明暗动了杀机,此刻他们把恨不得左玉明把他杀了,这样倒可以帮了白家一个大忙。

柳芷晴手不由的微微抬起,略微有些紧张看着场中交织在一起的人影。

场中赵远和左玉明两人招式你来我往,瞬间已经交手几十招。。

左玉明此刻哪里还有丝毫限售留情意思,手里的扇子没丝毫留情的直攻赵远身上要害!

“噗呲!”

赵远手臂上衣服已经划破了一条口子,要不是躲得快,这条手臂估计都被废掉了。

赵远一惊,瞟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口子,道:“左兄,功夫好真不错!”

左玉明手里的扇子一晃,道:“那赵兄可得小心了!”

赵远道:“既然如此,那左兄也得小心了!”

赵远又不是瞎子,这左玉明招招不离自己的要害,怎么可能仅仅是点到为止,完全就是想杀了自己,关键是自己想来想去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别人要杀自己,自己可不能把自己脖子双手奉上吧。

说话间,赵远伸手在腰间一按,一挥!

正一扇子挥向赵远的左玉明感觉眼前寒光一闪,连忙弃招后退,定眼一看,赵远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剑身带着一丝碧绿之色。

而顷刻间,赵远身上的气势完全一变。

先前用拈花指的时候,他身上也带着如逍遥子一般儒生一般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丝潇洒,当用血煞鹰王血鹰十八式的时候,整个人就如一头猛兽,凶劲十足。用刀的时候,整个人便有一种战死沙场,视死如归的气势。当用止水剑的时候,整个人却凌厉如锋,又柔弱如水。

一股看不到的劲道在赵远周围弥漫开来。

“左兄!小心了!”

赵远再次提醒道,手里的止水剑一剑刺去。

左玉明挥扇子一挡,叮的一声轻响,扇子打在了剑身之上,他多少也看出来了赵远手中的剑非凡品,可不敢轻易的用自己的扇子去触碰剑刃,特别是双方内力都伯仲之间的时候。

原本还以为能把剑荡开,那之后剑尖居然一弯,直接又刺了过来。

左玉明心里一惊,身子朝后一仰,险险避开这一剑。

可是赵远剑法一旦施展开来,就如流水一般连绵不绝,而且比起之前来,剑法之中更多了一丝凌厉。

自从哪天晚上见过了谢云楼用同样的剑法之后,赵远就一直在思索自己剑法比起他的剑法来到底缺了什么。

招式都是一样,武器也是一样,传授自己功夫人也是四大高手之一。

可同样是高手,同样的剑法用出来却有差距,哪怕是很微小的差距,却也异常的明显。

私下自己每天都练这套剑法,然而别说神似,就连形都也差距。

不知不觉之间,剑魔谢云楼当初用这套剑法情景已经刻在了赵远的脑子里面。

实际上,赵远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剑法已经接近了谢云楼当初的剑法,区别就在于杀机展露的时候,水就变成了冰!

流浪诗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