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虫生

第132章 怜悯是不存在的

唐傲松发话了,两女没的选择,很自然停下前行脚步。

二人相当忐忑,到目前位置她俩都还不清楚唐傲松要干什么。

那唐傲松究竟要做什么呢?

着手搭肩,唐傲松将两女身子扭转对向身旁大超市:“我呢,突然特别想吃巧克力。我记得你们也想吃对不对?呐,刚才你们也说了,可以为我做任何事儿。那……现在就拜托两位去里面给我弄些巧克力,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拒绝吧?”

此言一出,二女皆是一惊。

娄晓燕率先开口:“不,不不,你记错了,我,没,我没有啊。我没有说要你带巧克力,刚,刚是她说的。是她要吃。”

怒目相对,无疑,娄晓燕反驳的没错,相关话语的确是杨洁说的。

只是这个节骨眼娄晓燕给出这种反驳,醉温之意不在酒,她是在给自己开脱。

面对与此,杨洁怎奈坐以待毙?

当下娇嗔道:“你要这么说,刚说什么事儿都愿意做的是她不是我,哥哥,你看我这娇小样子,哪里能做这种危险事儿。要我说,既然她这么能耐,说是什么事儿都能做,还是把进超市搜罗物资事情交给她吧。我的话……真不行!”

狗咬狗一嘴毛。

娄晓燕也好,杨洁也罢,面对生死,她俩都清楚进到超市内里意味着什么。

听着二人互相攻击开脱,唐傲松凑前,伏在二人肩膀:“吵什么吵,你们两个不是好姐妹吗,一起进去,不要浪费时间了。”

“不不,哥哥,我不能进去呀,里面有,有虫人,进去会死的。”

“是啊是啊,我们是女人,我们不是那些怪物对手,你让我们进去是让我们死啊。”

耸耸肩膀,唐傲松仰天吐了口气:“呼~原来你们也清楚那里面危险,进去很死人呐。那之前要我进去时……我怎么记得两位叫的挺欢实呀?”

还是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之前洪鹏等人胁迫唐傲松去超市弄物资时面前两个女人未有阻止还添油加醋。

既然你不在乎我的性命,那我又为什么要在乎你的?

至于说娄晓燕,杨洁试图用自个儿女人身份开脱……他俩显然是太不了解唐傲松了。

唐傲松可没那么多怜香惜玉之情。

你给他找不自在,就别怪他对你不客气。

“别站着了,快进去吧,我肚子饿了哦。”

“不,我不去!”撒丫子就跑!

杨洁一记转身,脱开唐傲松束缚,全力奔逃。

只是他太过于自信了,没有过多动作,唐傲松反手一转便是擒住了杨洁飘逸长发。

与此同时,他也是揪起娄晓燕头发。

罢了,用力扯着二人朝超市内里走去。

“啊,头,头发,放,放开,疼,疼啊。”

子哇乱叫。

不过唐傲松未有搭理,待给两女拉扯道超市门口,他大力前推,给杨洁,娄晓燕推进了超市内里。

身子相对羸弱杨洁站立不稳栽倒在地。

娄晓燕则是稳定身形后,第一时间朝外扑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给二人送入虎口,唐傲松就没想过给二人活路。

眼望着娄晓燕朝门口扑来,唐傲松探手给超市玻璃门关上了。

完了,拉扯过外面推拉铁门。

女人不可避免被阻隔在玻璃门外。

她刚准备拉门,内里一声惨嚎传来。

扭脸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杨洁被个虫人扑倒在了地上。

没有上前援手,娄晓燕傻愣愣呆立原地看着,任由虫人给杨洁撕碎分食。

待得回过神,她惊恐着眼神拉开玻璃门,完了拍打被唐傲松牢牢缚主外面铁门。

“开门!开门!放我出去!!”

“求求你放我出去!!”

“它们在里面你没看见吗?你快开门!不然我会死的!!”

“王八蛋!!我叫你开门听见没有!!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求求你,我求求你,开开门,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似是没有听见,唐傲松冷眼看着焦躁女孩儿,未给半点回复。

娄晓燕呢也是从最初紧张狂躁,到中期骂咧呼救,最后无奈哀求。

怎奈她的种种并没引起唐傲松任何情绪波动。

相反,唐傲松那边没有波动,反倒是她的喝叫以及拍打铁门弄出的聒噪给超市里无聊虫人找了乐子。

虫人们岂会错过这猎食美味好机会?

畜生们来的很迅速,几乎是瞬间给娄晓燕拉扯扑倒在地。

没有男人帮忙的女孩儿那就是待宰羔羊,娄晓燕在一阵子哇乱叫惊恐喝叫下被虫人开膛破肚,争夺分食。

血顺着玻璃门低渗淌而出,望着内里虫人分食场景唐傲松毫无波动。

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两女罪有应得。

这个时候如果有谁说这种处决方式太残忍,那只能说这个家伙没脑子。

对付恶人,就不存在残不残忍这个选项。

恶人不分男女,很多时候,女人作恶比男人更可恶,更叫人不耻。

一个娄晓燕哪里够门口众虫人糊口?

它们很自然将目光落在门外唐傲松身上。

对此,唐傲松没客气,直接是掏枪“砰砰砰”连开数枪。

精准的枪法,当真是弹无虚发。

伴着枪响,那些试图上前攻击唐傲松的虫人不出意外栽倒在地。

了罢,唐傲松从容手枪离去,返回车上。

上了车,刘牧,田晓那边也已停手。

二个学生满身血污正傻愣愣待站,空洞眼神似是被抽了灵魂似的。

唐傲松清楚二人这个状态是杀人后的典型性状态。

杀人从来就不是件容易事儿,行凶过程因为肾上腺素分泌叫人变的疯狂,嗜血,甚至兴奋激动。

待得事情了罢,人被杀后,随着肾上腺素渐渐消退,人逐渐冷静下来,那种心理上的冲击,尤其是看着自己残暴处置对象尸体……那种感觉对人的冲击是很难用言语表述的。

不得不说,刘牧,田晓下手也当真是够狠。

板寸此刻整个人都被抡砸的稀烂,不过对此唐傲松没有太多感触。

见惯了杀戮的他早就麻木,再说了这些家伙本就该死。

当你举起屠刀对付他人时,就该做好死于他人屠刀之下准备。

花瓣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