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辣妻

田园辣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她是你能动的人?

刘东宝惊恐的往后爬,哆哆嗦嗦的道:“不,不,不是的,我,我,我······啊!”

纪尧却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脖颈处,似乎只要稍稍用力,那脖子便能脆弱的咔擦断掉。

纪尧阴测测的开口:“她是你能动的人?”

刘东宝已经说不出话来,面部扭曲的连连摇头,纪尧却没有半点想放过他的样子,反而脚下缓缓用力,似乎想要一寸一寸的踩断他的脖子。

眼看着刘东宝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又白变青甚至要变紫,姜楚虚弱的小手轻轻扯出了纪尧的袖子,纪尧低头看她,她轻轻摇头。

刘东宝再可恨,也不能杀。

虽说这个时代,人命如草芥,但是对于他们这等无权无势的寻常乡下人家而言,若是杀了人,便是要惹上大祸,刘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闹上了公堂,纪尧脱不了罪。

她不能让他犯下这样的过错,不能让他因为她,陷入那些困境之中。

纪尧脚下未松,姜楚的小手便扯紧了他的衣袖,虚弱的道:“先回家吧。”

纪尧低头看着她满是诉求的目光,那张惨白小脸让他看着就心疼,到底心软。

可也仅仅只是心软而已,脚下却也没软,直接一脚狠狠踩在了刘东宝的裆部,随即便听到这山林之中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确认过惨叫,是蛋碎的声音。

那帮子人几乎全都跟着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双手捂紧了自己的老二,惊恐的看着纪尧,心里已经后悔了十万八千次,他们到底是脑子抽了什么风了,来得罪这厮?!

刘东宝脸都疼的扭曲了,趴在地上气儿都几乎要喘不上来。

纪尧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他:“总得有点代价。”随即一脚把他直接踹开。

刘东宝被这一脚踹的险些顺势滚下山坡,可他却宁愿滚下山坡摔死都不想被这个男人用这种凌迟的手段满满折磨致死。

纪尧冷冷的扫了这帮人一眼:“滚!”

那帮子人几乎是吓的连滚带爬的冲下山去了。

此时已经天色全黑,在这样的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姜楚却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这种安全感,她虚弱的躺在纪尧的怀里,似乎已经到了最温暖的地方,她无需去担心任何事情,她知道这个男人会护着她,她头一次发现,原来隐隐之中,她已经开始依赖他了。

纪尧抱着姜楚脚尖轻点,便顺着陡峭的山坡飞速下山,如同风一般的吹过,便无影无踪了。

而等到姜真带着村里人冲上山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深山之中已经空无一人,倒是看到几个原本嚣张的流氓这会儿跟被野兽追着似的,疯疯癫癫的往山下跑。

“哎,没人啊,姜真啊,你是不是看错了?”一个来帮忙的村民问道。

姜真呆呆的摇了摇头,便急急的又往山下赶。

直到碰上了山下的姜桃,这才知道纪尧已经下山,带着姜楚回到纪家去了。

姜真惊道:“姐夫一个人把那么一大群人都给打跑了不成?我上山都没看到人了!”

姜桃呆呆的道:“不是说他本来就很······”

凶悍么······

毕竟土匪头子的恶名在外,村里人都知道。

“可我没想到这么厉害。”姜真眼里都隐隐有了崇拜,他从小就是弱势的那一个,受尽欺负,他对纪尧其实除了害怕,从未有过排斥,他觉得能够不受人欺负,即便是当土匪也好,这样,他便能护着两个姐姐,不至于让她们吃这么多的苦。

——

纪家。

纪尧带着姜楚回到家里的时候,梁氏和纪威,金氏,都已经在门口着急的等着了。

一见纪尧回来,便急忙上前去问:“这是咋了?天都黑了,还不见回,我还以为出事儿了!”

梁氏是最着急的,因为纪尧当时出门的脸色那么差,便猜想是不是姜楚遇上事儿了,眼看着天黑了,却也不知去哪儿找才好,急的不行。

纪尧抱着姜楚大步进屋,一边道:“她上山不小心落水了,没事的,娘。”

他也不想让梁氏太担心。

梁氏看着姜楚这一身湿,便也信了,点点头:“怎么也不当心点啊,快些进屋吧。”

纪尧抱着姜楚进了屋,可这姜楚的一身湿衣裳不脱怎么上床?

纪尧直接伸手就要去扯,姜楚吓的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急忙拽着衣裳道:“我自己来。”

纪尧眸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到底还是没在这个时候跟她争,毕竟湿衣裳穿在身上真的也不好,便直接背过身去。

“你出去!”姜楚没好气的道,但是到底太虚弱,声音都软绵绵的,没有半点气势可言,反而有点儿像在撒娇。

纪尧凉飕飕的道:“给你半盏茶的时间,再不换我就来帮你。”

姜楚瞪圆了眼睛,这男人连不要脸都能搞的这么理直气壮?!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姜楚现在这虚弱的状态,还真得怂······

姜楚愤愤然的急忙开始换衣裳。

纪尧原本不愿出去也是怕她身子这么虚弱,一个人呆在屋里出什么事儿,他到现在还没从方才她给他的惊吓之中缓过神来,她不知道,他多害怕失去她。

可此时站在屋里,听到身后簌簌的脱衣裳的声音,即便看不到,纪尧却也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了,他真的高估了自己对她的自制力,这只怕是纪尧这辈子唯一一次判断失误。

姜楚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裳,然后“噌”的一下钻进了被子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虚弱成这副德行了怎么还能有这力气使出这种速度来的。

“好了。”

纪尧转过身来,眸光幽深的看着缩在被子里的她,多了几分让姜楚瞧着不对劲的复杂之色。

“我已经让纪威去镇上请大夫了,”纪尧声音有些嘶哑。

“我捂着被子发一发汗就好了,就是受寒了,哪儿用得着请大夫。”

纪尧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却是滚烫的吓人,原本还和缓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方才下午那还只是受了点儿风寒而已的话,现在算是已经高烧了。

纪尧原本和缓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姜楚看他这似乎又要爆发的边缘了,缩了缩脖子:“请吧,请吧。”

纪尧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定定的看着她,沉声道:“为什么一个人上山?”

“我听说姜桃······”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出了事情你就只想着一个人去扛着?姜楚,你要记得,我是你相公!”纪尧语气里都带着火气了。

他不知道今天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情绪起伏,如果她真的出事,他怕是真的要疯了!他把她看的那么重要,可她为什么却这么不懂的爱惜保护自己?

朵朵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