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生存录

第32章

宁海侯没有立时回答,只再走几步,行至窗边。打开一扇窗户,极目远眺,三娘顺着窗户往外看去,江面平静无波,这天气却是极好的。

三娘也不急,站在门边静静等着宁海侯开口。宁海侯站了片刻,才转过身来:“如果我同你母亲一般称呼你为阿祝,你待如何?”三娘听过宁海侯语气平和的询问,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三娘暗自压下心间恶寒,微微屈膝:“侯爷请便!”

宁海侯倒未执着于此,自然的岔开这一话题:“过来坐。”宁海侯手执茶壶,倒满两杯,推至对面温声说道:“喝茶!”

三娘缓缓走过去,屈膝跪坐于棉榻之上,随后默默整理裙摆,宁海侯也不催促,只坐着把玩手中的茶盏。

三娘理完衣裳,端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随后看向宁海侯:“您说有话同三娘说,那便让三娘猜猜可好?”三娘弯唇一笑,探头看向宁海侯,若寻常女儿般看着父亲。宁海侯不自觉的移开双眼,语气干涩道:“不必猜,我自说与你听。”

“回侯府后,你是嫡女,昭阳是一品侯夫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三娘轻笑:“可这些本就是我与母亲的啊,侯爷只想说这些吗?”

“你四妹妹,”宁海侯喉头微哽,微微调息一番才继续说道:“我自会处理好,不叫你母亲伤心。”

“哦?”三娘微微点头,浅笑低吟间语气却越发冷凝:“原是侯爷并未把三娘的话听进去啊!”三娘收起笑意,看着那张与自己酷似的面容,冷然开口:“侯爷如何处置侯府的如夫人和弟妹,三娘本无意插手置喙,只是为了母亲,三娘少不得要多嘴了。”

宁海侯摆手以示拒绝:“罢了罢了,你去吧!”三娘缓缓起身,看了宁海侯半晌,才行礼退下。转身行至门口,三娘稍稍回头:“侯爷,母亲心思单纯,莫伤了她。”

出了花厅,三娘抬眼便见着画屏候在门口。画屏轻轻跟上,二人一道回房。三娘自问,自己真能插手宁海侯柳夫人之间之事吗?这本是他们上辈夫妻之事,于情于理,自己都不该明目张胆的伸出手去。只是就这么直接将此事交予宁海侯,又实在是放不下心。

“画屏,去请了秦嬷嬷来!”三娘沉声道:“也不必立时就到,等母亲睡了再来!”画屏听罢微微点头,随后转身,逡巡一圈,指了边上一个小丫头,缓缓开口道:“你来,去取些水,姑娘一会子要歇午觉,送到姑娘房里。”随后画屏转向三娘:“姑娘,你先回房,我这就去找嬷嬷。”

三娘闻言径自回房,静静的临窗而坐。“姑娘,”画屏很快便回到三娘身边:“夫人有些不适,嬷嬷恐一时来不得了。”三娘大惊:“母亲可有大碍?”

不等画屏回话,三娘立时出门:“我去看看母亲。”三娘一时无法静心,前生母亲并无任何不适,虽一路走来疲累不堪,却因着宁海侯陪着只是身体累了些,却是无其他症状的,眼下这般情形却是不曾遇过的。

刚才用膳之时看着柳夫人三娘就有些担心她身子,怎就这般快?难道是宁海侯?三娘眸光一凝,最好不是他,否则……画屏快步跟上:“姑娘莫慌,这次侯爷请了随行的大夫,眼下正给夫人看着呢!”

画屏的话让三娘微微冷静下来,步子微顿,原地深深呼吸了好几番才继续往前走着。步履依旧匆忙,脚下却不显慌乱。

匆匆赶到柳夫人房里,站在门口深深调了几息,将脸上薄怒狠狠压下,三娘才含笑进门:“母亲……”正欲开口,却听到一清越男声:“恭喜侯爷夫人,是滑脉。”大夫的话一说完,屋内瞬间安静。比之刚才的焦急,眼下众人皆感意外。还是秦嬷嬷最先反应过来:“先生,您刚说是什么?”

大夫诧异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答道:“是滑脉,夫人有孕了,只是……”话未说完,柳夫人便看向宁海侯:“宁郎,昭阳有你的孩子呢!”宁海侯却是满脸惊异意外之色,怎么会?

见宁海侯半天不答,柳夫人微微蹙眉:“宁郎不喜吗?”宁海侯立刻正色回道:“怎会不喜,只是想着你生三娘时,为夫不在你身边,这次定要好好看着你怀孕生产。”柳夫人听罢低头看向自己小腹,微微一笑:“宁郎待我真好。”

三娘此时才反应过来,柳夫人这是有了身孕。只是怎会有了身孕呢?前生直到自己死都未曾听过母亲有孕的消息,三娘被这个消息震懵了。便是平日再如何伶俐,面对有孕在身的母亲却是头一遭。

此刻倒显出秦嬷嬷的持重了,这般年长的老人,遇此事除却一开始的欣喜,立刻拉了大夫问其未说完的话。那大夫也不多言,只温声答道:“夫人身子弱,底子不好,眼下有孕不足月余,还望夫人好生保养才是。”

说完便开始收拾引枕帕巾,取了纸笔,写下安胎方子,秦嬷嬷从旁协助。拿了药方,秦嬷嬷拿着方子眯着双眼细细查看:“侯爷,下一处靠岸吧,老奴上岸为夫人拿些药材保胎要紧。”宁海侯略微点头,得宁海侯首肯,秦嬷嬷便帮着大夫收拾药箱。随后送了大夫出门,顺路再细细询问些安胎事宜。

画屏见屋内形状,亦小心退出,见屋里还有个小丫头呆愣愣的垂首站着,不由暗暗对其使眼色。这小丫头倒也机敏,随后也躬身退下。

“母亲,”三娘有些呆滞,唤了声母亲便不知该说些什么。前生身在后宫,见过不少后妃,身怀有孕的亦不在少数,三娘也照看了不少。可哪次竟也不似眼下这般惶然,彼时,尽心尽责便是,只眼下,三娘如临幻梦。

看着三娘这般模样,柳夫人莞尔一笑:“宁郎,快瞧瞧阿祝这呆呆愣愣的模样。这孩子自小沉稳持重,这般可爱模样便是昭阳也未见过几次呢!”

三娘被这一番打趣,一时也有些赧然:“母亲莫要取笑阿祝。”柳夫人也顺势放过,转而笑意盈盈的看向宁海侯。三娘静静站在远处,看着夫妻二人轻言低语,宛若一对真心相爱的平常夫妻一般。

靳文韬韬

作家的话
最近有些忙,宝宝们原谅我吧!爱你们么么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