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制霸计划

第37章 回家等消息?

“你们娘亲没事吧?”

咔嚓,越曦坐在武堂内院的屋子里,啃着味道沙甜的红色果子,点了点头。

另一边越晋在村长孟峋面前,两人一大一小低声交流,看上去还满熟的,村长离去了一会儿,回来提了一包方方叠叠的书籍。

越曦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想学吗?”孟峰笑着询问。

越曦摇了下头,又点头,嘴里塞满了果肉,暂时很忙说不出话。

她有一种想吸收书内信息的冲动,但对学文其实没有兴趣,就算越晋告诉她通过文童考核后,能获得一次性五两银钱也一样。

因为学文比练武对记忆要求更高。

孟峰将两小留了下来,让去通知村里其他学子的孟松顺便去越娘子家告知,留下了两小一是考虑到越曦学习基础拳法最好不断掉。

二是......孟峋抽空向弟弟古怪一笑。

‘想借机一会儿送两小回去,或是趁机抓紧时间再增加点好感罢了,这种对心上人的讨好做得如此笨拙,真不像他啊!’

孟峰对自家亲哥的眉眼官司毫不在意。

引了越曦到面积空敞的那间堂屋,反正基础拳法对步法上的要求小,一间室内屋子就能教学了,知道越曦力气达到七段后。

他隐隐有所期待。

知道孟武练长接手了外村有恶意者前来的事件,越曦两人也放心了下来,特别是越晋,跟村长孟峋嘀咕了一阵后,就在摊开书面的桌子旁开始了静练。

嘴里开始极低的默背。

静练后又开始动作较小的动练,一丝不苟。

勤奋和努力让人咋舌!

“我去叫清儿一块儿来锻炼!”孟峋看向越晋的目光也更加柔和,先前是因为对方的天赋和自家弟弟的心思才态度亲和。

现在重视度也跟孟峰一般提升。

孟峰了然一笑。

又对着越曦演示基础拳法的前九式,一是加强她的记忆,二是教授她九式中的后面四式,拳法打得赫赫生威,圆润无比。

呼呼......

哗哗......

视线可见之处,门外,窗外,院内密集如涟的雨嗒嗒落了下来,大树枝叶摇拽,裹着银蛇电舞不时闪烁,一白一暗,仿佛天变一般。

孟峋已经离去。

孟清早在一旁指点越晋的锻炼,同时观看越曦处的教学。

随后,虽然地方不大,但孟峰也移开了室内的桌椅装饰,让孟清和越曦可以切磋拳法,加深彼此对拳法的学习和了解。

“记不住,就练!反复练!练到骨子里去!练成本能!”

“武徒十段虽然考的是力、蹲马、基础武学三项,但归根结底考核的是练武者基础天赋,力与体质,是练武最基础......”

“静练蹲马看着简单普通,其实是未来想迈入武生最重要的基础......”

孟武练长不停反复将一些武道常识,灌输给三人听。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确实是在开小灶了。

越晋灵活的脑子闪过这个念头,目光看向平静演练、切磋、静练中的妹妹,对方的静若自如与淡然无波压下了他心中的那股激动。

重新沉静的投入修炼。

一下午的全神修炼很快过去。

中间,孟武练长离开了几次,越晋沉浸入修炼中没有察觉,只越曦眸光平平的抬头看了一眼,雨势渐小却依旧昏暗的院外。

嘭!嘭!嘭!

基础拳法异常自然的从孟清难以防御的缝隙袭来。

又是后退。

贴墙,认输,思考,重来!

越曦保持着脑中空敞,什么也不想,就自然而然的将武徒七段的孟清一次次击败,一次比一次更轻松简单,孟清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停!”孟清几乎力竭的瘫坐下。

越曦呼吸平缓的看了她一眼,依旧原地蹲下。

静练。

然后,休息中的孟清对她的蹲马静练进行指点,效果让孟清叹息,但越曦还是从一开始的入门初期,勉强进步到了入门中后期。

入门初、中、后三期其实很好达到。

中间判断也比较模糊。

蹲马是按姿势的效果标准和坚持的时间算,如果只算时间,越曦早达后期了,勉强算是真正达到了武徒六段的考核水平。

但她脸不红气不喘的,看上去又像是姿势哪里不对。

没起到效果一般。

虽然她力气达到并超过了七段。

“小曦必须在蹲马和拳法上再下功夫了,当然,等力量达到十段时再去考实战十段也可以,天赋嘛,总是各有所长的......”

孟清不知道是在安慰越曦,还是在安慰自己。

她总是在被打击(切磋失败)和被再次打击(教学失败)中反复徘徊。

感觉自己心理素质正一步步提高。

对自家躲远的二叔表达怨念,明明她可以不受后一种打击的。

一旁的越晋对她投以同情的目光,比教一个怎么也学不会的人更可怕的是,教一个上一瞬学会,下一瞬忘掉的学生。

那简直让人抓狂!

发疯的心都有了。

那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记忆强塞给对方,至少,你多保留记忆半柱香也好啊!

整套基础武学要是打快一点,要不了半柱香就能打完,以越曦的学习能力,只要记忆力多保留一会儿,保留到测试时现学现练,也有过的机会啊!

可惜......

“我们回去!”越曦突然开口。

越晋没有询问原因,虽然还没到正常下学时间,不过,看天色也有申时二刻左右了,离正常下学时间还差两刻多钟,上学时间过半。

“孟清姐,我们不太放心......”越晋欲言又止。

留给了别人脑补的机会。

孟清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平时四分之三的上学时间,两小也不是贪玩误学的小孩,甚至一下午的修炼,安排得比她往常还要紧实。

“好吧!你们先回去吧,明天如果下雨,就不用提前来打扫了。”

顿了顿又道:“修炼的话,雨不大还是来继续上学的好......”想说两句练武之人不畏风雨也要坚持修炼什么的。

但看到一个六岁一个十岁,一时又不好这样强调。

“知道了!孟清姐明天见!”

越晋很有眼色的笑着行礼告辞,学堂附近没有看到孟武练长,也就没有多说,拉着妹妹冒着小雨,小跑回家了。

路上,才小声问:“怎么了?”

越曦眸中一道寒意闪过,村中小路暂时无人,她耳朵颤动了一下,声音平平听不出情绪的道:“有人对孟武练长说,桑姓女人身后有大人物让她骗越娘出村......”

越晋愣了愣,然后想到了什么,愤怒轰的燃起。

迎面的凉意雨滴让他保持住了几分清醒,同时,脑子也开始转动,紧了紧拉着越曦的手,干涩的问:

“还有呢?”

“孟武练长准备离村去找幕后者!”越曦平平的将偷听到的信息简单说出。

越晋松了一口气。

“那我们...回家等消息?”

“是你回家等消息......”越曦神色沉静,声音平平的道。

幻镜真人

作家的话
二更,求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