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大秦

第45章 子房的立场

今日的早朝所要禀报的事情就只是这么一件罢了,也许真的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姬无夜志得意满,因为他本就是最大的赢家,无论是从朝堂上还是私下里,他所收获的都是他想要得到的,并且都已经到手了的,更甚者,还是因为失败者的不甘。

韩国九公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的俯首称臣。

“既然这件案子已经破掉了,那么相国大人答应的事情...”离开了王宫站在城门之下,韩非看着背手矗立在门前的张开地,虽然背影都已经有些佝偻,可是这老人毕竟是一国之相啊。

“没错,当初我的确答应了你,可是你别忘了,举荐你成为司寇的前提是什么。”张开地沉稳的声音响起,并没有因为韩非的身份而显得缩手:“必须找到军饷才算是条件达成,以眼下这种形式的结案,你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微微侧过头的眼眸里,虽然年老的花斑已经可以见到,但是那双精明的眼睛却会让人忽视掉他的年龄,在这相国之位上存在了这么多年,张开地不是一个笨蛋,也不是一个轻易就会给人实现条件的人。

“必须找到军饷才算是完成条件?可是这件案子,军饷已经无处可寻了啊!”张良的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家的祖父会弄出这么一手,毫无疑问这已经算得上是食言了。

张良本身就已经因为擅自将韩非拉入这场浑水之中觉得忐忑不安,眼下再因为祖父的缘故,难道韩非兄要因为自己的邀请,而成为最大的输家了吗?

张良毕竟是以后的那个千古谋圣,之前朝堂上发生的一切,虽然他并没有发言的权利,可是旁听之下还是已经知晓了全部,军饷是姬无夜暗中施展计划抢走的,这谁都知道,关键是找不到军饷的位置,姬无夜也就根本不会将其吐出来,随着案子的完结,他当然会是最大的赢家。

因为办事不利而在韩国诸人面前丢了脸,而又什么都拿不到的韩非若是成为了最大的输家,那么因为把韩非拉进这场漩涡中的自己又算得了是什么?

张良的心中存有愧疚的意思,所以才会惊愕出声,但是韩非不会,因为所有的一切意外与答案,全都在他的心中有所计量,或者说张开地的食言,本身就在韩非的计算之内。

“找到军饷方可举荐,相国大人可是如此说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哪怕他在所有人看起来已经输的一无所有,但是韩非自己却并不这样觉得。

“军饷若出,则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不会改变。”

“我等的就是相国大人这句话。”抚袖而过,轻扬的发带随着风飘荡到后方,越过了张开地的身边韩非径直朝着远处走去,他所想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也只可能是一个。

“他看起来,并不意外,似乎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再加上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不定他还没有放弃。”伸手捋了捋自己发白的胡须,张开地看着韩非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说道:“子房,你怎么看?”

“韩兄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相信他已经有了接下来的打算。”张良拱手以待,表露出自己的理解,同时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的祖父,低声说道:“祖父为什么要擅自出尔反尔,这似乎并非是...”

“子房,你可知道这位九公子的风评在新郑如何?”张开地捏紧了拳头,继续说道:“我们张家,在韩国五世相韩,所要做的就是在历代国君更换迭起之时保持中立,并不站在任何一边,你可知道诸多王子之中,能够有资格站在朝堂上插手国事的,寥寥无几。”

“这...”

“我知道你感觉愧疚韩非,也对他颇有好感,但是我不得不说,良儿你和他走的委实有些太近了,记住,保持住中立才能生存下去,站在任何一方并不是我们张家的选择,你是我以后的继承人,你必须弄清楚这一点,否则别说继续为相,就连你是否还能够继续活着,都是一个问题。”

“他若是办成功了,还可以说是一场交易,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我若是在举荐,你觉得在其他王子的眼中,我算不算是支持韩非上位呢?良儿,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之局啊。”

“...子房省得了...”

——————————割————————————

韩非能够去的地方,那个唯一的地方是哪里呢?这个新郑城里哪里有美酒,哪里有喝酒不用自己倒的地方,就是韩非想要去的地方,所以那个地方已经呼之欲出了。

紫兰轩。

步入了这紫兰轩的大门内,相当熟练的应付着这些自动迎接上来的女孩子们,作为老手,那就得有个老手的样子,只是三三两两的几句话就能说的这些姑娘们个个花枝招展,笑的颤抖的不停。韩非的这副模样若是让他的老师荀子看到了,只怕已经不是打戒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一步步的走上了楼梯步入了二楼,而当韩非开始踏上楼梯的时候,那些环绕在他身边的姑娘们一个个都自动的散了去,能够上得了二楼的人,就足以说明并不是来找她们的,再加上这位韩国九公子和自家老板紫女的不凡关系,任谁都知道他绝对是来找紫女的。

很明显她们暂且还不知道卫庄的事情,本身而言卫庄的存在就是一个谜,还不能让太多的人看到。

“紫女姑娘,卫庄兄,还有...易兄。”推开大门以后,韩非带着笑容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桌子前似乎在看着什么的卫庄,还有那个在卫庄的身边斟酒的紫女,以及站在这个房间里面本应该存在的...

“诶?易兄怎么不在?”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韩非有些疑问的问道:“难道他没到这里来?不应该啊,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懂得理会我的意思?还是说我说的太深奥了?”

“没你说的那么玄乎,那家伙也在紫兰轩,只不过...还有另外的人需要他去照顾一下。”紫女打趣的撇了一眼韩非,那万种的风情出现在这等美人的身上,是足以让任何男人呆滞了目光的风景:“我家那位姑娘,只怕上次的不告而别让她很不开心,这次的话...说什么都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了。”

“呃...你是说你紫兰轩的那位瑰宝?”易经那家伙来到紫兰轩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上次来到这里唯一遇到的人,也只有那位瑰宝了,看起来上次还真的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呢。

有趣,当真是有趣的紧。

“那位姑娘的名字叫做?”

“弄玉。”

“好吧,弄玉姑娘既然把易经留住了,那我怎么办?!”指了指自己,韩非的脸上露出一个委屈的神色,就好像是被人抛弃了的可怜人一样:“我今晚还打算带着他一起去看戏呢,他这一走,我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去?”

“这样的话,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人选吗?”捂住自己的嘴巴轻笑着,紫女让开了自己的身体,显露出了那依然带着有趣笑容看着桌子上排放着的竹简的卫庄的身影。

“你说的该不会是他吧?”韩非指了指卫庄,有些头疼的说道:“虽然我的确有把他算在其中,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不会答应,没看他都板着一张脸,比易经还要深沉吗。”

纵然最后那句话说的很小声,但是在卫庄这等高手的听觉里,却还是显耳无比的。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和紫女姑娘开玩笑呢。”这要是让你听到了还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性格简直和那家伙一样的糟糕。

“哼,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清楚,既然是一场好戏,我没理由不陪过去看看,而且我也想知道,张开地既然已经食言,你要怎么才能扳回这一局。”

“你都知道了?”

“整个新郑,我不知道的事情很少。”

名剑收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