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教主太妖孽

魔教教主太妖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铮地一声响

“小祖宗啊,你是不知道,为了这次杀人我还求了签啊,大凶啊!刚在门口我就后悔了我!早知道是这大魔头……兄弟们哪个不是后悔的要死!要不是那傻憨气壮山河的吼了一句,兄弟们是绝对不会硬着头皮上的!小祖宗啊,既然你和那哥们熟,就让我跑吧!我家上有老,下有还没出世的小……”

我听着那大叔的话,那语速快的和印度阿三有得一比。

“大叔你就这儿躲着吧,没事没事。”我安慰性的拍了拍他一直哆嗦的肩膀。

随即偷偷朝外面一瞧,我的天啊!人间地狱!尸体纵横,参差不齐;你说这癸步月这么美,这杀人手法咋这么不美观,这也忒残忍了……简直是残害国家的娇艳花朵,花朵当然是我。

“呕……”我连忙冲出了桌儿,有点想呕吐。

“你怎么了?”

听着那带着一股子魅惑的声音,让我一惊。

不知何时秒掉所有人的癸步月,缓缓上前;纵身是那一身的风情,狭长的桃花目暗含戏谑,当真是十里春色赋妖娆。

“我,?你问我?你好意思问我?这、这儿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我,我是儿童,这么血腥,少儿不宜!”我悲愤的说完,又是一阵干呕。

“哦?我还以为你喜欢。”癸步月说的优雅至极,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丫的,也不过来扶扶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了?”我气的简直要口喷大血三千尺,不带这么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

癸步月却是微微低头,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狭长的桃花目中更是饱含轻讽“先不是躲在那桌下看的起兴吗?”

他居然知道?我顿时又想起我说与他是一般朋友的话,不知为啥有些心虚……

行!都是爷!想起爷,我就想起了小土狗;我朝前方一瞅,更是无语。

小土狗此时立正在一脑袋上,保持最佳姿势,还拿着小爪子不停的践踏那脑袋。

多么残暴的家伙啊!

癸步月似乎对小土狗的做法极为满意,他轻轻的睨了我一眼。

“走了。”

癸步月这厮,说完就走,他腿这么长我腿这么短,也不知道等等我。

我回头朝那桌底下看了一看,那大叔还傻兮兮的对我挥手告别。

大傻憨!

我高傲的扬起了头,狗腿的捏住的癸步月的衣角。

“我们去哪儿?”我小心翼翼的问,在见识了癸步月杀人手法的残酷后,我心中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毕竟他杀人如麻的样子太狠绝,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削脑袋像削苹果……

“月宫。”

什、什么?月宫不是广寒宫吗?广寒宫不是在天上吗?难道他是嫦娥?不不不,别让我笑了,嫦娥怎么会是男的?虽然他美绝人寰但也改不了,他是男性的事实!

“是魔教。”癸步月又轻飘飘的补充了一句,让我哽了个半死,丫的,你一句话一起说成不?

“宫主!”

本来就我神经绷的非常紧,听见她们一阵气壮山河的欢迎声后,差点儿没让我吓的直接趴在地上!

我捏着癸步月的衣角,抬头偷偷的瞧了瞧他,他一张绝美的脸上仍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好似习惯了的样子。

向四处好奇的瞧着;对于癸步月的到来,在场的紫衣女子全是低着头,完全像木头人。

哪里像是宫殿,完全像是山巅之上的紫禁城;刚看到的时候,我还乱怀疑了一把,还以为这建筑师也是穿来的。

因为我一直一骨碌的乱瞅,才没有发现那些紫衣女子们腿似乎都在发颤,眸中又是怎样的震惊与敬畏,杀人如麻的魔教教主,怎么会带来一个小女娃?

“我们要去哪儿?”我一边问癸步月,一边打了打小土狗;真是的,它一直兴奋的乱跑,真不知道像谁!

刚说完,癸步月却一把抱起了我,害我又是一阵乱挣扎。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癸步月却是嗤笑了一声,那嗤笑极为狂妄,让我心中又是一阵不服气。

丫的,凭什么每次我都处于弱势啊?

“下来?确定?”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也学他嗤笑了一声。

倏的,还没等我酝酿好情绪,就感觉浑身一下坠,疼死了!

丫的,屁股可能要开花成四瓣了,这癸步月咋这么狠啊?

刚暗自嘀咕着呢,就感觉一阵腥气袭来。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要让我魂飞魄散!

眼前,有两个‘人’,用更现代的说法就是丧尸!两个女子模样的东西,眼睛血红血红的,对我就是诡异一笑,就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俩‘东西’张嘴张的那叫一个快,完全像饿死鬼投胎,后面还缓缓的跟来了一群。

我这现代的文明人,哪里见过这么野蛮的东西;要放电影里,说不定我还能乐呵几下,在一边喊快吃呀快吃呀!

“癸步月!你别丢下我!你等等我!哇!”

我吓的弹跳了起来,立即卯足了吃奶的劲儿去追他,可就是追不上。

那群丧尸极为穷追猛舍,弄的我差点要哭了出来。此时我极为后悔,早知道,在现代就应该学学画符什么的;丫的,说不定还能镇压几个。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在跑,可是却似乎在原地打转。

眼前随着那一群丧尸缓缓逼近,我也懒得跑了;干脆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降临,正襟危坐,气壮山河的吼了句遗言。

“小命休矣!”

我紧紧的闭着眼睛,眼泪就这么给流了下来。

“癸步月,你这算什么男主啊,丢下女主就这么跑了;丫的,我就算到了黄泉、也要去‘言情投诉所’举报你!我还没吃饱呢,我还想换件新衣服呢……”

“哦?原来你想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

耳边传来某人闲闲的声音,那声音!简直像我的财神爷下凡!简直让我如沐春风!

我登时就睁大了眼睛,还眨了几下,生怕看错;不远处,癸步月斜靠在了墙上,狭长的桃花目瞥了过来,好一幅悠闲自在!蹲在他旁边的,是亲切的小土狗?

离情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