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修真

明末修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背后势力

正常来说,努尔哈赤的大军想要攻破西平堡,还是不轻松的。

可燕九在炼化的记忆中知道,禅教密宗的人插手了攻城。

有这些家伙出手,罗一贯就算是再勇猛,也必死无疑。

现如今,努尔哈赤的后金军队攻破广宁,一路南下,已经到了宁远城。

这还是老道之前的记忆。恐怕这个时候,后金猛如虎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宁远城,向着山海关挺近。

自古改朝换代,都有隐门的身影。

但是隐门一般都只是负责对战同样重量级别的势力。

如禅教密宗这样,直接参与战争,改变进程的,少之又少。

历史上有记在的隐门最大规模的参与凡人战争,就是周武灭商纣时期的封神大战。

从那之后,各大宗门都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参与凡俗的战争。

他们,只是在幕后控制。

如今禅教密宗已经破坏了这个平衡。

现如今的山海关,明面上是王化贞和熊廷弼镇守,可实际上,明王朝隶属于朱家的守护已经到了山海关。

甚至中原地带,武当道统和心门,甚至是龙虎山天师道、茅山捉鬼道,都已经开始往边关派遣高手弟子。

中原,不仅仅是王朝的中原,也是道统宗门的中原。

自古以来,道统和国家,相互依存。

如同唇亡齿寒一般。

当年,如成吉思汗那样的大帝,都对中原道统不敢轻视,占据中原之后,依旧尊奉中原道统。可见中原道统的强大。

如今禅教密宗直接参与改写战争,已经引起了中原宗门道统的警视。

广宁前屯卫后面,就是山海卫,俗称山海关。

经过广宁失败之后,王化贞的十四万大军死的死逃的逃。

等他逃到山海关附近的时候,遇到熊廷弼。

王化贞建议熊廷弼出兵,守卫广宁前屯卫、中前所和八里铺。

无奈,王化贞和熊廷弼经抚不和。

熊廷弼一番冷嘲热讽之后,人为当下的情况只有舍弃山海关之外的所有土地,把战乱之中的难民撤入山海关之中。

王化贞虽然有不同的意见,但此刻手中无兵,只能看着熊廷弼自己操作。

至此,辽东对后金的战争,已经脱离了王化贞的控制。完全是熊廷弼在秀操作。

熊廷弼手里的将牌是好牌

,在他的手下,有明末的许多猛将。如曹文诏、左良玉、吴三桂、祖大寿、毛文龙等等等等。

可就算这些人捆绑在一起,也无力回天。

因为他没有兵。

努尔哈赤尝到了隐门参与作战的甜头。

现在,后金军攻城略地,都是摩多坐镇,桑杰则带领禅教密宗的弟子潜入城中,击杀守城将军,打开城门。

从广宁到宁远中后所的一路上,后金军之所以能够势如破竹,都是靠着禅教密宗的这种参与,才能把辽东的大片土地,迅速收入囊中。

如今,努尔哈赤正准备积聚力量,一举拿下广宁前屯卫。

一旦这个地方拿下,就是直面山海关。

攻破山海关,大明的门户就算彻底打开。通往中原的路将会畅通无阻。

可是现在的广宁前屯卫虽然没有明军守护,但确成了一块儿硬骨头。

原本,被熊廷弼抛弃的广宁前屯卫已经成了一座空城。

这里的军民全都撤回到了山海关。

就算是有那些留恋故土,不愿意离开的人,也都是些老弱病残。

但凡有点儿生存能力的人,都离开了。

大片房屋,原本是空着的。

努尔哈赤原本不用耗费一点儿兵力,就能够把这个广宁前屯卫拿下。

可现在,不行了。

不是他的兵攻不下来,而是他背后的依靠,禅教密宗让他暂时停止了进军。

努尔哈赤没有多问。

他是个聪明人。作为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现在还离不开禅教密宗的支持。

“多尔衮,你快点儿学成,我爱新觉罗也算是有一个依靠。”努尔哈赤心中虽然不满,还是停止了进军。

隐门的力量,不可小觑。

禅教密宗之所以让努尔哈赤停止脚步,是因为他们收到了来自朱家守护的通告。

在山海关前,广宁前屯卫,决定辽东大片土地的归属权。

此时,有络绎不绝的人出现在了广宁前屯卫。

这些人,有的是锦衣卫打扮,有的是道家打扮,还有和尚之流,还有的似乎就是江湖草莽一般。

这些人,从不同的方向来到了广宁前屯卫。

除了那些锦衣卫,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深不可测。

此刻的广宁前屯卫城头上,正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淡蓝色的长衫穿在身上,腰间一条玉带,衬托的他气质不俗。

在他身后,站着从苇子沟逃出来的客卿。

除了客卿还有一个太监小心的侍奉着,满脸都是笑意。

“化元啊,你说你哥也真是完蛋,十四万大军败给了六万人。就算是有隐门参与,他也败得太快了。”青年的纤细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城墙,每一下,都会有一个指痕留在青石城墙上。

在他身后的太监叫王化元,是王化贞的本家弟弟,实际上没多少血缘关系。

王化元闻言,连连点头说道:“侯爷说的有道理,不过这隐门参与,也的确让他们那些凡夫俗子为难不是?”

“这广宁前屯卫,就是后金军的止步之地。毕竟,我们还是皇家一脉,该做的事儿还是要做的。但是军队也不能太弱,看来这里的事情了了,我也该进一趟京师……”男子神色傲然。

王化元在他身后唯唯诺诺。

“报公公,外面有一群人想要进城,被我们的人拦在城外。”一个锦衣卫跑过来,直接跪在了王化元的面前。

“是百姓就赶走,是奸细就杀了,这还用问!”王化元在青衣男子面前宛如小猫,此时却如同漏出獠牙的豹子。

锦衣卫连忙退却。

王化元这才回头,依旧恭敬的说道:“侯爷见笑了。”

蓝衫男子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报,外面的人说是血门中人,来此事特意报效国家和后金军战斗的。”一个锦衣卫再次跑过来说道。

“血门?”蓝衫男子眼中露出戏谑说道:“他们不是一向隐藏在黑山之中么?如今天下打乱,他们也想出来翻起乱局?”

“侯爷,这个血门,就是我和您说过的,在苇子沟救了我那些人,他们的宗主很厉害,应该也是隐门中人。”客卿如今还是锦衣卫千户的样子,女扮男装。

蓝衫男子看了看客卿,清冷的眼中隐藏着一丝热切,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救过你,那就让他们进来,允许他们的什么宗主上城头观摩。”

言语之中,甚是傲慢。

(感谢“诠释我说的”打赏100,谢谢兄弟支持。)

郝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