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实录

通灵实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怨灵之双魂阴戒(四)

刚才何灵语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客栈里有新来的车,徐先生是七点多钟出现在悬崖的,从客栈到悬崖要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今天早晨六点左右,他就已经在山上了。他既然不是开车来的,当然也不会是半夜时分步行上山,那么他肯定是昨天晚上就已经在山上了,早晨埋伏在客栈附近,看到叶秋痕走出客栈,便尾随其后。

菠菜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便像上了发条似的,嗖的一声跑回自己房间躺着去了。

今天老板娘去镇上了,他可以美美地躺着会周公。

何灵语其实还想问问菠菜,这位徐先生是不是客栈的熟客,他是第一次来,还是也像叶秋痕那样,每年秋天都会来。

可是菠菜溜得比兔子都快,何灵语只好打开电脑上的登记表,她一眼就看到了徐先生的名字,因为今天上午只有这一个新来的顾客。

徐远方,28岁,身份证上登记的地址是江苏省N市,距离叶秋痕所在的W市并不远。

总体来说,对于乡间旅馆来说,水湄客栈的硬件还是很齐全的,每个房间里都安装了电热水器,有自来水、抽水马桶和下水管道,去年客栈的熟客,一位刚刚退居二线的领导带着孙子和孙女来这里渡假后,给镇上的某位领导打了电话,没过多久,客栈里便能上网了。

此时,何灵语拿起手机,飞快地搜索“徐远方”的名字,网页上关于这个名字有上百条,但除了一个因飙车而引起的群殴事件的主角以外,其他的那些叫这个名字的,无论年龄还是性别,都和这个徐远方对不上。

关于那场飙车事件,网络上的消息也只有一条,还是网友发的截图。可惜截图只有文字没有照片。

而这条截图的原文,却神奇地消失无踪了,

何灵语可以肯定,这是被人为因素删除的。

这则新闻发生在江苏的W市,两个男子驾驶机车在市郊的高速上飙车,车速都已超过100迈,其中一名吴姓男子忽然失控,冲上人行道,车毁人亡。这位吴姓男子是某地下俱乐部的成员,在事发之前,与他同在该地下俱乐部的朋友们尾随其后,为他助威造势。

案发后,这件事的另一名责任人徐远方驾车逃逸,吴姓男的朋友们驱车围堵,之后发生群殴事件,也就是一堆人打徐远方一个,待到警察赶到时,重伤一人,其他不同程度伤势的有五人。

何灵语扬扬眉毛,显然,受伤的是都是吴姓男子的朋友们,徐远方毫发未伤。

既能打架又能跑路的高手,倒是和今天遇到的这个徐远方很相像啊。

而且这个案子是发生在W市,就是叶秋痕所在的城市。

何灵语哼着歌,把鸡毛掸子扔到角落里,拿起抹布擦拭大厅里的桌椅。

一阵轻脆的铃铛声从手腕上响起,何灵语猛一抬头,就看到叶秋痕走下楼梯。

她还穿着早晨的那身黑色衣裳,只是没有了那条黑色头巾,她的头发很长,海藻般垂到腰际,这让她原本端庄的气质中多了几丝妖媚。

“叶女士,您是要出去吗?”何灵语的脸上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很热情地问道。

叶秋痕客气地对她笑笑,道:“隔壁203房间的客人好像出门时忘记关水笼头了,我听到一直有流水的声音,敲了门,好像没有人。”

叶秋痕住在205房间,隔壁203房间住的是一对来此渡假的中年夫妻,杨先生和杨太太,他们是浙江人,自我介绍是经营海鲜大排档的个体老板。

客栈里虽然没有安装监控,但是有客人离开客栈,前台都会有记录。

这是水湄客栈的一个习惯,菠菜说这是老板娘水湄要求这样做的。

徐远方出去时,何灵语便在簿子上随手记下他出去的时间,当时她看到在这上面的一条,就是住在203房间的那对夫妻,杨先生和杨太太,他们是早晨七点三十分出门的。

何灵语向叶秋痕道谢,拿了203房间的钥匙,跟在叶秋痕身后上了二楼。

叶秋痕走得很慢,像是在等着她,在何灵语用钥匙打开203房门的时候,她也站在一旁,目光闪烁,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她在期待什么呢?

何灵语假装没有留意她的举动,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水湄客栈是中式建筑,就连门锁也是古香古色的黄铜锁头,据说这些门锁是请人专门定制的,每只锁头上都有一个篆字的“湄”,黄铜钥匙上则是个“水”字,这是独一无二的,市面上买不到。

客栈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刚刚走到门边,便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何灵语走进去,顺手摸到开关,打开了卫生间的灯,见盥洗池上的水笼头果然没有关上。

和客栈里的其他房间一样,狭小的卫生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换气扇用来通风,因此,即使是白天,卫生间里也要开灯,否则便是漆黑一片。

可能是早上杨先生杨太太用过卫生间后,没有打开换气扇的缘故,卫生间里潮气很多,盥洗池上方的镜子上也有一层水雾。

何灵语打开换气扇,随手关上水笼头,她抬起头来,看向盥洗池上方的镜子,随着水雾渐渐散去,何灵语在镜子里赫然看到叶秋痕仍然站在她的身后!

镜中的叶秋痕的容貌和刚才有些变化,苍白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阴气,那双美丽妩媚的丹凤眼就像是被蹩脚的化妆师用错了眼线笔,微微上挑的眼尾上各有一抹赤红的血色,瞳孔空洞,像是两个黑洞,看不到神采。

换气扇的功率很大,扇叶呼呼作响,轻脆的铃声夹杂其中,如同纷杂人群里的窃窃私语。

何灵语冲着镜中的人莞尔一笑,就像是看到了久违的老朋友。

何灵语忽然转身,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她眼中晶光一闪,以迅如闪电的速度猛的出手,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正点在叶秋痕的眉心之上。

姚颖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