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王天下

郑王天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2章 人尽夫也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士卒来报,言道路已经肃清,还请世子和祭大夫移驾!

祭仲这才结束与郑忽的谈话,继续专心驾车。

其实,祭仲对郑忽真的还是不错的,至少与郑忽的另外几个兄弟相比,祭仲的心里还是偏向郑忽多一点。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当年郑庄公娶邓曼为正妻,是祭仲一手操持的。

有这层关系在,祭仲自然不可能毫无偏向。

虽说之前他也曾摇摆过,但是心里还是希望郑忽能继承君位,这不单是情感上的偏向,更是出于国家稳定的考量。

就像他曾经劝郑庄公的那样。

“君者,尊也,尊者,所以别群也,君上爱幸三公子,赐之以富贵可也,独不可使其身尊,不然,君上百年之后,四公子皆君也,国家必乱!”

话说的确实在理,奈何郑庄公不听。

而今,郑庄公尽剪三公子羽翼,祭仲心里说不高兴是假的!

他这个人和石碏(què)很像,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石碏是个纯臣,为了国家能够大义灭亲。

祭仲就做不到这一点。

从历史上他干的那点破事就可以看出。

郑庄公未死前,他一个劲的劝说君多内宠,于国不利,甚至郑庄公临死前想立公子突为君,他还在说自己不敢受命!

可以说是拼了老命的维护原主。

等到郑庄公一死,宋庄公将他挟持、生命受到威胁之时,立刻答应扶立公子突为君。

忠臣的形象在这件事尽毁,让人大跌眼镜。

这件事也或许可以用身不由己,虚与委蛇来开脱。

但是,当高渠弥射杀原主之后,他非但没有为原主报仇,反而与高渠弥商议立公子亹为君。

这就完全和忠臣挂不上边了!

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大忠似奸,大奸似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不经过一些事情的考验,谁又能真正的了解一个人呢?

像祭仲这种心思深沉之人,更加如此。

这也是郑忽一直对祭仲心存芥蒂的原因。

类似祭仲这种聪明人,性格都是极其矛盾的,不可一概而论!

“世子,我有爱女,年虽未笄,却也颇有才慧,倘世子不嫌,愿为待年之妇!”

就在郑忽对周围不断向他释放善意的国人挥手示意的时候,祭仲的话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郑忽原本就知道祭仲是有个女儿的,非但知道,而且对此女的名头如雷贯耳!

无它,历史上人尽可夫的主角(想歪的立刻去外面罚站!)。

宋庄公胁迫祭仲立公子突后,又胁迫他将女儿嫁给辅佐公子突的大臣雍纠。

公子突继位后,祭仲专权,公子突对此极为不满,却又无可奈何,雍纠看出了公子突的心事,于是,二人定下毒杀祭仲的计划。

雍纠归家之后,祭仲的女儿发现雍纠有点不对劲,用酒将之灌醉后,套出了二人合谋毒杀祭仲的计划。

之后,此女便立刻跑到祭仲家,问她的母亲也就是祭仲的老妻“夫与父孰亲?”

祭仲的老妻道:“父一而已,人尽夫也!”

此女这才哭着将雍纠与公子突合谋毒杀祭仲的计划说出。

于是,祭仲杀雍纠,逐公子突。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做出将女儿嫁给自己的决定,虽说只是定亲,但这会引起猜忌的!难道是自家老爹默许的?”

郑忽虽不解其意,面色上却显得极为高兴。

“承蒙上大夫厚爱,愿以女遗之,然婚姻之媒,父母之命也,父君可知此事?”

纳个妾哪有这么多讲究,只要郑忽和祭仲两方同意,这事就成了。

郑忽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告诉祭仲,我虽然也很想答应,但是这件事还得经过郑庄公的同意才行!

当然了,郑忽更多的是存了些试探的心思,想看看这件事究竟是祭仲自作主张的,还是自家老爹张罗的?

这么明显的意思,祭仲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也不拐弯抹角,“此事君上已经知晓,然君上又不愿强逼世子,故让臣来询问世子之意?”

郑忽暗道了声果然,以祭仲的性子是不可能在自己世子之位刚稳固,就将女儿嫁给自己的。

国君刚为储君扫清障碍,正卿未经国君同意就着急忙慌的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储君,这可曾考虑过国君的感受?

是以郑忽刚才就有预感,这或许是自家老爹为自己张罗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的世子之位更加稳固!

刚才他之所以会有此一问,完全是出于谨慎。

对于此事,他当然不会有意见。

先不说这是自家老爹安排的,拒绝了就是打自家老爹的脸。

单说能与祭仲结亲就意味着他在未来可以得到祭仲的全力支持,虽说祭仲这人在自身遇到危险时并不靠谱。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靠谱的,而且来说,臣子靠不靠谱不仅是其性格决定的,还要看国君的御下手段。

就如秦始皇之于赵高李斯之流,始皇帝活着的时候,他们只不过是匍匐唯诺之辈,只敢揣摩着始皇帝的心思进言,对始皇帝的决定不敢有丝毫的拂逆。

等始皇帝一死,他们却换了一副面孔,原因在哪?

在于胡亥、扶苏皆不能制!

不仅赵高李斯之流,霍光在武帝、昭帝、宣帝面前又可曾是用同一副面目示人的?

毫无疑问,祭仲此人也是藏着两幅面孔,关键就在于郑忽未来能不能制的了他!

像石碏那种纯臣,太少了!

看着架着马车,却是一副微笑不言模样的祭仲,郑忽笑道:“唯,多谢上大夫美意!”

祭仲亦在专心驾车之余,笑着道了声善,算是对郑忽的回应。

这事虽然成了,但是郑忽在心里却也活动开了。

“若按照历史上此女在及笄之年嫁给雍纠来算,此女现在应该在六岁左右的样子,当然这是最低年龄,大一点话应该在十岁左右!”

“怪不得祭仲会说先定亲,等年龄大了再嫁给自己的话,原来还是个小黄毛丫头!”

“不过,自家老爹对自己还真是上心!”

忆枕中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