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原种战争

起源—原种战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逝者安息

随着昂古,也就是斗的化尘而去,所有活尸额头的符咒都崩裂开,失去了效力。

轰轰轰……

到处都是活尸倒下的声音,牛羊人的倒塌更是激起了不小的尘土。

至此,列拉金带来的十天徒全军覆没。

“列拉金!现在的形势,你应该看得比我更清楚!还不赶快把米迦勒国王放出来!”奎利亚斯喊道。

列拉金对此不以为意,做了个无所谓的姿势,说:“十天徒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算他们没用!不过我列拉金国王可不是你们这些宵小之辈能够抗衡的!”

孤晓的急脾气又窜了上来,飞身冲过去,想一拳击中列拉金的脑袋……却被列拉金轻易地一拳打到肚子上……

“别搞这些小动作!你们都不够看!”

列拉金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呼出,一道紫色的旋风直扑老者而来。好在老太太的翡翠石以数道翡翠之光将飓风化成温和之风。

“哦?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列拉金调侃一样地说。

老太太的翡翠石也是龙之国的宝贝的之一,拥有医治和削弱的能力。

列拉金随之再次施展更为强劲的法术,这可是真本事:他双臂交叉的身前,双眼集聚着能量,身体腾空。

落雷、卷风、爆地、喷火,一时间环境骤变……

紫色雷一道接一道地降下,劈下来就是裂缝;紫色的风呼啸着来回旋走,碰到的物体无不被撕裂;大地震颤,爆裂的地皮让人没有立足之地;苍紫之火像喷泉一样,此起彼伏,妄图燃尽世间所有。

天棓四在躲闪中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霍勒,想也没想,就赶紧冲过去,将霍勒背在背上……

奎利亚斯也赶紧从楼里跑出来,再好的宫殿遇见这种攻势都会很快变成危房甚至是直接废墟。

“有什么办法能打败他吗?”奎利亚斯跑到老者身边问。

老者说:“只有救出米迦勒国王,让他召唤出赫拉克洛斯之心,才能与列拉金一战啊!否则,只凭我们根本不是怨念紫水晶的对手!”

奎利亚斯说:“米迦勒国王被封印在这家伙的眼睛里,是不是把那只眼睛抠出来才有可能救出国王呢!”

老者点了点头。

“好!有路子就好办!”奎利亚斯满怀信心地说道。

列拉金看到敌人们慌乱的逃窜,非常开心,叫喊着:“再给你们开开眼!好好享受这地狱之景吧!”

混乱的大地上,那些死去的战士们再次站起来,这次他们不需要什么符咒!天空中响起了幽怨的音乐,压迫得人心脏都无力跳动!花花草草都变成了要人命的武器!被震碎的石块摞起来形成了五六个巨大的石头人!

“这就是我的力量!地狱挽歌!”列拉金骄傲地说道。这是他一手制造的美景!

奎利亚斯跑到老太太身边说:“大姐……”

老太太用权杖敲了一下奎利亚斯的头,生气地说:“你才多大就敢叫我姐?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奎利亚斯立刻改口叫道:“大婶儿……”

老太太这才改了表情。

“我看您的翡翠权杖拥有削弱效果,请您最大限度地削弱列拉金的攻击能量!”

老太太点了点头。

“看我手势!”

奎利亚斯回头说着,又抓紧跑到前面的雪花大胡子旁边,说:“大……算了…….请您使用黑洞之力将列拉金的攻击全都吸过来!”

大胡子说:“恐怕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不需太久!几分钟即可!”

奎利亚斯又冲到秃头顶旁边说:“请您用符控制住列拉金的行动!”

还没等沧桑秃头顶说什么,奎利亚斯已经再度冲到天棓四等人那边。

就连老者都感叹:“这位老弟的体能真是不错!”

奎利亚斯向天棓四等人传达了作战指令后,跑到一处废墟高地,掏出手枪朝天鸣了三枪……

老太太将翡翠石权杖举至头顶,默念着咒语。万道翡翠之光扑天而去……列拉金的雷、风、火、地爆等招数一下子就减弱了。

大胡子再次施展黑洞绝技,那些已经变弱的攻击能量全都变成一条条紫色被吸到黑洞中。

秃头顶发出上千张名为“缚”的符,将列拉金的身体层层包裹起来。

可是列拉金的强大不是这三位一代天徒能相抗衡的,他们三人坚持了不到一分钟就纷纷开始动摇……但是务必要坚持住!这就是一场赌博之战!

孟章与里欧尼的机体在护住奎利亚斯的同时向列拉金猛烈开火,扰乱视线。执明和巴斯则实施精准的打击。

就算如此,也战不倒强大的列拉金。

加百列、监兵与孤晓的任务则是倚靠速度和力量将天棓四投射出去……

四人在四下炸裂的火光中互相看了看,这一刻,命运就掌握在他们四个人手里。

“冲吧!”

“上啊!”

四人排成一列如同火箭一般冲了出去。

孤晓瞬间提升所有力量将监兵与天棓四推了出去。随后,监兵发挥了风一般的速度,直送天棓四奔列拉金的门面而去……最后是加百列,在天棓四身上附了一层魔法,让他不必躲避雷和风。

列拉金察觉了天棓四的用意,他奋力爆发着全身的力量,撑得符咒噼里啪啦地将要裂开。

“你们!休想!”

“不好!”刚刚落地的监兵发现列拉金的右手挣脱而出,想要在中途拦截天棓四。

天棓四当然也有所发觉,可是前进的惯性太大,根本来不及躲闪,况且这一气呵成的攻击怎能因为自保而废呢?事到如今,只能加速了!

天棓四疾似流星、快如闪电……

列拉金凭着怨念紫水晶的力量早已计算好拦截天棓四的最佳时机。胆敢正面来攻,就在这里结果了你!

“什么!”

列拉金刚挣脱出来的右手被飞来的幌金绳缠住!不仅仅是右手,整个身体被幌金绳绑了个结结实实。

“龙乘九!”

列拉金看见龙乘九正在一个角落中施法控制着幌金绳。

“你无视我们的生命,践踏我们存在的意义!这就是报应!”龙乘九的怒吼在喷发的地火中显得更加壮烈。

天棓四抓住时机,亮出龙爪一样的右手,在半空中来了一个前滚翻,在列拉金仰头时产生的视觉死角下顺利摘得那只右眼。

列拉金疼的大叫,空洞的右眼流出黑紫色液体,那应该就是血。或许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列拉金的“地狱挽歌”烟消云散。

天棓四紧握着滴着黑紫血的怨念紫水晶,跑到老者面前。

老者说:“把它放在地上!”

“就算你们拿到了紫水晶,也不可能放出米迦勒!”列拉金仍然被秃头顶和龙乘九束缚着。

老者只是一笑。

他盘坐在紫水晶跟前,双眼微睁,两手合十。

众人看见紫水晶上腾起一片紫气,老者身上也腾起一片金色气息。两股气息相互碰撞后又相互交融……

天棓四看着老者时而紧皱的眉头就明白没那么简单!

老者周围的空气开始慢慢变热……这股热量很明显地又传导给了紫水晶……

咔咔——

紫水晶竟然出现了裂痕!从那裂痕中放出一股清气,那清气盘旋了一圈,飞进了国王的寝宫,又瞬间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化成人形——那就是米迦勒!

穿着睡衣的米迦勒仿佛刚刚从熟睡中醒来,懵乎乎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国王!”

“米迦勒国王!”

人们高兴地围住米迦勒。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列拉金使劲儿摇着头。

这时老者扑通一声倒地。

米迦勒赶紧跑过去扶起,说:“您就是……伯父……”

老者很欣慰能再见到米迦勒,眼角渗着泪水,说:“还记得我啊!那时你还很小呢!不要管我,快去打败列拉金,了解这场战祸!”

米迦勒看着又瞎了一只的列拉金心中顿生感慨,可是不能再手软了!

列拉金看见米迦勒堂而皇之地站在自己面前,别提多生气了!满腔的怒火冲破了符咒和幌金绳的束缚,震得秃头顶和龙乘九都飞了出去。

“兄弟,让我们一对一的决一死战吧!”列拉金说道。

米迦勒咬破左手拇指在右手手心里画了一个血十字,然后从血十字中抽出了一把红色的水晶十字剑。

“赫拉克洛斯之心……”老者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那其中的喜悦却能让所有人感知到。

“赫拉克洛斯之心竟然能这么快觉醒?要解开我的封印明明……”

“你错了,列拉金。你从没有封印过赫拉克洛斯之心!因为它一直藏在我的右手中!”米迦勒双手持剑,闭上眼睛,仿佛在感受这把剑。

列拉金感觉自己被耍,将全身的能量都凝聚在左眼的紫水晶中,喊道:“怨念紫水晶啊!我现在把生命都贡献给你!打败那个不称职的国王!你将成为这个国家!不!这个世界的唯一主宰!”

左眼的怨念紫水晶射出一道紫色光芒,光芒的运动轨迹上,连空气都被蒸发掉。

米迦勒用剑抵住了紫光,说:“怨念紫水晶必须要成对才能与赫拉克罗斯之心相抗!如今只剩下一枚,你败局已定!”

“那就试试看!”列拉金在疯狂。

赫拉克罗斯之心被紫光压制着,米迦勒被推的节节后退。

老者喘着虚弱的气息说:“没想到列拉金强到如此地步……”

战局不妙啊!看来最后的疯狂真的能爆发人的全部力量!

孟章把海姆的最后一点能量用上,高聚能电磁炮轰向列拉金……那紫光竟然分出一支光束抵抗住了电磁炮。

里欧尼从列拉金的另一侧出现,高举剑刃使出一招重斩……很遗憾……

天棓四冲到米迦勒身后,双手抵住国王的后肩,他感觉到一股噬天吞地的力量在全身乱撞,似乎要将这副身躯撞散,而且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仿佛置身在高温中……但是至少将自己的力量传导给赫拉克罗斯之心!

之后加百列又抵住了天棓四,他将法术都集中在双手……然后是巴斯、孤晓、执明、监兵……

大家齐心协力,响彻男人们的呐喊……

赫拉克洛斯之心开始发威,将紫光渐渐染红,反过头来击中了列拉金。那红光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将列拉金包裹在其中,里面什么感受,外面的人不得而知,从列拉金那扭曲的表情和身体来看,滋味肯定极其难受。

可怜的列拉金掉落下来,摔在地上,一口口地吐着黑紫色血。

“你已经被禁术吞噬了!若不是怨念紫水晶,恐怕你早就变成尸体了!”米迦勒将剑指在列拉金的心脏处。

“住手!你住手!休想伤害我师傅!”

霍勒艰难地站起来,很难想象一个身上五处骨折的人是怎么忍住剧痛,像个铁人一样站着。

看着霍勒,加百列的脸色十分难看。

“你们已经赢了!就不要赶尽杀绝!我师傅没有力量再和你们打,要杀就杀我!只求你们放了我师傅!”霍勒一点一点挪向列拉金。

“真想不到,像列拉金的这样的人也能有这么忠心的手下!”奎利亚斯掏出烟斗含在嘴里。

米迦勒看了看霍勒,又看了看列拉金,收起了赫拉克洛斯之心,背对着列拉金说:“那颗紫水晶就让你用来保命吧!如果再敢造次,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列拉金冷冷地哼了一声,起身就走。

霍勒赶紧跑上前去搀扶。

“王兄,为什么不杀了他!”贝利尔问道。

米迦勒将赫拉克洛斯之心交到贝利尔手中,说:“国王的手如果真的沾了自己兄弟的血,那么他日后一定会践踏人民的血!”

老太太将翡翠石放在老者的胸口上,老者却一手推开。他说:“没有用的!还是医治一下其他人吧!从怨念紫水晶中解放被封印的灵魂就必须要牺牲另一个灵魂!”

“伯父,我放走了列拉金……”

“好孩子,你做得对!十字之国的国王不相信宿命,只相信人心!”

老者说完这句话便含笑而终,那慈祥的面容,让米迦勒又想起了老国王。

……

霍勒搀扶着列拉金一步一挪地走着,艰难归艰难,疼痛归疼痛,只要坚持……男人就必须坚持……

他们走到踏原之径,已经入夜。

列拉金问道:“我根本没把你的命当回事,为什么还要救我!”

霍勒反倒很轻松的说:“因为你抚养了我!”

列拉金嘴上不说,心里倒是觉得有些暖和。

“哼哼哼,败的真够惨烈啊!”

加赫里斯带着手下五名地心人战士出现在踏原之径的丛林中,挡在列拉金面前。

“是你?你不是说有地心人大军辅助我们吗?”列拉金毫不示弱地质问。

加赫里斯噗嗤一声笑了,说:“辅助你们?你又没有诚意与我们合作,凭什么要求我们辅助你?”

“你这个家伙!”霍勒气愤之极,要上前与加赫里斯过过招。

加赫里斯根本没用正眼看霍勒,很讽刺地说:“丧家之犬,就不要叫了!不然被打死都没人知道!”

“你!”霍勒的伤又带来一阵钻心疼,骨折的部分咔咔响了几声,可是霍勒不在乎,他仍要给那位狂妄之徒一拳。

突然一道紫光击穿了霍勒的胸部……

“你也够狠的!这个小伙子对你不错,而你却在这儿莫名其妙地杀了他!”加赫里斯围着霍勒的尸体转了两圈。

列拉金满不在乎地说:“他有点吵,仅此而已!”

加赫里斯两步窜到列拉金面前,想要发动攻击,可是列拉金早就看穿了他的意图,就在加赫里斯即将打倒自己的时候,一束蛇形紫光从地下钻出,差点就“咬”到加赫里斯的胳膊。

加赫里斯看了看自己的双臂,说道:“呀呵,伤成这样还能如此,不愧是列拉金!不过……”

加赫里斯这次向列拉金甩出一个重力能力球,其实列拉金完全可以躲开或者直接无视掉这等攻击。

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列拉金身上的伤又掀起痛潮,意识也变得模糊。

加赫里斯的能量球炸裂开,将列拉金周围的重力翻倍增强。

在伤痛的影响下,列拉金不得不单膝跪地。

“瞧见没,不可一世的列拉金竟然也向我下跪了!”

加赫里斯说完,那些地心战士便歇斯底里的嘲笑。

列拉金咬碎了两颗牙齿,终于突破了重力,艰难站了起来。

加赫里斯也料到列拉金会有此反应,很优雅地走到列拉金面前说:“好了,不跟你玩了!十字之国的旅行,只有今天比较爽!”

说吧,加赫里斯右手食指指尖凝聚出一个紫色带刺的能量球,他轻轻地将食指捅进了列拉金的心脏……

列拉金没有力气再躲闪抵抗……一颗滚烫的心脏,还跳动着,突破了胸口已经断裂的肋骨。

啪叽!掉在地上。

列拉金断了气,他是站着死去的,胸前的洞永远无法填补,那支左眼很平静地看着远方。

加赫里斯没有半点同情之心,硬生生地将列拉金的左眼抠了出来……他连抠带拧地弄了三五下才抠出来……

“听说这个东西不错,以后就是我的了!”

加赫里斯假装是和列拉金说话,这段自言自语的对话,以一个很无辜的表情结束。

一名地心战士却上来一脚将列拉金踹倒。

加赫里斯制止说:“咱们是战士,怎么能这样侮辱敌人的尸体呢!”

那名地心战士又指着霍勒问:“他怎么处理?”

“列拉金想用障眼法迷惑我!太天真了!唉,这个人伤成这样,已经活不过今天了!还是回去向高文将军复命要紧!以后有机会再玩!”

加赫里斯等人消失在黑夜的森林中。

轰轰烈烈的战斗自清晨的清静为始,至傍幕的落寞为终。一天之中死去的灵魂恐怕要将地狱的大门挤破了!一场战斗,有胜有败,然而留下的却是巨大悲情,因为无论哪方,都在经历着永久的离别!

午夜,米迦勒与奎利亚斯带着王宫内所有人在化为废墟的大地上缅怀,他们每个人都手持一根白色蜡烛,童男童女们唱起了圣歌......

米迦勒亲自亲自点燃了圣火,祈祷双方死难的灵魂安息。

“报国王陛下!巡逻队在踏原之径发现了列拉金的遗体!”一名卫兵慌忙来报。

米迦勒让卫兵们将列拉金遗体抬过来。

看着列拉金胸膛的大口子,还有一对凹陷的眼眶......他忍不住,两行热泪直流!毕竟是亲兄弟,相互独立的身体却被血脉相连。

米迦勒用圣火为列拉金举行了火葬仪式,他祷告着:“愿我的兄长列拉金死后安详!”

奎利亚斯问巡逻队,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霍勒?”

巡逻队摇了摇头,说只发现列拉金躺在路边,不过他们碰巧发现了躲在附近的目击,目击者说是地心人杀了列拉金,至于与列拉金在一起的年轻人,被一位金发男子带走了。

奎利亚斯将巡逻队获得这份信息转给米迦勒。悲伤的米迦勒说:“地心人干涉我国家事务,又大肆杀人!真是可恨至极!”于是借此昭告全国,与地心人势不两立!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地心人肯定是看上了列拉金的怨念紫水晶才大下杀手的。这只是对了一部分,加赫里斯这么干脆的杀掉列拉金,除了要窃取紫水晶,更重要的是报复列拉金,他认为列拉金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加赫里斯回到高文处复命,高文正在闭目养神。

“高文将军,列拉金战败身亡,我们的原定计划失败了!”加赫里斯装作很无奈的样子。

高文眼皮也没抬一下,依旧不动如山。

加赫里斯见高文没有什么反应,就像打道回府。

“慢着!”高文说道:“计划失败,都是因为列拉金无能吗?”

加赫里斯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含含糊糊说了声“嗯”。

高文睁开了双澄澈高冷的眸子,说:“你一直袖手旁观,导致列拉金失去外援!在他战败逃亡的路上,你又将他杀死!是不是这样!”

“这......”一向嘴不饶人的加赫里斯一下子也没能找到什么说辞,他脑子飞速旋转,胡乱地说着:“那个家伙无能又自大,失败是注定的!我不能拿着地心人的生命与荣誉去打一场必输的仗!况且列拉金不愿意与我们合作,他若是做了国王反过头来撕破脸怎么办!我并不是有意......”

“好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在十字之国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收获了很大的战果,瓦沙克的雇佣兵作为先锋将咱们的战线又推进了一大截,现在龙之国的西部也归属我们!不少联盟军队向我们投降!”

“真是可喜的战果啊!”加赫里斯硬是没让冷汗流出来,紧张的小心脏终于可以舒缓舒缓了。

“你立即赶往前线与瓦沙克汇合,加拉哈德将军在那里等你!下一仗务必将龟缩的联盟军总部端掉!这是赤凯王的命令!”

说完,高文又闭上眼睛,进入冥想。

加赫里斯恭恭敬敬地退了三步才转身离开,藏在他衣服里的怨念紫水晶有点按耐不住......

雷童伯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