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原种战争

起源—原种战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黑色装甲形态

22:30,基地警报响彻夜空,惊动了所有没来得及睡下的人。

里欧尼与巴斯赶紧锁闭库门,命人严加把守,就迅速加入搜索队伍。

在1号军粮仓库门口,联盟军队正与十几名满身包裹的不明武装分子持枪对峙。

这十几名武装分子中有三男一女格外显眼,很有可能是这伙人的领队。

最左边的那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身穿旧式反核阵营特战服,光亮的背头,不过发髻线稍稍靠后了一些,可能比巴斯还要年长吧,眉毛又粗又长,一对黑眼珠无限深邃,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却给人带来一股莫名的压力。

紧挨着他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刺猬头小伙儿,他裸露着如石块般有棱有角的上身肌肉,脖子上挂着一根不知是什么动物獠牙制成的项链,目光凶如闪电,两颗虎牙微微外露,一手举着冲锋枪,另一只手护着身旁的女孩。

这个女孩拎着两个大包裹,上身穿着露脐军背心,下着迷彩裤,生的够不上多么天姿国色,但也十分俊俏,同样黝黑的皮肤、性感的马甲线、短直Bob发尽情流露着野性美,她那对撩人的豹眼天生带有对异性的刺穿力。

女孩的身后还有一个胖子,留着“五福星”中“鹧鸪菜”的发型,白白净净的,厚鼻大口,就是眼睛小的很,也不知是从哪儿捡来的衣服,裤腿都撑的开了线,上衣也穿成了露脐装,那憨憨的脸故作凶样,竟惹的很多人发笑。

奎利亚斯从战士们中走了出来,他看被围的这些人穿着五花八门,肯定不是正规军,便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大半夜闯我军事要地?”

那四人立刻摆了个姿势,很丑的姿势,堪比基纽特战队!

“我们是——”四人统一了一下步调。

“守护四圣......”

“亲爱四兄妹”

“耍宝四人组”

“四大当家......的”

四个人异口同声,说的内容却不一样。

这让联盟军战士们差点笑破肚子。就连将军都用帽檐遮了遮忍俊不禁的脸。

刺猬头不甘心地说:“这是意外,我们再来一遍!”

话刚出口,就被粗眉大个制止住,大个示意手下人先放下枪,然后对着奎利亚斯说:“想必,你就是这儿管事儿的吧!告诉你,我们是自救军!”

“自救军?我们没听说过这个组织啊!”奎利亚斯笑了笑,拿下刚吸了一口的烟斗。

那位野性美女用铃铛般的声音说:“没听过就对了!我们是三天前才成立的!”

刺猬头接着说:“今天来到这里,是想跟你们借点粮食,原本不想跟你们发生什么冲突,但是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打!”

一位参谋官怒斥:“你们分明是偷!怎么还好意思说借!”

大个子冷笑一声说:“对你们这些有名无实的联盟军,我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奎利亚斯对这句话很感兴趣,他想知道一直都在浴血奋战的联盟军如何被评为“有名无实”。

大个子往前走了两步,与奎利亚斯面对面,说:“好不容易盼来了战争结束,却不想新的威胁接踵而至,我们在这一带收拢难民和落单的武装力量,本打算加入联盟军,但是你们的表现太令人失望了!一味的撤退撤退!掌握着世界各国的资源,却把家园拱手让给敌人!岂不是有名无实?与其跟你们这些窝囊废为伍,不如自己单干!”

刺猬头冲着大个子说:“大哥,跟他们讲这么多也没用,我掩护你们突围,能保住多少粮食就保住多少!”

大个子看了看刺猬头憋红的脸,摇了摇头,他心里明白就凭这十几个人,十几条破枪,别说突围了,就是现在妄动一步,都会被打成渣渣。于是将手里的枪扔掉,不卑不亢地说:“这位长官,既然我们无处可逃,也就不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但是,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随手指了指身后的人和包裹,继续说:“请您让他们带着这些粮食回去,营地里还有几十口难民在忍受饥饿,纵然男人可以坚持,就是饿死也再所不惜,但那些可怜的妇孺是我们人类种族的希望!只要你答应这个请求,我愿意留下任你处置!”

刚才那位斥责是偷不是借的参谋官又发了话:“你们也不看看身处什么境地,你自认为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有,因为我们都是人!”大个子那深邃的眼神中流露出信任和仁爱。

“好,我答应你!”

“奎利亚斯议长!”那名参谋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瓦尔基里将军回头一个冰冷而凶狠的眼神鄙视到心慌。

“你是……奎利亚斯?那位敢与地心人硬碰硬干一场的副议长大人?”大个子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人物,激动不已。

奎利亚斯微微点了点头,命令士兵把枪都收起来,敌意就在信任之间消逝。

兄妹四人彻底放松了紧张的状态。大个子向奎利亚斯介绍自己名叫孟章,曾是反核阵营一名下级军官,在一场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与大部队失散,被国际民兵组织救下后,成为了该组织的一名小头目,身旁的三位也是民兵组织的成员,由于意气相投,便结为异姓兄妹。刺猬头是二弟,名叫监兵,曾跟随亚马逊神秘种族学习战斗技能十三年,格斗能力出色。三弟就是那个胖子,名为执明,别看他体型如此,身手却十分了得,力气更是大的惊人。短发美女是四妹,也是监兵的妹妹,叫陵光,与监兵自幼相依为命,同样在亚马逊习得一身本领。

一直叫嚣的那名参谋官红着脸挪到人群中。

“奎利亚斯议长,您不是已经率军回防了吗?”大个子猛然问道。

“回防?我一直在此驻守啊!”奎利亚斯被问懵了,倒不是大个子问的太突然,而是这个问句的内容太荒唐。

瓦尔基里将军随即将他猜测的真相告知奎利亚斯,说:“这一定是众议院那帮家伙在搞鬼,他们想通过造谣来迫使你回防!”

“老师分析的极是。不过,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放弃这里!”

将军会心一笑,这才是老夫的弟子!

就在这时,明明漆黑的上空,突然变得明亮如白昼,一颗陨石擦着阿旺达基地的上空向西北坠落,就在陨石与地面接触的瞬间,一股热浪席卷而来……

“大哥,那颗陨石落在了营地一带!”监兵的方位感非常强,眼睛出奇的好使,他从陨石的运动轨迹和速度大至判断出坠落的地点。

孟章看着奎利亚斯,还没说话,就被奎利亚斯看出了心思。

奎利亚斯说:“赶紧回去看看吧,我派一个机动小队与你们同行。”又上前握住孟章的手,恳切地说:“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加入我们!”

孟章的内心被一股暖流冲击,无法用语言表达感情的他端端正正地向奎利亚斯和瓦尔基里将军敬了个礼。

孟章等人带着一支机动小队即刻前往营地,那些收纳在营地的难民们此刻或许正在等待救援。

地心人这边也在忙活着。

天棓四被强行植入原种。

不要以为会全程麻醉,醒来后就成了能变身的超级战士,强大的力量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获得?

天棓四被绑在加雷斯的“手术台”上,嘴也被堵住,一来是减小即将响彻的哀嚎声,二来也是为防止他承受不住切肤之痛而咬舌。

获得超强力量的地心人战士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当然死在其中的也不是少数。用加雷斯的话说,要得到原种的认可,就必须用精神与之对话,活下来的,证明你的内心非常充实,死掉的,都是没用的皮囊而已。

赤凯王率领将军们都在加雷斯实验室外参观,他们有的是想看个热闹,有的则来此回味……

维尔对这位弟弟并不是信心十足,毕竟兄弟俩相处不长,而且自己要不是因为怀着对父亲的强烈思念,也不一定能挺过那种痛楚。

加雷斯变身为装甲形态,脸上的蝎子图案印到头部装甲的相同位置,胸前一对微张的蝎子钳,手臂形同蝎子尾巴,五指的指尖呈锋利的挠钩,这样的状态能让他更得心应手。

可怜的天棓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像躺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切割。

突然,一道裂心之痛,灼热感从背部透射全身,这简直无法忍受!他想挣扎,却没有一丁点力气,灵魂好像正被被抽出来,已经感觉不到背部的皮肉被剥开,露出了森白森白的脊柱。天棓四快要被这种痛冲击的昏过去了,又被一股猛烈的凉意惊醒!这种如同裸体置身于西伯利亚风雪中的碎骨之冷啊!此时,加雷斯正用装置将原种固定在脊柱第四至五节。

植入的操作到此也就结束了,剩下的就看天棓四与原种的精神对话!这才是最关键的环节!

原种的光渐渐增强,随之,天棓四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天棓四感觉到自己从空中摔下,那种窒息、那种恐慌、那种无助、那种撕裂的痛,全都扑了过来!他要支持不住了!很多地心人也是因为承受不住而崩溃,一旦精神崩溃,就会被原种吞噬掉生命!

呜呜呜……尖锐的痛苦与沉闷的悲鸣。

赤凯王不屑地说:“他根本撑过去!站了这么久,真是

浪费时间!还是回去休息休息吧!”

维尔的手死死攥住栏杆,如果是装甲形态,恐怕这整条栏杆早已成为齑粉。

高文默默地看着,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东西,但是摘下面具就不一定了。

原种的绿光越来越强……

天棓四感觉自己的脑子在被快速生长的树枝刺着……

“这就撑不住了吗?四小子!”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天棓四的耳朵。

神奇的是,这个声音竟然驱赶了所有的痛,就连身体也不再坠落,很温柔地漂浮着。

天棓四睁开眼睛看到龙少卿的身影渐渐清晰。

龙少卿身穿黑刃突击队的战斗服,背对着他,说:“连这种级别的痛都承受不住的你,以后如何承受人类的命运?我当初选择赴死,就是要让你活着守住人类的未来!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扭转乾坤的力量!”

天棓四带着埋怨的口气说:“队长!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兵!您应该把希望寄托在巴斯队长、里欧尼这样的人身上啊!”

龙少卿有些生气,就像家长斥责孩子一样,说:“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自暴自弃的家伙!你与他们不同,与人类都不同!每当你认真起来,或是发怒的时候,你的黑眼珠会泛起一圈红晕,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被我注意到了!当我看到地心人的红色眼仁时,我便猜测你将成为他们的克星!用我的死来换你的生,我相信自己押对了宝!可是,你现在的表现真令我失望!”

“队长,我……”天棓四想说话,却被愧疚卡住了嗓子。

“想说对不起吗?我可不希望听到这句话!记住,你是天棓四,翱翔于银河的天龙!我把意志托付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龙少卿说完,回头冲着天棓四竖起大拇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棓四再次回到坠落中,痛楚也再次爬满全身。龙少卿的出现,不是梦!他坚信着!男人之间的信念约定!绝不辜负!

“队长!你的意志,我接下了!”天棓四用尽能够支配的那点点力量,大声吼着。

赤凯王等人看到了一条闪耀着翡翠光泽的龙从天棓四的身上升腾起来,一声龙啸后,光芒四散。

筋疲力尽的天棓四昏倒在地上。

他已经挣脱了枷锁,获得了原种的力量。全身被黑色装甲覆盖,甲片连接处流淌着翠绿色,后背一颗原种正散发着波纹式光。

加雷斯已变为本来的形态,他擦了擦汗,对着早已经跑到弟弟身边的维尔说:“这样激烈,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

这黑色……是因为人类的混血吗?”

赤凯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拍了拍高文的肩膀,说道:

“高文将军,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雷童伯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