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之将反派进行到底

第58章 江湖情缘(三十四)

次日,天还未亮,女子的闺房显出点点光亮。

一名女子将一封书信放于桌上,谨慎地扫了一眼房间,然后快速关上门。

这名女子,自然就是婳纱了。

她怎么都觉得当年的事太过蹊跷,还是决定去一趟板桥村。

趁着天色未亮,她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落樱教。

原主哥哥,你可不要怪我啊。

婳纱心里默念。

走了几个时辰的山路,最后到一个店铺停下,吃了点东西。

她向过路人打听,有人告诉她,那儿已经不叫板桥村了,叫板桥镇。

这些年那个村子越发发展的好。

路程太过遥远,她只好找了家客栈休息。

通过说书人知道,上次落樱教血洗七星阁,七星阁损伤惨重。

然后又是一番长篇大论,说魔教如何如何嚣张之类的。

在客栈歇息一晚,第二日叫了辆马车,于第三日正午到达平桥镇。

而落樱教

葵凝来送早饭之时发现婳纱离开,自然也发现那封书信。

书信的内容很简单

哥哥,我去闯荡江湖了,我不会去送死的,你放心,半月内必归,勿念。

——清舒浅留

葵凝无奈,最近小浅的心思她是越发猜不准了。

只好将信呈给清舒波。

清舒波没说什么,毕竟长大了,想出去玩也是正常的。

此次发现她确实成长了许多,就不再计较。

沙影绝的反应很平静,他一早就看出那女孩不是个清闲的主。

婳纱到达板桥村,发现果然如他人所言,这个镇,富有的很。

四处找人打听,知道了涂科家人的住址。

在这么富有的镇上,很难找到这么一家人了。

只是住着一间很普通的草屋。

屋顶的茅草不知道丢几片,连门都破烂不堪。

院落中有一个小男孩在玩耍,约莫六七岁左右。

婳纱推开门,那小男孩看见她,很是惊讶。

婳纱朝他走过去,蹲下来。

“姐姐是仙女吗?”他懵懂地问。

“姐姐不是。”婳纱笑着否认。

“可是,”他想反驳,却被一个声音叫住。

“湛儿。”说话的是一名中年女子,保养的并不好,皱纹清晰可见,想必这就是涂科的结发妻子司空兰。

看见娘亲,司空湛赶紧跑了过去。

“娘亲,这位姐姐好像找你有事。”司空湛躲在司空兰身后,露出半个头,道。

司空兰第一眼看到婳纱,印象大概就只能用惊艳两个词来说了。

不施粉黛却照样可以摄人心魂,尤其那双眼睛,漂亮的犯规。

只是通过这双眼睛,她看到了另一个人。

“姑娘不妨进来说。”她轻轻一笑,语气温柔。

冷不防对上一双笑意满满的眼神,婳纱内心一颤,手不自觉紧了紧。

司空兰将她请到屋内,倒了杯水。

“家中也没有可以拿的出手的,姑娘先喝口水吧。”

婳纱点头示意,勉强喝了一口。

“姑娘此行所为何事?”司空兰不傻,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到她家中来。

更何况,眼前的女子,家境显然不差。

“那我便直说了。”婳纱道。

司空兰笑笑。

“我是为当年落樱教与正道的纷争而来。”婳纱道。

司空兰脸色并无变化,只是道:“当年之事我并不清楚,姑娘恐怕是问错人了。”

“此话当真?”婳纱皱眉。

“自然当真,家中还有针线活儿未做,就不留姑娘了。”司空兰语气不似刚才一般温顺。

“如此,不叨扰夫人了。”婳纱起身。

走出涂家,婳纱脚步有些沉重。

“主人就这么放弃了?”迟羽问。

婳纱并不像那种会半途而废的人。

“我能怎么样?”婳纱反问。

人家的逐客令下的那么直白了。

“不过现在我倒是能确定一件事了。”婳纱笑笑,道。

“什么事?”迟羽问。

“涂科还活着。”婳纱看向远方,坚定道。

七星阁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了几天,七星阁的陈设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恢复,但人,倒是少的很。

韩盟主因其子被割舌挑手筋,陷入无限自责当中。

一时间,七星阁不复往日辉煌。

各大门派中人唏嘘不已。

楚一笑已经没有心情再待下去。

“纤无…纤盟主,一笑告辞。”她双眼通红,显然哭过,声音是挡不住的疲惫。

纤无河看着她,目光犹豫,终是什么都没说。

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吧。

她转身,走出了大厅。

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内心悲凉。

程钰走的比楚一笑还早,昨日就已经向他告别。

“纤盟主,如今七星阁已经整顿完好,程钰,也没有理由再待,特来向你辞行。”他的眉眼不复当初的清澈,声音无悲无喜。

“程钰,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他冷笑,道。

“并非看不起,只是来了之后方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淡淡地说。

“你想要的,是她么?”纤无河问。

“这不是纤盟主该关心的吧。”程钰语气较冷。

“也是,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他日正邪开战,你作何打算?”纤无河面色微怒,道。

“正邪?本以为你与那些随波逐流的人不同,如今,倒是我高看你了。道听途说,纤盟主与那些人,也没什么不同。”程钰面色不变,道。

“但他们血洗七星阁,这是事实吧。”纤无河面有愧色,但还是鼓足底气,道。

程钰不答,转身离开。

“希望如你所愿。”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纤无河不自觉握紧了拳。

婳纱坐落在一家茶水店,喝着饮品,跟迟羽聊着天。

“主人为什么这么说?”迟羽好奇,这怎么看出来的。

“司空兰出身大户人家,年轻时与涂科芳心暗许,随后与父母闹翻,嫁给涂科,二人婚后生活较为美满,这是你给我的资料对吧。”婳纱道。

迟羽在虚拟空间中点了点头。

“我向附近人打听,司空兰并未改嫁,这这证明了什么?”婳纱抛出一个问题。

“证明了什么?”迟羽挠头,想不出来啊。

婳纱无语。

“那个孩子,他只有七岁。”婳纱无厘头地道。

可是,涂科早在十多年前就对外宣称去世了。

而司空兰对于爱情忠贞,不会背叛他,司空湛像极了涂科。

“我明白了。”迟羽恍然大悟。

“你现在只需要帮我查一下司空湛是不是涂科的儿子即可。”婳纱道。

“主人请稍等。”迟羽道。

答案是肯定的。

纤无河回了尚剑山庄,楚一笑回了越山派,程钰回了夜书阁。

楚父楚母看到女儿平安归来,甚是欣慰。

楚一笑性格内敛了许多,喜好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

以前不爱做的女红,都学着做,也开始钻研棋局。

就是当初离殇死时,也没有如此反常过。

纤无河虽然当上了武林盟主,但实际有很多事情,现在他都无权插手。

悠闲之际,便会想起那个女孩。

很可惜的是,你将她的承诺当了真,她却毫无印象。

程钰回去了,被父亲训了一顿,在房间中禁足半月。

他日夜练习武功,武艺越发精进。

婳纱日日在涂科家蹲点,却还是没有丝毫发现。

“你说涂科究竟在哪啊?”婳纱问。

按道理,他不可能不在这。

蹲了那么久,除了看到乞丐上她家讨吃食,也没见到任何人。

等等,婳纱眉眼一挑,乞丐?

舒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