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有毒

第52章 杀猪巷

三个衣着光鲜还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和这里的街道、房屋、人显然不太匹配,有点像后世穿着晚礼服、开着豪车钻小胡同的感觉。

周围的人虽然不至于围观,也都纷纷侧目,想从蛛丝马迹里得出答案:这三位到底是谁?想来干什么!

“我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用不用去叫铺兵相随?”被人如此看待,即便不全是恶狠狠的眼神,洪涛也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尤其是路过几家肉铺时,掌柜手里还攥着明晃晃的尖刀,这要是真蹦出来几个歹人,别说护着富姬和莲儿,自己能不能囫囵个的出去都是大问题。

这时洪涛有点后悔了,不该如此莽撞的闯进来,好歹也得去找几个禁军相陪啊。就算来不及找禁军,街上还有军巡铺屋呢,里面的铺兵就算只是治安兼消防兵,也聊胜于无。拿着自己的腰牌过去,他们还敢不遵从?

“大官人尽可放心,咱们骑的都是官马,宵小之辈断不敢对官府之人起歹心。众人只是好奇,无它。”富姬看到洪涛把那面金光灿灿的腰牌抓在了手里,就知道他有些紧张,连忙出声安慰。

确实也如富姬所言,走过了一条街道之后,也没出现洪涛担忧的情况。这里的居民眼神是不太友好,但也谈不上仇恨,好奇的意思更多。遇到有拥堵的路段,大家都忙不迭的给三匹马和三个人让路。

看来开豪车出门,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作用都差不多,很唬人。这三匹马屁股上的印记就是牛逼牌照,不算国务院也得是中直机关,而洪涛手里攥着的那面腰牌就像是挡风玻璃后面贴着的警备标志。

“杀猪巷里真的杀猪!”很快洪涛就没精力去琢磨有没有歹人的问题了,一股子强烈的腥臭味道钻进了鼻孔,躲都没法躲,它来自四面八方。

“官人又说疯话,杀猪巷不杀猪还能作何?”莲儿早就用香囊捂住了鼻子,并对驸马不去逛瓦子,非来这个脏地方受罪的行为耿耿于怀。

“每日亥时自戴楼门会有活猪入城,全被赶到此处,绵延里余。大官人如想看,可晚些时再来。”富姬早没了小姑娘那种娇萌的感觉,她只是用马缰左右驱赶着飞舞的苍蝇,对这里的味道并不太在意。

“官人我既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免了吧,速速赶路!”深更半夜的去观摩赶猪,洪涛真没闲到如此程度,此时他的轻微洁癖又犯了,看着街道两边那些乌黑发臭的水坑,午饭都快省了。

京城里最大的慈幼局就在杀猪巷的中心位置,原本是座寺庙,后来不知道为何荒废了。估计是佛祖也有洁癖,在这种地方待不住吧。

其实洪涛这种猜测完全取决于他对宗教的态度,自打弄过一个太阳神教之后,他就对所有宗教持蔑视态度了。不管叫啥名字、教义有多缜密,本质上都和传销师承一脉,无一例外。

不过宋人喜欢信仰这倒是真的,光是汴梁城里就有900多所道观和寺庙,僧尼20000多、道士女冠600多,这还不包括30间房以下、不被政府认可的无额寺院。

别问洪涛是怎么知道确切数字的,反正不是宰相说的就是富姬讲的呗,总不能说是他为了写书查了很多资料,那显得多不可信啊。

通过这个数字就可以发现,寺庙要比道观多的多,占据了统治地位。提倡佛教是宋太宗赵光义发起的,他认为佛教对统治者有好处。道教虽然也没啥坏处,但并不能帮助愚民。任何一个皇帝都不愿意子民太聪明,那样的话太费心了。

仔细看一看宋朝的制度和律法就能发现,开国皇帝赵匡胤除了建立了宋之外,并没来得急仔细规划这个政权,很多细节问题都是他的弟弟宋太宗赵光义着手解决的。比如重文轻武、禁军和厢军制度等等,他对宋朝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哥哥。

寺庙这么多必然存在竞争,竞争一激烈难免就有经营不下去的。于是很多寺庙就倒闭了,或者叫荒废了。比如说国子监和飞鹰社使用的房屋,就是以前的天福普利禅院。

既然是寺庙,照例面积就不会太小,前后两进、左右还有跨院。从外面看也不算很陈旧,里面更是比现在的飞鹰社强多了,打扫的还挺干净。

不过干活的大多是孩子,三四个壮妇手里拿着跟小竹棍四下走动查看,估计哪个孩子敢偷懒,这根小竹棍就会毫不犹豫的抽上去。反正洪涛觉得自己目前的小身板恐怕连一个壮妇都撕吧不过,很怀疑她们几个是不是退役的女相扑手。

“都尉大人可是要带他们回去驱使,这多有不妥,按律应召行老操办此事,小人不敢违,还请原谅则个。”

慈幼局的管事倒不是悍妇,而是一位三十多岁的文静男人,黑黑瘦瘦的胡子挺长,是官还是吏洪涛也不清楚。但他的态度很硬,即便知道来的是驸马也没给啥好脸色,直接就把洪涛收养孤儿的提议给拒绝了。

“敢问这位大人是……”到底是驸马这个称号唬不住人,还是赶上了一位恪尽职守的公务员,洪涛不得而知。他想先套套瓷,实在不成再把腰牌拿出来压人。

如果腰牌还不管用,那就只能去麻烦王安石和司马光了,谁让他们俩急吼吼的把自己推上了不归路呢。我帮你们背黑锅没关系,但这个锅也不能白背,该给的方便一点不能少。

“小人许东来,无功无名,受主事之托暂理……”黑瘦男人冲洪涛拱了拱手道出名号,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还是有一丝丝不甘露了出来。

“既然不是主事之人休得啰嗦,让他来见我家官人!”

富姬没有洪涛的阅历那么足,听到男人说他不是这里的主管,只是临时代理的,立刻就不乐意了,六尚的架子马上端了起来,拿马鞭向后一指,很有点你再废话我就抽你的意思。

“你先带莲儿去帮官人挑选可用之人,记住,不管相貌如何,品性和头脑最重要。仔细选,别急,去吧。”

洪涛最不愿意用权利压人,他更喜欢以理服人,不服的再说。富姬这套做派倒是省事儿,可不符合他的理念,但又不能责斥,干脆还是把她支开吧。反正她和莲儿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应该不会太陌生。

“你我年纪相仿,疯驸马的名号你可能还没听说过,无妨,我就称许兄如何?”

要说忽悠人洪涛还是很熟练的,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想忽悠就得先把关系拉近。比如说攀个同乡、同学、同事、邻居啥的。

实在攀不上也没关系,一声大哥、兄弟也照样好使。可惜现在没有香烟,两个人互相点上一根,基本就能开始聊了。

第十个名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