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有毒

大宋有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彭大牌算盘

“算盘是我发明的计数工具,效果比算筹强百倍,且非常容易掌握,不用识文断字,只需背几句口诀就能比算院中任何一个教授算的快!”

现在机会来了,洪涛自然不会放过。想忽悠一个人,最容易的办法就是在对方自认为最擅长的领域里击败他,这样在他眼中你就比较值得信服。

“口说无凭……还未请教大官人名讳,可否告知一二?”

对于洪涛的话两位博士一丝一毫都不相信,但洪涛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街头卖艺的骗子,他们俩想不出汴梁城内会有哪位有点头脸的人物会如此不要脸,拿吹牛当笑话讲。

“别急,这样吧,三日之后就是旬休之日,某会带着算盘去算院中让二位亲眼所见,是真是假到时便可分晓。至于我嘛……现在还是不说为妙,免得影响了二位的判断。对了,顺便告之二位一声,以后这个院子就是在下的飞鹰社,如果算盘真的比算筹强,你二人愿不愿意入社?”

洪涛压根儿也没指望别人能因为一句话就相信自己所说,那样的话这种人就不值得自己去忽悠。

越是有主见的人就越有用,只要能让他们改变一下观念,并给出一个实现理想的可行之策,有信念的人比拳王的杀伤力还大。

要说古代文人的自身修养确实比现代人高出不止一点儿,即便平白无故的被洪涛羞辱了一番,两位博士依旧没有不依不饶,也没琢磨三日后这位会不会如期而至的问题。

他们很自然的相信了这个陌生人的人品,就像是清风茶楼里的伙计,从来也不认为会有顾客拿走自家的茶具而不归还。

“算盘为何物?”两位博士带着一肚子疑问走了,富姬就像从砖缝里冒出来的一样,突然又出现在大殿里,而且还听见了刚才的谈话内容,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既然是富大人感兴趣,就不必等到三日后了,回府之后即可一辨真伪,想必富大人也是精于计算之人。”洪涛真的很怀疑富姬到底是六尚啊,还是皇城司的探子。她走起路来基本没声儿,而且耳朵非常灵敏。

不管富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洪涛都得小心应付。不过这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既然她百分百是听命于皇帝的人,那利用她给自己那位大舅哥传递一些自己的动向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可以让皇帝尽可能的对自己放心一点,比整天胡乱猜要安全的多。

反正米囊子花的大面积种植还要等上半年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自己依旧是无可事事,那不如就先找点事情做,比如说去搜罗一些可用之才,顺便搞些小玩意出来让皇帝看看自己的本事。

想让自己相对安全,光靠谨小慎微还远远不够,与之相反,适当的展现一下能力,反倒更容易让皇帝放心。

当然了,展现出何种能力是关键所在。如果此时回府去造弓弩就太危险了,但玩一玩数学、和算学里的教授博士比拼比拼,只有好处没坏处。

古代帝王好像从未担心过一个数学家会谋反叛逆,不管他的数学造诣如何逆天,在当权者眼中依旧不值一提。

不仅是算学,包括N多种基础科学范畴内的技能,在很长时间内从来没被中国统治阶层重视过,好像越是擅长此道的人就越构不成威胁。

现在洪涛就打算先在这些方面发展发展,让自己在大家眼中成为一个不务正业之人,尽量消除他们对自己的戒备之心。

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去结交一些同样不被重视的人才,从而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班子,还不会引人注目。

这套班子在宋代君臣眼中基本就是一群没什么大出息的小吏,怎么想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威胁。但在洪涛看来他们才是时代的大杀器,而这个大杀器的开关或者叫诱媒,就是自己这个时空穿梭者。

只有自己才能把这些人的潜在能量调动出来,然后让曾经不重视他们的人大吃一惊,说不定还能成为改变一个时代的关键力量。

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一点,只要这套班子建立了起来,并且能完成初步的运转,不管自己以后是否存在,这些人都会按照既定的路线顽强的走下去,随时随地的改变着他们身边的所有人、所有事。

这叫什么?这叫连锁反应,或者叫多米诺骨牌效应。只要自己这块头牌倒了,并顺利的撞击到第二块骨牌,那这个反应就是很难阻止的,它将帮助自己完成来不及或者无力实现的愿望。

“嘿嘿嘿……没想到咱也能当一回头牌了!莲儿,备马回府,我要为富大人解惑!”

一想到自己能在大宋培养出一批古代科学家,并把华夏民族或者是全人类的科技发展脚步往前推进几百年,洪涛就有点忍不住要马上展开行动。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富姬,谁让她是皇帝的眼线呢。

不管富姬如何不情愿,她也只能跟着这位疯驸马返回驸马府,然后到后苑的飞鹰作坊里,看着那位来自蜀地的老工匠用一小段毛竹和几件简单的工具,制作驸马口中所云的算盘。

“彭大,你不该当木作,这手艺比金银作丝毫不差,让我都不太舍得去用它了。”

不到一个时辰,老工匠就按照驸马的设计思路,把一个书本大小的算盘原原本本的制作了出来。虽然他并不清楚驸马所说的算盘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他精湛的手艺还是反应到了实物上。

这架十三档上二下五共91颗算盘珠的算盘已经不能称作工具了,简直和一件精雕细刻的工艺品不相上下,竹制的边框上还有简单的浮雕花纹。

这可不是洪涛授意的,而是老工匠随手为之。他说经过他手的成品就不能是光板的,那样有辱祖宗手艺。结果就是洪涛拿在手中都不太愿意攥着,而是用两个手指轻轻捏着,生怕会把它弄脏。

“都尉大人莫折杀小老儿,这点粗鄙之物只是糊口罢了。”

老工匠还真不是谦虚,别说他这样的宫廷御用巧匠,就算随便在家乡找个学徒,做个算盘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儿。他确实不懂驸马为何会如此眼皮子浅,唯一的解释就是驸马在说疯话。

“物虽粗鄙,但功效一点都不粗鄙。用不了多久,我大宋的每一家商贾都会视此物为珍宝。既然它是出自你手,可否愿意以名提之?”

匠人,在古代中国也是一群谁也离不开但又不太受尊敬的人,洪涛打算先替他们正正名,就从这位彭大开始。

“这、这如何使得……”

老匠人没想到驸马要玩真的,居然想用自己来为这个叫算盘的东西命名,一时有点晕,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看完了富姬又把目光投向了长公主,试图让她们两位劝说驸马别犯疯病。

长公主也不明白夫君离开没多久又匆匆忙忙的回来,然后盯着老匠人用竹子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机关到底是何用意。但她有个优点,就是能无条件的信任丈夫,哪怕是看上去很不靠谱的事情。

第十个名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