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有毒

大宋有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4章 蕃兵

确实是蕃兵,而且不止两位,大部队在城外整装待发,他们两人只是进城接人的。蕃兵没有调令不许大规模进入城寨,因为守军也分不清谁是归化了的党项人、谁是还没归化的,生怕敌人来个化妆潜入诈开城门。

这一族蕃兵大概30多人,来自50里外的德靖寨,自称卞移部落。领头的真和蒋大郎猜的差不多,是位副指挥使,另一位是副兵马使。

他们是兄弟两人,都有汉名,哥哥叫卞马、弟弟叫卞驼,接到安抚使衙门的命令之后连夜带人赶了过来,但对于要去兰州做什么一无所知,只知道要平安把四人和货物送抵,拿了兰州禁军的回执之后才算完成。

富姬还是头一次和如此多蕃人近距离接触,尽管表面上保持着平静,可内心里却不停的打鼓,腿肚子都有点软了。尤其是看到他们把刀斧就明晃晃的挂在马鞍上,很多木柄上还带着暗黑色的痕迹时,胃肠也有点翻腾了。

不过这些蕃兵蕃将倒没什么异动,对四人很是客气,想的也非常周到,特意带来了十多匹战马和驮马,就是专门为富姬一行人准备的。

驴子跟不上马匹的行进速度,只好先寄存在旅店中,人和货物都上了马,由弟弟卡驼带人在前面开路,哥哥卡马在后面压阵,把富姬和施铜他们夹在中间向西呼啸而去。

有了蕃兵带领,再加上安抚使衙门的印信,这一路通畅无比。但越靠近边境关卡就越多,只要是能通行大队人马的地方就会有军堡或者军寨驻守,不管从哪个方向来,连人带货物都得仔细盘查。这要是说不清去做什么,还真是个大麻烦。

施铜会说蕃话!这是富姬的新发现。这个老兵离城没多远就放慢了速度,逐渐落到了后面,和那位卞指挥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越聊越热乎,到后来干脆汉话蕃话轮流上阵,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把蕃兵蕃将逗得不住哄笑。

待紧张劲儿一过,富姬慢慢也和这些蕃兵有了话可讲。他们外表看起来挺吓人,还总是直勾勾的盯着你看,像是不怀好意。

其实并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无非也是好奇。他们早就看出这位花掌柜是女扮男装,再加上长得白白嫩嫩,明显不是边塞这边的人。于是问题来了,这么一个满嘴官话的年轻女人,大老远跑到边关来做什么呢?

富姬本来是不想和这些蕃兵说实话的,但架不住人家会琢磨,一听说是来边境贩货的,立马就知道具体来历了。

原因和施铜说的一样,这边根本就有没单独的货郎,基本全是熟面孔,大家结伴而行,谁去哪个堡寨都是固定的路线、固定的时间。更没有像富姬这样的货郎,来一个就会被绑一个,指不定绑回哪个部落里当媳妇了呢。

去榷场的商贩都是政府指定的,有通关文书。人家一来就是一大队车马,浩浩荡荡和行军似的,富姬也不是。所以就剩下最后一个可能性,你是走私犯!

“哦,跳货郎嘛,我们兄弟认识跳货郎,也杀过跳货郎,可单独一个女人来做此勾当,从来没见过。有没有好看的绸缎,我用毛皮和战马与你换。俺家妹子要出嫁,需要置办嫁妆,绝不会亏了你。”

不过卞马对走私犯的反应和施铜他们差不多,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也没觉得是啥不好的营生。相对而言他们对走私犯手里的货物更感兴趣,还提出了交换的建议。

富姬越来越觉得自己和驸马打的包票有点幼稚了,让这些蕃兵一说,想当跳货郎还真是个很高难的技术活。

光有保镖护送偷偷出了边境还不成,又不是偷渡,总得回来吧,还得带着货物回来。一般而言,游牧民族能提供的货物无外乎动物毛皮、青盐和驼马牛羊,哪一样也不是能揣在怀里随身携带,体积都挺大。

难不成再一路闯关冲进来?如果这样能成的话,西夏兵马早就冲到开封城下去了,等不到自己去尝试。

所以说要当跳货郎,出去不容易,回来就更不容易了。必须做到边境外有客户和货源,边境内还有几条固定的退路。不管是用钱收买还是合伙,反正得保证货物能进入内地,否则有多不怕死也是白搭。

“卞头领误会了,我要贩卖的不是普通货物,恐怕令妹用不上。但我可以私下送给卞头领一件礼物,当做给令妹贺礼,不要推辞。”

重新审视了目前的状况之后,富姬有了新的打算。她不急着去见阿赫玛德的族兄了,而是打算和卞家兄弟多套套近乎,看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突破口。

“我们从来不白拿别人的东西……这些马随便挑,三匹!”

卞马对富姬拿出来的金簪子很是喜欢,不光是材质名贵,做工也是他没见过的精美,上面还垂着三条细链,链头嵌着珍珠,稍稍一动就会晃来晃去。

“如果卞头领能在兰州城外多停留几日,再一起返回,我还有厚礼相赠。”

三匹马换一根金钗,放在边关这里并不太等值,但如果把马匹带回内地就有赚了。但富姬并没在意这些小钱,她要的是另一种可能性。

“……我的族人们觉得仅凭一根金钗还不够,他们需要更多……”

卞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用他们的语言和同伴商量着什么,显然也得出结论了。谁说蕃人耿直就不会做生意了,他们只是讨价还价的方式更直接、更干脆。

“金钗是送给令妹的贺礼,与我们的交易无关。卞头领觉得多少报酬合适不妨开出来。”

富姬本来以为对方会婉言拒绝,毕竟他们是兵,蕃兵也是兵,见到走私犯不抓已经算犯法,总不能还跟着一起当从犯吧。

她只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摸清这边的情况之后回去也能向驸马汇报。这次来找客户交易还是其次,搞清这边的现状和规则才是重点。可没想到这位蕃将如此豪爽,一点不在意什么法不法的,直接和走私犯谈起了报酬。

“通常我们会收一成货物做为报酬,花娘子是安抚使的客人,又是我们见过的头一个跳货娘子,那就半成!我们在兰州城东女遮谷送你出关,五日后还在原地相会,护你回延州。”这次卞马没再和所有人商量,只和弟弟小声嘀咕了两句,开出了他们的条件。

“价格很公道,可是有个问题,我带的货物恐怕卞头领拿了没用,能不能等我回来时再用橐驼抵偿?”

不管是半成还是一成,富姬都觉得合理,就当是交税了。但对方抽头的方式有点简单粗暴,是从出关前的货物里抽,这样自己少了获利的货物,盈利受损更大。他们拿了货物也不一定有用,双方都不太合适。

第十个名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