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归来很倾城

第47章 冷静克制

夏仲春来的很快。夏家亲戚不多,关系比较远的年前已经将礼走过了,今天只有出嫁的姑奶奶夏之风带着丈夫儿子回娘家,夏之行一家则跟着沈青青回了娘家。

小男孩来敲门的时候,夏仲春刚将姑姑一家接进去,得到消息急忙进去跟姑姑、姑父请罪,然后带着腊梅一路小跑地过来了。

“到底有什么急事?”夏仲春喘着气问。

靳嫂子有些惴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急事,就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才让人把你叫来的。我来这里之后,发现秀娘没在,而且小雯也不见了,我问了张嫂子,她说除夕那天小雯突然发烧,没多一会儿就没了。”

“小雯没了?”夏仲春大吃一惊。

“张嫂子就是这么说的,她还说小雯的尸体已经让霍监理处理了。小雯平时虽然身体不够健壮,但也不至于一场风寒就要了命啊。”靳嫂子抹了一把眼泪,“小孩儿易夭折,可这也太快了些,而且我问张嫂子的时候,她眼神躲躲闪闪的,似乎在心虚,我怕这里边有什么事,这才让人大过年的让人去找你。”

“你做的很对。秀娘呢?”

“张嫂子说秀娘回家相亲了。”

“相信?”夏仲春峨眉紧蹙,“怎么年前没有听说过?她要回家相亲没问题,但需跟我请假,我好安排其他人轮值。”她胸中涌出一股怒气,陈秀娘太不负责任了。

“靳嫂子,今天多亏您通风报信。”

“这事我应该做的。”靳嫂子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之前还担心夏仲春会怪罪她呢。

“此事你不用操心了,专心照看孩子吧,待会儿我让腊梅留下来帮你。”至于小雯的事情,她得亲自问问霍监理。

原本她想直接将腊梅留下来的,但腊梅死活不肯,她只好带着腊梅先回去,待会儿让腊梅自己再过来。

回到家,一家人都在等她一个人,她向姑姑和姑父道了歉才入席。

夏之风很喜欢这个侄女,问道:“育婴堂有什么事,这么急巴巴地把你叫过去?”她笑着对兄长说:“这一年,仲春越来越懂事了,有大姑娘的样子了。”

夏仲春放下筷子将事情说了一遍,“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我们晌午离开的时候小雯还好好地,一点儿风寒发烧的症状都没有,听张嫂子的描述,小雯没多久就没了,这也太快了些。原本陈秀娘被安排轮值,却突然回家相亲了,而且小雯没了之后张嫂子没通知别人只通知了霍监理,而霍监理却没有通知爹爹。虽然大过年的不好说这些事情,但是毕竟是上了名册的弃婴,突然没有了,总得给官府给监理们一个说法。”

酒席上的众人都惊呆了,表姐兰芝是个心肠异常柔软的姑娘,闻言已经拿着帕子拭泪了。

“未免太过凑巧了。”表哥兰树开头道:“我觉得里边有猫腻。”

“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夏仲春看向夏之时,“爹,我想下午去陈嫂子家看看。”陈秀娘是个关键线索,她想从这里开始查。

夏之时赞许地点头,“行,去吧,让你表哥陪你去。”

一直默不作声地赵铁柱突然开口,“有可能小雯并没有死。”

所有人都转过头看向他。夏仲春急切地盯着他,“姑父,你怎么知道的?”

赵铁柱轻咳一声,“我去外地做生意的时候听人说过,有些黑心肠的人会将育婴堂的弃婴偷出来贩卖,以此牟取暴利。所以我猜小雯并不是真正病死,而是被偷出去卖了。”

“哄!”仿佛一道闪电劈开乌云,所有的疑惑瞬间有了解释。

“他们太可恶了!”夏仲春一掌将筷子拍着桌上,蹭得站起来要去找人理论。

“坐下!”夏之时怒斥一声,“都十四的人了,怎么做事还这么冲动!”

“爹!他们不是人!”夏仲春泪流满面。

“哎!”夏之时叹息一声,将女儿拉坐下来,“这只不过是你姑父的一个猜测,万一小雯真的是病死的呢?小孩子一场风寒就夺走了命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万一是真的,你今天怒气冲冲地去兴师问罪,以后还怎么跟其他人相处?”他颇为头疼地扶额,女儿聪明善良,就是缺少世事阅历,不够圆滑变通,日后还有的教。

夏之风拍拍侄女的手,“你爹说得对,这只是你姑父的一种猜测,真相我们不得而知,如果小雯真的是病死的,你去找人闹一闹,只会让关系变得越来越僵。如果小雯是被偷出去卖了,你现在上门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夏仲春最大的优点就是听得进去别人的劝告,“我明白了。”如果是真病死,她没有资格去质问张奶妈,毕竟小孩夭折这种事,不是人为能控制的。但若是假病死••••••

“凡事不要冲动,要克制。”见女儿情绪平复下来,夏之时继续教导:“冲动和愤怒一无是处,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糕,不要让这些负情绪左右你的思想和行为。”

夏仲春点头乖乖受教,有爹爹在,她就有主心骨。

饭后,兰芝提出想去育婴堂看看,夏仲春爽快地答应下来,她打算给靳嫂子和腊梅送些好饭菜过去。兰树作为护花使者送两个妹妹过去。

到了育婴堂,站在门口就能听见张奶妈的哭嚎之声,声音大,却并没有悲戚之意。夏仲春心烦,冷着脸站在门外看着张奶妈唱念做打。

张奶妈回家之后觉得早上自己表演的不够用力,心中十分懊恼。待到下午过来看见腊梅在,就知道夏仲春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她心思一转就开始哭,仿佛死的不是一个弃婴,而是她亲娘一般。至于目的,自然是指望腊梅在夏仲春面前多说她的好话。

只是她刚开始表演,正主就来了。脸上挂着斑斑泪痕,她愣愣地问:“夏姑娘怎么来了?”

“我来给靳嫂子和腊梅送午饭。”夏仲春提起手里的食盒,问:“不是说秀娘跟你一起轮值吗,怎么到现在不见她的人?”

爱吃鱼的兔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