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月

第68章 小姨子上门

幼儿园的时候,李丰满的特长课是速描。

不是因为他有这方面的天赋,而是那段时间李妈迷上了漫画,觉得会画画的人都很酷,所以就给李丰满报了一个绘画速成班。

这一学,就是十几年,虽然平常没什么大用,但至少也是一项特长,写简历或是婚介材料的时候也不至于无物可填。

因为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技能,所以李丰满画起画来还是很有一套的,不止快,而且画出的东西与原物能有七八分相像。

老铁匠冯才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对李丰满的设计图纸视若珍宝。除了那天马行空的想像力,那些图画本身也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因为在李丰满之前,哪怕是一把刀,一口锅,也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画得像李丰满这么像,乍一看去,就像是真的一样,让人震撼。

找来纸笔,刷刷两下。

一个牙刷的手柄骨架就跃然于纸上,尺寸标注清晰,手柄呈圆柱状,尾部还留有水滴形状装饰。

最重要的是头端,扁平,只有半截拇指大小的面板上,却画出了足有二十个针孔大小的孔洞。

“少爷,这是什么呀?毛笔吗?”根福好奇询问。

李丰满挺身收笔,把纸上的墨迹吹干,虽然是毛笔作画,不过也已有他当年的三成功力,这画出来的东西至少比他幼儿园时强多了。

听到根福的问题,不由白了他一眼,懒得解释,直接吩咐道:“去找一个相熟的木匠,先做出十几个来。嗯,等等……”

想起了什么,李丰满又把画纸放下,再次提笔,刷刷刷!

在大牙刷的旁边,又添上了一个小号的牙刷,家里还有五个孩子,大人用的牙刷不太适合,小一号刚刚好。

“拿去!”再次把画纸塞给根福,“大小两种,各做十支!”

根福双手接过,躬身应声:“是,少爷!”

“还有。”李丰满特别交待道:“想办法去给我带点儿马尾上的尾毛回来,嗯,越多越好!”

这是什么奇葩要求?

少爷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没问原因,根福再次恭声应是,高头大马他弄不回来,但是搞点儿马尾巴上的毛回来,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根福转身离去,李丰满也把店门落锁,迈着八字步,悠哉回府。

府里面,老富贵儿已经把柳亭给安置妥当,就在隔壁老王家的后宅随便收拾了一个单独的院落,倒也清静。

选了一块空地,柳亭已经开始在松土整地,老富贵儿在旁边帮忙。

李丰满回来的时候,菜种都已种上,柳亭与老富贵儿二人正在担水浇灌。

李丰满四下打量,这里确实是很清静,高门大院,除非是遇到像是根福与老富贵儿他们这样喜欢爬墙头的不靠谱邻居,平常基本不会有人来。

早上出去的时候,李丰满特意瞄了一眼,老王家的院子,左边与李府相邻,右边邻街,没有人家,基本上可以排除会有不靠谱邻居的可能。

总之,把菜种在这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家里现在确实是需要再多招募一些人手了。”李丰满突然想到,此刻老富贵儿与根福全都不在,府里面就只剩下五个孩子无人照看,很不安全。

没有上前跟两人招呼,李丰满随即又转身回到了府里。

后宅,刚刚走近,李丰满就听到几个极为爽朗的笑声,很欢快,也很陌生,是女子的声音。其中还掺杂着李轻寒与思语思琪几个孩子的说话声。

李丰满一愣,谁来了?

莫不成是柳亭那小子已经把家眷给接了过来,特意安排过来帮着照看孩子?

李丰满心中多少有些猜测,怪不得老富贵儿那么严谨的一个人,竟会撇下几个孩子离开府坻,原来是已经有了具体的安排。

我就说嘛,老富贵儿这个人还是很靠谱的。

“小姨小姨,你再跟我们说说嘛,这么久没见外公,我们都好想他!”

这是轻寒丫头的声音,李丰满听着心中一动,这么亲昵的称呼,应该不会是柳亭的妻室,轻寒丫头的脾气孤傲,没有这么容易就跟一个生人打成一片。

既然称来人为小姨,而且还提到了外公,这个陌生的女人不会真的是几个孩子的姨娘,李丰的小姨子吧?

李丰满突然有些紧张,不是说家里的亲戚死的死逃的逃,大多都没有联系了吗,怎么突然间又蹦出了一个小姨子出来?

听轻寒话中的意思,似乎孩子们的姥爷,李丰的便宜岳父也都还健在。

李丰满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他这个西贝货会不会被拆穿?

“你们外公很好,两个舅舅也很好,不过你们也知道,他们现在还在被监管,不方便出来探望你们,所以这一次只有小姨自己过来了。”

女人的声音很清甜,言中果断干脆,透着一股子利落劲儿,给人一人泼辣的感觉。

“看看你们几个,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还有身上穿的这些衣服,都多久没有换新了?”女子心疼巴拉地说道:“你们老实告诉小姨,你们那个混蛋爹是不是对你们不好?你看看这缺衣少食的,可真是苦了你们了!”

听上去,小姨子对李丰满的怨念不浅。

李丰满定住脚步,没有离开,也没有着急进去,他想听听孩子们对他的印象。

“小姨误会了,阿爹对我们很好,现在每天都给我们做很多好吃的呢。”

“是呀是呀,阿爹做的菜可好吃了!”

“嗯嗯嗯,我们都很喜欢阿爹,还有阿爹的菜!”

李丰满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会做饭的老爸果然很占优势,这不,他才刚刚穿越过来几天,就已经用美食成功拢获了几个孩子的心。

“就他?”小姨子撇了撇嘴,不屑地语气道:“吃还差不多,还会给你们做饭?”

“你们几个就别往你们那个混蛋爹脸上贴金了,他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混蛋,当年若不是他一意孤行,你们几个小公主又何至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你们阿娘不会死,还有外公,舅舅,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连出个门都会被人监管?”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混蛋造成的!”

李丰满的眉头一皱,看得出,这个小姨子对他似乎很有成见啊。

这左一句混蛋爹,右一句混蛋爹,听得他很是恼火,这不是在几个孩子的面前抹黑他吗,不能忍!

柳一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