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月

第28章 传家宝

半个时辰之后,小公爷在刘万山与王茂才的恭送之下,悠然离开,走的时候他带走了“叫花鸡”的菜谱及五只已然烤好的叫花鸡。

一文钱也没留下,一文钱也没留下,一文钱也没留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茂才全程黑脸,在小公爷的马车走远之后,狠狠地冲着他离去的方向“呸!”了一口。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就这样贪婪无度且又不知避讳遮掩之人,也配称得上是县公?”

“他这县公若是能做得长久,我把脑袋拧下来当夜壶用!”

“茂才慎言!”刘万山轻斥了一句,淡声道:“若是小公爷所言不假,那个李丰真是大有来头的话,仅这一则消息,就相当于是救了你我兄弟的性命,区区一顿饭、一张食谱又算得了什么?”

要知道,按照以往的习惯,遇到李丰这种看似没钱没势的外来户,刘万山可是从来都没有心慈手软过,到时候他给出的那三十贯钱会被原封不动地讨回来不说,李丰身上所有的菜谱都会归他们望江楼所有。

期间,为了逼迫李丰就范,他们难免会使出一些特别的手段,伤人、绑架,各式各样的威胁,肯定会往死里去得罪李丰,还有其背后隐藏着的势力。

如若不是小公爷提前警醒,再加上阿亮提前察觉到的异常之处,说不得他现在已经开始让人这么做了。

而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若李丰真有大靠山,刘万山也就是等于自己把自己给逼到了绝路上。

“回去告诉阿亮一声,李丰那里他只管暗中监视,静观其变就好。若有异常,即刻来报。”刘万山轻声向王茂才吩咐了一句。

王茂才应声依言,不敢违背。

---

铁匠铺。

老铁匠冯才对李丰满异想天开的头脑以及他天才一般的设计思路给震惊得无以加复。

光是菜刀,李丰满就给他画了五副草图,什么切肉刀,剔骨刀,刮皮刀,碎肉刀,看得他是眼花缭乱。

剩下的什么平底锅,高压锅,鸳鸯锅,漏勺,刮铲,绞肉机等等等等,看得他亦是一阵头晕。

这些东西全都是他闻所未闻之物,尤其是那个叫做“绞肉机”的东西,设计得更是巧夺天工,一度让冯才觉得他是不是遇到了鲁班再世。

几个齿轮,加上几片锋利的铁片,放在一个容器内,用力一绞外面的手柄,竟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一块块肉块变成细碎的肉馅,如此省时省力的设计,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大概就这些吧,需要多久能够全部完成?”把草图画好,几个复杂的结构与老铁匠讲解完成之后,李丰满轻声向冯才询问。

冯才从刚才“绞肉机”的狂想中回过神来,认真计算了一下李丰满所需要的这些部件,道:“三天,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定能够完成!”

“其它的都好办,虽然新奇,但实际制作时却也费不了太多的功夫。”老铁匠抬手指了指眼前的“绞肉机”图纸,以及刚刚那个“高压锅”的设计要求,轻声道:“主要是这两件东西,很考验匠人的手艺,恐怕一次两次并不能成型,要多试几次才可以。”

李丰满点头:“没问题,三天不够的话往后延个五天十天的都不是问题,关键的是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达到我所说的要求。”

“尤其是这个高压锅,我不要求你做得有多美观,但是它里面的密封性一定要好,而且材质一定要足够结实,否则在使用的过程中一旦发生破裂,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冯才傲然道:“公子放心,我老铁匠打了一辈子的铁,做出来的东西有口皆碑,保证皮实耐用,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自是再好不过,需要多少钱?”

“这酬劳嘛,因为东西新奇,制作的时候难免会有差错废料,且费时费力,所以较以往可能会贵一些。”冯才思忖片刻,朝着李丰满伸出三根手指,道:“三百文,不二价。”

“三百文!你怎么不去抢?!就几块铁疙瘩你也敢狮子大开口?!”

李丰满还没说话,根福在旁边就直接炸了毛,声音振得整个铁匠铺都是一颤,屋里面正在打铁的几个学徒还以为是有人来闹事儿,直接拎着铁锤与烧红的烙铁就冲了出来,六双眼睛全都瞪着李丰满主仆,威胁意味十足。

“你们这是做什么?没看到我正在跟客人们讲价钱呢,没你们事儿,都去忙活去吧!”老铁匠淡定摆手,把徒弟们打发下去,然后笑呵呵地看着根福与李丰满。

对于这样的威胁,根福视而不见,脸上没有一点儿惧意,人出来得再多,也不能多要他一文钱。

对于钱这种东西,这个傻大个似乎有着超乎常人的敏感,很执着。

当然,对于这样的一根筋,老铁匠也是一点儿没脾气,总不能真个动手打起来吧。

一方服软,接下来就好说多了。

整个过程,不用李丰满插手分毫,根福直接与老铁匠对话,经过一番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之后,最终把价钱定在了二百五十文。

二百五,这个数字让李丰满感觉到有些莫名的喜感,不过看到根福一副欢天喜地心满意足好似占了很大便宜省了许多钱的样子,他也就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这里是唐朝,二百五这个数字还没有被赋予一些特别的含义,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价钱谈妥,根福下摆一提,裤腿一缕,腿上挂着的一串铜钱瞬时显露出来,弯身解下细数了两百五十文递给老铁匠,然后又重新将剩下的钱绑回原位。

接过钱,老铁匠再看向根福的目光已经开始带着一丝丝崇拜,这么新奇的藏钱方式比在内裤上缝个口袋什么的可要魔性多了,这个傻大个绝对是个人才,不嫌沉不嫌硌的慌么?

目送着这对奇怪的主仆离去,老铁匠转身走回打铁铺,一拍手掌,高声向在场的学徒吩咐道:“先把手上的活计放一下,过来我这里,每人拿一张图纸,捡自己能做的尽快赶制出来,做不了的留给我亲自出手。”

“记得全都给我小心着点儿,这些图纸可都金贵着呢,千万莫弄脏弄破了,老汉我以后还想留着当传家宝呢!”

三个徒弟不以为意,嬉笑着打趣:“至于么师父,以往咱们也不是没见过带图来打造的器具,也没见你哪一次这么着紧啊!”

老铁匠一瞪眼:“你们几个小崽子知道个锤锤!老汉我打了一辈子的铁,就从来都没有见过画得这么精细的东西,这些东西要是做出来,肯定会不愁卖,独门的生意,懂?”

柳一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