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仙

第11章 无相诀

“无相诀,无形无相,激发身体本能以吸收天地灵气,修炼速度极快,不过没有固定运转方式,体内真气为本源无属性,威力奇弱。庸者学之,纵使有一身深厚修为却运用不得,徒呼奈何;智者学之,能化腐朽为神奇,惊天动地……”

方利继续翻看无相诀的介绍,心跳砰砰作响,兴奋莫名,只觉这本功法乃是上天专门为他创造,将是他一飞冲天的起点。

“我虽然不是什么智者,但也能让你化腐朽为神奇,成为一门凌驾于其他功法之上的玄妙功法。”方利轻轻抚摸着手上的古朴书籍,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无属性真气虽然弱小,但只要自己心中想法得到映证,那便能将这些无属性的真气随意转化。想到这,方利不再迟疑,抱着他转身离去。

能寻到无相诀,也不虚此行。

“请登记一下你选中的功法,一个月内必须归还,否则按一级叛族罪论处。”

正当方利快要走出功法阁的时候,守阁长老如苍蝇一般闪了出来,冷冷的说道,只是眼睛一直盯着方利手中的秘籍,想必他也很想知道方利到底选了哪门功法。虽然他不相信方利能在两年后超越自己,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守阁长老绝对不会介意多了解一些方利的底细,以免阴沟里翻船。

“无相诀。”方利也知道这是功法阁的管理制度,没多说什么,坦然的将手中秘籍摊开在守阁长老面前。

“无相诀!”守阁长老先是一愣,随即一抹笑意在他眼中一闪而逝,淡然道:“功法阁内唯一一本上上等的功法都能被你选中,看来你的眼光倒是不错。”

虽然听出守阁长老话中藏有暗喻,但方利却懒得去琢磨,只是淡淡的问道:“登记好了吗,若守阁长老没有其他交待,我便先离开了。”

守阁长老盯着方利,脸上似笑非笑,带着几许冷意,“可以了,一个月后记得归还功法,还有,记得我们的约斗,如果你想毁约,两年后,老夫会亲自去寻你。”

方利没有回话,一声冷笑,转身离去。

“哈哈,竟然是无相诀,这是你自寻死路,怨不得他人。”见方利走远,守阁长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无相诀虽然是功法阁内唯一一本达到上上等修炼速度的功法,但数百年来早有无数人试验过,此乃最鸡肋的功法,甚至一度被称之为废物功法,不因其他,只因它修炼出的真气太过儒弱,若是同等境界的高手比试,那修炼无相诀的人很容易失败。

家族中曾经出过数个修炼无相诀的人,但几乎都有被人越级挑战的历史,甚是憋屈,甚至还有一个达到炼气八重的高手却被一名炼气五重的人击败的记录,也正是因此,无相诀已无人问津,况且上等功法与上上等功法修炼速度差不了多少,既然无相诀有这么明显的缺陷,别人自然不会选择。

“选择无相诀,就算你在两年之内修炼到炼气九重也不一定能赢我,哈哈哈,自作孽不可活。”守阁长老哈哈大笑,随即不再说话,喜盈盈的向功法阁内走去,他发现,自己今天的心情格外好。

方利回到家,与母亲和妹妹打完招呼后立马回到房间,开始布置聚灵阵。聚灵阵作为初级阵法,布置极其简单,只需有一块晶石便能运转。随即方利吞下一粒太上长老赐下的聚气丹,立马开始修炼无相诀。

无相诀的修炼方法极其特殊,并不需呼吸运气,只需静坐,忘色相、声相、香相、味相、触相、生住坏相、男相、女相等十相,修为自成。

“莫非是物我两忘之意?”方利看着书籍上的解说,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盘腿静坐,轻合双帘,只留一线光明。

“无相无我……”方利心中静念,一动不动。

也不知念了几万遍,心窍之中突然一亮,却是有所悸动。

方利暗喜,知道已有功效,不再静念,开始按功法所述,观想十相的具化物,如色相之蓝天白云、声相之鸟语虫鸣、味相之山珍海味……

当十相一一具现后,方利开始一一忘却。

这一过程也不知是数个时辰还是数月,方利没有一点知觉。

若此时有人进入房间便会发现,以方利盘坐之地为中心,一道玄奥的蓝色符文大亮,疯狂地聚集天地间的灵气,然后供方利吸收。

而方利眉心之处如漩涡一般,将周围的灵气全部吞噬。

“母亲,哥哥在房间里快一个月没出来了,会不会出事?”方六儿比之一个月前精神好了许多,眼中流露着少女独有的灵动,只是此时看着方利的房门,脸上有些担忧。

“没事的,你哥哥是修士,应该是在闭关修炼,当年你父亲也经常如此,不用担心。”身为母亲的叶香宽慰着女儿,不过脸上也有些担忧。

正在这时,房间内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狂暴的气体冲出,如暴风一般将门窗吹得啪啪作响。

“哥哥!”方六儿大惊,立马大叫一声冲入方利房间。叶香也反应过来,紧随其后。

“我儿,你没事吧?”叶香见房内杂乱不堪,衣柜书桌都被吹翻在地,而方利却依旧闭眼盘坐在地上,不禁担心的问道。

方利被母亲和妹妹惊醒,缓缓睁开双眼,一道金色光芒闪过。

“母亲,我没事,只是修为突破了而已。”方利看了看周围,发现了房中的杂乱,不禁有些歉意,看来又让母亲担心了。

“哥哥,那一声巨响太吓人了。”方六儿不满方利将她无视,一下凑了过来,脸上有些不悦。

“是哥哥不对,吓到你了。”方利笑着揉了揉方六儿的脑袋,闭关修炼一个月所堆积的烦躁顿时全部消失。

“别弄我脑袋,感觉把我当小孩子一样。”方六儿甩了甩头,立马脱离了方利的魔爪,然后气呼呼的看着他。

“好了六儿,别闹了,你哥哥闭关了一个月,先让他休息休息。我们出去吧,顺便帮你哥哥准备些好吃的。”叶香制止方六儿继续纠缠,拉着她便向门外走。

方六儿虽然不情愿,但却不敢违背母亲的话。

看着二人离去,方利微微一笑,果然还是家好。

“闭关一个月便突破到了炼气五重,不愧是上上等的功法。”方利检查了一下自身,发现修为已稳稳迈入炼气五重境界,不禁大喜,只是体内真气全部转变成了无相真气,呈淡白色,一看便知不惧多少威力。

“光有修为还不行,必须将这些无属性的真气全部转化为属性真气,否则只会与其他修炼无相诀的人一般,被人越级挑战。”方利喃喃自语,再次盘腿坐下,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方利闭目内视,发现无相真气全部安安静静的待在丹田内,不像其他功法修炼出来的真气,会在特定经脉内流转。

“还真像一滩死水,没有一点活力,怪不得无人愿意学习,不过,我可不是庸才。”方利自信的一笑,随即突然轻喝一声,丹田内的无相真气立马沸腾起来。由静而动,只在一瞬间。

“先布置一个藤草困阵试试。”方利想到就做,开始用意念引导真气流转。

藤草困阵乃是木属性阵法,需要一件木属性灵物作为阵眼。

“五脏之中肝属木,就以你为阵眼了!”方利眼睛一横,大叫一声,立马围绕肝脏进行阵法布置。

此事看似简单,其实危机重重,稍有不慎怕是有性命之忧,一般人可不敢这样尝试。要知道,阵法的布置都有失败的可能,而且一失败就会损伤到阵眼,如今方利以自身肝脏作为阵眼,危险程度可见一般。

藤草困阵属于一阶阵法,相比于其他阵法,需要刻画的纹路却是少得多,哪怕方利只将无相诀修炼到第一层,只能在十二正经中随意运转真气,但依旧可以补齐所有纹路。

方利双眼紧闭,额头已渗出不少汗水。还是第一次在体内刻画阵法,自然不敢大意。

无相真气缓缓流动,沿着肝脏周围一点一点前进,真气流过的经脉,都会产生一些刺痛。

不想我的经脉竟然如此脆弱!方利一惊,不敢强来,立马缩减了真气的流量,本是大拇指粗细,现在却被他硬生生压缩成了小拇指粗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真气流动的速度快了不少,也不会再有刺痛感了。

“藤草困阵!给我结!”方利咬牙大喝,体内真气终于形成了完整的阵法纹路,顿时一股澎湃的木之气息喷涌而出,经过毛孔,吹得身上衣服呼呼作响。

轰轰轰,方利体内连续发出三声爆鸣,肝脏剧烈颤动起来,下一刻,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喷出。

“不好!”方利脸色剧变,此时他体内真气已形成一个循环,按照藤草困阵的纹路流动,只是肝脏似乎承受不住作为阵眼的压力,不断抖动。

“给我定!”方利双眼赤红,眼看尝试就要成功,不能就这么放弃!方利爆喝一声,立马倒出一粒活络养血丹吞了下去,想要借这枚二品丹药的修复能力压制住肝脏的抖动。

噗!就这几息间,方利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不过随着活络养血丹下肚,身体已不再那么难受。

“一粒不够那就再来一粒!”由于肝脏的颤动使得方利感觉十分难受,心中不觉升起一股蛮气,将瓶中最后一粒活络养血丹也倒入嘴中,可能觉得这样还不够,方利又拿出聚灵丹,一发狠,也全部吞入腹中。

这可是八粒聚灵丹!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所有丹药入口即化,立马产生一股强大而又狂暴的灵气,冲入方利体内。这么庞大的灵气方利自然承受不住,灵气所过之处,经脉立马被撑裂

方利残忍的一笑,眼中爆发出疯狂的光芒,身体的疼痛没有让他害怕,反而激起了他的野性!

“既然是丹药,就老老实实的辅助我修炼!”方利咬牙微笑,哪怕身体已到了承受的极限,但依旧没有认命低头的意思。

“统统给我滚过来!”方利大叫一声,身体的潜能几乎全部被他激发了出来,体内形成藤草困阵的真气立马沸腾,以平时五倍的速度奔腾,而那些丹药产生的灵气则全部被他用意念压入阵中,想要让它们与真气融合,为自己所用。

不思如何将这股狂暴的灵气排出体外,反而想要吸收,普天之下怕是只有方利这个疯子会这么干。

方利却没有这种觉悟,依旧我行我素,想要驯服这些狂暴的灵气。小小灵气也敢在自己体内肆虐,岂有此理!

嘭!

体内再次发出一声爆鸣,这一次方利没有再喷出鲜血,而是忍着将它吞了回去。

“此时不融合,还待何时!”方利大吼一声,噗哧一声,身体内似乎有某种禁制被打破,那些狂暴的灵气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果真顺着方利的意,开始融入真气之中。

无相真气顿时涨大了数倍,顺着藤草困阵运转,一下注入肝脏之中。那些活络养血丹的药力也化在其中,竟是在帮着修复强化方利的身体。

这时,方利体内突然绿光大亮,以肝脏为中心,整个藤草困阵都随着散发出澎湃的生命之气。肝属木,藤草困阵也属木,这却是被方利激发出了“木”特有的生命属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生命光华迅速修复着方利的身体,不仅如此,原本脆弱不堪的身体也随之壮实了起来,从骨肉血管到五脏六腑,无不坚韧了许多。

“藤草困阵,启动!”方利突然睁开双眼,一下站了起来,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十数道碧绿色的真气从他身体中冲出,如真正的藤草一般,惟妙惟肖,每一条藤草都长十数米,瞬间将房间的墙壁以及顶部撞穿,只一下便将本就脆弱的木屋撕烂。

不仅如此,随着藤草困阵的运转,方利体内的无相真气竟然全都附带上了木之属性,比之原来的无属性真气威力强大数筹。也就是说,方利已经彻底把无相诀的缺陷补好。

“炼气五重巅峰修为,看来差点身殒也并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节省了几个月的修炼时间。”方利喃喃自语。一口气吞了那么多丹药,又全部将它们吸收,却是让他的修为从炼气五重直接步入了炼气五重巅峰。

感觉到体内滂湃的真气,方利不禁微微一笑,又看了看身体周围的真气藤草,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纵观今古,怕是还没谁敢在身体内布置阵法吧,可是自己却成功了,而且还将阵法与自身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应该已经算是踏上了阵修的道路,踏上了这条无人尝试过的道路。

“藤草困阵不过是一阶阵法,就已经让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力,若是换成一个可毁天灭地的上古大阵,那威力又会如何?”方利自言自语,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无月不登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