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危途

末世危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1章 程斌与钟笛

程斌的动作很迅速,转眼间就到了公路下面,他整个身子扑倒在路基下,双手握枪向上看了一会,夜风的呼啸声遮盖了大部分的环境音,但是他仍然很清晰的听到了头上传来一声很短促的惨叫。

他的心里一紧,翻身趴在地上,慢慢支起身子向公路上看去,在公路上停着一辆丰田V8,离它不远的公路上生着一堆火,随风跳跃的火光映照在汽车的车身上,可以看出这辆车挂的是省军区的牌照。

程斌对于汽车从前的归属不感兴趣,他只向火堆那里看了一眼,全部的注意力就都被吸引了过去。在火堆边有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程斌的注意力都被那个坐着的人吸引了过了,因为他对这个人的身影实在太熟悉了,两个人在一起并肩作战了一年多,彼此熟悉得无以复加,被人称为陈琼的左膀右臂,但是最让人惊奇的是,这两个人并不是朋友。这个人叫做钟笛,被认为是陈琼死后基地最热门的领导人选之—,另一个人当然就是程斌。

甚至都不用看到正脸,程斌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钟笛。看到钟笛出现在这里,程斌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树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会离开基地,但是他知道这个人一旦离开了基地,会意味着什么,这个家伙从前一直是执行清除任务的,或者说,这个家伙从前一直是干脏活累活的。

程斌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贸然站起身来,他还记得那天做过的一个梦,在那个梦里,钟笛对他拔枪相向,他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他伏在公路边上,小心的向前匍匐前进,他知道钟笛警觉性很强,而且他还有一个帮手,想在他的面前隐匿行踪很困难,但是他同样也很好奇,他看出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并不是自愿的,也许他就是自己本来的目标,但是没想到被钟笛捷足先登了。

程斌移动得很谨慎,速度也很慢,所以过了好一会,他才接近了火堆,好在风是向他这边吹的,所以他已经可以断断续续的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声。

先传入耳朵的是钟笛的声音,这个家伙的声音慢条丝理,听起来懒洋洋的,程斌知道他只有在动了杀机的时候才会这样说话,因为陈琼说过,他们太不冷静,所以钟笛才要冷静给他们看。

“我知道你醒了。”钟笛说道:“我心情不太好,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特别不喜欢绕弯子,所以我问你答,这样大家都省事。第一个问题是,你叫什么名字?”

风中传来的声音安静了一下,钟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懒洋洋的说道:“看来需要有人帮你醒过来。”话音未落,程斌就突然听到有人大声惨叫了起来,然后钟笛在惨叫声中慢慢的说道:“你醒了?看起来我提醒的方法很有效。”

程斌知道钟笛有很多种办法来叫醒别人,或者说让不愿意清醒过来的人清醒过来,但是他不知道现在钟笛用的是什么办法,不过看起来这个方法的杀伤力有点大,所以那个人很是叫了一会,才慢慢停了下来,然后听到他喘息着说道:“你是谁。”

程斌撇了撇嘴,很显然这个人还没有弄清楚情况,钟笛很不喜欢被别人质问,所以完全可以相信,这家伙又要遭罪了。

果然那个人又惨叫了起来,不过这回程斌猜到了他惨叫的原因,因为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儿,钟笛正在用军刀挑着一块肉条放到火上烤,嘴里说道:“你吃过人肉吗?”他慢慢说道:“我吃过,最早的时候吃的是丧尸的肉,电台里说丧尸的肉煮熟了可以吃,不过我不喜欢吃煮的肉,所以改成烤的,味道还不错。”他停了一下,轻轻说道:“严格来说,丧尸也是人,所以我们后来也吃人肉,不过人肉其实没有丧尸肉好吃,所以我只吃人的大腿肉。”他淡淡说道:“你猜猜你大腿上的肉能割几刀?”

那个人的惨叫声早就在他的自言自语中停了下来,然后听到他的问题,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在了怎样一个恶魔的手里,喘息着说道:“我说,我都说,你想知道什么?”

这一次钟笛并没有生气,他慢慢调整着军刀的方向,让刀尖上挑着的肉均匀受热,同时也小心的让军刀的刀身不会热得太厉害而退火,他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冥。”那人说道:“他们都叫我小鬼。”

“呃。”钟笛慢慢说道:“给人起外号可不是好习惯,你喜欢这个外号吗?”

江冥显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不喜欢……你能先给我止血吗,求求你,我在流血?”

“那就应该和他们说啊。”钟笛对于他的请求毫不理睬,倒是很关心他的心理健康,慢吞吞的说道:“你打不过他们吗?”

“大家都有外号。”江冥急道:“也不是只有我不喜欢……求你了。”

钟笛像是完全听不到他的哀求,只是点了点头,把军刀收回到眼前,看着刀尖上的肉,说道:“你们人很多吗?”

江冥迟疑了一下,然后发现钟笛的目光又落到了自己的腿上,连忙叫道:“有很多,不过有枪的人只有一百多个。”

“有枪的人都有外号?”钟笛说道:“你们不是这里的人?”

“我们是从省城来的。”这次江冥回答得很痛快,当泄露的秘密足够多之后,他的抵触心理也在慢慢减少,回答起钟笛的问题来顾虑也就更少,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担心自己回答得慢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钟笛呃了一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找人。”江冥说道:“过年前有几个人要去北边,后来没消息了,所以宝哥又派人去找他们,结果也失踪了,所以天气没那么冷以后,他让我们再出来看看。”

钟笛呃了一声,问道:“两批人都失踪了?”他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又问道:“他们是在这里失踪的?”

“我们找到了第一批人丢弃的车辆,还有城外的一个院子里有两辆烧毁的车也和第二批人开出来的差不多。”

“你们能认出那些车辆?”钟笛皱眉问道:“不会认错?”

“车牌。”江冥叫道:“看车牌,我们的车都是从省军区搞到的,挂的都是军区的牌照。”他感觉到体内的血液还在不断的流逝,身上开始发冷,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这次钟笛很意外的嗯了一声,他看着江冥说道:“省军区?”他想了想,这才仿佛刚刚注意到军刀上的肉,他皱了一下眉,把手里的军刀递向身边的黑暗中,那里坐着一只体形很大的动物,看到钟笛递过来的军刀,毫不犹豫的伸出嘴去,很灵活的一张一咬,就把那条半熟的肉吞下了肚子。

江冥这才注意到在钟笛的身后,居然趴着一只硕大的狼狗,那只狗一直静悄悄的趴在那里,从来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看到这只大狗,他的心里一颤,不由自主的抬头向城市的方向看过去,那里仍然黑暗沉寂,没有任何动静。

他这个很隐蔽的动作立刻被钟笛发现了,他轻轻哼了一声,看着江冥说道:“你那些同伴可能回不来了。”

江冥一惊,脱口道:“你杀了他们?”

“没有。”钟笛说道:“不过刚才你昏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几次枪响,看起来他们的进展不太顺利。”他抬头看了看夜空,低声说道:“明天不会是一个好天气。”

江冥的牙齿开始发抖,他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哀求道:“能给我包扎一下吗?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你。”

“比如在这里还有一个同伴?”钟笛懒懒的声音隔了一会才响起来,程斌甚至能想到他脸上那嘲讽的笑容,他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打昏吧?我需要时间来审问他。”

这几乎是江冥最后的希望,他一直都在指望同伴来救他,于是他惊恐的叫道:“你把他怎么了?”

“我又不能养着他。”钟笛说道:“你觉得我会留下俘虏吗?”

说到这里,他突然愣了一下,飞快的就地一滚,闪出很远,再起身的时候半蹲在地上,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支九二式手枪,对着公路下大叫道:“是谁?”

“小钟!”程斌的声音响了起来:“卡卡还好吗?它没发现我。”

“程斌?”钟笛显然有些意外,他飞快的四下看了看,迅速转移到那辆大吉普车的旁边,手里的枪一直指着程斌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只大狗一声不响的跟在身边,深色的皮毛让它与夜色很好的溶为一体。

直到把身子靠到汽车后面,钟笛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一直看不起程斌,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程斌的了解,知道这个家伙射击静止目标的时候有多准,要是就这么栽了那可太倒霉了。

他大声叫道:“程斌,你还在吗?”

“当然。”程斌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显然不在刚在的地方,他回答道:“你怎么出来了?”

“你也出来了。”钟笛微微闭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的耳朵上面,大声说道:“我是来找你回去的。”

“回去做什么?”程斌说道:“老马他们没批准你的行动吧?”

“你总能猜对开始。”钟笛说道:“那么你再猜猜我为什么能出来。”

“当然是你自己偷跑出来的。”程斌警觉起来,因为他觉得钟笛在没话找话,陈琼一直在基地里建设像灾难前一样的那种军政分离的政治模式,老马等人地位就相当于从前的一个地方的政府部门,陈琼把自己定位为当时军区的负责人。但是显然这个想法有些超前,就算是从前有中央政府压着,军地双方的矛盾也从没少过,更何况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完全取代从前的中央政府的威慑地位,直接的后果就是双方都不满意,陈琼手下的战斗人员们认为自己舍生忘死的战斗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老马等人则觉得陈琼对于地方的事情指手划脚得太多。

从名义上来讲,基地里任何需要调动人员和物资的行动都需要政府的批准,但是事实上因为基地作战物资的来源大部分掌握在军事力量手里,所以这种限制形同虚设,比如程斌带着自己的东西跑路就谁也没有告诉,从原则上来讲,他的武器、备品、食品、自行车乃至他这个人都是属于人民政府的,每个人本质上都是政府的财产,显然程斌这个动产或者不动产有了自己的意志,于是翻身作主人,自己跑了。所以在他看来,钟笛想出来也再容易不过,他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杆司令,拍拍屁股带走一堆东西实在没什么可值得猜的地方。

所以他立刻就叫道:“你最好让卡卡老实一点,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失手打死它。”

果然钟笛那边安静了一下,然后钟笛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这次他说道:“我不是你,我不需要偷跑出来。”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老马他们的。”程斌相信有了自己的提醒,钟笛不会让他的大狗冒险,但是他本人就不一定了,所以仍然非常小心的移动位置。但是他又不得不继续说话来吸引钟笛回答,事实上两个人的目地一样,都需要对方的声音来判读位置。

“当然是用枪。”钟笛说道:“言语总是苍白的,只有像你这样的脑残才会想办法说服别人。”

“小心。”程斌说道:“人身攻击是会被封号的。”他问道:“你拿出枪他就同意了?”

“当然没有。”钟笛说道:“少将打下的底子不好,他以为我不敢开枪。”

“然后呢?”程斌心里升起一丝不安,他甚至忘记了移动位置,紧张的倾听钟笛的回答,好在钟笛立刻就回答了他的疑问,他说道:“你知道我这个人有时候是很善良的,既然他诚心诚意的要求了,我就大发慈悲的成全他了。”

“你杀了他?”程斌的预感被证实了,但是仍然不敢相信。

钟笛笑了起来,他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你只会想,而我还会做。我觉得老马他们的想法不适合少将之后的基地,所以送他们去和少将继续搭班子。”

虽然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程斌仍然被钟笛的话惊呆了,听钟笛的口气,他杀的绝不止老马一个人,很可能是把他的整个班子都送走了。程斌猜到没有了陈琼的压制,钟笛不可能会和老马相安无事,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钟笛会做得这么彻底,他竟然把基地的整个领导班子都给废了,要知道这些人虽然很让人厌恶,但是无论怎么说,都罪不至死。

事实上,这也是程斌和钟笛互相看不顺眼的原因,钟笛觉得程斌太软弱,对于已方阵营的不同意见者总是习惯性的妥协。而程斌则觉得钟笛太残暴,总是习惯于在肉体上消灭不同意见者。

从前有更喜欢程斌作事方式的陈琼在,钟笛还会收敛一点,现在少将已经不在了,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吃惊之余,他又觉得有些奇怪,他高声问道:“那你出来干什么?”

钟笛讥笑道:“那你以为我应该怎么么做?留下来取而代之?”他冷笑道:“我没有那么蠢,杀了一个老马,后面还会有老张老王,那些人已经习惯了对做事情的人指手划脚只管放嘴炮的日子,没人能够干得比少将更好,我当然更不能。”

“你知道还杀了老马他们?”程斌大吃一惊,这次他是真的猜不到钟笛的想法了,他大声的问道为:“你杀了他们又离开,想过基地会怎么样吗?”

“当然。”钟笛说道:“会分裂,也许会内战,那就是我想要的。”他说道:“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的适者生存吗?那些人被少将保护得太好了,不但失去了生存下去的能力,还不遗余力的拖努力适应新生活的人的后腿,我只是帮他们打破了温室的罩子。”

“你知道那会死很多人吗?”程斌顿时明白过来,钟笛一直是坚定的达尔文社会主义者,在他的眼中,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生存下去,他甚至不在乎人类本身的延续,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人类无法适应世界的改变,那么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但是有想法是一回事,真的把其他人也拖下水就是另外一回事,所以现在他感到全身发冷,怒道:“你有什么资格决定那么多人的命运?”

“因为他们从没有想过要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只能帮他们一把。”钟笛的声音平静中透着冷酷,他大声说道:“除了少将,没人能让基地变得更好,老马不行,我也不行,既然这样,就让它给少将殉葬吧。”

“你疯了。”程斌骂道:“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给少将殉葬?”

“因为你还没有死。”钟笛说道:“我杀了你,自然会考虑我自己的事情。”

这个回答至少解释了钟笛一个人离开基地的原因,所以程斌几乎立刻就相信了,他骂道:“你毁了少将的心血,还要来杀我?”

“你以为从前的基地是少将想要的吗?”钟笛说道:“即使那是他的心血,也只培养出了一个怪胞,大多数人舍生忘死的战斗和辛勤的劳动,却养活了一帮只会只饭和指手划脚的废物,我不相信这是他想要的目标。”

“那么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少将想要的吗?”程斌一面说,一面慢慢的推枪上膛,他觉得现在这个钟笛已经疯子,他比自己从前认识的那个人更加危险。

“当然不是。”钟笛说道:“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把少将的心血当成养份。”他说道:“讨论结束了,现在轮到你了。”

“你能杀得了我吗?”程斌慢慢的移动回最初的位置,慢慢探头向公路上看,他知道钟笛躲在汽车后面,那里的位置很有利,但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车轮下方,他也许可以看到钟笛的双腿,但是很显然他失望了,钟笛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看起来他躲到了轮胎的后面。

“总要试试。”钟笛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做不到,又为什么要逃?”

“你以为我是怕你?”程斌说道:“你真看得起自己。”

“你当然不是怕我。”钟笛的语气一直很平淡,程斌熟悉这种平静,那是钟笛起了杀意的征兆,他需要想办法抢先下手,但是这时钟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只是在逃避责任。”

程斌愣了一下,问道:“逃避什么?”

“我离开的时候,说好由你来照顾少将的。”钟笛说道:“但是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程斌低声骂了一句,陈琼是一个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的人,所以作息时间很不规律,他身上的旧伤又多,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但是整个基地里,也只有程斌和钟笛能够半强迫的干预他的工作和生活,所以两个人相约某个人不在的时候,另一个人负责看着陈琼,但是这种照顾的意义也只是普通意义上的照顾,最多像是生活秘书或者勤务官的那种。像陈琼这种心脑血管疾病,以基地的医疗条件根本就没有办法抢救,自然也不可能是程斌的责任,所以他虽然一直自责于没有及时制止陈琼拼命工作,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也要为他的死负责。

既然是这么想的,他当然不会甘心接受这个论点,所以大声反驳道:“少将是病死的。”

“我知道。”钟笛说道:“那小涛呢?”他叫道:“也和你没关系吗?”

这一次程斌彻底陷入了沉默,事实上钟笛对于这件事也有很多怀疑,他甚至怀疑程斌主动离开就是为了给自己制造一下对老马下手的机会,只不过他对阴谋论不感兴趣,一向秉承以力服人的原则,所以无论是不是程斌的阴谋,他觉得那些人该死,所以他们也就死了。

但是现在程斌居然不说话了,这让钟笛感到非常奇怪,事实上如果不是想听听他的说法,他早就已经动手开枪了。

又等了一会,钟笛终于察觉到不妙,他猛的从车后冲了出来,举枪对准路基下面,脚下快速移动着观察四周,但是公路两旁沉寂肃静,哪里还有程斌的影子。

气得钟笛破口大骂道:“成大饼,你这个懦夫。”他骂道:“你想逃一辈子吗?”

量子永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