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骑

第7章 结怨

“前面可是张掌柜!”这个时候,大队骑兵终于距离车队在一箭之地停了下来,为首的骑兵身着银白盔甲,手上却是执着一杆长枪打马而来。

“张翼辅见过少将军。”那张翼辅一见来者脸上顿时露出欢喜来,迈开硕大的双腿,就飞奔上前,朝那少将军拜倒:“小人今日得见少将军,这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怎么,你是因为这些人吗?”那为首的将军扫了周围一眼,却见周围的那些贼寇早就是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不停。却是为这关宁铁骑所震慑,不敢有丝毫的举动。

“可不是的吗?小人今日差点就为这些家伙所杀。”张翼辅恶狠狠的望着跪在地上的胡子们,还走上前去,狠狠的踢了两脚,如此仍然还是不解恨,嘴巴里叫骂着不停。

“行了,不久之后,要修建大凌河城,这些人刚好送过去做一个苦力。”那将军扫了李信等人一眼,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上次答应我的事情可做了?张胖子,别怪爷告诉你啊,你若是没把爷的事情办好,小心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了。”那年轻将军却是一脸骄横之色,手中的马鞭更是敲着张翼辅的皮帽冷哼哼的说道。

“小人岂敢,小人岂敢啊!”那张翼辅却是肥脸上堆满这笑容,赶紧一路小跑着过来,从身边侍卫手中取过一杆银枪来,而这杆银枪正是刚才准备送给李信的。赶紧这银枪原来是有主之物。若是李信刚才将这银枪取来,还真不知道张翼辅如何交差呢!

“好枪,好枪,咦,这银枪有人用过?”那年轻将军使了几个枪花,忽然面色变了变,因为他发现枪尖上隐隐有一丝血迹还没有擦拭干净,顿时面色变了起来,望着张翼辅。

“公子真是好眼里。”张翼辅面色一变,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感激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刚才那甘胡子来袭击,我等手中无其他兵器,虽然有点兵器,可都是祖大帅吩咐的,故此不敢动用,小人冒死才用了少将军的兵器,死罪,死罪。”

“嘿嘿,是你动用的?”那年轻将军却是面色看不清楚喜恶,只是从马上跳了下来,到底是关宁铁骑出身,下马的姿势干净利落,说不出的潇洒,好像是重复了无数遍的一样。

“小人这幅模样岂能用得起少将军这样的神枪?”张翼辅肥脸顿时堆满着笑容,指着李信说道:“不敢欺瞒少将军,这银枪正是李公子所使用的。”

“一个囚徒,发配过来的犯人,还是一个读书人。”少将军打量着李信一眼,嘴角抽动,然后转身对张翼辅冷笑道:“张翼辅,莫非你认为本将军是这么容易上当的不成?一个囚徒,还是一个读书人也能使用我的银枪不成?”显然他根本就不相信李信这样一个读书人居然会使用这几十斤中的银枪。

“嘿嘿,少将军,这位李公子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他是前淮安知府之子,只是被人陷害,才会落的一个如此境地。”张翼辅有些讪笑道:“李公子允文允武,乃是一个多得的人才。本来我好想送一件兵器给他,但是那李公子却说他要的兵器一定要重一点,可惜的是,这次小人带来的兵器中并没有重型的兵器,只能让人家笑话小人了。”

“这么说,他也是嫌弃我的这杆银枪太轻了?”少将军闻言面色阴沉。望着李信那挺拔的身躯淡淡的说道。

“那不是。”张翼辅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脸上的懊悔之色一闪而过,别人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货色,他一个生意人生的就是火眼金睛,哪里会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将门之后,但是却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物,一向自诩为辽东除祖大寿之外第一人。生就有万夫不当之勇,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小瞧了他的武力,这个时候居然有人说他的兵器太轻,这不是小瞧了他的武力吗?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对方居然是一个书生。

“你认为我的枪太轻了?”那年轻将军走到李信面前,扬着手中的长枪,枪尖指着李信,一道寒气却是直指李信的咽喉。

“每个人使的武器不一样,枪走轻。银枪更是以轻便为主。将军的银枪轻便就是以此为依据的。”李信好不畏惧的望着那名将军说道。他这个时候才发现那名将军生的倒是面如冠玉,虽然终年在辽东,可是肤色却比一般的辽东人要白皙的多,只是他双目游离,隐隐有一丝厉光射出,露出一丝阴霾来,由此可见此人也是一个阴狠之人,李信并不喜欢这种人,但是这个时候却忍不住说道:“小人喜欢用刀。用不习惯银枪。”

“哈哈,就你会说话。”那年轻将军盯着李信看了一眼,最后终于哈哈大笑,收了银枪,说道:“你说的倒是有理,枪走轻便,嘿嘿。在下辽东祖泽润,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祖泽润是何许人也,李信并不知道,但是听他的名字和一边张翼辅的称呼,不用说也知道,这个祖泽润必定与祖大寿有很大的关系。

“小人淮安李信,见过将军。”李信赶紧拱手说道。

“先生说笑了,你虽然是囚犯,但是却是一个读书人,在这辽东,读书人可是很少的,家父身边更是缺少像先生这样的人,先生这次来辽东,在下可是要好生招待一番。”那祖泽润哈哈大笑说道。

“嘿嘿,少将军所言甚是,刚才小人还想着请少将军帮帮忙,为李公子安排一点简单的活,没想到少将军居然早有此打算,真是让小人感到羞愧。”那张翼辅闻言双眼一亮,赶紧说道。

“嘿嘿,那是自然,不然话,为什么我已经是将军,而你只是一个商人而已,这就是差别。”那祖泽润望着李信哈哈大笑。笑声十分爽朗,只是李信却是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丝阴霾,还有一丝杀机。李信顿时心中叹了口气,知道刚才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位祖泽润少将军恐怕是一个心胸狭窄之辈。日后恐怕也是麻烦不断了。

“你们的任务也结束了,李公子和这些人由我祖泽润来保护,肯定能将他们送到锦州,两位英雄能在乱军之中保持镇定,并且手刃胡子,说明也是有勇力的人。待本将军回到锦州,必定请父帅行文淮安府,为两位请功。”祖泽润望着杨雄和蒋毅二人,笑呵呵的说道。

杨雄和蒋毅二人相互望了一眼,最后那杨雄拱手说道:“不敢劳烦少将军,既然我等是奉刑部之命前来,就应该做到有始有终。虽然刚才杀了两个胡子,但是也只是为了保命之举,算不得功劳。更是不敢劳烦祖大帅了。”那蒋毅也点了点头,两人也是不亢不卑,显然没有将祖泽润那所谓的请功放在心上,两人只是想将李信安全送到锦州。

“呵呵!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祖泽润俊脸一阵抽动,最后点了点头,深深的朝李信望了一眼,他将门之后,更是一个聪明之人,这个杨雄和蒋毅二人明面是送这些囚犯前往锦州,但是实际上却是为了保护李信。这说明什么,说明杨雄二人并不信任他祖泽润,想他祖泽润纵横辽东,依仗着祖家在辽东的声望,哪个人会如此与自己说话的。自己要保护一个人,那个人恐怕早就跪在地上感谢了。眼前的这两个人却是不识抬举。这如何不让他心中暗自恼火。但是他却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这里是辽东,想要对付这几个人是有无数种办法,在这里对付他们无疑是有损祖家的声誉。这种事情不会是他祖泽润做出来的。

“走吧!时候也不早了,早些到达锦州也是好的。”那张翼辅好像能感觉到祖泽润的不喜来,心中忐忑不安,暗自后悔介绍李信与认识,但是此刻却是没有办法,只能是先将这一关过去再说,也只能是希望祖泽润回到锦州之后,军务繁忙,将李信这件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的好。

那祖泽润也点了点头,深深的望了李信一眼,最后命人取了几匹缴获的战马分与李信等人,让李信这个犯人有了一个坐骑,恐怕这种情况也是很少见的。

“公子,是小人给公子惹下麻烦了。”李信右边的蒋毅忽然开口低声说道:“那祖少将军却是一个心胸狭窄之辈,小人看他那模样,恐怕是记恨上公子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祖大帅为人极为豪爽的吗?”杨雄本就是豪爽之人,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勾当,一听了蒋毅的话,心中更是好奇。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蒋毅不屑的说道:“那祖泽润是不满公子武艺远在他之上,又不满你我不听从他的吩咐,所以才会迁怒于公子身上。你我倒是没关系,将公子送到锦州之后,就可以回淮安,但是公子在这里恐怕要倒霉了。”

“那怎么行,蒋兄,事情乃是你我惹起的,岂能让公子跟着受罪。”杨雄不满的说道。

“那该如何是好?去求他不成?”蒋毅不屑的说道。

堕落的狼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