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工业

第29章 大能加盟

等待着掌门把人、物调拨过来的几天里,沈文剑暂停了课题。

逗逗蛇和蜘蛛,解答些刘香湘的问题,剩下的时间要么做点研究规划,要么到处逛。

特别闲的时候,沈文剑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破“系统”。

“面板。”

光幕再次摊开时,沈文剑想了想,貌似有一年没见了。

还是天河,后面的电池状图标填满了两格。

“所以根本不是修为?”

若以真元总量计算,金丹至少十倍于筑基,何况他上回开面板时还没进入成丹阶段,量和质都更少。

神魂也是同样的情况,淬炼前后不在同一等级。

沈文剑试着伸手碰了碰电池。

“诶?咦咦!?”

他发出怪声,是因为随着他碰到电池图标,身上的真元居然被动被抽去紫府了!

紫府是神魂之所在,再次证明这系统是从他认知中演化出来的怪东西。

随着真元的转移,电池图标进度逐渐上升,不多时,整整一个电池亮起。

沈文剑松开手,眉头皱起。

以他现在的修为,保持防身所需,大概只要四天就能冲满电。

金丹期四天由内丹产生和外部吸收转换的真元,大概能把百十米高的土包变成城堡,而且还挺扎实。假如凭空变则需要不少真元维持,满电池的真元凭空变个茅草屋都可能只够维持三四十天。

这样算来,根本没道理能具现出天河超级计算机来,除非是开门从异空间传过来可能还够,但真那样沈文剑就似乎陷入了某种阴谋论中了。

实在没什么头绪,先把它点满了看看什么情况吧。

充会电,跑去科研楼。

“诶!师叔祖已经来了?”见到古浩然,赶紧上前打招呼。

“什么师叔祖,叫古老头便可。你所言给灵石重注灵气能做到否?又如何下手?”或许兴趣使然,古浩然挺专业的,一来就问今后工作的事。

沈文剑把古老头引去三楼茶水间,倒上茶,提了个问题。

“古老认为灵石是如何形成的?”沈文剑觉得叫老头还是不礼貌,换上古老的称呼。

“自是天地造化!”

“……”沈文剑还是点点头,“您说的粗了些,我觉的两种可能,一是矿石,二是某些上古物种尸骸所凝,它们在地下受足够压力、热力,同时受灵脉洗练后生成。”

“压力为何物?”只听字面意思,似乎是人受压迫产生的东西,但明显地下不会有这东西。

“当做大山压顶之力好了。”

古老听了点点头,又问:“为何小友以为受压力、热力才有灵石?不能于地下空穴所成么?”

“正因灵石在地面无法重注灵气,所以它的生成环境定然与地面相差极大。”

古老认真思考了一阵,才认同他的看法。

“小友所言极是,那小友打算把废弃灵石埋到地下,以阵法吸纳灵气重新滋养?”

沈文剑很欣慰,古老的思维一点都不拘泥,很快能想到这种办法,远比一般胡思乱想的办法靠谱多了。

“古老的想法或者可行,只是埋下去怕是万万年才能重造灵石,万魔吞天近在咫尺,还需要更快的法子才行。”

“小友可有计划?”

“普通阵法难以在有限空间中还原地下环境,我打算招来一些帮手,把双符文定式开发出来,再进入灵石实验。”

单符文定式不是不能模拟地下环境,可要模拟出地下深处的压力或熔岩环境,阵法范围直径几里都打不住,耗费的资财更是难以计量。当然若只是暂时达到环境要求,且不求保住布阵材料,倒是能小很多,可那又有何意义,充的灵石都不够阵法材料钱。

“双符文定式又是何物?”

沈文剑笑笑,以茶代墨在桌上画了几笔:“这只能用来生火的黄符即是个单符文定式,这个符文配其他任何铭纹都点不出火来。”

符箓大体只分两种,一种只要灌注真气真元就能触发,现在流行的只有十几种触发符,无甚威力可言;另一种还需要念咒,这种情况符箓是媒介,起到类似于内丹的作用,降低施法所需的真元。前一种恰是阵法的基础构成单位。

古老闻言眼睛睁大,一脸不敢信的样子:“符文定式何其难,它人偶获一枚如何肯交予你?”

沈文剑不太在意:“为何不肯,我拿出我所会的全部六百多枚单符文定式和十几个双符文定式教他们,之后开发我也会参与,大家都把定式拿出来,岂不比一人埋头苦修强的多。”

这才是沈文剑要人手的真正目的,一个人开发双符文定式太慢了。

古老看着沈文剑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愣了好一会儿,才再问:“不知小友要如何教,便学成怕也要一二十年?”

“我并不需要这些帮手会创新阵法,只要他们会定式,并且知道如何寻找新的定式而已。”沈文剑摇头,说着拿出一枚玉简,“古老看看便知。”

古老看着沈文剑手中的玉简,有些踯躅。

大概因为本身是炼器师而非阵法师的关系,当年恩师教他时,只教他八十一符文三十六铭纹,他一直傻乎乎的以为符文为骨,铭文为肉,用这些东西当成笔画去填充阵法。

等他填了无数阵法,空耗百多年,才惊觉以符文加铭纹组成固定的单位,创造新的阵法一下变得容易起来,无需再照猫画虎,这才花费心力钻研定式,短短几年间阵法之道突飞猛进,几乎快赶得上他主修的炼器术了。

此时又历百年,由于精力主要在炼器上,现在他仍然只会五百多个单符文定式,和三个双符文定式。

眼前的玉简只要接过,立刻能新学一百多定式,若重复不多数量怕是更多,这让他有点心慌。

空气凝滞了许久,古老终于受不住诱_惑。

他对着沈文剑抱拳为礼:“老头我便斗胆一观。”

等古老接过玉简,沈文剑喝茶。

古老捏亮玉简。

玉简里每个定式都有注释,写明了定式的功能、配合其他定式该布设何种铭纹线路,配合方式少的十几条,多的上百条,还有一部分另写了为何如此配置铭纹,跟天书一样。如果沈文剑自己来命名,大概更愿意用“图文字典”。

一闭眼足足大半个时辰才再睁眼。

“小友确当得起先生之称,只是老头恩师还在,拜不得小沈先生为师。”古老看过玉简十分感慨。

沈文剑摆手:“这些东西就算我不整理出来教给大家,迟早会有人去做,早一步而已,古老无需如此。”

古老摇头不信,符文流传何止万年,为何至今阵法修习的各典籍上还只有八十一符文,三十六铭纹,最多描述了各符文、铭纹的用处。

“以后用得上老头的,小沈先生只管吩咐。”

对沈文剑这是个不错的结果。

古老辈分太高,如果一副指导后辈的心思来科研部,事情恐怕不好做,而如果是交流学习的心态,哪怕为某个分歧吵几架也无伤大雅。

酒杯中的胖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