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工业

第19章 白蛇

算算时间,他筑基到现在一年都不到。

快吗?

还行吧。

他当然不能跟寻常修士比较,其他灵气亲和度满值的人,从筑基到丹成大多也就三年,比如冷云就只用了四年。玄灵根是特异灵根,又练着自创的功法,原理、未来都在心中,正是胸有成竹,稍快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真元进入凝雾成液的阶段后也不是立刻就金丹了,据说有的地方把这一段单独划出个成丹期来。

凝雾成液走到最后,全身真元液化,也可称其为灵元,过程中三魂七魄都会受到淬炼,还会产生偏头痛之类要人亲命的幻痛。

成丹期的流程不固定,只要丹田有一定灵元,可以随时凝丹去冲击金丹,只是灵元太少多半会跪。

另一种情况,灵元有一定量,金丹成了,得到的却是碎的内丹,只能靠后续苦修慢慢修补,或吞服外丹。

结丹这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吃不得苦得靠苦工补,还不一定补的好。

闹明白怎么回事,沈文剑也不再关注修为情况,继续折腾,很快把剑匣造好,放到客厅角落当摆饰。

总算课题告一段落,他闲下来教教徒弟,把黑白双煞短棍重心、重量调整了自己练练刀。

金丹飞剑?

没钱。

实在不行继续用试验飞剑第二版好了。

玉剑山给每个筑基弟子每月十两银子的例钱补贴,所有人到食堂吃定餐也不要钱。

可是刘香湘还没筑基,药钱就把沈文剑的例钱顶了,偶尔还要吃大腰子,余灵珊吃过一次,似乎也对大腰子产生了误会,而这种定餐之外的点餐是要钱的。

两个徒弟对“咒”的练习还需要黄符、朱砂等材料,后面还要备些防身符箓放在身上。

哪怕什么都不做,沈文剑的荷包每个月都在缩水。

想来正常的穿越前辈们看到眼下的情况,肯定到处作死找钱去了。

沈文剑不会,他的阅读量非常大,在食堂还能听到师兄弟们的很多小道消息,深知附近数百里,筑基期最好赚的只有铁线蘑菇,上回在那里犯下案子,不知称作“虎哥”的死鬼有没有长辈兄弟什么的在那寻仇,还是谨慎点,等金丹了再出去浪比较靠谱。

而且蘑菇已经够用,他也不愿意专门为了钱又跑一趟。

外公那拿来的浮空石?

这个课题暂时进行不下去,浮空石是混合物,他取了小片试着以酸碱做分离,然而并没有分离出有效物质,都融了,似乎也只能等金丹之后上丹炉来做进一步解析。

沈文剑和徒弟悠然的在山上修行,时间转到五月末,陈月和其他几位师叔终于带着他们的徒弟回来了。

“剑儿!剑儿!师父找你上去。”

不用想,门外的冷云是也。

“啊!乐乐师父回来啦!”

沈文剑还没动,余灵珊已经啪嗒啪嗒跑去开门。

他落后一步到门口,刚好看到姗姗在跟冷云诉苦。

“师父每天都让姗姗读书,书太多了,乐乐师父救姗姗!”

冷云的注意力被姗姗头顶的兔耳夺走,根本没注意到她说什么。

“这耳朵……毛茸茸的好舒服啊!”摸摸抓抓。

沈文剑瞪了余灵珊一眼,可惜人家后脑勺对着他,不痛不痒。

再看冷云,没缺胳膊少腿,还带着眼镜得瑟呢,只是脑袋上的小熊猫有点萎靡。

掏出几张纸:“还钱!”

轰!

冷云仿佛被雷劈中,手僵在兔耳上,脑袋一点点转向沈文剑。

“没……没钱。”

“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是吧,好不容易出趟门,居然不想着赚钱!”

“那……那什么。”

“跟霍师叔换了别的东西是吧。”

霍师叔是“地”字石上的,那边有丹阁和炼器坊,或许在所有炼丹师中不算高明,在山上也还不错了。霍师叔似乎想跟陈月师叔发生些什么,只是一直都什么也没发生。

冷云猛点头。

沈文剑收起欠条,用手指虚点两下:“你准备肉偿吧。”

“师父,肉偿是什……唔唔”姗姗举手提问,还没说完就被冷云捂住嘴。

沈文剑扫了眼两个活宝,摇头,招呼刘香湘跟着:“行了,上山去。”

陈月不在家,冷云领着一伙人来到小练功场边的小楼。

进去,在侧厅里见到陈月,角落里的地铺上还躺着一个。

“吴师兄怎么了?”

躺在那的是吴宙,陈月的弟子,守山轮值的那位。

“内府烫伤,刚刚长老来帮忙治过了。”陈月说的简单明了。

吴宙是火灵根居然烫伤,也是没谁了,估计是在大热坑专门负责探路弄的。

火元属性的人内脏烫伤时以水元术法治疗很容易发生意外,需要以木元术法来治疗。

低阶的木元治疗术法生效很慢,如果病人是火系,又恰好是烧伤类症状,木生火,多半效果还赶不上恶化速度,这种时候就需要更厉害的选手来,沈文剑的外公黄大发就是水木灵根。

“行程还顺利吗?”

陈月点头,带着几人走向侧厅的门,边说着:“我们看到腾蛇了,可惜视线受阻被它跑掉。”

“腾蛇?长什么样?”沈文剑老不客气,拿出本子、笔、飘着的墨水瓶。

“我知道我知道!”冷云抢答,“很长的眼镜蛇,翅膀大概这么大。”

她伸手比了个长度,差不多三尺左右。

“一只翅膀三尺?能飞?”

冷云点头:“飞好快呢!”

“师叔,腾蛇有多长啊。”根本不指望冷云提供靠谱的数字。

“哎,你呀。”陈月对沈文剑提问小能手的性格也有点头疼,“当时它有一部分隐在雾里,看上去应该不止两丈。”

那就是最少有六米,就算不是蟒蛇型,按正常蛇类比例估算,六米的蛇最少也有两百斤,总共六尺的翼展似乎小了点,果然是妖兽不是自然变异啊。

关于腾蛇,沈文剑还能问出很多问题,考虑到场合不太合适,草草记了几笔把家伙事收起来。

“师叔叫我来有什么事?”

“你要的白蛇我帮你找来了,你跟我回家拿。”

“啊!谢谢师叔!”

要不是陈月提起,沈文剑都不记得有这个事了,似乎还是好几年前不小心说漏嘴的。

如果自己培养妖怪,候选的名单里,肯定得有狐狸精、蜘蛛精、蛇精,蛇精当然得要白蛇啦!

陈月让冷云留在小楼里等吴宙醒来,带着沈文剑回屋拿蛇。

看着也没啥其他事,又没有外人跟着,路上沈文剑又拿出家伙,开始问东问西。

不多时,他看到了“白蛇”。

“???”沈文剑一脑袋白毛汗,“为什么是蛋?”

……是的,所谓白蛇,居然是一颗蛋,一颗跟鹅蛋差不多大小的圆卵。

他要是没记错,某条白蛇千多年才化形!

“放心,我们几个以法术查过,肯定是白蛇。”

“……”

“这是蛇窟中蛇王的蛋,那蛇王已有内丹,指日便可成蛟,它产下的白蛇应该配的上你吧。”

沈文剑眼神亮起,点头:“谢谢师叔。”

“你们坐,今天就在这吃,我去给你们烧菜。”烧菜是陈月的兴趣之一。

等陈月进去厨房,一直跟在后面没出声的刘香湘才提问:“师父,你又要养蛇吗?”

沈文剑把蛇蛋捧在手里,点头。

想一想,似乎有哪里不对。

蛇王指日成蛟?

那手上这白蛇要也成了蛟,难道叫蛟精?这扑面而来的反派感是怎么回事?

“师父,蛇是不是吃蜘蛛啊?”刘香湘跪到椅子上,手撑着扶手伸脖子看他手上的蛋。

“……”沈文剑愣住,脸黑下来,“你知道的太多了。”

难道刘香湘看他笔记看的太多,也要变成提问小能手?

蛇的确会吃昆虫,蜘蛛当然不例外。

捧着蛋,沈文剑正想着要不要先当宠物养着,蛋突然动了一下。

不会就地孵出来吧?

从仓库口袋里拿出当时装蛟鳞的盒子出来,把蛋放进去,拿张纸折两次压在边缘,盖上。

“为什么要放纸?”

“它快孵出来了,怕它憋死。”

师徒俩聊着,很快陈月把饭菜烧好,便美美吃了一顿。

回到自己屋里,沈文剑在靠竹林的房檐下,给做了个上面开口的木箱子当蛇窝,找来麦麸盖上一层,就放那了。

不知是这个品种的蛇孵的比较早,还是从大热坑出来受了凉,第二天一早开箱检查的时候,蛇蛋刚好裂开。

机会难得,沈文剑把刘香湘叫来看戏。

“好像钻不出来啊,老师要不要帮帮它?”

沈文剑摇头:“出不来就是死蛇,没必要养了。”

他一点也不觉得别人好不容易带回来的蛇就一定要养活,天生体弱还成什么精啊,他一天天课题做不完,还没工夫去养毫无指望的宠物呢。

刘香湘明显有点瞎操心,蛇没有喙,破蛋本来就快不了,何况蛇王的蛋貌似比一般蛇蛋硬的多。

叮叮当当半个时辰,蛋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终于一个口子破开,湿乎乎的蛇脑袋从里面钻出来。

还真是白蛇!

“哎呀,出来啦!师父要找虫子给蛇吃吗?”

沈文剑摇头:“先看看它吃不吃蛋壳,不吃再去找。”

普通蛇类有吃蛋壳的,也有不吃的,小白蛇有个快成蛟的老娘,蛋壳里还有不少灵气。

果然,小白蛇整个钻出来,又围着蛋游了一圈,开始从缺口处咬蛋壳,根本没注意到天上(箱子外)两个脑袋。

“真的吃蛋壳诶!”刘香湘觉得很神奇。

沈文剑拿出本子和笔,开记。

酒杯中的胖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