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树为槐

彼树为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4章 盲情 2

白绫夜在房中闲来无事服过药有些昏昏欲睡,便靠在枕头上小憩了一会儿。并不知情的慕谦推门走进来看到她斜靠在枕头上以为她已经睡着,便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将薄被盖在她身上。即便是如此轻的动作还是将白绫夜惊醒,但是她似乎察觉到来人正是这几日陪在她身边的“修桀”,于是便不作声地继续装睡。

她的呼吸均匀细致,似乎睡得很熟。慕谦有些放松地坐在床边,抬手轻抚她的额头,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他想起自己受伤时住在白绫夜的洞府中,每天都是白绫夜在床榻边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如今他也学着她的样子照顾生病的她,此情此景着实难得。

可是这样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待她重见光明的那一日他就要远离她,从此再也不能踏进她的身侧,甚至连见她一面都不可以。其实如今的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快乐,毕竟在白绫夜的世界里,这个照顾她无微不至的人只能是修桀。

慕谦的手一顿,犹豫着收回了自己的手。可是他方才的轻抚让白绫夜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错觉,这个人虽然自称是修桀,可是他给她的感觉要比修桀亲密不少,好像是一个她非常熟悉的人,但是那个人是不可能佯装修桀的身份留在她身边照顾她的。

她只叹是自己胡思乱想,又觉得自己继续装睡大为不妥,便翻了个身,用带着睡意的声音问道,“是地尊回来了么?”

“是我方才的动作吵醒你了么?”

她摇头回道,“不过是借着药劲儿小憩了一会儿,天市帝君方才可是和地尊说起我的伤势了?”

“天市帝君并不是为了你的伤势才请我过去的,不过你只要安心度过这一个月一定能听到好消息的。我看你整日都躺在屋子里实在是太过烦闷,今日天光不错就由我搀扶着你去天市帝君的花园里逛逛吧。”

“由地尊搀扶未免有些……僭越吧?”

“我们只在天市帝君的花园里走走,不必担心会被其他的仙君看到。而且如今的你是这里的病人,由我搀扶着也没有什么不妥。你且放宽心,跟我同去就是。”

白绫夜咬紧牙关,想起这些天来一直卧病在床的确是有些憋闷,既然有了“修桀”的这句话她也可以暂时不去太计较尊卑。

“那就有劳地尊了。”

她像是一个刚刚学步的孩童,从床边站起的一瞬间因为眼前的黑暗不敢再踏出一步,畏惧和试探煎熬着她,虽然慕谦已经尽力扶着她的手,告诉她可以放心大胆地迈出第一步,她仍旧犹豫不决了许久。

试探性地迈出第一步,在实打实地踩到地面后,白绫夜小小的舒了一口气。她抓着慕谦的那只手心此刻冷汗密布,她有些尴尬地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反抓住。

“好不容易迈出了第一步,后来的路由我引着你,只要跟上我的步伐,绝对不会有事的。”

从白绫夜的房间到洞府的后花园其实不过一小段的距离,但他二人却走走停停将近一柱香的时间。慕谦在前面为白绫夜引路,拉着她的手向她耐心地解释清楚眼前的路况,白绫夜每次只挪动小小的步伐,脚边踢到小石子要犹豫半晌,遇到台阶更是一步都不敢再往前。但慕谦总是耐心地开导她,等待她自己迈出步伐。

终于听到风中传来的鸟语,白绫夜站定身子,将头扭过一周,感受到身侧花草的味道,她有些兴奋地问道,“我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慕谦点点头,想起她并不能看得见,忙回道,“这里就是天市帝君的后花园,再往前走些有一个凉亭,我们坐在亭中再听风如何?”

踏上最后一阶石阶,慕谦扶着白绫夜坐定在凉亭边上,身子靠着漆柱。他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着,便坐在离她不远的另一侧。他看到白绫夜仰起头抬起下巴,将脸迎在风中,好像在嗅闻什么味道。她的唇边勾起幸福满足的微笑,像是多年来关在笼中的鸟儿终于飞回了自由广阔的天地。

久违的自由的味道,即使看不见周遭的一切,白绫夜也感受得到花园中各式花草蓬勃的生命感。在双目失明的这些时日她第一次感觉到由衷的高兴,不用眼睛去看,用身体去感受这一切好像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她的手摸索着漆柱向上而去,有些粗糙的触感从她的掌心反馈回来。

她扭过头,在印象中“俢桀”应该是坐在这一侧,她想了很多答谢的话,但最后说出的还是那句简单的谢谢。

慕谦望着她,如此宁静惬意的生活,或许只存在于这一刻罢了。

璋卿上仙洞府外守门的小仙童方才打了个盹,抬眼就看到一袭黑色的华服衣摆近在眼前。淑沣黑着一张脸跨进大门,小仙童立刻引着他去往内院小坐。

此刻的璋卿正在海棠树下的茶台旁烹着茶,茶香袅袅飘出院落,一抬头正好看到淑沣站在树下,白色的花瓣落在他的衣摆褶皱处。可来人似乎并没有这份闲情来欣赏这份雅致,淑沣将衣摆一抖,横步跨坐在璋卿对面的低矮石凳上。

璋卿慢条斯理地将手中捧着的茶杯添满刚烹好的热茶,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淑沣的面前,说道,“贵客久不登门,今日一来必定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吧?不知道我区区一介上仙是否能为人尊分忧呢?”

“我的确有一件万分紧急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做,但是我要先确认两件事。第一,璋卿上仙你素来不近女色,想来一定是绝七情断六欲。如果我让你去断别人的情劫,你可有把握全身而退?第二,我需要你替我下凡历一场轮回之劫,你可有怨言?”

璋卿替自己斟茶的手微微一顿,略显意外地看向淑沣,随后嘴角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心悦君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