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树为槐

彼树为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风与情 1

淑沣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修桀身侧,同时运功作法,只见腾腾紫光从他周身闪出,两道法力一同扫在白绫夜的腰间。不须一炷香的时间,那道勒痕才渐渐失了颜色,修桀二人这才收了法力。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为白绫夜整理衣衫并且为她盖上被子,转头去看淑沣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淑沣并不知道修桀何以要这样看他,只觉得他有些奇怪。

“没什么。”

修桀的语气冷漠,引着他两人就往外间走。可淑沣不放心白绫夜的情况,绕过他走回床前。他撩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听着她逐渐平顺的呼吸,想着总算是又捡回了一条命。

“修桀,你也太不妥帖了,是该安排桃安先为小夜沐浴更衣才是,这样穿着湿衣服睡下很不舒服的。”

“人命关天的大事,哪里想的那么周全,桃安等下自然会照顾她的。你先随我去我的房间,不要在这里打扰她休息。”

淑沣自然是识趣的,在门口叮嘱过桃安要好好照顾白绫夜后,便随着修桀去了他的寝殿。修桀的寝殿向来都是无人侍奉,就连奉茶的仙娥都不曾留过一个。所以淑沣轻车熟路地端起他寝殿中的茶壶为自己斟好了凉茶,坐在桌边等待修桀的询问。

“调查清楚那血珊瑚的事情了么?”

淑沣摇摇头,放下茶杯,回道,“只是看到珊瑚之中的黑气和小夜身上的一样,却不知道这妖邪之气从何而来。所以……慕谦他让我去南海调查一番。”

“去南海,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你回来时记得为小夜从南海龙王的手里求来一棵海中的玉树灵芝,可以助她早些康复。她这次伤了元气,怕是许久才能恢复,那灵芝的功效极好,是固本培元的圣药。”

“南海龙王么……”淑沣的脸色一时有些难看,他素来和那位南海龙王交恶,就算以往有些什么宴会,也不过是礼节性的往来,多一句话都不会说。如今要去南海又是调查又是求药,只怕自己会被那位龙王气个半死。“那我能带上小夜一起去么?”

这次却变成修桀的脸色大变,斜目看着他问道,“你带她去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避开慕谦,她在天庭已经两次都遇到他,如今又伤了元气,万一再遇到只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我带着她一起去既能求到灵芝立刻为她用药,又可以让她暂时见不到慕谦,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么?”

入夜,修桀方走出寝殿就看到了门口的灰褐色衣角,天狼星君鸡皮鹤发,看起来就像人世六七十岁的老者,偏偏那一双眼睛精光烁烁,像是能通透一切障碍。他从偏角里转了出来,对着修桀恭敬地一拜。

“地尊,小仙今日在紫微帝君的洞府里见到了那只白兔精,她就是被血珊瑚拖走的那位辛卯星君。”语气平静地陈述事实,天狼星君平视着修桀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一星半点的犹豫和解释。

可修桀不过是淡淡地点头回道,“辛卯星君的确就是那只白兔精。”

天狼星君的额角一抽,略带沉重地说道,“当时在凡间小仙的确按照地尊的吩咐取她性命,只是当时的姚煦心怀慈悲坏了我的大事,但是以她的伤势是断然不可能再有机会上天庭受封的!”

“是我救她上了天庭。”

天狼星君的身形一顿,说道,“难道地尊忘了这个小妖是未来天尊命途的绊脚石么?当初也是您下令命我对她赶尽杀绝的,为何又是您亲自救下了她!”

“既然是她和慕谦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不死不休,为何又要把这种责任都丢在她一个人的肩上呢?我是救了她,但是我不会让她有再见到慕谦的机会,就连慕谦也绝对不可能知道她尚在人间。”

“可天尊毕竟是天尊……”

修桀不过摆手回道,“不必再多说了。”

目送天狼星君的身影拐出了长廊,修桀合上寝殿的门走到白绫夜的房间,此时灯火通明,便知道桃安正守在她榻前。桃安已经为她换好了一身干净的寝衣,擦干了头发将它们小心地梳好。她面如菜色,额中的红色花钿映衬地她脸色更加惨白。她的修为被毁去了大半,虽然无性命之忧,但还是需要休息些时日。

可桃安一直等不到她醒来,只痴痴地趴在床边,两眼通红,就连修桀进来也没有发现。

“桃安。”修桀轻拍她的肩膀,见她叩首行礼,便扶住她的肩膀。“你也在这里一整天了,回去休息吧。”

“可是小夜她还没有醒来……我怕……”

修桀难得露出一抹宽慰的笑容,说道,“难道你并不相信我的法术么?我和淑沣已经为她疗过伤,再睡上一天就会醒过来的。你先回去休息,明早来看一定能看得到一个生龙活虎的小夜。”

桃安见修桀的态度不容抗拒,便点了点头起身行礼离开。

他坐在白绫夜的床边,仔细打量着她的面容。额间的花钿看起来有些碍眼,他一个挥手就将它抹去。她睡得很沉、很安稳,像是沉浸在美好的梦境里不愿意离开。修桀忽然很想知道她梦到了什么,抬起右手轻放在她的额头上,七彩华光自他手心里亮起,模糊间已经踏进了她的梦境。

四四方方的小小院落,杏花盛放,落英缤纷。

修桀不过一眼就认出了这里是姚家在镇中的祖屋,他的眉毛微微一蹙,在杏花树下看到了坐在一起的白绫夜与姚煦。白绫夜没有扮作姚瑶的样子,而是以她自己的真容展现在姚煦的面前。一身飘然白衣,青丝乌黑垂下,两眼含情脉脉。在杏花树下,她的发间落满了花瓣,远看像小颗的珍珠点缀在发间。她靠在姚煦的肩头,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而姚煦则用手小心地抚着她的长发,在清风中露出淡淡笑意。

这是她的梦境,是她心中最深藏的渴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心悦君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