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雌

第137章 骂战鏖战一时休

翌日清晨,李曜吃过早膳,随便准备了些酒水干粮,便让鱼巧巧、茴儿、萱儿三女连带负责服侍她的何家胡婢俱都搬到安红玉的住处,并郑重其事地叮嘱任何人都不得在今明两日过来打搅她,而她自己则把小院门闩一插,拿出了安红玉、鱼巧巧、茴儿、萱儿四女帮助下收获的全部劳动成果,即几支铁针,几瓶酸液,以及一包药粉,便开始了所谓的“闭关修炼”。

与此同时,瓜州玉门关城楼上,居高临下的合河戍主曹通正一手捉刀,一手捧着一牙甜瓜,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关城外一片安静的营帐。

而在楼门上方,挂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鼻青脸肿,衣衫褴褛,浑身脏污,双臂被一圈圈麻绳结结实实地横绑在一根粗大的圆木上,整个人动也不动,若非中年汉子偶尔还能发出蚊蝇般微弱的呻吟,恐怕看到的人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曹戍主,求你行行好,给口吃的……”

中年汉子说完这话,脑袋不自觉地耷拉了下去,似乎已然到了生命力的极限。

曹通张开他的缺牙巴狠狠地咬了一口瓜肉,随即吐在手心里,便往那中年汉子嘴里一塞,反复几次,直至喂完了一牙甜瓜,这才在墙垛上擦了擦手,淡淡地道:“拔略敦,你身为合河戍副,与我同袍一场,本无甚仇怨,然曹某这也是没有办法,只要你那妻弟贺楼南达退兵,自然会放你下来。”

拔略敦微微叹了口气,只得无可奈何地看向了前方。

过得许久,关城外的营地里,总算有了动静,一大队人马向玉门关的方向缓缓地行进了过来。

见此情形,无需曹通发令,城头上的士卒们已自觉地拿起了弓弩,纷纷持弓取箭,认扣填弦,对准了关城下的来犯之敌。

曹通也取来一张强弓,从胡禄箭囊里抽出一支鲜红色羽翼的铁箭,弯弓搭箭,向城外的人马奋力射去。

羽箭划出了一道弧线,斜斜地插进了地里,只余半支箭杆在外面,看着怵目惊心,随即城外的人马便停止了前进,似乎不敢逾越红箭一步。

曹通箭术一流,号称“百步穿杨”,只要对方胆敢迈过那支红箭,他自信必能箭无虚发。

长兵林立的人群中,走出一名缺了半只耳朵的昂藏大汉,对着曹通高声骂道:“曹六,你这无赖痴汉,做得甚么缩头忘八,还不快快放了我家姐夫,不然我贺楼南达定会拔了你的龟壳,晒成忘八干。”

昂藏大汉身边的士卒们立刻附和着笑了起来,只是他们各个都是无精打采的模样,笑声更是有气无力。

自数日前那起瓜州城流血事件发生之后,瓜州总管贺若怀廓便命令校尉贺楼南达率两营士卒,准备趁着合河戍主曹通在常乐养伤之机,与合河戍的戍副鲜卑人拔列敦里应外合夺取合河戍下辖的玉门关,谁知曹通竟未等他们抵达,便突然回到了合河戍,并把合河戍里所有的鲜卑人全都抓了起来,而后贺楼南达姗姗来迟,当场便遭到了曹通的迎头痛击,就连贺楼南达自己都被曹通一箭射穿耳朵,让他至今依旧心有余悸。

更何况,贺楼南达只领了一千多人马,相比曹通麾下数百名戍卒,兵力优势并不大,除非他脑子不正常,才会强攻玉门关。

而且他派人向贺若总管请求增兵,结果却只得了一通臭骂,再加上他的姐夫也在曹通的手上,简直让他进退两难。

于是乎,近来几日,玉门关天天都要上演这种千篇一律的骂战,从日起骂到日落,直教士卒们都感到乏味无聊至极。

曹通放声一笑,忽然伸出大手,一把拽住拔列敦的头发,迫使他面向自家妻弟,随后曹通很可恶地指了指天上一团火辣辣的烈日,怪笑着说道:“贺楼南达,你这只撮鸟,难道只会这般啾啾唧唧叫唤不成?赶紧把你那两只照子放亮些,好好看清楚,若你再不滴溜溜的滚蛋,只怕过不得今日,你家姐夫就要变成人干了。”

贺楼南达神色一紧,不由怒吼道:“贼子敢尔!”

曹通心中冷笑,去年平定贺拔行烕的时候,他和合河戍里的中原子弟都沾染过鲜卑人的血,如果他没有冲冠一怒,以累死一匹快马为代价,抢在拔列敦采取行动之前,及时控制住了玉门关的话,恐怕现在他的地盘和部下全都没了。

一想到这些,曹通脸色登时变得阴沉了几分,呛啷一声拔出佩刀,用刀尖在拔略敦的肩头狠狠一划,冷冷地道:“贺楼小儿,有件事须教你晓得,曹某从不打诳语,我会每隔一刻,在拔略敦身上割一刀,直至你们拔营消失为止!”

贺楼南达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努力遏制住心中的那团怒火,戟指城头上的曹通,恨恨地道:“算你狠!”

说罢,他便下达收兵命令,带领麾下一班人马急匆匆地返回了营地,不消一刻工夫,便拔营而走,暂时退出了曹通的视线范围。

就在曹通逼退贺楼南达的时候,赵孝伦正在常乐县同贺若怀廓进行着激烈的攻防战。

有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双方没有多余的过场,每天都是直接开打,从清晨一直战到夜幕降临,才会鸣金收兵,结束一天的鏖战。

两人虽然打得无比热闹,却为了避免胜负未分之前,朝廷介入他们之间的争斗,心照不宣地默契配合起来,共同封锁了双方交战的消息。

只不过,贺若怀廓当下受到瓜州本地所有中原人的抵制,只能依靠鲜卑氏族,兵源着实有限,战了数日,便自感进攻非常乏力。

于是,贺若怀廓留下心腹统领大半人马,对常乐采取围而不攻之法,而他自己则带领鲜卑校尉普乃盛的一营人马赶往沙州的大云寺,准备以参加“梵音会”的名义,先用霹雳手段将敦煌十大中原士族一网打尽,然后从沙州补充足够的兵力,回头再来除掉他的死敌赵孝伦……

江淘

作家的话
【吃货取出来的地名】《太平广记》载:“汉明帝阳贵人,梦食瓜,甚美,帝使求诸国。时敦煌献异瓜种,名穹隆。”《汉书·地理志》:“古瓜州地生美瓜,长者狐入瓜中食之,首尾不去。”《广志》载:“瓜之所出,以辽东,庐江,敦煌之种为美。瓜州之瓜,大如斛”。北魏正光六年罢敦煌镇,置瓜州,因地产美瓜,故名。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