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王者荣耀之踏行天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出发去含香书院

年末之后的一天,也就是第二天的头一天早上,踏天起的特别的早,一大早他就穿好衣服一袭白色,整理仪容,一大早的神清气爽,走出房间外面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着这间他睡了半年的院子,现在要离开了踏天竟然有一点不舍了,这或许就是家的感觉吧。

“呼,”踏天耳边有着一丝的灵力波动,向着小白虎的住处涌去,踏天没有去管他,因为踏天已经习以为常了,这是小白虎的修行制造出来的结果,小白虎得到了混沌虎的传承之后,小白虎的修行变得大大不同了,小白虎在睡觉的时候也能进行着灵力的转化,小白虎的身体就好像永远也填不满的一样。

踏天走出院子,轻车熟路的踏天就走到国师殿的练功房里面,国师殿的练功法乃是由欧阳羽亲自炼制而成的,里面全是阵法,站在练功房前,踏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刚为什么要把自己整理的这么干净,踏天无奈的走到一边的更衣室,换上一身普通装,然后就向着练功房里面走了进去。

“轰,轰,轰,”炼丹房一下子就是各种属性力量涌动,这是踏天没有早上起来要进行的练体,踏天既要修行属性力量,也要对肉体进行磨炼,踏天要把自己的身体炼制成一副可以抗下各大属性攻击的肉身,在国师殿的练功房里面可以让踏天经历各种各样的锻炼,可以让踏天经历各式各样的杀阵,在这里踏天可以让自己的肉身得到全方面锻造,这是一个极其煎熬的过程,一不小心就会被自己折腾死。虽说是很危险,但是它的成果也很明显的,如今踏天的肉身可以抵制洞天境二阶强者的攻击。

在练功房里面带来一个时辰,踏天才拖着身子从练功房里面走出来,踏天走出练功房就看欧阳羽和鱼儿以及小白虎站在练功房外面,踏天对着他们相视一笑,就要向着一边的更衣室而去。

“过来,”踏天刚要走去更衣室就被欧阳羽叫住了,踏天疑惑了一下但还是乖乖的走到了欧阳羽前面。

“鱼儿,给他试试你的光属性。”今天的欧阳羽可谓是很开心的,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欧阳羽就一直处在一个亢奋的阶段欧阳羽没有想到鱼儿竟然是一个光属性的命启师,欧阳羽单单只是知道鱼儿是觉醒光属性的,怎么会想到她还会是一个命启师啊,光属性就已经是稀少属性了,大陆千百年不曾出现一个,而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光属性竟然还是一个命启师,特别是鱼儿的武魂还是太阳武魂,倒是也符合光属性的特点,普遍众生么。

“嗯,”鱼儿点点头,只见鱼儿身上升起一个白色的太阳,白色的太阳光笼罩在踏天身上。

当白色的光将踏天笼罩的时候,踏天只觉得自己的心神好舒服啊,身体里面原本积压的疲惫感在此时瞬间就消失了,踏天崇拜的看着鱼儿,有这么一个光属性在身边哪里还用担心受伤无药啊。

踏天活动一下筋骨,对着老师问着,“鱼儿姐也要参加这次的书院招生吗?”

“不,鱼儿是光属性法师的事情还不能公布,就像你的情况一样,能拥有一位光属性法师的国家可以说是鸿运当头了,可是如果这个事情被敌国发现了,那么对于光属性法师就是一个致命的伤,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掉光属性发生的,不管对谁乃是光属性法师要么为自己效力要么就是抹杀,所以的鱼儿身份必定是要惊喜隐藏的,像书院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她待。”欧阳羽很郑重的说着,鱼儿的重要和一些潜在的危险。

“那老师你打算怎么办?”踏天询问着,鱼儿姐突然变成了一个修行者,相比会被皇宫里面的其他宫女看出一点不对劲,但是如今一直让鱼儿像现在这样一直过下去肯定会浪费了这么一个天赋和奇才。

“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在今天让鱼儿以回家探亲的名义送鱼儿去一个地方秘密的培养着,在那个时候鱼儿的天赋可以充分的得到发生,而且又不会被人发现。”欧阳羽自然也考虑到了踏天想到的事情,如果鱼儿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一个修行者,那么在皇宫里面自然会被人用不一样的眼光对待,那么与其让鱼儿在这种地方生活着,还不如鱼儿去另外一个环境好好的修炼,欧阳羽说的那个地方就是欧阳羽训练死士的地方,在那里不仅鱼儿的心性可以得到锻炼,也可以帮助提升修为,光属性法师的修炼之道不同于其他人,光属性法师要做的就是救死扶伤:便可以增加修为。

“嗯,这样也好。”踏天点点头。

“好了,你先去洗洗,我和鱼儿还有一些事情要说,待会你这边弄完之后,吃一点早饭带着小白虎直接去皇宫外面的森林,我们会在那里等你。”欧阳羽嘱咐了一下踏天就带着鱼儿离开了,他要去给鱼儿准备一下东西了,或许今天直接国师殿就会变得很冷清,但是欧阳羽不会后悔的。

踏天点点头,就想着更衣室而去了,小白虎也无趣的离开了,它要去吃饭了。

此刻在国师殿对面的公主府里面项芙菱已经整理好东西,在娘亲的虞姬的照顾下,收拾好了一切东西,此时项芙菱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衣服,昨天晚上她爹已经和她说了,这次她去书院求学要做的就是低调,她公主的身份绝对不可以暴露,以免迎来不必要的麻烦。

“菱儿,来把这个带上,这块面纱是你师父昨天晚上给我的,让你今天带上,你的这块面纱是和月夕的那块是姐妹款,她希望你可以喜欢。”虞姬拿出一块淡绿色的面纱遮住项芙菱的半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师父她没有说其他的?”项芙菱问着娘亲。

“哦,她说希望你不要因为她当年的事情而不和月夕的关系变得不好,菱儿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不记恨师父那天没有来见你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也不要怪她。”对于当年那件事情,其实虞姬是最清楚发生了什么,因为她就是一个当事人,当年发生的事情其实全都怪她。

当年旋律府的府主在那天是有进皇宫的,她是要去和芙菱道别的,但是在那天那个时候她在向着公主府去的路上,路过王后殿的时候,看到虞姬昏迷倒在地上,府主看到虞姬的样子,知道出事情了,她带着虞姬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了御医,可是当府主到御医宫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御医全都走了,御医宫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了,而这个时候虞姬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府主逼不得已直接那一身的灵力输入虞姬的体内,才算是勉强保住了虞姬的命。

一身灵力耗尽的她不但没有立刻休息,反而原路返回向着王后殿而去,她知道项王这个时候一点会很着急王后的,她走到王后殿的时候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酒味,府主走进王后殿,进入王后的寝宫,她想着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项王的,可是一切也就是在旋律府府主踏入寝宫那一刻悲剧发生了。

那个时候项王恰逢气急下朝,有看到王后不在寝宫里面,加上项王有很了很多的酒,在寝宫里面迷迷糊糊半睡这的项王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向着他走来,项王迷糊中觉得女子的身影和虞姬有几分相似,便以为是虞姬回来了,项王便一把将“虞姬”揽入身下宠幸了一番,当项羽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娘亲,我知道的,师父没有来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我从来没有恨过她,直接觉得师父有一点遗憾没有听到我吹的好笛子。”项芙菱很自在的说着。

“女儿长大了,我们走吧,今天应该会见到你的师父的。”虞姬摸着项芙菱的脑袋说着。

“嗯嗯,”项芙菱点点头,她知道在今天可以看到师父的,因为在今天林月夕是要和她以及踏天一起走的。

项芙菱跟着虞姬走出公主府,看着娘亲把公主府的大门关上了,项芙菱不知道下次再回来会是什么时候了,走出公主府踏天在国师殿门口驻足了一下,用眼神问着娘亲要叫踏天一起吗?

“不用叫,我们作为女人,不应该太主动的,不然栓不住男人的心的,我们走吧。”虞姬看着在这个时候还要向着踏天的项芙菱说着。

“哦,”项芙菱点点头,绝对娘亲说的有点道理,便跟着娘亲走了。

“吱咔,”在项芙菱走了没多久,国师殿的大门也被推开了,踏天一袭白衣的从国师殿里面走出来,肩上小白虎懒散的被踏天扛着。

“菱儿,菱儿,菱儿,你在吗?”踏天走到公主府的对面,推门而进,在公主府里面寻找着,却发现里面早已经没有了项芙菱的身影。

“人家早就已经走了。”小白虎嘻嘻的笑着。

“闭嘴,这还要你来提醒我说啊。”踏天冷不伶仃的对着小白虎说着,看着公主府冷清的样子,想来项芙菱已经去森林了。

踏天也不犹豫的向着皇宫外面而去了,走出皇宫,踏天看到的是龙城的百姓依旧在过年的气氛中未曾消失,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喜悦。踏天翻身坐在一匹马上,这匹马只专门为踏天留下的。

踏天要去的森林在龙城的外围,踏天一路向着龙城之外而去,踏天行走的是一条专门用来骑马的通道走着,踏天怕他骑马惊动一边的路上,惹坏了周边百姓的喜气。

“参见踏天殿下。”路过龙城城门南门的时候,那守卫的军队全都盘伏下来,参见着踏天,国师的弟子身份肯定要不样的啊。

离开空城在向东走,踏天终于是看到人了,踏天看到在森林外面晴雪就站在那里接应着踏天。

踏天看着晴雪所指的方向,他向着那个方向而去,没过多久果然就看到项芙菱,项羽,虞姬以及老师了,但是踏天没有看到鱼儿的身影,想来应该是已经送走了。

“你终于来了啊。”项芙菱指着踏天的指责着。

“嗯,面纱挺好看的。”踏天看着项芙菱的面纱开口说着。

“人就不好看啦。”项芙菱嬉皮笑脸的对着踏天说着。

“好看,好看,我的菱儿最好看了。”踏天隔着面纱捏着项芙菱的脸说着。

“也只有你能这么捏着菱儿的脸。”这个时候项羽开口嫉妒的说着,在项芙菱十三岁之后,项羽每次要捏项芙菱的脸蛋的时候,项芙菱直接就是逃避,可是现在看到项芙菱的脸却被一个认识不到一年的另外的男人捏了。

“小天,见过项王,虞后,老师。”踏天走到三个人面前对着三人鞠着躬,问好。

“小天,准备的怎么样了,”虞姬问着踏天。

“自信满满,”踏天拍着胸脯说着。

“项王倒是很有雅兴吗,芙菱公主才多少岁啊,就给她定下一门亲事了,你是怕芙菱长大之后嫁不出去吗?”就在踏天和项王和王后聊的很开心的时候,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

踏天寻声望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一声素衣蒙面的女子,带着一个同样带着面纱的林月夕而来。

项王和虞姬自然也看到了素衣女子的到来,二人看着素衣女子的样子有的是愧疚,特别是项王当年对着她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啊。二人都知道来的人是谁,她就是旋律府的府主——林玉。

“师父,”项芙菱看着旋律府府主到了,项芙菱之前对于师父的一点幽怨全都消失了,径直跑到了林玉的身前看着师父,是十几年没有见到老师了,这一刻别说有多少开心啊。

“长大了,”林玉摸着项芙菱的头说,林玉对着项王很憎恨,但是她对于项芙菱和虞姬却是一点憎恨都没有,十几年没有如皇宫就是不想在回到当初那个噩梦的地方。

大黑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