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听说男主是个坑

第28章 单车后座的青春年少14

沈容染慢悠悠地吸了两口粉,看着老父亲时不时往这边儿瞟几眼,苏彦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她却是觉得坐立不安,快速地解决了苏彦带来的粉,又把她爸带回来的早餐放进冰箱,和苏彦一起出了门。

走出楼道的那一刻,沈容染偏头看苏彦,看他悄悄地把手心往裤子上擦了擦。沈容染转脸回去偷笑。

苏彦从楼道小巷里推出来一辆自行车,跨坐在上面看着她问:“去哪儿玩?”

沈容染坐在单车后座,搂着苏彦的腰说:“先到步行街去。”

沈容染在步行街买了两团毛线,拉着苏彦去了她最喜欢的一家奶茶店靠窗坐着。她认真地看着网上的视频,一步一步地学着怎么织围巾。

苏彦就在她身边帮她拿着毛球,偶尔帮她放一下线。

“媳妇,你已经拆了五回了,要不算了。”

沈容染有点崩溃地把手上的线和阵丢在桌上,靠在靠背上抬手遮住脸说:“我一点不贤惠怎么办?”

苏彦凑近,将她拉进怀里。“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不贤惠了。”

“卧槽。”沈容染伸手就往苏彦耳朵上掐,苏彦做样子拦了她一下,就任她掐。

沈容染肯定也舍不得掐苏彦,只是做做样子就放开了,离开了苏彦的怀抱开始看小说。

苏彦则拿起桌上的针线开始摆弄。等到沈容染再一次抬头的时候,竟然看到苏彦手中拿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布。

“你织......织的?”

苏彦挑眉看着她,反问道:“不然呢?闹鬼了。”

“哼......又是那个电话。”沈容染把手机给苏彦看了一眼,苏彦眉头皱起,起身和沈容染走到奶茶店外,转身进了一处安静的小巷接通了电话,按下扩音。

电话那头率先发出的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又尖锐又大声,离着远都把沈容染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不去死。”又是那道女声,沈容染这次却听出不一样来了,这应该带了变声器的声音。对方依旧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沈容染看着苏言手上的手机仔细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突然被苏彦大力揽进了怀中。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苏彦说,我会保护你的。

沈容染原本要推开他的手改变了方向,环住了他的腰。

苏彦把手机交还给沈容染,两人回到奶茶店继续未完成的大业。“我帮你把她拉黑了。”

中午时分,祁阳和李茗毓牵手进了奶茶店。“哟,这围巾织得挺好的,只是看着不像是女孩子戴的啊。”

沈容染抬眼看了一眼李茗毓。“别变着法的损我啊。”

“吃饭。”沈容染从苏彦手中抢过针线塞进了袋子。

吃完饭后,四个人离开了奶茶店就近开了一间房,围坐在麻将机四周。祁阳说:“无界的新闻被删了。我得到的消息是请了米国一个有名的黑客。”

苏彦嗤笑道:“愚蠢。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现在根本无用,不如不删,给自己博个好名声。”苏彦按下按钮,麻将从桌下升起。

祁阳坐庄,按了摇骰子的按钮,算着点数,说:“到底影响不好。这次王禽兽和那几个领导算是完了,王禽兽已经被带走了。”

“S大会收回你们俩的退学通知的。”

李茗毓看着两人,诚恳地道谢。“谢谢你们。”

苏彦玩笑道:“茗毓,这救命之恩,就当以身相许。”

祁阳捏着女友的小手,含笑道:“心颜这不是已经报答你了么?九条。”

苏彦笑了笑,话锋一转,说:“碰。我现在比较在意那个无厘头的电话的事。到底是什么人在电话里面说那种话。”

李茗毓心有余悸地说:“是啊。你们不知道,我第一次接的时候差点给吓死。”

“乖,不怕。”祁阳握着李茗毓的手,温柔哄着。

沈容染随手打出去一个一万,说:“听说王禽兽有个女儿,我寻思着是不是她。”

“三万。”祁阳说,“说不好,反正你们要特别小心。”

“吃,五筒。”李茗毓说,“我知道,我估计她应该不会来A市,到时候我们去了S市要万分小心。”

“一筒。”苏彦说,“不一定不会找上门。你们俩从现在开始就要特别注意,不要落单,在家不要随便给人开门。不知道那人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

“胡了。”沈容染说,“我知道。”

李茗毓说:“好好打牌,不说这事了,再让杨心颜一个人赢,我就再不玩麻将了。”

沈容染喝了一口水,莞尔一笑。“这样的话,我还是让你赢算了。免得日后没有牌友了。”

日落西山的时候,沈容染坐在窗边数钱,一面数一面对李茗毓说:“这次我们俩都赢了,你下次还打吧。”

李茗毓把她赢的几块钱揣进口袋,无奈道:“打。”

“走吧,土豪请你们吃饭去。”沈容染扬了扬手中的钱,拉着苏彦出门了。

祁阳在后面愤愤不平地追问:“杨心颜,你真的没有出老千?”

沈容染回头对祁阳做了个鬼脸,说:“学长,你不能因为不想承认自己技术烂,就说我出老千。”

“你们俩想去苏州玩不?现在去,过小年的时候回来,时间刚刚好。”

李茗毓率先摆手,拒绝了祁阳的提议。“算了,我妈都要被那破事吓死了,现在看我出门都担心,我要跟她说我去旅游,她要急疯。”

沈容染说:“我也觉得还是不去了,怕他们担心。”

祁阳耸了耸肩。“那好,计划取消。”

“喂,您好。”

“院长您好。”

“好的好的,我知道,谢谢您。”

“好,开学我会来报道的。”

沈容染挂掉电话,淡淡道:“李院长的电话,退学通知作废,过完年去上课。”

半晌之后,李茗毓也接了一个电话,内容一致。

沈容染想着父母卧室那一地的烟灰烟蒂,和母亲一直泛红的双眼,终于松了一口气。

“爸妈,学校的退学通知作废了,过完年我就要去上课。”

杨妈妈搂着她大声的哭着,这么多天了,这个女人终于把她的情绪释放出来了。“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杨家的列祖列宗在保佑我们。”

慕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