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法师

第6章 礼仪课

清晨早起,阿尔就开始在院子里的小水塘边晨练,出了童子营,训练的力度不用那么夸张,让身体不要忘记技艺就好。

早餐是牛奶、禽蛋、奥雷特必不可少的肉食、阿尔喜欢的时蔬。

出了童子营,外面的食物总是没有满足的饱腹感,阿尔特别容易饿,除了每一餐分量十足外,米兰达大婶还准备了许多便于携带的各种肉感和果脯。

这个三层小楼的院子并没有太多的工作,米兰达大婶似乎特别有照顾奥雷特的经验,每天都会早早的出门去买回一大堆新鲜的吃食给阿尔准备,闲暇就是跟自己的儿子阿里一起制作各种腌制、熏制品。

早餐过后,是各种家庭教师来为教导阿尔贵族的礼仪和文化,这些课程必不可少,是每个贵族子嗣的必修课。奥雷特因为从小要去童子营,所以基本上都是在晚上抽时间学习。

阿尔早已学完,但有些课程是只有你到了一定年龄才能明白去学的。比如分家之后没有获得贵族身份的与下等人、平民、冒险者的交际,对于货物的估价,一些对下三滥人的套路和防范,贵族的规则利用等等。

这些课程很有意思,让阿尔更加了解融入这个社会。毕竟生活在内城区还是童子营,没什么机会接触了解这些低下、普通的事情。

下午是自由时间,阿尔穿着普通的帆布兜帽短裤,斜跨着一个背包,打扮成外城区生活的模样。布恩老爷钻在阿尔的帽子里,跟着阿尔在城区闲逛。阿里跟在身后,他是土生土长的外城区的小孩,一路上小声跟阿尔介绍各种少爷感兴趣的东西。显示出从小就受过高等仆从的培养。

阿尔感兴趣的是北区的交易市场,这也是他这么多年出城来的最多的地方。

全国各地的商人都将货物放在这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阿尔都有兴趣。比如一块裂开的青蛙石头,花了阿尔七枚银币。

本来是要十五枚银币的,但贵族老爷哪里能做出讨价还价的事,阿里第一次在阿尔面前露出嚣张、精明、欺诈、唬骗、狗仗人势的本领对半砍了下去。从小就被人教导怎么出面为贵族老爷做些不方便的事,此时阿里也算得心应手。

这种家有恶仆的感觉还真是新颖。

这个青蛙石头大概是某位森林居民的玩物,雕刻的手法自然而充满童趣,并没有太多的价值。阿尔买来就是研究一下放到了背包,对于研究者来说感兴趣的东西某一天会突然为他蓬发一些想象不到的灵感。

当然他也会淘到一些神秘而不被知的东西,这个世界的文盲遍地都是,他们不知道从哪弄到的好东西或者赃物根本就不清楚是什么,只根据成色、材料和卖相定价。

逛了一圈后阿尔逛向山货区。阿尔制药并没有什么目的性,有什么买的起的材料就做什么。

魔药学需要的材料千奇百怪,动物的心脏、血液、山洞里矿石的结晶、清晨某种草药上的寒露等等。

他制药就是为了挣钱维持自己的开支,很清楚现在不是全心全意研究制药的时候,当站的高了,这些要花大功夫想明白的东西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为什么了。

而且研究一项东西需要专注和大量的物资,前世醉心研究而穷困潦倒的学者比比皆是,他现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来源,说不定没几天就要跟家里开口,对于有成年人思维的他实在不是很愿意,小时候偷哥哥的钱已经是厚着脸皮了。

没走多远就看到专门开拓的地摊的位置围满了人,可以想见是巡游商人或者山民猎户打到了好东西。阿尔挤不进去,看了眼瘦弱的阿里又看了看自己粗壮的身躯,放弃了让他将自己撑起来的想法。从背包里拿出一小段牛肉干,讨好的送到布恩老爷嘴边。

“布恩,你饿了吗?”“滚!老子要吃鱼!”

布恩一爪子把牛肉干打飞。阿尔尴尬的抓住掉出去的牛肉干,阿里是听不见他们的心灵对话。但也觉的高冷的布恩可真酷啊。这里是山货区,山民猎户售卖收获的地方,自然也有鱼。阿尔派阿里去买了条小鱼回来。

“这特么是喵吃的吗?把这湿漉漉的鬼玩意儿拿走!”

从没吃过生鱼的布恩勃然大怒,显然对于这猫奴的敷衍很不满,对着阿尔的脸就是一顿抓。

“老子要吃蜂蜜烤鱼!还要配上厄尔家农场的牛奶!”然后气呼呼的跳上了屋顶。

“托马斯少爷,布恩先生脾气可真大。”阿里看着满脸抓痕还云淡风轻的阿尔偷笑。

阿尔捂着右眼,借着布恩的超远视力就看清了人群里围着的什么。是一卷宽大的裁剪整齐工整晾干的兽皮,仔细研究了下复杂靓丽的花纹,是一卷蟒皮,张开足有六米长一米宽。手艺高超的猎人啊。

这卷蟒皮不管是裁剪成书页,还是信纸,甚至制作成魔法卷轴都是上等货,身份的象征。不过阿尔都用不上,他感兴趣的可以制作力量药剂的蟒胆已经被人买走了。阿尔对布恩招招手“走拉,布恩”“滚,朕要自己逛逛”

阿尔无奈的耸了耸肩,跟着阿里继续逛。山货区的好货都卖的太快,不少贵族都有自己的秘方需要这些魔药的主材。阿尔最后只买到一个不太新鲜的熊胆。药草方面就随便买买,那些充满魔力的草药在这里根本见不到,显然一有货就直接送到了大客户的手里。

闲逛无事以后阿尔就回去了,处理不太新鲜的熊胆。制药学不是小说里一顿捣鼓加点这个滴点那个就可以了。拿熊胆来说,首先需要配比活化药剂,活化熊胆的活性,然后配药有些需要灸制,有些需要发酵,有些需要提取汁液,有些需要浓缩,有些需要勾兑。

这很花时间和功夫,需要很久才能只做一瓶,收入却跟本不够这段时间的支出,工坊里的大师有学徒可以代劳各种辅助工序,阿尔只有一个人,所以现在不是很喜欢做这些东西,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索性他分家前腆着脸让管家用家族的名义替他收了一些东西算作私物带了过来,没有算进分家的财产比例里,每天制作一点出来可以变成现钱,够他维持一段时间。

晚饭过后是爱情女士教会海伦夫人的授课时间,这是一位上了年纪女士,却保养的非常好,端庄尊贵依旧能看出年轻风情万种的模样。这个课程光听一下海伦夫人的教会就知道是学什么,阿尔窘迫的实在不愿意去。

“我们的托马斯少爷还是个小男孩呢”

海伦夫人呵呵的轻笑,双手却拉着阿尔,似乎又一股奇异的力量不容阿尔拒绝,阿尔脑子里思考着这应该是魅惑术吧,故事里说爱情女士的神职人员都恒定了这个法术。

授课地点是爱情女士的教会,这里有许多的适龄的贵族少男少女。但显然粗矮的阿尔与优雅的他们有点不搭调。没有多少人来跟他搭话。待这些少年少女聊了会儿天,海伦夫人才要求大家集合,并按照她的要求练习搭话。很不幸,阿尔分配了一个眼界高挑的女孩。

“从您的身形看的出你的家境很优越,不知道您认识这个是什么吗?前几天英俊的路修斯送给我的礼物呢,他和这枚戒指都如此让人着迷”

开场就刻意优雅的抚摸着手上的火钻戒指,一脸陷入恋爱甜蜜的模样夸赞别的男人的英俊,阿尔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这白痴对话。

但良好的修养让他不得不学习贵族的规则,对于女士要优雅得体,并且在对话里要显示出自己的风度。

“如果美丽的小姐能从这枚戒指感受到路修斯先生的火热的话,这应该是一枚少见的魔法戒指,可以替路修斯先生为你驱逐寒冷。”

“噢,你这个小家伙蛮识货的嘛,嘴也甜”少女得意看了一眼阿尔。

“我是荷尔露,斯普勒家的。”“我叫阿尔,阿尔本斯托克·托马斯,很高兴认识你。”

在这里要优雅的谈话,优雅的挑衅,优雅的嘲讽,优雅的品尝美食说出他的材料和产地并借此炫耀自己的农场或者土地或者哪里的大厨,一群戏精的聚会让阿尔满身是汗的回来。布恩不计较一身汗味的阿尔,飞扑上来就是一顿抓。

“你竟敢让刺客谋害朕!”“怎么可能!”“我屋子里的那笼子里乱扑腾的是什么鬼东西”“啊?”阿尔抬头就看见阿里抱着一个笼子追了过来“托马斯少爷,您回来了”

“快让他别过来!把那东西扔掉!”

布恩大叫着钻进阿尔的衣服里。看清楚笼子里灰溜溜吱吱叫的东西,阿尔简直不可思议。

“这是老鼠啊!你一只猫怎么会怕老鼠!”虽然阿尔从没让布恩抓过老鼠,但那么凶狠的布恩居然怕老鼠,这简直颠覆常识。

“立刻!马上!给朕拿走!”

阿里听不见布恩的大吼,献宝似的将笼子拿给阿尔看。“少爷,布恩先生怕是没见过老鼠,我特意抓了一只灰白色的老鼠给他玩”

阿尔还没开口,布恩就已经声嘶力竭的大吼!

“谁特么要玩老鼠啊!给我滚!”

布恩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