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来温暖你的忧伤

让我来温暖你的忧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有我在,护着你(1)

这天的天气很好,和煦的日光洒在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

从早上开始,林韦诺的心里就是既期待又彷徨。他期待那个一直卡在两人之间的迷雾能烟消云散,他期待他们回到最初认识的时候的单纯美好。可是他又担心那卡在他们之间的,并非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你傻了呀,收起你脸上那令人头皮发麻的笑,跟个白痴似的!”顾向晨面对林韦诺这样的笑已经五分钟了。第一次他转头偶然看见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趴在桌子上睡觉没有彻底醒过来的缘故。因此,他想也没想的继续趴头就睡,想着睡饱了就不会出现幻觉了。

只是当他自认睡了很久,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林韦诺仍旧在一旁傻笑。顾向晨扶额,一副这小子没救了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抬眼扫视了一圈教室,奇迹的是除了他竟然没有人发现林韦诺的这一光辉的时刻。顾向晨突然为班里的同学感到遗憾,这么白痴的神情,可不是随时都有机会看见的。

一堂课实在无聊,顾向晨忍不住的拿胳膊肘捣了捣林韦诺,问:“诶,太无聊了,咱们聊聊天吧。”

林韦诺白了他一眼,沉声说:“好好听课。”

“哟,你还教训起我来了,那你先好好听着示范给我看一下。”顾向晨嘿嘿直笑。

林韦诺看着顾向晨,喉咙动了动,半晌说了句:“你赢了。”他决定还是不和他闹的好,他大方的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是不如顾向晨的,一扭头天马行空去了。

这一下午的课过得分外的慢,好不容易结束了第一节课,林韦诺却双眉紧蹙,压低上身,下巴搁在课桌上,嘴里微叹,“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难道是有人把学校的铃声调慢了。”

一旁的顾向晨原本打算起身出去透透气的,听到林韦诺这么一说,扑嗤一声笑了出来。斜眼看着林韦诺,半响才开口说:“我说林韦诺,你确定你今天出门没撞到脑子?认识你这么些天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还有颗犯“2”的脑子。”

“22更健康,你可以滚了。”林韦诺想也没想得说。

“得,为了我的智商考虑,我决定今天还是离你远点的好,白痴可是会传染的。”

林韦诺一阵烦躁,趴在桌上看着手上手表的指针一点一点的向前走着。每一秒的停顿他都觉得特别的漫长,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心跳。

正在这时,班里的学习委员冲了进来,站在讲台上,拿黑板刷敲着讲台,试图让这嘈杂的教室能安静一点。

“学习委员,这下课时间呢,你干嘛?”坐在前排的一个女生开口问。

“都安静点,我就说一件事。这次月考的成绩成绩都出来了,公布在年级报栏上,想看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看。”

学习委员的话一落,教室里瞬间沸腾了。

很多同学都一股脑的朝着外面跑,毕竟这一次的成绩可是关系到家长会的问题。林韦诺坐在座位上挑挑眉继续发呆。这时顾向晨已经从门口闪了进来,站在老远就开始大声地嚷着:“我擦,咱年级的老师也太狠了点,成绩公布也就算了,竟然还把进校考的那次摸底考试的成绩一并给贴出来了,还说什么做参照对比。”

“不是吧,那这次死定了。”教室里仅剩十几个人听着顾向晨这么一说,一片哀声叹气声。

顾向晨跑到林韦诺面前,见他还是一如先前的摊在桌子上,抬脚踢了一下他坐的椅子。“喂,你怎么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林韦诺的脑袋微抬,看向顾向晨,“那不然我应该怎样?”

“你好歹应该做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吧,你可是全年级第一名耶。以前我读初中的时候,别说全年级第一名了,就是考个班上第一,年纪前十五。那些人个屁股都要翘上天了,别提多牛X了。”顾向晨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一副想要揍人的样子。

“所以……”林韦诺转动着眼珠子看着有些激动的顾向晨。

“所以,你好歹表现得正常点嘛。”

林韦诺一头黑线,不急不予地说:“不就是个第一嘛,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擦,你就得瑟吧,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没有,真没有,人各有志嘛。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天生我材必有用’。而我不过是在读书方面比你强了那么一点点,在别的方面我可不一定有你本事。”

“这话我爱听,你等着吧,以后我一定轰轰烈烈地干一番大事业。”顾向晨拍着自己的胸脯,豪情万丈。却在下一秒又搭趴着肩膀,无奈地摇头。“不过,这次,我铁定少不了挨我爸的板子,你说学校干嘛要开家长会呀?”

林韦诺摊摊手,一副谁知道的眼神。末了,望着顾向晨,说:“你小子这回怎么那么积极,成绩一出就跑去看了。”

顾向晨两眼一翻,“我那哪是看呀,我不过就是恰巧路过,看见一个老师取下玻璃,一个老师拿着红榜往里面装。实属好奇,就过去瞥了一眼,谁知道竟然是成绩单,谁没事会去看那个东西。”

林韦诺愣了两秒,才缓慢的点着头,“也对,你和常人的思维不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堂课,这堂课是班主任的课,发了月考的数学试卷评讲。在下课铃声敲响的时候,老师意外在宣布放学后点名林韦诺和阮凌瑶两人跟她去办公室。

班主任是个较年轻的女老师,个子娇小。可强悍起来的时候,即便是黄毛也会吓得站在一边哆嗦。

林韦诺虽然纳闷老师为何好好的就叫他们两个去办公室,但是因为是和阮凌瑶一起,倒显得异常的开心。他在心里琢磨着兴许待会儿还能找个时间和阮凌瑶好好的说说话。有了这一觉悟,林韦诺在心里无比感谢班主任。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谈话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办公室有些大,可能是放学的原因,里面的老师并不是很多,除了班主任外,只稀稀拉拉的有三个老师,两个女老师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着话,大概是在说晚上吃什么。另外一个男老师在批改作业。头顶的吊扇吱喳吱喳的响,林韦诺总有一种它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掉下来的错觉。

班主任一脸严肃,从一叠厚厚的试卷旁边抽出两份A4纸打印出来的成绩排行单,交到两人手里。林韦诺这才发现这排行单竟然和外面布告栏里的一样,只是换了种形式而已。而注意看会发现在那一叠厚厚的试卷旁边则有一叠厚厚的成绩排行单,看来有要人手一份的趋势。

正在林韦诺走神发呆之际,耳旁却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

“阮凌瑶你看看你自己的成绩,这次月考和入校的成绩你对比一下。你倒是跟我说说是你自己下降了,还是别人上升了?”

林韦诺转头看着阮凌瑶,她的脑袋埋得很低,看似很认真的听训,可是只要你注意就能看见她会偶尔看看手腕上的表。这一细小动作,显示对老师的批评有些不耐烦。

她,是要赶时间吗?

尽管这样,阮凌瑶还是老实地回答:“二者皆有。我,下降的多一点。”

“那你告诉我你最近都在做什么,为什么好好的会下降这么多,你以前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学生。我们每一个老师都很看好你,可是你呢?你跟我说一下原因。”

阮凌瑶踟蹰半天,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的这一反应反到是让班主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末了,只得叹口气,说:“回去写三百字的检讨明天交过来,家长会的时候我得好好的和你的父母沟通沟通。”

班主任转头,看向林韦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好了很多,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韦诺,你的优秀大家有目共睹,要继续保持,给班上的其他同学做个好榜样。而且看着你们的成绩,我做了个决定。一对一的辅导,你们手里有一份班上的成绩排名表,从第二十五名那里砍断。前十五名带后十五名,这个是随意选择的,其它的,我需要再斟酌一下。至于为什么要提前告诉你们,不过是想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总之辅导也好,共同进步也好,我要看见成绩提升。”

“知道了,老师。”

“行了,你们俩都回去吧。”老师摆摆手,末了又转头对阮凌瑶说,“记得明天把检讨拿过来。”

“恩,好。”阮凌瑶点着头,声音有些小。

两人走出了办公室,阮凌瑶看看手表,眉头紧蹙。把老师给的成绩单塞进背包里,就要匆匆忙忙地往外走。一旁的林韦诺瞧着,急步上前跟了过去,说:“凌瑶我有话想跟你说。”

阮凌瑶本不想回应,可身后的林韦诺却穷追不舍。只得停了下来,回头对林韦诺说:“韦诺,我现在真的很赶时间,我们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好吗?”说完,阮凌瑶便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着校门口走去。

林韦诺站在原地蹰愣了两秒,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的时候阮凌瑶已经走得有些远了。他赶忙追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问:“你最近怎么那么忙,回家也很晚,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阮凌瑶只顾着往前走,并未有回答。

阮凌瑶急步走进离校门口不远的公厕里,原本正跑上来的林韦诺也只得适时的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想着站在女厕边也不太好,只得后退,隔着一段距离,在一棵香樟树下站定。林韦诺双手插在裤兜里,背脊靠着树杆,脚下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石子。突然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林韦诺下意识的转过脑袋,便看见校门口正停着一辆很炫的兰博基尼。

他认得,那是夏俊楠的车,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韦诺还在沉思的时候,就见阮凌瑶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只是这次出来的她和刚进去时有些不一样。

林韦诺的目光辗转到阮凌瑶的右手上,那里拿着她走进厕所前身上穿着的市二高中的校服。

她把校服脱了要做什么?

林韦诺上上下下打量着阮凌瑶,此刻的她身上正穿着一条‘阿玛尼’的一款简洁的V领米色连衣裙,就是他进校第一天在她校服里看见的那一条。可能是因为先前连衣裙被塞在校服里的缘故,上面有了很多的褶皱。现在脱了校服,褶皱展开,整条裙子穿在阮凌瑶的身上倒显得十分的合称。整个人衬托得甜美可爱,再加上她脚上的运动鞋也换上相称的米色高跟凉鞋,从上到下透着淡淡的优雅气质。

林韦诺看着有些痴了。

“怎么这么晚?”原本整个身子慵懒地靠着车身的夏俊楠见阮凌瑶走了出来,便即刻直起身子站了起来,一边迎向阮凌瑶一边问。

“被老师留下来说了会儿话,不谈这个了,咱们赶快走吧,再晚点,就迟到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不会有事的。”

等林韦诺回过神来的时候,阮凌瑶已经被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看上去彬彬有礼的夏俊楠搂在怀里,钻进一旁的兰博基尼里。

林韦诺赶忙上前几步,就见那辆兰博基尼如一阵风般划过自己的视线,扬长而去。

林韦诺想也没想的赶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焦急的叫司机跟上前面的那辆车子。他只知道,他今天一定一定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韦诺一路上都不停的跟司机说:“开快点,开快点。”

催促到司机一阵恼火地转身回答他:“人家那可是兰博基尼,名车。我这出租车就是普通的大众桑塔纳,光价格就天差地远,能赶得上么?”

林韦诺摸摸鼻子,只得坐好,但还是不忘说一句:“安全第一,只要不跟丢就好。”

“这你放心,咱开车那可是有技术保证的。要是能把这出租车换成稍稍好点的车,别说兰博基尼了,就是再好的跑车我也给你追上。”

这司机可能习惯了一心二用,光开车实在是有些憋不住,就企图找点话题跟顾客聊。便问:“你追那辆名车干嘛,上面有你很重要的人吗?女朋友?跟人跑了?”

林韦诺瞬间面瘫,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他真想问句,大哥你是不是八点档看多了。虽说他这事的确有那么点八点档的意思,但是总得来说还是相差甚远。

出租车在城南的一家叫Tail Ring的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司机一脸洋洋得意地转过头来,说:“小伙子,我技术不错吧,丝毫没跟丢。”

林韦诺陪笑着点了点头,给了钱,一股烟儿地跑了。

司机一边整理着钱,一边摇头叹气说:“还不承认是追女朋友,不过这地方……唉!现在的年轻人呀。”

而另一边,夏俊楠早几分钟前便同阮凌瑶走进了Tail Ring。

Tail Ring里很是吵闹,音响调到最大声,即便现在只是傍晚,外面还没有完全天黑,但是Tail Ring里的灯光早已经打得五彩斑斓。虽说现在还不是特别晚,但也是放学,下班高峰期,Tail Ring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舞池里劲歌热舞的可以看见很多曼妙婀娜的身躯。

见夏俊楠进来,蒋熙雯等一小撮人便围了过来,有两个小男生喊阮凌瑶“夏嫂”。夏俊楠笑着同他们打招呼,一旁的阮凌瑶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便转身朝着前台走去。

阮凌瑶到前台领了一顶“蓝带啤酒”的简易帽子套在头顶,端起啤酒便到各个桌前去销售。夏俊楠先和蒋熙雯他们闹了一通,转头就看见阮凌瑶已经不在身边了。环顾了一眼四周,在纷扰的人群里寻找着阮凌瑶的身影。

一旁的几个人瞎起哄:“哎哟,才这一会儿夏哥就想夏嫂了。甭找了,不是就在那里卖啤酒么?”

夏俊楠顺着身旁一个男生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见了阮凌瑶。唇角微微上扬,回过头来对大家说了句:“你们先玩儿呀,我过去看看。”

夏俊楠来到阮凌瑶的身边,拽着她的胳膊说:“凌瑶,你今天就别工作了吧。好不容易大伙都在,你就跟我们一起玩玩。你要是担心,我去跟老板说说,让他放你一天假,顶多损失我来付。”

阮凌瑶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她转过身来面对夏俊楠:“这是我的工作。”

“少做一天也不会怎么样,况且我都说了,损失由我付,你的工资照领。你要是不相信,我这就带你去跟老板说。”夏俊楠一边说一边把阮凌瑶手上端着的啤酒抢了过来,放到一边,就要拉她去找经理。

苒倾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