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三国

第6章 形势

广宗城内,张左存营帐,张左存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张宝和张梁,两人皆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尤其是张梁满头的纱布,几乎要把他给裹成一个木乃伊了,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木乃伊,但是张梁伤势不轻。

不过武将的伤恢复的很快,毕竟他们是有“气”的斗将,虽然不能用气给自己疗伤,但是调养调养还是可以做到的。

“大哥,小弟无能,被皇甫义真打的大败,还请大哥治罪”,说话的是张梁,满脸的羞愧,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可以体会到他的心情,没有完成大哥留给他的拖住官军或者是击败广军的任务,张梁觉得十分愧对自己的大哥张左存。

张左存望着自己的三弟,自己的三弟还是有些智慧,不像自己的二弟张宝,哎,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纯粹的一个莽夫,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什么实力的莽夫,不如自己的三弟懂事。

张宝却是一脸的不甘“大哥,实在不是小弟无能,而是那皇甫老贼实在是太过奸诈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用火攻,不然我和三弟根本不会大败至此的啊”。张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在他看来,自己怎么会输,还不是因为皇甫义真用了奸计。

“火攻,居然能被人家用火攻,你是蠢材吗,正值天干物燥之时,居然不做防范,哎,你真是太让大哥失望了。”张左存也是气的不行,自己的二弟怎么就这么傻啊,这是战争,谁规定不能用计谋了,不然兵法是用来干嘛的,写出来好玩吗?

“大哥,我们人多势众,大不了我们放弃这些人回巨鹿从头再来啊”张宝叫嚣到,在他看来这些黄巾民众死不足惜,只要他们三人活下来一切好说,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啊,只有他们三兄弟还在便可以东山再起,张宝更在乎的是他自己的性命。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回响在营帐之中。

“住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张左存气的有些发抖,自己这个弟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宝捂着微微红肿起来的脸旁,眼睛盯着张左存,“大哥,你打我”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屈辱,自己的哥哥居然为了那些死不足惜的老弱病残打了自己,张宝想不明白。

张左存一甩道袍“你们先下去吧。”他丝毫不看张宝那有些幽怨的眼神。

哎,自己这个二弟真是太让自己这个做大哥的失望了,张左存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弟弟呢。

张宝张梁二人也只能口称诺,然后退出营帐。

不过过了一会儿,张梁又折返回来“大哥,真的没办法了吗”张梁一脸的急切,他急迫的想要从大哥这里得到真相,相比其他人,张梁还是能看得清楚形势的,眼下,黄巾危险了。

张左存无奈的摇了摇头,“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啊”张梁得到这个答案十分意外却并未反驳,在他心里,大哥是绝对不会错的,连大哥都没有办法了吗,在张梁的记忆中,自己的大哥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现在就连大哥都没了办法,可能黄巾的路真的是走到了尽头了。

“我欲与黄巾共存亡”张左存一脸决绝,看起来很是悲壮,“咳,咳,咳咳”说完这句话张左存猛咳了几下,张梁连忙上去扶住张左存“大哥,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

张左存看了看手中的咳血,挥了挥手,“我没事”。

“大哥,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突围吧”张梁说出了他的意思,他不想让大哥死,他真的不想。

张左存摇了摇头“不行,我若走了这黄巾该怎么办呢,不行的,三弟我派出一些黄巾力士护送你和你二哥连夜出城吧”。张左存突然转过身看着张梁,自己已经心存死意,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弟弟一起死在这里。

张梁吃了一惊,自己的大哥怕是已经萌生了死意了,叹了口气“哎,大哥又何必这样说呢,你我兄弟三人同生共死,你死了,我和二哥该怎么办呢,再说了,这天下之大,哪里又是我们黄巾的容身之所啊”。

张梁也是看清了,朝廷是不会放过他们这些造反的人的,要是饶了他们,那以后造反的人肯定是会多如牛毛的,毕竟都被赦免了,那就肯定会有人心存侥幸。

张左存抬了头,回想着起义至今的事情,的确,这天下之大,哪里又是黄巾的容身之所呢?

两兄弟都没注意到营帐旁,一个黑影慢慢的踱步走开了。

次日,官军大帐,皇甫义真已经坐在首位之上,卢子干昨夜就决定退位让贤让自己这个更有能力的老朋友坐镇指挥,卢子干看向众将“即日起,我等即以皇甫将军为帅,尔等不得违命”

“诺”众将官皆是行礼称诺,说罢又朝着站在首位的皇甫义真施了一礼,“我等参见皇甫将军”。皇甫义真还是很有能力和威望的,做他们的指挥,他们是没有事什么意见的

“好,让我们合力协作,待击破黄巾之时,我亲自为诸位请赏庆功”皇甫义真干练的眼神中发出火热的光芒,击破张左存,他皇甫义真便是当之无愧的名将了,虽然他之前就很有名了,但是名声这个东西手到擒来是不可能拒绝的,这一战胜了,他便是帝国的支柱了,青史留名,谁人不想。

“对了,这个小将是刘玄德义子寇封,建了不小的功劳,当日我军大败,多亏他才能收拢残兵有再战之力。”卢子干指着刘玄德身后的寇封,不余遗力的介绍着,丝毫不掩饰自己前段日子的战败。

在卢子干看来,胜负乃是兵家常事,而且寇封又是他徒弟的义子,说了出去,自己的脸上也是颇有面子的,看我的徒弟的儿子都这么厉害了。

皇甫义真看着眼前的少年“年方几何”皇甫义真发觉眼前的寇封很是年轻。

“回将军,十六有余,寇封回答道,恩没错十六岁,他只是长得有些着急了而已,注意了,是脸,不是身高,开始的时候就是营养不良哪有这么快就长起来的,营养也是需要慢慢的积累,慢慢的消化的,真的以为可以一口吃个胖子,或者是一下子瘦个几十斤吗,醒醒吧。

“哈哈,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等此战一了,我为诸位请功”皇甫义真大笑了两声,他并没有单独的赞赏寇封而是对着帐内诸将说到,枪打出头鸟,还是不必捧杀少年的好,皇甫义真可是很狡猾的。

众将又是一阵回应,给自己分功劳的上司,没人会不喜欢。

“好,今日请诸位来商议商议如何击破黄巾立下这不世之功”,皇甫义真一拍桌案,营帐顿时安静了下来,上位者的气势寇封是没感觉出来,但是寇封看出了皇甫义真的威势,一言决断,很是厉害。

“禀将军,我军优势尽显,大军压上,黄巾可破”说话的是孙文台,极有自信,不仅是对自己,更是对自己的兄弟和江东子弟又信心,前面张左存已经是受了伤,现在估计还没恢复,自己等人又是得了生力军来援,何愁不胜。

“不如以奇兵破之,可一战定胜负”发言的是曹孟德,虽然还未成长起来,但是还是有些自己的想法。

至于刘玄德则是一言不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刘玄德可是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的,所以也就不出来献丑了。

皇甫义真点了点头,认为二人说的话皆有道理但是好像还是差了点什么。

站在刘玄德身侧的寇封一步迈了出去“禀将军,封以为两位大人皆言之有理,但在下以为二者结合或许更好”。寇封是不怕的,有自己的父亲还有卢子干担着他没什么好畏惧的,更何况皇甫义真就未必想不到方法,他更可能的是想集思广益。

账中诸将皆是看着寇封,这毛头小子,两位大人的意见几乎相左,这又人如何结合呢,还是太年轻了啊。

“哦,那你说该当如何”皇甫义真饶有兴趣的发问,他到是想看看老友卢子干极力推荐的人才有什么过人之处,心里也是在暗暗期待,年纪小没问题,可以吃天赋。

寇封环顾四周,发现有不屑,有深思的,而自己的父亲和两位叔父确是有些疑惑,寇封咧开嘴笑了笑,行军打仗我或许是不懂,但是纸上谈兵,我敢保证这里没人是我的对手,就连首座的皇甫将军自己也能对上个几分。

“将军”寇封抬起头“擒贼擒王,集中高手击杀张左存,剩余黄巾賊众不堪一击”确实,寇封说的正是前日卢子干的意见,这个策略很好,又为什么要更改呢,这些人一时没想到也只是灯下黑罢了,等他们略作思考也是可以明白的。

但就是这略作思考的时间便让寇封得了头筹。

众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啊,怎么我把这个给忘记了,这是帐内诸将的心思。

卢子干心喜,看来此子是可造之才,不错不错,不但是和自己的想法相同,同时也是集中了孙文台和曹孟德的想法,分出高手,干掉张左存,其余的人则是指挥和黄巾对阵,一来可以保证斗将的稳定,二来可以保证军队的战力不至于大减。

至于皇甫义真又是何等聪明,战场宿将一点就通,也是点头,不错,看来要对这刘玄德多多照顾了,他的儿子是个可塑之才,皇甫义真向来是不吝提拔人才的,可以说,他很喜欢选拔人才,但是他的目光有些局限,世家子弟,是他的最爱,眼前的寇封,只能勉强算是吧。

“众将,修整三日,三日后与黄巾一决胜负”。皇甫义真下令正军备战

观止戈

作家的话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话说应该一章多少字合适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