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不醉之翡翠杯

第7章 张盈盈的处境

威龙帮,是中原最大的帮派。你若不想在中原死得太快,就千万不要得罪威龙帮;你若想在中原立足,就必须要与威龙帮打通关系。

威龙帮的总坛就在洛阳,帮主诸葛长空就在洛阳处理帮中要务。威龙帮势力几乎遍布整个中原,即使是皇宫里,也有威龙帮的存在。

威龙帮手下有四大高手,战龙王鸿升,飞龙陈子俊,长龙范天佑,猛龙赵猛。这四人分别镇守中原的东南西北四大方向,威龙帮的日常琐事非常多,所以需要一个管住琐事的管家,而这个管家自然是张管事。威龙帮除了帮主就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但威龙帮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张管事。

武功最厉害的还是威龙帮帮主诸葛长空,一生身经百战,处理一些事情倒也算公正。诸葛长空有一子二女,诸葛雷、诸葛蕾和诸葛香。诸葛雷现在是皇宫的御前侍卫,,保护着皇城的安全,一套威龙刀法在刀法界至少可以排名前十,但他仅仅只有十四岁;诸葛蕾却在威龙帮中,她的诸葛神鞭也是耍的有模有样,她也仅仅只有十八岁;诸葛香几乎不懂武功,近年来已经无故失踪,甚至传闻已经死去。

这几天发生了一件事,让威龙帮的四大高手都齐聚洛阳。

威龙帮的镇帮之宝威龙牌遗失了。

威龙牌象征着无上的权利与尊贵的意义,它一直在诸葛长空手中,一直没有被别人偷走,除非是放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高夫人无疑是诸葛长空最信任的人,因为高夫人是诸葛长空的妻子。

不过这个夫人却不是个好女人,至少有个毛病,喜欢将好东西拿出来给所有人观摩,所以好东西在高夫人手里就会遗失掉。在一些机缘巧合之后,威龙牌就落在了张盈盈的手中。

不过谁也想不到,现在威龙牌却在一杯不醉的手中。

张盈盈很不好,至少现在很不好。她被关在一个狗笼子里,而狗笼子的狗却在笼子外面。狗笼子里本来只有两条狗,但现在却只有一个人,真讽刺。威龙帮养的两条狗硕大,所以笼子自然大了很多。这就是所谓威龙帮的“狱卒”,由硕大而又凶猛的大狗作为“狱卒”,这是威龙帮对待最低级的犯人。这狗笼子实在太大,张盈盈进去后竟然没有一点嫌小的感觉。不过笼子外面的“狱卒”却在犬吠,这“狱卒”獠牙尖锐,一条肉肉的舌头向外招摆,两眼明亮目视张盈盈,仿佛在怪罪张盈盈霸占了他们的家园。当然威龙帮还有狮子笼,猛虎笼,毒蛇笼。只要进入毒蛇笼的人一定会被满笼子的毒蛇给毒死的。这是对待最高级的犯人所设置的。

这些恐怖的笼子放置在威龙帮的地牢,很少人能找到这个地方。就算是官府的人,也找不到威龙帮这个隐秘之所。

“说,威龙牌在哪里?”说话的是张管事。

张管事的确很能管事,威龙帮一个月内至少有一百二十多件琐事归他管,并且他管得井井有条,几乎一点差错都没有。威龙帮帮主诸葛长空很器重他,所以一直让他陪在自己身边,做自己最亲密的张管事。这些笼子的设计当然也是张管事的杰作。

一个组织是否好坏,往往是看领导者。一个帮派是否能蒸蒸日上的发展,关键也还是看帮主能否用人得当。

“帮主到!”

一个帮派最令人兴奋的时候就是帮主到了!帮主到了,就有事情发生,并且是很难解决的事情。因为平时一般的事情交给张管事就可以了。

诸葛长空来了,并且来的同时后面还跟着四个人。战龙王鸿升,飞龙陈子俊,长龙范天佑,猛龙赵猛。在威龙帮除了帮主,这四个人就是威龙帮武功最高四个人。就连诸葛雷都未必是战龙王鸿升的对手!

安全感不是一个人创造的,而是一个群体,一个组织。威龙帮就是一个安全感极高的组织。

诸葛长空道:“招了吗?”

张管事道:“没有。”能让诸葛长空亲自过问,张管事觉得有些办事不力,毕竟在很多时候,诸葛长空是不会干预张管事的决断。

诸葛长空道:“你看着办吧,我只要结果。”

张管事道:“恩。”在威龙帮帮主诸葛长空面前,张管事一般不会多嘴,能简言尽量简言。因为没有人比张管事更明白,威龙帮帮主诸葛长空是个怎样的人。

张盈盈不知道张管事会怎么对付她,但她却能想到张管事会怎么对付她。

张管事笑道:“牡丹女侠张盈盈。”

张盈盈道:“知道了还不放我。”

张管事笑道:“好吧,都是张家人,我就废话少说了。”

张盈盈道:“哼,你的废话说得还少么?”

张管事没有生气,因为他接下来说的一段话让张盈盈感到恐惧。

张管事道:“好吧,给你两条路,第一,你抢了这几条狗狗的屋子,我将它们放回去,当然我会先点你的穴道。第二,我还有其他的笼子等着你去居住,特别是最后那个毒蛇笼,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一百个女人当中,最少有九十九的女人都怕毒蛇,很遗憾张盈盈并不是最后那个不怕毒蛇的女人;相反她是最怕毒蛇的女人。一听到毒蛇,张盈盈已经全身冒冷汗,然后开始颤抖。

所以张盈盈道:“我选择第三条,我告诉你们。”

还没等张管事答话,张盈盈又道:“威龙牌不在我身上,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在那人身上。”看来张盈盈身怕张管事会让她选择第二条路,看来毒蛇对张盈盈实在是太敏感了。

张管事道:“那人是谁?”

张盈盈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眼泪几乎都出来了。

“报!禀报帮主外面有人求见!”一个威龙帮的小喽啰突然闯了进来。

诸葛长空道:“求见?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喽啰道:“那人身着朴素,手里拿着绿色酒杯,看起来......”

还没等小喽啰把话说完,张盈盈却大叫道:“是他,就是他。威龙牌应该就在他手里。”

诸葛长空道:“赵猛,范天佑,陈子俊,王鸿升。你们布下四大阵将此人难住,不得让他轻易见到我!”

“是!”几乎异口同声!

威严,这就是威龙帮的威严!

张管事道:“那张盈盈怎么办?”

诸葛长空道:“这种事你自己处理!以后这种事都你来处理!刚刚你做得不错,以后我不会轻易过问了。”

威龙帮帮主经常在威龙堂等消息,非常悠闲。因为至少二十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平安闯过威龙帮四大阵。勉强闯过的人不死也残废了。所以江湖上都知道想求威龙帮帮主做事情就是件登天的事情,应该没有人能够成功登天的!

毕竟威龙帮也不会轻易帮助任何人,想得到威龙帮帮主的人,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格。没有人能不劳而获,更没有人能白白占尽便宜,威龙帮的创业史是多么地艰辛,诸葛长空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当初艰苦的创业,所以他明白幸福的生活是靠打拼获得的。

华山蚊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