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长乐之娇妻难宠

第35章 是记忆在作祟

李长乐拉过一旁的拓拔浚拔腿就跑,一路也未泄气。

直至城外小河边才停住脚步呼呼喘了几口气。

“唉,累死我了……”跑的满头大汗淋漓,我丝毫不顾身份的坐在草地上。

拓拔浚见这般不拘泥于小节的长乐,心中惊讶,从前长乐总是一副端庄守礼的模样,让自己很厌烦,可见到这般的长乐后,心不由得有些紧张。

察觉到此,拓拔浚自身也未震惊的。

明明他是爱未央的,可为何面对长乐的时候,竟会心跳加速。

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眼前女子拥入怀中的冲动。

递给长乐一方秀帕,李长乐也未不好意思的推脱,反而是大方的接过,擦了擦脸庞的汗水。

拓拔浚忍不住的问“长乐,你这是作何,怎的突然神色慌张的拉着我便跑”

在他的潜意识里,她从未如此惊慌失措般模样,可如今却见到她这般模样。

她到底见到什么,让她害怕的拔腿便跑。

歇息了片刻,终于缓过神来,抬眼望向拓拔浚,言“拓拔浚,你可是不知道,方才那唤我之人……他是我的二弟,若是方才我不跑,要是让二弟瞧见我和一陌生男子在一起说话,回去告诉母亲的话,那母亲有的要训我了……我那时不跑难道还等着二弟吗”

先开始的愁容满面,再是说着说着便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贪玩的丫头片子。

闻后拓拔浚心下惊讶,他方才怎的未闻,若是让李敏德知晓,那岂不是便败露了身份。

失忆后的长乐,不记得他,但若是被李敏德见到,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那她又会是何神情。

不由得心下担忧起来。

“长乐……”拓拔浚出声唤道。那满眼认真如其,似在看情人般的眼神注视着李长乐。

但那眼神中还夹杂着丝丝疑惑与不解。

闻声,我赫然回首,问“怎么了,拓拔浚,你可是有话要问”认真的注视着拓拔浚。

四目相交,柔情四益。

拓拔浚有一时的错楞,他看到了长乐怀中抱着一三岁的孩童朝他面露微笑的模样。

但当他要仔细观察之时,那一幕幻想却突然被打破。

“若是有人骗了你,你会怎么样”拓拔浚字字认真,所言每句皆注视面前女子,神色之认真。

可谁也未听到拓拔浚那说此言之时,那喉咙处似沙哑般,但那也只是一瞬。

闻拓拔浚言语,我答“若是有人骗我,若是一次的话,我会给他一次机会……”

那句句认真,字字如实,接着便是疑惑不解道“拓拔浚,你为何突然问起此事”

若是一次我会给他一次机会。拓拔浚念着这句话,心中也放心了些,可那心还是有些悬。

“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拓拔浚挥了挥手,当此事为开玩笑般。

“哦”我也未放在心上,身旁似有水声,我望向湖边,见几只红色锦鲤游来游去的,甚是好玩,突然跳了起来,兴高采烈的对拓拔浚道“拓拔浚,你瞧这湖内有锦鲤”

那模样天真烂漫,似孩童般的纯真无邪。

拓拔浚闻声,抬眼望去,果见湖中几只锦鲤游来游去的,面带微笑“长乐,你喜欢锦鲤,你若是喜欢待我回……家后,给你送几条来,让你养在池子里供你玩乐如何”差点便说成回宫了,索性自己反应快,很快便改口道。

“不……”我闻他话后,二话没说便拒绝,拓拔浚见我拒绝,心生诧异,莫非长乐不喜欢。

蹙眉道“拓拔浚,我不是不喜欢,而是锦鲤本该生活在湖中,自由自在的多好,若是将它们困在池塘里,那它们一定会很不开心的”也非是不高兴,就是不喜欢别人限制他人的自由,不管是人还是鱼,都不可以。

不知为何我会说那么多的话,除了家中兄弟姐妹外,我压根不会说那么多话,也不会去过多的解释,因为家里大家都相信我,我无需过多的去解释。

而如今我却害怕眼前男子误会,而去费尽心力的去解释。

闻长乐解释后,拓拔浚越发的不可思议,怀疑的打量长乐,这真的还是原来那个长乐吗。

从前只要自己说送长乐东西,她都会开心的围着自己转,从不说半句不乐意。

就算心中不乐意,那也不会说出。

可失忆后的长乐似乎变了许多。

“长乐竟然如此说,那此便作罢,只要长乐高兴就好”拓拔浚扯开一抹微笑来,句句发自真心肺腑。

李长乐心下疑惑“拓拔浚你我不过认识一天,为何要对我这么好,还要送锦鲤给我,又帮我买糖葫芦……”说到最后便成了感动。

“若我说这都是缘分呢,长乐,这本事你我之间的缘分……”拓拔浚眼含笑意注视李长乐,那模样有些纨绔子弟,但却也不失风流倜傥,接着言“买锦鲤,糖葫芦这些都是小事情,若长乐以后想要,尽管来找我,我都会为你办到”

这是一句承诺,并一辈子有效,只要长乐想要,那便是上天入地我也会为她做到,就算此事在难,我也会去做到。

拓拔浚内心腹诽道。

坚定如斯。

“好”李长乐含笑应对,戏谑道“拓拔浚,你说你对我那么好,你就不怕我赖上你吗”

“如果长乐你想要,我可将正妻之位奉至你手中”拓拔浚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满眸真诚。

李长乐震惊,自己本来是说着玩的,未曾想他竟当真了,还说出这番话来。

这可不好玩了。

赶紧道“拓拔浚,你的正妻之位,其实挺好的,但我自小母亲为我定了门亲事,所以说这婚嫁之事便作罢,方才我只玩笑,请你莫要往心里去”

玩笑。

这句话落至拓拔浚耳中,似晴天霹雳般击在心间

尤其是那句自小定有婚约。

自小不是非我不嫁吗。

怎的会与旁人定有婚约。

“长乐,你自小与人定有婚约,那你可知是何人”拓拔浚问的有些迫切。

想要早些知晓那人为谁。

竟定婚,又为何与我山盟海誓,情意绵绵。

闻拓拔浚言,李长乐似被问住了般,楞了楞,沉默了许久。

……

兰盈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