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弃妇

第16章 沈三过世

“这样闹我还不够,我还要摔东西。”梁氏越想越觉得应该闹狠点,这样回去好给范式交差,然后径直走进屋内。

“啪……”

“噼里啪啦……”

王氏还来不及阻止,一阵阵锅碗瓢盆的倒地声音接踵而来。

“沈三,你还不给我出来?”

“沈清妹子,随她闹去吧,不要冲动,现在你越说越乱。”沈月生怕沈清会做出什么事情,现在沈清的性子恐怕连王氏都拿捏不定,更不用说沈月了。

“再不进去劝劝,家里就什么都没了。”沈清很想哭,搭上这样的亲戚。

“那又怎样?前些年,她说爹偷她东西,也是来这里闹了很久,要是不随她闹,她就把爹给带去村官府,爹年纪那么大了,怎么受得了?现在情况跟上次很是一样,我怕惹出更多的事端。”沈月一忍再忍,带着沈清。

“这次是我的问题,要带就让她带我去见村官,我倒要看看那范式要怎样?”沈清实在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

“你个泼妇,动口没人说你,你倒得意起来,还动手了,你要再敢摔一个试试?”沈清怒气冲天。

“哎呦,贱痞子,你终于敢说话了,忍很久了是吧?我就摔,看你能拿我怎样?有本事砍了我啊?”梁氏对沈清那弱性子已经了如指掌,她会怕沈清?开玩笑,她抓着一个碗,狠狠地摔在地上。

“沈清,去屋里看看爹。”王氏慌忙拦住要上前打梁氏的沈清。

“娘,再这样下去,我们家还怎么过日子?”沈清真不知道王氏她们到底在忍什么。

“赶紧进去!”王氏一声怒吼。

“听见没有,给老娘进去,叫你那老不死的爹出来。”梁氏狠狠地踹了一脚木板凳。

“爹……娘,姐,赶紧去请郎中,爹吐血了。”沈清看着沈三翻着白眼,吐着血,嘶吼着。

“怎么了?别吓我。”王氏听闻,不再理会梁氏,匆忙进了屋子。

沈月想都不想,直接赶往高郎中处。

梁氏觉得闹得也差不多了,得瑟地就离开了沈家,准备给范式报喜去。

“娘,爹没气了。”沈清将手放在沈三鼻子下,低声说。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不是还能跟我说话的吗?你在吓唬谁啊?”王氏不相信地将自己的手挪向沈三手臂,把了把脉搏,颤了颤。

“快去把高郎中叫过来,告诉他,他要多少银子我都肯给,只要他把沈三这条命给捡回来。”王氏疯似的抓着沈三,朝着沈清吼着。

“娘,冷静点,你这样让爹会很难受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沈三,沈清掉下了滴滴眼泪。

“人都没了,我还怎么冷静,你爹从小都乖巧,沈家三个兄弟,就属你爹最小,你爹做人踏实,从小就认真学习,长大了当了教学老先生,在外名声好,每个人都想着让你爹来教育他们的子女,可是你二婶却闹出这种事情毁你爹一生,让你爹抬不起头,这样也就算了,现在还闹成这般,自家人咬自家人的舌头,这是什么理啊?”王氏对外都是强硬,对内就是温顺,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般,让她很是想不通。

“爹……”沈月还是一个人回来。

“这怎么回事啊?”沈俊从私塾回来,看着家中一片混乱。

“呜呜……”只听见混乱中一声声惨哭声。

沈俊闻声走进沈三屋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沈俊吓呆了,“娘,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你二婶又上门闹了。”除了沈清,没有人搭理沈俊,沈俊双膝跪地,痛苦万分,“爹,我还没来得及孝顺你呢,你怎么就舍得走?”

“人已经走了,你们这样哭也不能把爹哭活,爹还想着我们以后好好活着呢,别太伤心了。”沈清看着王氏死命地哭喊,沈月哭花的脸,沈俊自责地跪地,心里很是伤悲。

沈清同样很难过,只是她不能倒下,这个家要是全部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那么范式的阴谋是得逞了,我们以后的日子也没好过的。

“沈俊,起来,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样,你这样让闭目的爹怎么想?”沈清扶起沈俊,“去给爹烧些热水,给爹洗洗,换身干净衣裳。”沈清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

沈俊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哼哼着鼻涕走出沈三的房间。

“姐,再这样哭也没用,爹有天之灵也希望你们不要因为他太过伤心,赶紧起来,去外头收拾收拾。”沈清拉起压在沈三身上的沈月。

“爹,我要爹啊。”沈月倔了,她真的很难过。

“姐,你起来,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睁开眼看看娘,如果你再这样下去,娘会更伤心,你就忍心?”沈清狠狠抓着沈月的手肘。

“可是,沈清妹子,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干,就想多陪陪爹,你就让我这样多呆一会吧。”沈月用很重的鼻音恳求着。

沈清看着沈月,于心不忍,只能随她了。

“娘。”沈清转到王氏身旁,抚着王氏的后背,“不要太难过了,伤了身子可不好。”

“这可让我怎么活啊,你爹做人这般好,还是躲不过这些人的烂言烂语啊?干什么要听进去,干什么要动气?”王氏捶着沈三,哭得已经快没了声音,沈清在一旁甚是担忧,“娘,人去了,哭多了也还是不能改变这个现实,不如收起眼泪,好好送爹一程。”沈清试图扶起王氏,被王氏挣脱掉了。

沈清只能先让她们多呆一会,然后心情沉重地走出沈三房间,看着满屋子的狼狈相,沈清堵得慌。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如果是自己的错,何必要让身边的亲人遭受痛苦,干嘛不直接让自己死了算了?这般让我难受,这是为何?沈清千思万想,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再说梁氏堆着满脸笑跑到朱家。

“嘿嘿……听你的吩咐,沈三家被我闹得已经该有多惨就有多惨了,估计沈三活不久了,这下够解你心中痛恨了吧?”

“那沈清不可小觑,心里够有阴招,我得赶紧找个好人选把朱安的心定下来,免得引来后患。”范式没有多理会梁氏,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钰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