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孤雁

第88章 一展身手

钟家八妹满月那天,胡阳恰巧跟着父亲胡昌鸿一起去省里参加一个文化学术交流活动,因此没有来赴宴,也就没有亲眼目睹方义用弹弓击落乌鸦的那一精彩瞬间。

后来,方义弹弓射鸦这件事被整个乌岭镇疯传时,才引起了胡阳的注意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费了一番周折,弄明白了当天整个事件发生的经过,这才知道了“方义”这个名字。不过,听说方义只是一个远道而来投奔清洲村徐家的穷酸小子以后,他便没把这个名字放在心坎上了。

闻名不如见面。令胡阳没想到的是,一直以来在他脑海里无数次打转转的穷酸小子,和眼前这个身姿挺拔、英姿飒爽的少年才俊居然是同一个人!

方义也是第一次见到胡阳,尽管他知道在身份和地位上,他和眼前这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校长之子永远无法相提并论,但此时此刻在钟家,他也试图只当胡阳是一个未曾谋面的故人,就好比他初次见到章尧时那样,但还是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跟着胡昌鸿见惯了大小场面的胡阳,深谙礼仪之道,还没等章尧过来介绍,便微笑着向方义走过来,略微弯腰且礼貌地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胡阳。初次见面,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方义也早学会了怎样与人优雅握手,于是将插在裤子口袋里的右手拿出来,落落大方地同胡阳的手握在了一起,“你好,我是方义。”只是,他并没有像胡阳那样略微弯腰。

钟子恒见胡阳非常礼貌地同方义打招呼,不觉向胡阳投去了赞许的目光。看着这两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见面相互问好,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时不禁笑了起来,说:“很好!从今天起,你们彼此就都相互认识了,以后要互帮互助,和睦相处。”

章尧嘴上笑着应和,眼睛却悄悄地同方义的双眼暗暗碰撞了一下。方义顿时心下明白:这个胡家三公子,或许并非是个友好和善的主儿。

钟子恒陪着四个年轻人说笑了一会儿后,看看腕上的手表,快到上午九点钟了,“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考场吧。”

大管家王叔在前面引路,钟子恒带着钟画、方义、章尧和胡阳一起跟在后面,径直朝事先准备好的“考场”走去。

考场设置在花园东北角上一间书房内,钟子恒仿照乌中考场的布局,派人精心布置了这间房。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南北两扇雕花木窗向外敞开,薄如蝉翼的绿窗纱若隐若现。北边窗外便是烟雨缥缈的一片荷池。密密麻麻的雨点落在水面上,溅起千朵万朵妖娆的小雨花,有声似无声。

书房的四壁挂满了一幅幅墨宝字画。四个墙角里各摆放着一只楠木高脚凳,凳子上分别放着一盆茂盛的梅、兰、竹、菊鲜活花卉。一缕缕暗香幽幽地沁人心脾,让人倍感神清气爽。

在屋子中间,并排放着四对檀木桌椅,每张桌子上放着一张卷子,一些文具以及几张洁白的稿纸。

钟子恒让四个孩子分别落座,然后指着南墙上的一面挂钟说:“你们自己对照这面钟,各自把握答卷时间。九点钟正式开始作答,一个半小时后,结束答题,上交试卷。”

方义坐在椅子上,好奇地看着对面墙上的那面挂钟,不禁暗自惊叹:好大一块手表啊!原来手表还可以做得如此精致,放大后挂在墙上。

尽管方义知道在钟家不论看到什么都不必大惊小怪,但他还是忍不住大惊小怪了一下,比如刚才看到如蝉翼一般薄的窗纱时,他还以为是自己昨夜没睡好,所以视力变差看不清楚东西了,心里不觉打了个冷颤。直到他用手触摸时,才发现,原来是一层薄薄的绿窗纱。

方义打开试卷,提起笔就开始答卷。如果说他的心里一点也不紧张,那绝对是假话,但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钟子恒给他安排三个陪考,是要考察他的心理素质。他敢肯定,旁边若是没有钟画、章尧和胡阳三人,他一定能发挥得更好。

窗外的秋雨纷纷扬扬,连绵不绝的雨丝挂在天地之间,形成一层又一层薄薄的雨幕。芭蕉叶子更绿了,残荷却更狼狈了。

钟子恒坐在孩子们对面的一张较大檀木桌后的椅子里,静静地看着他们四个专心致志答题的样子。他此刻在心中不住地品读极其专注的方义,越看心里越爱,只是这种爱里掺杂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关怀与霸道。

他庆幸至今无人能猜透他的心思,知晓他的每一步计划。这也难怪,奋战商海怎么多年,要是没有那么多缜密的深思熟虑和万无一失的谋划,他怎能将钟家的生意做强做大,又怎能让他自己始终立于不败之地而名扬四海?

窗外的雨声早已遮盖了墙上那面钟的滴滴答答声,但毫无疑问,时针、分针和秒针在不停地旋转、旋转、旋转,一刻也没有停歇。

认真地作答完毕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方义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那块表”,离考试结束时间还有整整半个小时。他不想再继续检查第二遍和第三遍了。于是,他站起身,拿起卷子离开座位,径直走上前,将卷子放在了钟子恒面前。

对于方义的提前交卷,钟子恒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抑或惊喜,而是极其平静地朝方义笑着点点头,随即将卷子交给了一直站在身后的王叔,王叔赶紧拿着卷子转身离开,送给钟棋的家教老师周先生批阅。这份试卷原也是出自周先生之手。

周先生本名叫周相宇,原本是钟子恒特意为钟棋请来的象棋和围棋老师。后来钟子恒发现,这位年近六旬、擅长下棋的周先生竟然是本地隐姓埋名的大学问家,可以说才高八斗,博古通今,于是干脆请到家里来专门负责四个女儿的课外学习。

不大一会儿工夫,王叔从周先生的书房里拿着方义的卷子出来了,笑容满面地又交到了钟子恒手里。钟子恒看了一眼上面的红笔标记——100分,随即冲着淡定坐在座位上的方义满意地笑了。

方义从钟子恒的笑意中似乎已得出了答案,这才稍稍放宽了心,不禁在心中默默地感激钟子恒以及身旁三个仍在奋笔疾书的陪考好友。为了他的前途,大家如此下了一番苦功。

快要到十点半时,章尧、胡阳和钟画相继提交了试卷,他们的最后得分居然也都是满分。

钟子恒看着摆在面前的四份试卷,开心地大笑起来,“大家都辛苦了,今晚我让厨房好好预备一顿丰盛的西餐来犒劳你们!”随即,他对身旁的王叔轻轻使了一个眼色。王叔很快退出去了。

章尧和钟画都跑过来庆贺方义顺利闯关。虽然四个人都是满分,但方义是速度最快的一个,自然拔得头筹。

胡阳站在一旁,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却并没有过来给方义道喜,他心里暗笑:穷酸小子,别得意,好戏还在后头呢。

这时,只见王叔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搬进来一批新的物件。

方义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只好愣愣地站在一旁观看。

很快,只见钟画的面前摆上了一架古筝和一架钢琴,另外备齐了笔墨纸砚。

章尧的面前同钟画一样,也摆上了笔墨纸砚;而新添的另一张桌上居然摆了一壶茶和一套完整的华贵茶具。

胡阳面前同样也有文房四宝。只是,另外添置了一把小提琴和一只篮球。

可唯独方义面前,此时竟是一片空白,一无所有。

菱花镜紫

作家的话
各位周末好!本书已签约,Vip上架准备中……今日第一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