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孤雁

第65章 行礼认亲

登上山岭后,呈现在眼前的一切,让方义不禁有些惊喜。山下这个坐落在河谷平原里的村落,轮廓乍一看与百家村竟有些相似。只是,这里的秋天,美得如此华丽!

方义这时才忽然明白,为什么章尧那么喜欢画画了!见到眼前这仙境一般的景致,连他这个从没拿过画笔的武夫,都想画上几笔了。

开始下山了。章胜夫妇顺着羊肠山道一前一后走在前面领路,方义紧跟在后面。

章胜指着山下美丽的村庄说:“方义,看见了没?这个村子就叫做清洲村,是我们乌岭镇上有名的渔村。紧靠它北边的那条河,叫长春河,一年四季从西往东流。这河可是块风水宝地哩,有吃不完的鱼虾,还有新鲜的莲藕。河两边有各种各样的树木和竹林……”

方义一边小心翼翼地下山,一边听章胜介绍清洲村。离山下的村子越近,他的心情越复杂起来。他不知道,在即将见到的慧子姑姑面前,他该说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他想起离开百家村时母亲流着眼泪嘱咐他的那些话:“到时见了慧子姑姑,不要叫她‘姑姑’,要改口叫她‘妈妈’。我们把你过继给她后,以后你就是她唯一的儿子了。你要像孝敬自己的父母一样孝敬他们夫妇俩……”

可是,这件事对方义来说,太残忍了!即便之前已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过他和慧子姑姑见面时的情景,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改口叫她一声“妈!”

离清洲村越来越近,之前在山上见到的五彩斑斓,原来是秋天里各种树叶和农作物的颜色。

只见,清洲村粉墙黛瓦的高高房屋错落有致地散落在比较高的平坦地带,周围地势较低处则是一块块大大小小的农田。农田的外围,是一排排高大的树木和一些低矮的灌木。再远一些,宽阔的长春河边,高大的树木森然林立,郁郁葱葱。红的叶子,黄的叶子,点缀其间。

章胜其实头两天就悄悄来过清洲村,将方义马上要来的消息告诉了慧子夫妇。夫妻俩当时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赶紧在家细心准备一切。

到了村口,顺着一条宽宽的砂石路一直往前走,穿过一片田野后,来到了靠近长春河的一户人家门前。

这家也是两层高的粉墙黛瓦,楼上楼下张灯结彩,挂着大红的灯笼和绸缎。门前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有几棵枝叶繁茂的树,还有扑鼻的花香。镶嵌着紫色小花的绿色藤萝挂在院墙上,自在随风摇曳。

此时此刻,从房子里传来的不仅是阵阵花香,还有诱人的饭菜香以及隐隐约约的说笑声。

章胜让方义站在院门外,自己和妻子先推开院门走了进去。不大一会儿工夫,小院里便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顿时,满院子里烟气飘飘。

又过了一会儿,章胜夫妇俩走出了院门,身后跟着一大帮五颜六色的男男女女。

在章胜夫妇和这帮人的热情簇拥下,方义迈着凌乱的步伐,带着凌乱的思绪,走进了院子。

这时,站在正屋大门口的一对中年夫妇赶紧朝方义走过来,从他们眉开眼笑的脸上,便可以看出,他们对眼前这个从远方而来的“儿子”,究竟是有多么期待!反倒是在见面后,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方义终于见到了那个无数次在耳畔响起的名字——慧子!他难以相信,这个看起来比母亲要年轻好几岁、已经和江南女人没有太大区别的女人,就是那个从16岁就离家出走的慧子姑姑!只是,她的面容和眼神,跟自己的父亲很像。有那么恍惚的片刻,方义竟以为父亲也好像在场一样。

在见到方义的那一刹那间,慧子的眼眶其实就已经微微地湿润了,她一直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但到底还是没忍住,决堤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她慢慢地朝方义走过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一下子扑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方义,嚎啕大哭。十几年的思乡苦楚彻底爆发了出来。

在场的邻居和亲戚们见到此情此景,不少人也忍不住哭出了声,一边劝说慧子一边拿袖子擦泪。

方义的眼泪早已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只是,他并非因为此刻的感动,而是积蓄已久的强烈思乡之情决了堤,仿佛十几年前的骨肉分离一幕再次上演。十几年前,16岁的慧子被迫离开了百家村流落到这里;而如今,15岁的自己也被迫离开了百家村来到了这里。如此重复的遭遇,难道真的只能用“命中注定”四个字来解释吗?

正当慧子抱着方义哭得昏天暗地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人,硬拉带扯地将慧子和方义给掰开了,“好了,好了!这么大喜的日子,哭成这样,还像话么?快点进屋行认亲跪拜礼吧。”

方义隐隐地感觉到左边胳膊火辣辣的有些疼,刚才那人的力气很大,而且像是有意在掐他的胳膊。凭感觉,他似乎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协调的敌意。他循着声音朝那人看过去,只见那人高个头儿,瘦弱身材,黝黑皮肤,一双三角眼在人群中来回穿梭。长相倒是和姑父有些相似,只是姑父看上去要和善得多。

慧子被这人拉扯到一旁之后,便不敢再哭了,连忙换成了笑脸,挽着方义的胳膊进了屋里。这时,姑父也忙上前一步,挽起了方义的另一只胳膊。

屋里正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色糕点。在桌子两旁,各摆放着一只高大的椅子。在桌子前面的地上,放着一个镶着黄边的丝绸红蒲团。

方义看到眼前这一幕,忽然想起每年家中年三十祭拜祖先的情景。只是,认亲也需要这么隆重的仪式吗?

刚才那黑大个儿也随后进屋了,只听他高声唱了起来:“行——跪——拜——礼,敬茶,认亲!”

此时,慧子夫妇俩已经规规矩矩地分别坐在了桌子旁的两张椅子上。慧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眶又湿润了,不过这次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而他的丈夫则一直在微微地笑着点头,似乎他天生就没有太多丰富的面部表情。

一屋子黑压压的人都静静地站在一旁看方义行礼。可是,他们等了半天,却也不见方义下跪,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你这孩子,这点规矩都不懂吗?快跪下来给你现在的爸妈磕头!”那黑大个儿听见周围人开始在议论了,便冲着方义大叫大嚷起来。见方义还站着不动,便直接大踏步走过来,双手按住方义的肩膀,使劲往下摁,同时用膝盖从后面来顶撞方义的腿,强行让方义下跪。

不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仅没能让方义跪下来,反倒让方义用力一甩胳膊,将他甩开好几步远,要不是后面人挡着,都已经倒在地上了。

众人实在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只当是这个从远方来的孩子很可爱、太调皮。不过,这场面倒是让慧子夫妇和一旁的章胜夫妇感到有些尴尬。章胜连忙上前几步在身后小声对方义说:“快行礼!”

方义这才双膝跪在蒲团上,朝慧子夫妇连磕了三个头。有人从旁边端过来一只茶盘,递到方义面前。方义端起茶盘里的一杯茶递给了慧子,又端起另一杯递到了姑父手中。

慧子夫妇各自呷了一口茶后,满屋子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菱花镜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