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纨绔小公子

盛宠纨绔小公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表白

虽然自从两个月前她的秘密暴露以后,经常能从秦子衡的眼中看到脉脉的情谊,但是他们彼此都没有说破,从没有表达过。现在他送了她簪子,这就算是表白了吧?

夏乔安欣喜万分,她一跃而起,跑到衣柜前,准备把前些日子偷偷编的同心结拿出来送给秦子衡。她记得她那个室友曾经跟她说过,一个人的感情是需要回应的,他向你走了九十九步,如果你也喜欢他,那你就该向他走至少一步。

所以她要回应他,她知道古代女子一般是送帕子荷包来表达爱慕的。但是她不会针线女红,前些日子偷偷编了一个同心结,似乎也合适。

她打开衣柜准备把同心结拿出来,一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或青或蓝或月白的男装,她火热的心仿佛忽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冷却下来。

她倚着衣柜滑座到地上,她怎么忘了呢,她还顶着个男子的身份啊,回应有什么用呢?让人以为他和自己是断袖?还是让他苦等着自己。

罢了,就这样吧,就当从不知道他的心意吧,总好过捅破这层窗户纸却又不能有任何承诺的让他等待。

她起身爬到床上,正准备唤莺儿燕儿给她煮碗醒酒汤,就听外面阿砚道:“公子,秦先生来了。”

“让他进来吧!”夏乔安想反正这也不是正经的女子闺房,就让他进来罢。

秦子衡第一次进夏乔安的卧房只觉得这房间并不同于一般的男子的房间,这房间陈设简单大方,所见的家具都是乳白色的底色,上面画着各种卡通画。桌子上是一只望着骨头流口水的狗狗,椅背上都是蓝色的胖猫,一只只都咧着嘴笑。衣柜上是许多样子奇怪的鱼,成群的鱼儿,色彩各异,形态各异,游在一起又有种奇异的和谐之感。刷得雪白的墙也并不是挂着字画,而是整面墙画着一副图,图中一男一女都是头大身子小,身着大红色的喜服,男子牵着女子的手,唇角含笑,女子低眉颔首,眼带娇羞。

她这房间陈设莫名就让人就得放松,好像进入了一个特别安全,特别温暖的地方,可以心不设防的休息。

秦子衡见夏乔安趴在一个大船一样的床上,就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道:“好点没有,头疼不疼?我让莺儿去给你煮醒酒汤了。”

“嗯…不疼,就有些晕。外面散了?”夏乔安奄奄道。

“没有,我听说要到傍晚呢,现在都在出灯谜,做灯笼,你要起来做一个吗?明天可以挂到花灯街上的。”秦子衡温声道。

夏乔安想了想道:“嗯,我躺会儿就去,今天是我生辰,总不好一直不出现。”

“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看看难受了吧?”秦子衡语气里微微有些责怪,眼神却是泛着心疼。

“都怪阿城阿砚,他们说我以前很能喝的,谁知道几个月没喝,竟然喝了这么几杯就晕了。”

“乔安,你那会儿…”秦子衡顿了顿道:“席上你为什么忽然就不高兴了?是因为我吗?”

听到他这句话,感受到他浓浓的关心,还有淡淡的小心翼翼,她的心忽然就柔软了起来,她想,或许把事情说开,会更好些吧?

“那你先回答我,为什么送我桃木簪?”夏乔安坐直身子,漆黑的双眸注视着秦子衡。

秦子衡的脸蓦然就红了起来,但他看到夏乔安坚定的暗含鼓励的目光时,心里忽然下了决定,就说了吧!有什么不能说呢,乔安今日的那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不也是让人抓住时机,不要事后后悔吗?现在乔安摆明了是想把话说开,自己一个男人又何必扭扭捏捏。

于是他正视着夏乔安,眼中情谊尽显无遗,因为饮过几杯酒而愈发红润的薄唇轻轻一勾道:“掩映眉梢春袅娜。梦寄多情,掌上玲珑颗。一缕青丝心可可,相逢早种因和果。料是前生应识我,木骨缠绵,惯向云中卧。对镜幽香开一朵,为君巧把相思锁。”

“乔安,我心悦你。我知道如今说这些都只是让你困扰。但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就是心悦你,想要见你,从我还不知道你是女子就开始了。当时一见你对我笑,我的心就控制不住的狂跳,我曾以为是我生了病,竟对一个男子有了感觉。之后知道你是女子,我更是不能控制我心里的高兴。”

“乔安,我对你的欢喜你不要有负担。我知道你的身份,注定了我们可能一生都不能在一起,可是我愿意陪着你啊,哪怕就以先生的身份都没关系。”

“当然,如果你不怕别人说我们断袖,我们也可以在一起,偷偷生两个孩子,或者抱一个,都可以。如果你愿意跟我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的话,我娶你,此生只你一个。”

秦子衡坚定的说完上面的话,就见夏乔安已经泪流满面,她一直知道他的情谊,他的眼神骗不了人,可是她却不知道他已经用情如此之深,他不在意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黑历史,不害怕没名没分的陪她左右,不在乎分桃断袖的名声,还有,他说他娶她。

夏乔安只觉得心绪难平,眼泪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

秦子衡也不说话,只默默的伸出手,捧着她的脸,用指腹轻轻的抹去她的眼泪。

“公子,醒酒汤来了!”两人正“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时,莺儿端着一碗解酒汤进来了?

两人如同安了弹簧,瞬间分开好远,秦子衡不自在的侧过头,盯着指腹上渐渐干燥的她的泪。夏乔安则一头扎进被子里,不让莺儿看见她泛红的眼和挂着泪痕的脸。

“放下,出去吧!”秦子衡见她趴着一动不动,只好吩咐莺儿道。

“啊?出去啊?”莺儿有些小小的不乐意,自家公子可是个如假包换的姑娘呢,怎么能和秦先生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呢,若是以后夫人生了小公子,公子可是要恢复女儿身的,若是到时候传出小姐曾与秦先生独处一室,肯定会有损名声的,不行,她不能出去!

刚打定主意找个借口留下,就听夏乔安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来:“莺儿你先出去打盆水,我想洗把脸。”

薄荷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