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第一掌教

纯阳第一掌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什么才是剑道

“上前领死!”

一句话说出来,在场众人齐齐勃然大怒。

黑尔东绝的一张老脸上皱纹更深,细小的眼缝里神光湛然。

他看不穿萧千离的修为,尽管被刺激得怒气上涌,心中反而更加冷静。

对手那夭矫惊虹般的一剑,随意施展出来的一记剑气,于数十步之外取人首级,这份功力,绝非泛泛之辈。

黑尔东绝一生精于剑道,自忖这道剑气倘若由自己发出,威力还要远在对手之上。只是他生性谨慎,对方敢以一己之力挑战阳明剑派五十名剑手,自然不是什么没脑子的蠢货。

“大言不惭!”黑尔东绝沉着脸,右手一伸,一名劲装大汉快步奔上,恭恭敬敬的捧上一把奇形长剑。

“剑长四尺三分,名为陨月!”

黑尔东绝缓缓道:“老夫黑尔东绝,乃阳维一脉首座。小辈,你手中剑可有名号?”

萧千离存心要拖延时间,看着黑尔东绝一副如临大敌的慎重模样,不由得轻笑道:“要打便打,还有什么话好说?”

黑尔东绝嘿嘿冷笑道:“无知鼠辈,原本老夫见你也是使剑之人,打算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不领情也就罢了!只是你既然同修剑道,对相伴的长剑也如此无礼么?”

这番话倒是说得萧千离一怔,摇头笑道:“本末倒置,当真可笑之极。”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刺激得黑尔东绝怒不可遏,刚要发作,又听到萧千离缓缓开口,说出一番话来。

“何为剑道?手中剑,心中道。心中有道,手中纵然无剑又如何?剑道练至高深处,万物各异理,而道尽稽万物之理。世间万物,草木顽石,芸芸众生,凡有剑意长存,皆可化为手中长剑。”

萧千离右手长剑一横,微笑道:“此剑乃氤氲伴生,名为纯钧!本座心怀太虚,此剑便是本座剑意,原本便是一体,又何来分别?”

一番话说得黑尔东绝心中大乱,突然大喝道:“住口!”

他面色铁青,冷冷笑道:“什么剑意长存?什么二者一体?剑就是剑,追形逐影,庚辛斫坚,方为正道!”

“你吹嘘你的纯钧剑乃是太虚之气伴生,如今老夫便以陨月剑断了你的剑道之基!”

黑尔东绝一伸手,从门人手中接过长剑,轻轻一抖,剑锋嗡嗡作响,月光映照下如同一泓秋水。萧千离忍不住赞道:“好剑!”

长剑在手,黑尔东绝整个人的精、气、神立刻变了。

他双眼圆睁,杀气四溢,身子挺得如同标枪一般笔直,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柄出鞘的绝世凶剑。

萧千离静静的看着黑尔东绝,脸上仿佛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他忽然开口道:“贺兰翰不如你!”

黑尔东绝眼神凌厉无比,声音铿锵,如同金属摩擦一般,缓缓道:“如此说来,贺兰翰已死在你的手中?”

萧千离微微一笑,竟似乎是默许了这件事。

黑尔东绝眼中神光暴涨,脸上忽然露出欢喜之色,点头道:“果然是个值得老夫拔剑的对手!”

“贺兰翰走了邪路,竟然妄称以气驭剑才是剑道正宗,但其一身修为却有可取之处。你能击杀贺兰翰,便足以让老夫见猎心喜!”

“老夫便以手中这陨月劫剑,请阁下所谓的太虚剑道入灭!”

也不见黑尔东绝如何动作,身形一闪,便已经抢至萧千离身前七尺以内,剑光一展,连刺出六朵剑花,分指头、喉、胸、腹、腰、胁等六处要害,端的精妙之极。

萧千离见黑尔东绝剑招神妙,却似乎半分剑气也无,剑身反而黑黝黝的变得古朴之极。不禁心中诧异,却知道这老儿决计不会对自己留手,想必剑上留有极为厉害的杀招,当下丝毫不敢怠慢,纯钧回转,在身前划了一个弧线,太虚剑法的“破军式”展开,只听“铮铮”连响,将这迅捷六刺齐齐荡开。

双剑相交,萧千离只觉得浑身一颤,对方的长剑上竟然蕴含有极为古怪的真气,如同黑洞一般,将自己凝聚在剑身的玄冰真气尽数吸去。

不仅如此,一道阴寒之极的内息顺着长剑传到手臂,半条臂膀顿时阴冷刺骨,险些捏不稳剑柄。

只是过了一招,萧千离心中便是猛然一惊,这老儿不仅剑招高明,就连一身内功修为,也是极为罕见的阴行心法,功力更是远在自己之上。

他后退了半步,深深吸了一口气,丹田中玄冰真气大盛,转瞬之间已将侵蚀体内的阴行真气化解一空,长笑道:“再来!”

黑尔东绝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身子滴溜溜一转,长剑突然平平刺出,剑尖颤动,看不出攻向何处。萧千离凝神静气,玄冰真气灌注剑身,以太虚剑法中最善守御的“定山式”、“乱环式”、“守云式”团团护住全身,守得滴水不漏,黑尔东绝连攻五剑,均被招架开来。

“怪不得敢口出狂言,果然好剑法!”黑尔东绝眼睛一亮,大赞道,“再来!”

萧千离却是有苦自己知,只是守住这一招五式,萧千离剑上真气便被吞噬一空,右边身子被侵入的阴行真气不断干扰,几乎控制不住丹田中乱成一团的真气。

这番比试,却比贺兰翰那一场更加险恶,不仅是剑气、功力的较量,在剑招上更是需小心翼翼,稍有不慎,便会被对手长驱直入,当场横死。

只听黑尔东绝一声长啸,长剑化作一团旋风,萧千离只觉胸口一闷,对方的重重剑影竟然如同大山一般压来,剑式越出越快,攻势大盛。眼见对方出手迅捷无比,剑势如同惊涛拍岸,萧千离只得强提一口真气,太虚剑法圆转如意,死死守住身前尺许方圆之地。

眼见自家的首座将对方压制得几乎喘不过气,阳明剑派众门人忍不住震天阶喝起彩来。

“铛铛铛铛……”双剑连碰二十三记,萧千离也足足连退了七步,才勉强化解这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势。

在这个时候,系统的解析模块发出的信息才姗姗来迟。

“系统解析模块启动,检测到未知功法。”

“数据收集完毕,经数据库比较,该功法为中级剑法《奇门十三剑》……”

饶是萧千离早已今非昔比,此时心中也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刚刚这一剑足足有二十三种变化,竟然只是一招?”

“倘若不是太虚剑法为纯阳剑道之始,我只怕连这老家伙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他刚刚念头一起,解析模块的讯息便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他的脑海,顿时将《奇门十三剑》的种种精微变化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

在黑尔东绝的眼中,刚刚还在被自己压着打的对手气势突然变了。

就在这一招二十三个变化刚刚施展完毕,黑尔东绝刚要变招,却见对手抢前一步,长剑一抖,竟然同样抖出二十三个剑花。

“奇门十三剑?”黑尔东绝大惊失色,急忙长剑一横,后跃几步,身子猛然后仰,这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萧千离的攻势。

“你这是什么剑法?奇门十三剑?不……不对!刚刚这招大大的不对,但是又似乎……”黑尔东绝守住门户,目中神色惊疑不定。

“招式不对,意境却是一模一样?是么?”萧千离剑势一凝,淡淡笑道,“这便是我的剑道所在。”

黑尔东绝不由得一奇,却听萧千离继续道:“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天地虽大,在太虚中一物耳。你的剑法,纵然再为神妙,也脱不出这天地巢窠。”

黑尔东绝低头细细咀嚼片刻,抬头冷笑道:“纵然太虚广阔无垠,那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萧千离踏中宫之入,长剑寒芒摇曳不定,朗声长吟:“我之所久,莫过轩羲;而天地之在彼太虚,犹轩羲之在彼天地。”右手唰唰唰连续三剑,尽是进攻的杀着。

在旁人看来,这青年道士只不过是迅捷狠辣的一剑三杀,但是在黑尔东绝眼里,这三剑中竟然蕴含有数十点精微的细致变化,即使是自己浸淫奇门剑法三十年之久,却也不能完全把握其中的神妙之处,不由得心中大骇,长剑横接竖挡,才勉强封住萧千离的进袭。

“我不信!我不信!这太虚剑意竟然如此神妙?只过了一招,便看穿了我奇门奥义?”黑尔东绝被逼到绝境,反而爆发了全力,大喝一声,长剑连环进击,剑尖幻出无数寒星,舞出漫天剑光。

“奇门十三剑的精微变化如今我已尽数看清,还敢使用这种大开大合的攻势,当真是自寻死路了!”萧千离轻笑一声,面对寒芒点点,反而不闪不避,右手嗤的一剑便刺向黑尔东绝的右肩。

下一刻,黑尔东绝的剑光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长剑回旋,与萧千离硬碰一记;刚要重振旗鼓再行攻击,却不料萧千离剑尖下挑,直指右肋,黑尔东绝急忙沉剑格挡,去势未竭,重重的一剑砍在地上,扬起漫天沙尘。

“小辈,就算你懂得几分剑术,却也要你知道,什么叫做人力有时而穷!”黑尔东绝接连两次出手,都被对手抢先打得强行换气变招,实在是憋屈到了极处,此时不禁怒火上涌,飞身疾退七八步,右手长剑一挑一扬,一道阴森森的剑气已凝聚成型。

“什么天地太虚,什么轩羲在彼?剑就是剑,人剑合一,气为辅之,这便是老夫的剑道!”

“这一剑,就要彻底打掉你所谓的太虚剑意!”

池宁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