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第一掌教

纯阳第一掌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萧千离还是晚到了一步,等他带着两个徒弟重新赶回那片绿洲时,崆峒派已经离去无踪,只剩下篝火的余烬和满地狼藉。

“师父,要不要追他们?”

萧千离盘算片刻,点头道:“一味被动,却也不是为师的作风。随风,阿寻,你们且过来!”

二人应诺一声,来到萧千离面前站定。

“还记得你家先祖的偈语么?”萧千离转头看着柳随风。

“记得!那句话是‘鸣沙之异,悬泉之神,皓月呈辉,终证混元。’我爹给我的石头钥匙还在弟子这里呢!”柳随风点点头,突然惊觉,喜道,“师父,您参悟出那几句话的秘密了?”

萧千离轻轻点了点头,道:“最近一段时间,为师多方参详,又结合近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和线索,得知在此地西北,有一处极为神异的鸣沙山,山下又有一汪泉水,形似月牙……”

听到这里,柳随风已是恍然大悟。

萧千离继续解释道:“为师细细思索,前面一句鸣沙之异,大约就应在鸣沙山附近;而这月牙泉,在特殊的日子里就会倒映月光,形成难得一见的‘悬泉’,也正应和了‘皓月呈辉’这四个字。”

“至于‘终证混元’这样的吹嘘之词,咱们大可不必去管它。以我的推测,你爹交给你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一处要紧关卡的通行钥匙。”

“因此,你二人速速赶往鸣沙山月牙泉附近潜伏,关注那里的一切动静,为师办完崆峒派的事情之后,立刻便会赶去与你们会合。”

“倘若为师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一旦你们发现任何端倪,无需等待,立刻出手!”说到最后,萧千离语气已是极为肃然。

二人也知道事情重大,当下齐声应诺。萧千离又密密嘱咐道:“如果阳明剑派、或者是其他对手也发觉动静,你们见机行事,能为则为之,不能为便全身而退。切不可因小失大,知道了吗?”

“知道了!”第一次离开师父的羽翼下办事,柳随风与楚寻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摩拳擦掌,恨不得长出羽翼飞到鸣沙山去。

到底还是柳随风细心一些,他笑道:“师父,您一个人去追崆峒派,最好还是骑马去吧!他们来去如风,只怕浪费了师父的体力。那鸣沙山想必距离不远,我与楚师弟走着去便是了!”

萧千离微微一笑,拍拍柳随风的脑袋,笑道:“你倒是心思细腻。既然如此,你们快些上路吧,记住!随机应变,万事小心!”

二人答应一声,如同脱了绳子的雪橇三傻一般,头也不回的一口气狂奔而去,萧千离不放心的大声喊道:“千万记住,打不过就逃啊!”

“记住了!”远远的传来一句,看着他们跑得只剩下两个小黑点,萧千离忍不住苦笑一声,也只得随他们去了。

“福缘9点、10点的两个真命天子,应该不会出什么太大问题吧……”

萧千离无可奈何的捡起楚寻扔在地上的马缰,翻身上马,沿着地上留下的痕迹带马追去。

崆峒派显然是一大早便走的,萧千离一口气追出二十余里,却依然没看到他们的踪迹。

离开沙角越远,沙地渐渐变成了砂砾,又渐渐变成了戈壁地形,萧千离坐在马上,却隐约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太安静了。

一路上还可以看到几处打斗留下的痕迹,避风处还有一些几日前留下的火堆残烬,但是这一路行来,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官道上时时见到骆驼刺、荆棘草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几处地方摆了简陋的木制拒马,这大大影响了萧千离的速度。

“这条路是东、南两个方向唯一通往沙角内陆的官道,整整走了一个上午,却连一个人都没有,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萧千离突然一惊,心中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莫非这偌大一个沙角,竟然都被阳明剑派清场得干干净净么?”

“那崆峒派呢?”

他定了定神,跃下马背,细细探察地上的痕迹。

“马蹄印还在,而且并不杂乱,看起来目前崆峒派的撤退还算顺利。”

想到这里,萧千离略微心安了一些,重新追去。

越到后面,官道的破坏堵塞便越是严重,不时还要下马步行。及至黄昏时分,萧千离甚至还奔出不到六七十里,估算路程,大约也就是刚到沙角地界的边缘。

夜色低垂,萧千离用尽目力,却见前面雾蒙蒙的一片,数百米开外便看不清物体。

他放慢了马速,缓缓而行,突然见到不远处影绰绰的似乎有人影晃动。

萧千离心中一惊,顺手把马缰甩开,任凭这匹驽马踏着小碎步走到路边,低头吃草,自己却悄无声息的摸了上去。

那是足足九名黑衣剑手,其中一人正在低声吩咐着什么,其余八人连连点头。不多时,那八人各自分散开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最后一人却快步离开,萧千离心中一动,急忙跟上,却见他走出大约里许,又有八名黑衣剑手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人虽然修为不高,却似乎是传令发讯之人,萧千离远远的一路跟随,见到他先后传讯给四个小队,这才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背着手施施然的离开。

看到这个情形,萧千离一颗心几乎沉到了谷底。

八面埋伏!

从一路过来的情况来看,在沙角的江湖势力,绝大多数想必都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就算有一些散人侥幸逃脱,也决计翻不起什么大风浪。

那阳明剑派的围猎对象就只剩下一个——崆峒。

毕竟是千年大派的雄厚底蕴,就算是阳明剑派也要小心翼翼,准备妥当才会毕其功于一役。

薛开山口中的那句“阳明剑派的老家伙们出动了”,足以证明这两个大派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一场火拼下来,崆峒三代首徒薛开山重伤,阳明剑派的某个高手也被他撕成了两半。双方的门人更不知死伤了多少。

仅仅是一个方位,阳明剑派便布置下了三十二名剑手,倘若集齐八个方位的人手,足以对崆峒造成全方位的碾压。

“李承渊,你小子可不要死了!我的任务还要着落在你的身上呢!”

萧千离心中一边怒吼,一边展动身形,向前面一路飞奔。

前面转弯处是一处胡杨林,萧千离刚刚靠近,突然只觉全身发冷,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刹那间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不是普通的恐惧,而是似乎有一道凶戾的气息牢牢锁定了他,如同兔子遇到猛虎,羚羊遇到雄狮,那种来自本能、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

“哪里来的老鼠?莫非小家伙们还没有把杂碎打扫干净么?”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道光华从密林中激射而出,仿佛是一点金色阳光,刺破重重迷雾一般耀眼夺目。

“系统解析模块启动,检测到未知功法。”

“数据收集完毕,经数据库比较,该功法为中级武学技能《太阳剑罡》……”

这一剑当真是迅捷无比,萧千离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剑光却已经袭至他的胸口。

剑华极尽璀璨,其中蕴含的至刚至阳的灼热真气,却让萧千离甚至感觉到血液都几乎被点燃。

电光火石之间,萧千离内力一催,背后长剑“仓啷”一声脱鞘而出,太虚剑法最善守御的一招“凝光式”划出漫天剑影,飞迎那如同太阳真火一般的流光剑影。

双剑刚刚接触,萧千离心中就暗叫不妙。

对方的剑气如同长江大河一般,而自己灌注在剑身上的玄冰真气转瞬之间就被侵蚀无形。

水能克火,但是倘若只有一盆水,又岂能浇熄万丈火焰?

“铮”的一声脆响,萧千离手中长剑寸寸断裂,叮叮当当掉落一地。

幸好这一招“凝光式”连消带打,纯属以柔克刚,总算在断剑之前化解了这刚猛至极的一招。

剑光消散的这一刻,密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咦?”

一个红脸老人从林中大踏步走出,只是看了一眼,萧千离顿时觉得汗毛直直竖起。

这老者大约六旬开外,面如古月,颏下长须飘扬,双目赤红一片,手持长剑,杀机凛冽。

“剑法不错!”那老人如同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盯着萧千离,“不过你还是要死!”

他隔着萧千离足足还有四五丈距离,长剑遥遥提起,猛然一抖。

五点剑花激射而出,分袭萧千离的上身五处要害。

萧千离想躲,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闪避,都决计躲不开这五道剑气——这剑气来得太快,任凭自己动作如何迅速,却也无法尽数避开。

他百分之百确定,只要命中一剑,剑气中蕴含的刚猛气劲立刻就会爆发开来,让自己彻底丧失战力。

生死一瞬间,萧千离也彻底爆发了。

玄冰真气尽数凝聚于手中,双掌猛然一钩一拖,两道袭向前胸的剑气被玄奥无比的斗转星移带动,恰好撞上袭向小腹的两道剑气,四道剑气相互撞击,轰然巨响,散出万点光华,星星点点飘落,甚至连空气都几乎要被点燃。

最后一道剑气却已经刺中萧千离的胸口,正是膻中要害。

转瞬之间,前胸的儒风道袍已经化为飞灰,炽热的剑气即将灼伤肌肤,下一刻就要深入中丹田,将萧千离彻底炸成一团烂肉。

只听一声狂吼,萧千离双掌快如闪电的猛然一合,竟然将那道沛然之极的剑气死死夹在掌心。

玄冰真气与火行真气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大片青烟飘扬出来,霹雳一声爆响,那最后一道剑气竟然被生生夹爆。

“能以筑基圆满境界接下老夫的烈阳燎原,你也算是二十年来第一人!”老者眉头皱了一皱,“实力越强,便越不能让你活着,免得坏了咱们的大事!”

萧千离勉强扛下这五道剑气,体内真气早已是消耗殆尽,哪里还敢再战?当下大喝一声,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胸襟,将已经残破不堪的道袍用力的撕开,一把将撕成一张破布的道袍扔了出来。

那儒风道袍又宽又大,随风抖开,在黄昏中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等道袍缓缓落在地上,萧千离的人影却已经消失无踪。

“哼!算你跑得快!”那老者微微低着头,眼中杀机凛冽,冷笑道,“老夫的杀招岂是如此轻易能化解?小子,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池宁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